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章 古迹

第二章 古迹

  失落的山,马丘比丘。

  山下通往马丘比丘的旅游路线上,当地的警察设卡封锁住了公路,理由是马丘比丘正在进行一次重要的考古勘察,任何闲杂人等不被允许靠近。

  海拔两千多米的马丘比丘城边缘,三名精悍的偷天换日门弟子腰佩微型冲锋枪,正警惕的注视着四周。

  勿乞坐在数十米外一座没有封顶的屋墙顶部,拎着一个啤酒罐,笑呵呵的欣赏着附近的景色。

  马丘比丘四周的山岭风景极佳,青山叠嶂,晨雾升腾,如烟雾气在晨风的吹拂下在半山腰拉扯出了长长的白色痕迹,直如仙境一样引人遐思。

  灌了一大口啤酒,勿乞捏扁了啤酒罐,将它重重的丢了出去。

  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腰带中的暗格,偷天换日门的掌门令牌正乖巧的躺在暗格中纹丝不动。

  按照偷天换日门的规矩,掌门令牌必须由掌门人随身佩戴,时刻不许离开身边。但是吴望可不是一个恪守成规的人,正领着门内一批精英弟子勘察马丘比丘城的他,可不愿意在身上多一个累赘。

  他将身上所有的重要物事都交给了对勘测古迹不慎熟练地勿乞保存,自己领着一批精锐弟子亲自上阵,如今正在马丘比丘的废墟中忙得团团转。

  两百多米外一间废弃的神殿内,仅仅身着一条小内裤的吴望直起了腰,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吐了一口浓痰。刚刚下了一场大雨,那神殿内灰尘极多,雨水和灰尘混成了脏兮兮的泥浆,吴望浑身裹得像是一个泥猴子。

  丢开手上精巧的超声波探测仪,吴望后退了几步,猛地飞身上前,重重一掌劈在了神殿角落里一块不起眼的雕花砖头上。仪器已经探测出神殿内有玄虚,以偷天换日门精英弟子的经验和眼力,很轻松的就发现了这块砖头是控制神殿内一些机关的枢纽。

  整个马丘比丘成都骤然抖动了一下,随着吴望的大力轰击,那块雕花砖头缓缓没入了墙壁,神殿东侧一间没了屋顶的大厅内,地面上数百块精美的雕花地砖悄无声息的滑开,迅速的没入了地面,露出了一个可以容纳三人并肩行走的地道入口。

  勿乞抓起了身边一柄鲨鱼皮鞘,黄铜为柄,黄金吞口,剑鞘上镶嵌了无数大小宝石的古剑。

  这是偷天换日门三代前的某位长老级高手,从虎丘剑池下某处古墓中顺手拿出的宝剑。剑身上雕刻有‘龙渊’二字,却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欧冶子锻造的龙渊剑。

  只是这柄龙渊剑锋利无比,现代特种合金锻造的战刀都不堪其轻轻一击。作为吴望仅有的传人,偷天换日门如今的掌门大弟子,勿乞自然有资格使用。

  十几名偷天换日门‘贪狼组’的精悍青年手持各色兵器紧跟在了勿乞身后。

  贪狼组,是吴望加入偷天换日门后,这几年来收养各地孤儿用军队的训练手段特训出的一支精锐力量。在勿乞的带领下,贪狼组在吴望击败上官野,接掌偷天换日门大权的争斗中,起到了扭转乾坤的作用。

  手持龙渊剑,勿乞一马当先走进了地道。

  前进了没几步,刚刚耗力过度的吴望回过起来,拉着一脸不情愿的乐小白追了上来。

  身穿长袍,整洁得好似要出席夜宴的贵族公子一样的乐小白努力的挣扎着,他大声叫嚷道:“我有洁癖,我有洁癖!大哥,掌门,吴大叔,我讨厌钻地洞,你别拉着我啊?”

  勿乞默不作声的从黑漆漆堆满了两三寸厚烂泥地地上抓起一块污泥,随手抹在了乐小白的脸蛋上。

  乐小白的身体一僵,他呆呆的望着从脸上滴答下的污泥臭水,身体剧烈的抽搐起来。

  “勿乞!你忘恩负义!你忘了四年前是谁把你从非洲带出来的?”乐小白的折扇差点都点在了勿乞的鼻子上。

  勿乞嘴角抽了抽,耸了耸肩膀:“去年在阿姆斯特丹,是谁找女人后没钱支付,让我跑去救命的?你买下我,花了一百美金,那天我为你支付了三千八,就算加上这两年的通货膨胀,我也还了你人情了。”

  望着目瞪口呆的乐小白,勿乞讥嘲的说道:“身为偷天换日门首席白纸扇,居然被荷兰的那些小混混顺走了钱夹子,历代祖师有灵,半夜鬼压床也该掐死你!”

  吴望放声狂笑,乐小白嘴角抽搐了好一阵子,突然跺跺脚,任命的丢下了折扇,脱下了身上的长衫,垂头丧气的带队朝前走去。

  拥有妖孽级的变态智商,身体单薄得比林妹妹还要林妹妹的乐小白,短短数年内已经悟透了偷天换日门所有的机关暗器的典籍,而且还加以创新发扬光大。只要他带路,基本上就没有任何机关奈何得了吴望和勿乞等人。

  吴望有着超强的组织能力和领导凝聚力。

  勿乞有着极强的武学天赋和战斗能力。

  但是真正继承了偷天换日门祖传的吃饭手艺的,还得属乐小白。

  嘴里叽里咕噜的抱怨着,乐小白领着众人顺着甬道一路向下,逐渐深入了山体。甬道内布置了数十处杀伤力惊人的机关暗器,却都被乐小白轻而易举的破解干净。

  “我讨厌这种侮辱我智商的行为!”乐小白一边破开路上的机关,一边叽叽咕咕的说道:“闯进人家的祖坟,用暴力破门而入,没有一点智商含量,没有一点智商含量!”

  没人搭理乐小白的自怨自艾。

  吴望带着几个偷天换日门弟子,一路假设探照灯和通风管道。勿乞领着贪狼组的精锐,小心翼翼的在四周警戒着。这种古老的遗迹里面,说不定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物事。

  就在去年,他们在埃及国王谷的某处地下墓穴中,就碰到了会活动的木乃伊,勿乞带着三十几名贪狼组好手一番苦斗,好容易才将那木乃伊打成了碎尸。

  印加遗迹的神秘不在埃及之下,勿乞随时做好了出剑的准备。

  幸好这里并没有发生什么超乎常理的意外。乐小白一路攻破了六十四处机关陷阱后,众人顺利的来到了甬道尽头的一扇金属大门前。这是一扇显然用黄金和白银合铸,上面雕刻了无数神秘花纹的门户。

  长方形的门户高十二米,宽三米多。在探照灯的光芒照耀下,门户闪耀出了神秘的金银二色光芒。

  乐小白凑到了门前,用一根探针狠狠的扎了扎大门。

  “金六银四,纯度极高。这次只要把这两扇大门切割了带回去,我们就值回了票价!”

  这几年来在偷天换日门中锻炼出了乐小白惊人的鉴赏能力,探针只是轻轻一插,他就探出了折扇大门的材料比例。几乎是纯净的金银合金,六成黄金四成白银,这扇大门如此巨大,哪怕只有普通门户的厚度,这也是一笔惊人的巨额财富。

  伸手从一个门人手上接过一块巴掌大小的,呈多芒太阳状,极富南美印加文化风韵的金牌,吴望望着这扇大门笑道:“我很好奇,大门都这样下成本,门后面会有什么?”

  勿乞望着大门,突然拔剑,一道水光从剑鞘中冲出,带起一声刺耳的破空声直刺大门。

  勿乞天赋惊人,在吴望门下四年苦修,一身内力几乎堪比门内四大长老的修为。龙渊剑更是上古宝剑,青蒙蒙的剑身宛如水波一样润泽,内力激荡之下,剑尖吐出一道长有三寸的剑芒,撕开了空气直刺大门。

  一声巨响,大门上突然闪过一抹电光,一道手臂粗细的电芒从门上激射而出,狠狠的打在了龙渊剑上。

  勿乞手臂宛如被雷霆轰击,右手衣袖当场化为飞灰。他浑身闪着细细的电光,扎手扎脚的被炸飞老远。

  身体剧痛,浑身每个细胞都被高压电流击穿,若非勿乞有一身强大的内力支撑着,电光已经击杀了他。

  站在门边的乐小白吓得向后跳出了两米多远,他惊呼道:“见鬼,那些没开化的古印加人,他们发明了高压电网?”

  吴望紧握着手上金牌,他望着大门摇头道:“狗屁高压电网,真要是那玩意,第一个劈死的就是你!”

  回头看了一眼勿乞,吴望急切的问道:“勿乞,没事吧?”

  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将一口真气流转全身,勿乞咬牙直起了身子。他摇头道:“没事,只是内力损耗了七成。”

  望了一眼紧握在手上的龙渊剑,不愧是上古名剑,被电芒击中后,剑身没有丝毫异样,反而在那青蒙蒙的水光中凭空多了一抹神秘的幽蓝色,和刚才那电光的色泽一模一样。

  活动了一下身体,勿乞咬着牙说道:“师傅,得用上那块金牌了。这大门,怕是和那头木乃伊一样古怪。”

  吴望皱了皱眉,他紧握手上金牌,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门户。

  这块金牌是偷天换日门弟子在数月前,无意中从南美某个私人博物馆内得来。以偷天换日门弟子的毒辣目光,这块金牌无论是材质还是上面的花纹和字迹,都有着极大的价值。

  于是,这块博物馆中的文物就顺利的来到了偷天换日门。经过门内几个古代史和古文字专家的苦心研究,循着金牌上留下的线索指点,吴望等人就来到了这里。

  金牌上的线索果然没有糊弄人。不说其他,只说这块能自动发出高压电防卫自身的门户,就值得众人大动干戈。这扇门里面的东西,更是值得众人期待。

  小心的,无比小心的运气护住了右掌,吴望将金牌塞进了门户正中的一个笑呵呵的太阳面具正中。

  金牌刚刚嵌入,门户就骤然发出一片强光。吴望一个纵身向后退出了三十米远,那沉重的门户已经晃悠悠的向两边无声无息的挪开,露出了后面一个充斥着奇异明光的巨大空间。

  吴望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次发达了!”

  勿乞睁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里面那匪夷所思的物事。

  乐小白伸长了脖子,下意识的自言自语道:“磁悬浮?神仙?仙人?没这么离谱吧?”

  话音未落,地道后面突然有三道青光激射而来。

  几声轻响,匹练般青光四处一扫,除吴望、勿乞、乐小白外,其他偷天换日门弟子全部身亡。

  数十道血柱飞起,数十个人头滚了满地。

  (奉献)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