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章 道君

第三章 道君

  事发突然,三人还没看清青光是什么东西,三道光芒已经急速飞离。

  被青光斩下的头颅还在空中滚动,还没来得及落在地上,后方甬道内突然光芒一闪,一声雷鸣震耳。三人浑身一震,浑身衣衫被一股庞然巨力炸得稀烂,口吐鲜血滚进了甬道尽头的巨大石室。

  吴望眼尖,勉强看清了刚才攻击他们三人的是一道手臂粗细的电光。电光呈青红色,大概两三米长短,威力堪比一颗小型炮弹。三人被电光击中,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炸得滚了进来。

  勉强支起了身子,吴望厉声喝道:“谁?”

  遥遥的传来一声轻笑,一个清朗柔润的声音传了过来。

  “世人都说神仙家,碧藕火枣实可夸。玉液养得白芽满,龙虎丹成焕紫霞。”

  伴着道情词儿,一个身穿紫色道袍,胸前背后都用银线绣了太极八卦,袍袖衣袂上布满了华丽花纹的青年道人趾高气扬的走了进来。这青年道人身后紧跟着八个身穿青衣的中年道人,个个都是双目望天,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骄狂。

  似乎在他们眼里,吴望、乐小白、勿乞三人,只是三只可以随手掐死的蝼蚁,根本不值得他们理会。

  勿乞双眸一凝,他猛地身体一弹而起,拔出龙渊剑,带起一道剑光朝那紫袍道人当心刺去。

  “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紫衣道人俊朗的脸上充满不屑的讥嘲笑意。他随手一指,袍袖中就有一道亮晶晶的白光激射而出,迎上了勿乞竭尽全力激发的剑芒。一声脆响,白光大盛,龙渊剑粉碎,勿乞宛如被雷霆轰击,浑身哆嗦着被白光打飞了数十米远,一头撞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勿乞只觉半边身体都麻木了。那白光不过一米多长,周身寒气森森,龙渊剑撞在白光上,就好似一头撞上了一座大山,白光没有丝毫伤损,勿乞却差点撞碎了浑身的骨头。

  体内真气被白光震得粉碎,四肢百骸似乎也都破碎了,勿乞倒在地上,就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伴随着刺耳的奸笑声,上官野带着一批偷天换日门的弟子大步走了进来。看上官野红润的面色,以及活动自如的手臂,他被勿乞摧毁的内功修为显然已经全部恢复,被斩断的经脉也痊愈如初。

  勿乞呆住了,是他对上官野亲自下手行刑,他自然知道自己下了多重的手。应该躺在床上缠绵病榻的上官野居然恢复了修为,筋络上的伤势也被治愈,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上官野狠狠的瞪了一眼勿乞,指着勿乞咬牙切齿的叫道:“小杂种,我说过,你们一个个都要死!”

  上官野的几个亲信弟子狞笑着走到了勿乞身边,对着他就是一通拳打脚踢。

  勿乞双手抱头,硬挺着任凭这些人殴打自己。在外人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将偷天换日门的掌门令牌从腰带暗格中取出,腰部、大腿、小腿的肌肉宛如流水一样运动,悄无声息的将掌门令牌送到了靴子里,藏在了自己脚板下面。

  这几乎是一种本能。

  当勿乞看到上官野走进石室的时候,他就开始这样动作。在上官野的亲信弟子殴打自己的时候,令牌已经稳妥的被勿乞藏在了靴子里面。

  果然,上官野朝勿乞咆哮了几声后,立刻走到了吴望身边,在吴望身上飞快的摸索了起来。

  吴望冷眼望着那紫衣道人,冷笑道:“上官野,的眼睛瞎了么?看看老子身上就一条内裤,你还摸个狗屁?我身上还能藏什么东西?”

  上官野一把掐住了吴望的脖子,他嘶声咆哮道:“掌门令牌,掌门令牌在哪里?”

  吴望怪笑了几声,他摇头笑道:“掌门令牌?我藏在瑞士银行金库里了!”

  上官野显然呆住了,他望着吴望怒吼道:“偷天换日门的门规,掌门令牌必须紧随掌门身边,这是祖师爷传下的规矩。你把它藏在金库里算什么?”

  吴望翻了个白眼,冷眼望着上官野怪笑道:“老子乐意,你咬了老子的鸟去?”

  紫衣道人的袖子一动,‘啪’的一声脆响,吴望已经被他隔空抽了一记耳光。大片鲜血从吴望脸颊上喷出,紫衣道人的这一掌差点没打碎了吴望的面颊,大片皮肉被抽飞了,鲜血汩汩的冒了出来。

  “俗世刁民,果然不可理喻。”

  紫衣道人斜眼望着吴望,冷冰冰的讥嘲道:“面临死境,居然还是如此猖狂倔傲,哼!”

  吴望吐了一口血水,望着紫衣道人冷笑道:“阁下又是何方神仙?俗世刁民?嘿嘿,我们都是俗人,你又是什么奢遮人物?”

  紫衣道人摆出了一副明显懒得和吴望多说的架势,他回过头朝上官野冷漠的吩咐道:“看在他们一番辛苦,找到了这虚空大挪移阵的份上,也不用太多折磨他们,给他们一个好死。”

  上官野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声,随手将吴望丢在了地上,重重的一脚跺在吴望小腹上,破掉了吴望苦修数年得来的内家真气。他指着紫衣道人冷笑道:“让你死得明白一点,这位是青城山妙元小道君,是青城山知机子老道君的关门弟子!”

  紫衣道人矜持的背起了双手,摆出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势,双眼却是带着万分的狂喜,死死的盯着这个山腹中巨大石室内那玄妙不可以常理来解释的物事。

  吴望、乐小白、勿乞三人也同时看向了山腹中的这些古怪东西。

  刚刚金属大门被打开的时候,三人就发现山腹中的这些东西无法以常人的认知来解释。以他们的见识阅历而言,他们知道他们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

  奈何事发突然,上官野居然引着妙元道君突然杀来,勿乞他们还来不及好好的研究这里的玄虚,就陷入了绝境。面对妙元道君一行道人神乎其神的力量,他们根本无力反抗。

  也不知道是天生还是人为,马丘比丘下方的山腹中,被人开凿出了一个直径在一公里左右的球形空间。这个巨大的空间浑圆一体,山壁光洁宛如明镜,让人难以想像,如果是人力开凿出了这个球形空间,那么要何等精妙的力量才能做到。

  光洁莹润的山壁上,镶嵌了数万颗拇指大小的明珠、宝石,各色珠宝熠熠发光,在山壁上组成了一副复杂的周天星象图。凝视这星象图,若是看得久了,宝光耀目,竟然让人觉得这星象图在隐隐旋转,实在是玄妙不可思议。

  在星象图放出的瑰丽宝光照耀下,一件常人无法解释无法理解的物事正悬浮在半空中。

  三百六十块通体洁白的羊脂美玉浮在众人头顶,围成了一个直径在三百米左右的球形石阵。这些长一丈二尺、宽六尺、厚一尺二寸的玉块上雕刻了无数复杂的符箓,在符箓之间的要害之地,还镶嵌了数以千计拳头大小的亮晶晶的物事。

  这些巨大的美玉悬浮在半空中纹丝不动,不时有手臂粗细的流光从玉块中射出,窜入了邻近的玉块。

  在玉块包围中,是一座圆形的,用黄金铸造的平台。平台上也雕刻了无数的符箓,上面镶嵌了三百六十颗人头大小亮晶晶宛如宝石的石块。一股极其古老的气息从黄金平台上隐隐荡漾开,众人只是望着这黄金平台,就宛如看到了无数的洪荒历史从面前缓缓流过。

  正被殴打的勿乞突然大笑了起来:“师傅,我们发现了一个了不起的东西啊!”

  上官野大步走了过去,重重的一脚跺在了勿乞的头上。他冷笑道:“是老子发现了这东西,和你们无关。”

  话音未落,妙元道君已经冷冰冰的哼了一声。

  上官野急忙改口道:“是妙元道君神机妙算,发现了这座虚空大挪移阵的线索。你们只是道君手中的棋子,让你们做那马前卒,为道君清扫门前的那些机关暗器呢。”

  点头哈腰的朝妙元道君谄媚一笑,上官野笑道:“一切都尽在道君掌握中,你们也可以死得瞑目了。”

  听了上官野的奉承话,妙元道君这才浅浅一笑,得意的摇头道:“罢了,罢了,一干俗人,和他们计较,也落了我的身份和脸面。上官野,让他们做一个明白鬼吧!”

  上官野又是一通马屁拍了过去,这才趾高气扬的对吴望、乐小白、勿乞三人解释起事情的前因后果。

  实际上,上官野早在吴望加入偷天换日门前,就已经投靠了妙元道君,成为了妙元道君的狗腿子。上次上官野连盗十几家豪门的传家之宝,就是奉妙元道君之命行事。那些豪门做梦都想不到,他们的传家之宝,对于妙元道君这样的修道人而言,是罕世难逢的奇珍。

  是的,妙元道君就是传说中的修道人,那种追求长生,追求飞升而成仙人的修道人。

  上官野和吴望争夺偷天换日门掌门,结果大败亏输,他立刻发动了妙元道君赐给他的传讯鹤符,请妙元道君出手,以道门灵丹恢复了他的全部修为,治好了他的筋络伤势。

  用力的踢了吴望几脚,上官野冷笑道:“若非道君慈悲,发现你们手上的那块金牌,就是道君正要追查的线索,哪里容得你们跑来马丘比丘这里?早在几个月前,就以飞剑斩下你们的狗头啦!”

  妙元道君也在追查那块金牌的线索?

  被两个上官野的亲信弟子挟持在手中的乐小白艰难的回头,望了一眼那座巨大的金属门户。

  上官野看了乐小白一眼,突然笑了几声,走过来狠狠的一拳打在了乐小白的肚子上。

  乐小白猛地张大嘴,喷出了一口混着内脏碎片的鲜血。他的身体本来就虚弱无比,哪里经得起上官野的大力击打。这一拳已经把乐小白的半条命都给打飞了。

  冷眼望着上官野在吴望等人的身上发泄着心头怒火,妙元道君过了许久才悠然说道:“好了,上官野,偷天换日门,以后就是你做主了。”

  得意的笑了几声,妙元道君摇头晃脑的说道:“师尊派出所有门人调查这座虚空大挪移阵的下落,结果却是贫道占了先机,不仅是找到了线索,还看到了虚空大挪移阵的真身法体。”

  无比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妙元道君眯着眼睛笑道:“这青城掌门之位,逃不出贫道手掌了。”

  指了一下吴望三人,妙元道君冷声道:“正好,‘大周天定星符’需要驱动大阵后才能给大阵的目的地定位。如果大阵空转,岂不是太无聊了么?”

  指使着上官野将吴望三人放上了大阵正中的黄金平台,妙元道君放声大笑起来。

  “能死在这等上古奇阵内,能死在这天地巨力之中,尔等蝼蚁,也是幸运了!”

  笑声中,妙元道君袖子里一道金光射出,打在了那黄金平台上。

  (奉献)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