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章 古阵

第四章 古阵

  太虚大挪移阵,又称虚空大挪移阵,传说中上古仙人用来往返星辰之间的古阵。

  如果没有专门的太虚大挪移阵符保护,只有元婴大乘的地仙,以及比地仙更强的那些仙人,才有资格使用太虚大挪移阵。地仙以下的生灵使用大阵的唯一下场,就是被星辰之间庞大的牵扯力量撕成粉碎。

  不仅仅是粉碎,就连灵魂都会被化为虚无。

  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这是世间最凄惨的死法。、

  妙元道君志得意满的向吴望等人解释着太虚大挪移阵的玄妙。他不断的向三人描述被古阵撕裂时的巨大痛苦,以及魂魄、肉身粉碎后的凄惨景象。

  乐小白眯着双眼,眼珠急速的转动着,盘算着翻盘的几率。

  但是无论乐小白如何计算,在拥有非人力量的妙元道君面前,一切手段都是白费力气。

  勿乞咬牙切齿的望着妙元道君,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发誓道:“若我今日不死,以后一定屠灭你满门!”

  妙元道君甚至懒得理会勿乞。不死?怎么可能?太虚大挪移阵的威名可不是虚的,要么有太虚大挪移阵符保护,要么是修成了元婴的地仙,否则一定会被大阵撕成粉碎,没得跑的。

  吴望则是望着上官野冷笑道:“掌门令牌,你不要了?如果你起誓放过勿乞和小白,令牌归你!”

  上官野扭过头,不屑的讥嘲道:“偷天换日门已经是我的了,一块令牌么,我还没放在心上。有他,我也是掌门;没有他,我还是掌门。”

  自嘲的拍了拍自己的胳膊,上官野很坦诚的望着吴望说道:“我没有传说中的那种经脉,掌门令牌传说中的功效根本无法发挥,我干嘛为了不可能的事情,放过两个死敌呢?”

  吴望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太虚大挪移阵已经开始运转,三百六十块玉版绕着黄金平台转动起来,道道流光溢彩喷泄而出,将巨大的球形空间染得七彩斑斓煞是好看。庞大的压力从大阵内不断泻出,逼得上官野等偷天换日门的弟子不断后退,只有妙元道君和八个随行的道人勉强能在压力中稳住身体。

  当黄金平台放出一道淡淡的金霞笼罩住无望三人时,妙元道君手上多出了一张金光熠熠的符箓,对准了太虚大挪移阵。

  似乎看出了吴望等人的不解,妙元道君笑着开始解释这符箓的来历。

  数月前,青城山祭祖大典上,几位传说中飞升仙界的祖师赏赐下了一篇练气的典籍。在那典籍的后面,附着的就有九道大周天定星符。

  青城山的祖师们惊闻,在人间有外道妖魔架设了太虚大挪移阵,妄图通过大阵自如的往来人间和魔境,实行阴谋和仙人们为难。故而要求人间的弟子找到这大阵,用大周天定星符确定大阵传送后的目的地。

  只要确定了大阵传送后的目的地,青城祖师们就能以雷霆万钧之势摧毁那处所在,消泯一场灾难。

  大周天定星符内,就存储了周天所有星辰的方位。只要牵动了太虚大挪移阵的力量,定星符就能找到大阵传送的最终目的地,并且将这目的地的方位传送给青城山的祖师。

  勿乞倾听着妙元道君的解释,青城山的祖师,他也将这些人列入了仇人的名单。

  乐小白则是惊讶的望着妙元道君:“真有仙人?真有妖魔鬼怪?你们确定,你们祭祖大典上得到的这些东西,不是你们这群牛鼻子集体发癔症自己捣鬼么?”

  妙元道君勃然大怒,他手举着正焕发出刺目金光的大周天定星符,望着乐小白呵斥道:“放肆!我青城祖师,自然有飞升成仙的!癔症?放屁!什么癔症能布下太虚大挪移阵?”

  乐小白闭上了嘴,他望着四周飞速旋转的玉版,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大阵急速运转,四周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三人浑身的骨骼都发出了‘咯咯’脆响,太虚大挪移阵的确是名不虚传,这是仙人们用来往返交通的工具,不是凡人能消受得起的。尤其是身体最虚弱的乐小白,他的七窍中都流出了艳红的血,身体已经软在了黄金平台上动弹不得。

  妙元道君轻蔑的笑了,这不过是大阵刚开始启动时的压力。当大阵正式开始传送,就是乐小白他们魂飞魄散的时候。用太虚大挪移阵杀人,实在是太有创意了。

  上官野快意的望着七窍中鲜血直淌的乐小白。

  就是这个小白脸为吴望出谋划策,才让吴望在短短数年内就在偷天换日门中经营起了庞大的实力,甚至压过了自己这个前掌门之子。如果不是乐小白,上官野自忖也能和吴望拼一个不相上下,怎可能在几个月前大败亏输,差点输得没有再起之力?

  幸好自己投靠对了人。

  无比尊仰的望了一眼浑身都在哆嗦的妙元道君,上官野舒适的叹了一口气。

  这次解决了吴望三人,偷天换日门可就是自己的了。虽然上官野嘴里说不把掌门令牌放在心上,但是等这次的事情了结了,还是要去瑞士银行的金库里去找找看令牌的下落。偷天换日门历代祖师口口相传,这令牌内有偷天换日门的一个大秘密,如果真的就这么放弃了令牌,实在是有点不甘心!

  只可惜,那个大秘密要求的条件太苛刻。

  上官野恼怒的皱起了眉头。

  妙元道君手持大周天定星符,全身真气都注入了符箓中。一条极细的金线从符箓中射出,牢牢地缠绕在了太虚大挪移阵的黄金平台上。平台上密密麻麻的符箓开始闪亮,大周天定星符上也开始闪烁对应的光团。庞大的法力波动宛如潮汐一样在四种荡漾,除开妙元道君,其他人早就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吴望三人被庞大的压力牢牢地束缚在了大阵中,就连一根手指头都移动不了。

  感受着四周恐怖的巨大压力,吴望突然长叹了一声。

  “上官野,这一次,你赢了!”

  趴在地上的上官野放肆的大笑起来,他连连笑道:“不用你说,我知道我赢了!”

  得意的抬起头来,上官野冷声道:“偷天换日门,是我的!吴望,你赢不了我!”

  站在黄金平台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上官野,吴望冷笑道:“我本来就没把这偷天换日门放在眼里。如果不是我的任务就是尽可能的成为偷天换日门的高层,我何必和你斗!”

  上官野和一众偷天换日门的弟子张大嘴,同时呆住了。

  叹息一声,吴望喃喃自语道:“憋了这么多年,总算可以喘口气了。”

  望着目瞪口呆的上官野,吴望冷笑道:“坦白的说,我是一个卧底。我的任务,就是掌握偷天换日门。以偷天换日门的能力,你们应该听说过‘天罗’?我就是他们派出来的。”

  上官野呆呆的看着吴望,突然骂了起来:“我操你娘的!你,你个二五仔!”

  吴望冷笑一声,无所谓的说道:“乐小白是自己追求刺激加入了偷天换日门。所以,他如果被杀,我一点都不心痛。”

  乐小白幽怨的望了吴望一眼,他哀嚎道:“吴哥,你不能这么说啊!”

  吴望不理会乐小白,他自顾自的说道:“但是勿乞,他是我拉入偷天换日门的。因为我发现,他很可能拥有偷天换日门传说中的盗天脉。所以我收他为徒,所以,我要为他的生死负责。”

  冷眼扫过正在竭尽全力维持大周天定星符的妙元道君,吴望古怪的笑道:“勿乞是我的徒弟,所以,你们要杀他,我是一定要给他报仇的!”

  牙齿一合,吴望用尽全力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大阵四周庞大的压力疯狂倾泻而来,吴望嘴里鲜血喷出了数十米远,宛如一道喷泉。

  身体大量失血,生命迅速远离吴望而去。吴望的心跳,骤然停歇。

  太虚大挪移阵突然爆发出一阵刺目的强光,大阵终于启动,吴望三人就要被传送开去。与此同时,妙元道君手上的大周天定星符也发出一片夺目的金光,符箓对大阵目的地的定位,也已经将要完成。

  就在这要命关头,吴望的左小腿突然爆炸。狂暴的爆炸力横扫四周,立刻引发了太虚大挪移阵的紊乱。

  一块又一块玉版纷纷碎裂,扭曲的空间力量将黄金平台拧成了麻花状。

  大阵自带的防护禁制粉碎,太虚大挪移阵内的能量潮汐疯狂爆发。

  一道夺目的光柱从马丘比丘的正中心位置冲天而起,随后迅速向四周扩散开来。

  一团蘑菇云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从马丘比丘地下冲出,附近的数座山头同时粉碎。

  巨大的冲击波横扫四周,山丘崩塌,河水断流,树木被拦腰截断抛上天空。

  大地轰鸣,空中一片片流云急速翻滚,马丘比丘附近的山地宛如水波一样剧烈的起伏,巨大的裂痕横七竖八的在大地上出现,好几座山岭被裂痕吞噬,陷入了深深的地下。

  过了许久许久,等得一切平复下来后,马丘比丘消失了。

  原地就留下了一个方圆百里,深有三十几里的大坑。

  (奉献)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