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章 仇蛮

第七章 仇蛮

  站在木屋门口极目望去,前方数里外,是一条碧涛滚滚的大河。

  河水宽有近百米,一条浮桥横架河上,桥那边一条土路延伸进了密林,不知通向何方。桥这边矗立着几座土木结构的箭塔,离岸十米长短的桥身上搭着两条皮索,这是一段吊桥。

  后方,是一条形如屏障的青山。两条山岭宛如两条手臂探出,温柔的抱住了一座方圆十几里的平地。山势陡峭,高有数十米的参天大树下,密密麻麻的都是生着毒刺的荆棘丛,就算是一只老鼠都难以通过。

  前有绿水,后有青山,这片小小的平地土壤肥沃,草木繁荣,更有两条小溪逶迤而过,的确是一块安家立业的风水宝地。就在勿乞的这间木屋远近,稀稀拉拉的数百座大小木屋矗立在绿树环绕中,屋子之间有平整的农田菜地,几条撒欢的狗子正追逐着一群形如麋鹿的独角驮兽。

  刚才给勿乞送食物、衣服的大汉正蹲在屋前的一丛红花树下,‘哼哧、哼哧’的挖掘出了一段白生生的树根。听到勿乞出门的动静,这大汉急忙将树根塞进腰间的兽皮囊,笑呵呵的回头招呼了一声。

  “红花藤,专门治各种内伤和女人血崩。嘿,看样子兄弟你用不上了。”

  勿乞感激的向他点了点头,问道:“小兄弟尊姓大名?勿乞多谢救命之恩。”

  大汉呆了呆,他突然笑了起来:“勿乞?这名字怪好听的。尊姓大名?文绉绉的倒胃口。我小名狗崽子,大名,大名还没有呢。得十六岁成年了,才能让族老取名的。”

  走到勿乞身边,用力拍了勿乞一巴掌,狗崽子拉着他往村子前方,那吊桥的方向走去。

  狗崽子一边走,一边得意的吹嘘前天夜里,他老爹给勿乞灌下去的几斤夜光虎血的神奇功效。在他嘴里,夜光虎的血液,可以起死回生,可以治疗一切伤病,简直是无所不能的神药。

  勿乞只是笑呵呵的听着狗崽子的吹嘘,他打量着四周的风景,暗自做出了一些判断。

  这里的生产水平不高,甚至可以说是很低下。但是这里的人都很强壮有力,他看到有几个去河边提水的妇人,挑着的水桶直径有一米多,简直就是两口小水缸。

  这里家家户户都常备了刀枪弓箭,一群小娃娃正在村中一块小*平地上演武,手持的可都是明晃晃的真家伙。看那些刀枪的分量,起码也是五六十斤上下的重兵器,这些年龄大概在七八岁左右的娃娃,却是将这些刀剑舞得虎虎生风。

  灵机一动,勿乞默默的运起了《水源篇》内的一门秘法,将体内的《先天真水灵罡》注入双眼,顿时他双眼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蓝光。目光扫过那些舞枪弄棒的娃娃,勿乞惊讶的发现,这些孩子的血气极其充沛,体内更有一股不弱的真气在翻滚。

  基本上,这些孩子都可比偷天换日门贪狼组的精锐弟子,体内的真气火候起码也有三五年的苦修水准。

  倒抽了一口气,勿乞这才突然发现,空气中的天地灵气的浓度极其惊人。

  《盗得经》包罗万象,内有无限玄妙。这所谓的天地灵气,也是《盗得经》内重点提到的。天地灵气,是一切练气修炼者的根基,天地灵气的浓度越高,修炼的速度越快,对修炼者的好处越大。

  地球上的天地灵气,早就被工业化大生产破坏殆尽,那几乎是一处灵气的荒漠。

  而这个小山村,这一块小*平地内的灵气浓度,几乎堪比《盗得经》内形容的下等洞天福地的水准。难怪这里的娃娃都有一身内力修为,难怪身边的狗崽子能长到这样粗壮魁梧。

  天地灵气充沛的地方,就算是一块番薯都会比别的地方生得茁壮肥美,何况是人!

  一路行来,狗崽子在村子里似乎很有点名气,路上不断有男女老少向他打招呼。

  年龄大的,直接叫他一声狗崽子;年龄差不多的,就叫他一声狗哥;那些年龄小的,则是很恭敬的叫他狗大叔。尤其村子里几个在勿乞看来也有七八分姿色的少女,更是娇滴滴扭扭捏捏的隔着老远,红着脸向狗崽子打招呼。

  这里土地肥美,天地灵气充沛,风水极佳,是一个养人的好地方。虽然养出的男子都和狗崽子一样粗犷高大,但是那些少女却是娇嫩可人,一把都能掐出水来。

  勿乞望着那些少女,不由得也有点神魂动摇,那种矫健婀娜的自然美,可是他前所未见的。

  收了灵眼秘法,勿乞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关心这些少女美丑的问题,还是先弄明白自己身处何方吧。

  跟着狗崽子一路走到了村口,也就是那座浮桥尽头的吊桥边,勿乞就看到几个手持黎杖的老人,正带着一群大汉叫骂殴打几个在地上翻滚的人。

  那些大汉也就罢了,他们的体型都和狗崽子相当,都是胳膊上能跑马的好汉,打人骂人都是常事。可是那几个手持黎杖,老得腰都弯成了一张弓的老人,却是身手敏捷不让青年,手持满是倒刺的黎杖对着地上的人狂打乱骂,气势很是惊人。

  勿乞和狗崽子走到众人身边的时候,他们似乎已经发泄了心中的怒火,一个老人咳嗽了几声,黎杖狠狠的往地上一杵,尖着嗓子嘶叫了几声。

  几个壮汉麻利的拎起了地上的人,手持匕首干净利落的抹过了他们的脖子。

  鲜血喷出,几个人浑身抽搐着发出难听的惨叫。村人们七手八脚的拿过麻绳,将几个脖子里不断喷血的人吊了起来,高高的悬挂在了桥头的箭塔下。

  除了这几个还在惨叫、还在流血的人,箭塔下还吊着三十几具尸体。

  这些尸体有的才死了没几天,有的已经变成了一具干尸。他们衣衫都被扒得干干净净,露出了他们黧黑的皮肤,以及皮肤上红红绿绿五色斑斓的刺绣。那些纹身刺绣图案狰狞诡秘,有各种猛兽,也有各种毒虫,还有许多奇异的花草等物。

  望着那几个在绳索上挣扎抽搐的男子,自那几个老头以下,所有村人都‘呵呵’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声中没有丝毫的狰狞,只有一种让人诧异的轻松和快乐。

  勿乞惊愕的望着眼前这一幕,突然听到狗崽子快活的大叫了起来:“这些蛮子又来我们村子讨死,这不是白白给我们村子送功劳么?”

  桥头数十人同时望向了这边,尤其是那几个手持黎杖的老人,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勿乞的身上。

  勿乞慎重的朝几个老头弯腰鞠躬了下去,双手抱拳长长一揖。

  “小子勿乞,连同师尊、同门遭逢大难,幸得各位长者施救,小子感激不尽!”

  不容几个老头吭声,勿乞已经跪倒在地,恭敬的朝几个老头磕了三个头。

  救命之恩,三个响头还是轻的。勿乞真感激这些救了自己的村民,他们救了自己,这才保留了一丝未来给吴望和乐小白报仇的机会,他怎么能不感激他们呢?

  若非身无长物,在太虚大挪移阵中就连衣服都被搅成了粉碎,勿乞一定会重重酬谢他们的。

  几个老头中,形容最为苍老,已经老得皮包骨头,脸上尽是老人斑的老人笑了。他颤巍巍的走到勿乞身边,一手拉起了他。

  “都是大燕子民,哪里要这么废话?唔,小兄弟你们,是游侠猎蛮人?”

  勿乞顺着杆子就爬了上去,他站起身,毕恭毕敬的颔首道:“老人家目光如炬,正是如此。”

  老人身后的壮汉们骚动起来,他们低声咕哝着,似乎在咒骂那些该死的蛮人又欠下了一笔血债。

  吸收了乐小白那变态的妖孽级的智慧,勿乞迅速分析出了一些东西。他咬牙切齿的顺着那些大汉的话风发誓道:“小子师尊同门,都死于他们手下。此仇此恨,不共戴天。小子此番回去,一定要勤学苦练,未来一定要屠尽仇敌,为我师尊和各位同门报仇雪恨!”

  大汉们说的是不知来历的蛮人,勿乞的誓言中针对的,却是青城妙元道君一脉。

  只不过,双方口风对得严丝合缝,几个老人无不点头赞许,纷纷赞叹道:“好男儿就该这样。你们这些游历天下猎杀蛮人的游侠猎蛮,若连师门的血仇都不报,实在是丢人现眼。”

  刚刚扶起勿乞的那老人用力拍了一下勿乞的胸膛,摇头道:“只不过,勿乞小兄弟,你这身板实在是弱了些,可不是那些蛮人的对手。”

  啧啧叹息了几声,老人殷勤的说道:“我们蒙村有祖传的秘方子,用兽筋兽骨合上数十种草药,最能粗壮筋骨增长个头。临走时老汉送你一百包配好的膏药,保证让你这块头涨上一大截!”

  听了老头的话,勿乞真是哭笑不得。

  他的体型在地球也算是标准美男子身材,虽然瘦削了一些,却是瘦而不弱,筋骨自有自己的力道。

  得了《盗得经》传承,他自然知道,实力的强弱和块头的大小可没有半点关系。只不过,面对老头儿的好意,勿乞只能又一次深深下拜,谢过了几个族老的一片心意。

  勿乞在心里暗自发誓,未来若是修炼有成,他一定要回来这村子,好好的谢过这里的村民。

  正在心里下决定的时候,河水那边的一片树林里突然射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绿色火球,恰恰命中了站在桥头上的一个粗壮大汉。

  只听得一声惨嚎,那大汉浑身燃起了碧绿色的火焰,他身体只是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就化为一滩灰烬。

  几个族老一惊,箭塔上放哨的村民已经大声尖叫起来:“蛮人来袭,好多蛮子!”

  刺耳的牛角号声响彻整个村落,河那边树林里突然冲出了大群大群身披兽皮,浑身尽是纹身的野人。

  领队的野人身边缠绕着一条浓密的黑气,一颗拳头大小的惨绿色骷髅正在黑气中若隐若现。

  狠狠的朝村头一指,领队的野人厉声高呼起来。

  “男人,杀光;女人,抢光;小娃,吃光!孩儿们,上!”

  [奉献]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