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章 联军

第八章 联军

  眼前一点光芒闪过,勿乞本能的团身向后连续翻滚了十八圈,避到了箭塔的后方。

  ‘咄’,一声闷响,一根长四尺五六寸,小拇指粗细,锋利如针的芒刺紧贴着勿乞的身体飞过,深深的没入了后方七八丈外的地面。芒刺飞过,勿乞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腥甜味,那芒刺显然有剧毒。

  刚刚那群村人中,有两条壮汉闪避不及,被同样的芒刺射进了身体。也就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两个壮汉突然全身发黑倒毙在地。他们的身体急速的抽搐着,两个身高两米开外的壮汉,很快就缩成了寻常小孩子般大小。污血从他们七窍中喷射出来,很快沾染了大块地面。

  勿乞看得头皮发麻,这芒刺的毒性好霸道。

  河对面起码有七八百名野人‘嗷嗷’怪叫着冲了出来。他们手持用树藤缠绕的强弓,不断射出一根又一根芒刺。带着‘嗤嗤’的破风声,一波又一波芒刺雨点一样落下,打得吊桥附近的村人狼狈不堪。

  有三十几个野人腿脚最快,不过是两三波芒刺的功夫,他们已经顺着浮桥直冲了过来,堪堪冲到了吊桥边。

  刚刚和勿乞说话的那族老突然举起黎杖,左手五指似曲非曲,掐了一个古怪的印诀后,猛的吸了一口气。矮小干瘪的族老胸膛突然高高隆起,他瓮声瓮气了吼了一声,五指突然一缩一放。

  平地里一道狂风平平的卷起,覆盖了方圆十几丈的空间。

  一波芒刺刚好从空中落下,狂风卷起芒刺就朝快要冲上吊桥的那些野人射了过去。三十几个野人吓得魂飞天外,他们丢下手上强弓,拼命的鱼跃而起扎进了河面。有几个野人跳起的速度慢了点,芒刺深深的没入了他们的身体,只是眨眼的功夫,他们也都浑身发黑死透了气。

  勿乞目露精光死死的盯着那族老。这一招在《盗得经》中也有介绍,是最粗浅最基本的五行法术中,乙木类法术的变种呼风术。族老的修为不高,卷起的狂风不过覆盖了方圆十几丈的范围。

  高明的呼风术,一旦施展,则可以改变万里方圆的气候。这却是这荒野小村的族老做不到的。

  头顶传来了刺耳的破风声,几座箭塔上的村民已经拉开强弓劲弩,数十箭矢怪啸着射了下去。那些跳进河里的野人刚刚从水中露出头来,强劲的箭矢就纷纷命中他们的身体,将他们射死在水中。

  河对面那个身边缠绕着黑烟的野人头领愤怒的嚎叫了一声。他举起双手怪模怪样的大叫了一通,身体扭扭捏捏的跳动舞蹈了一阵,黑烟中的惨绿色骷髅小嘴一张,又是一团绿色火球喷出。

  族老大叫了一声,吊桥边的村人纷纷闪避。箭塔上值守的村人用尽吃奶的力气拉起了吊索,就要将吊桥收起。可是那火球却恰恰飞向了挂着吊索的那个箭塔。一声巨响,绿色的火球炸开,小半座箭塔被炸成稀烂,箭塔上的几个村人被炸得支离破碎,吊桥重重的摔了下去。

  野人们发出兴奋的叫声,他们丢下强弓,纷纷从背后抽出了大刀阔剑,‘嗷嗷’叫着顺着浮桥冲了过来。

  那野人头领得意的仰天狂啸一声,身后的密林里又冲出了大群的野人。这一波野人足足有千人上下,同样手持各色兵器,欢呼雀跃着向村头冲杀了过来。

  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村子里的青壮听到了预警的牛角号声,纷纷抓起兵器朝村头冲了过来。蒙村人丁兴旺,组织起来的青壮也有一千三四百人,而且个个都是精悍粗壮的好汉。

  狗崽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两柄长剑,随手给勿乞丢了一柄过来。

  “勿乞大哥,自己小心点。他娘的,契伏蛮和花足蛮两个部落联手啦!嘿,不然他们有胆子来碰我们蒙村?”

  勿乞随手接过长剑,手腕顿时一沉。龇牙咧嘴的望了一眼狗崽子,勿乞心中一阵的苦笑。

  这剑长有五尺,足足有常人一掌宽,剑脊最厚的地方足足厚达一寸三分,重量将近一百斤。换了蒙村的这群粗壮汉子正好适用,他们的力量和体型足以发挥这柄剑的最强杀伤力。可是对勿乞而言,这剑太重、太长、太粗大,他几乎能拿着这剑当盾牌使唤!

  苦笑一声,随手将剑插在了地上,勿乞望了望左右,从地上拔起了一根野人射出来的芒刺。

  这芒刺小手指粗细,长四尺五六寸,重不过两斤左右,坚韧无比。勿乞用手指轻轻一扳,这芒刺的硬度和普通生铁相当。这家伙,倒是正好适合勿乞适用,更何况这玩意自带剧毒,杀伤力可不在那巨剑之下。

  狗崽子惊愕的望了勿乞一眼,很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唉,勿乞大哥,你这力气!在我们蒙村,你想找个女人都找不到!”

  狗崽子的话不带半点恶意,纯粹是善意的嘲笑。勿乞的面皮却是骤然一红。他望了望插在地上的巨剑,还是摇了摇头。这玩意,他真的使唤不动。虽然传承了《盗得经》,但是他还没来得及正统的修炼,他还没有摇身一变就变成超人!

  深吸一口气,勿乞手持芒刺,站在了狗崽子的身边。芒刺稳稳的握在他手中,隐隐有一股寒气朝四周散发开。勿乞将先天真水灵罡缓缓注入芒刺,刺尖居然带上了一层淡淡的水光。

  又是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一千多名女村民手持强弓硬弩大步从村子里冲了出来。她们占据了箭塔后的高处,或者是屋顶,或者是山石,或者是树梢,纷纷拉弓射箭。

  惨嚎声不断响起,犹如发狂的兽群一样冲来的野人当场倒下了五十几个。拇指粗细的箭矢深深的没入了他们的身体,从他们身体另外一侧透出,却没有溅出丝毫鲜血。

  中箭的野人惨嚎了一通,身体一阵抽搐就,就骤然僵硬死去。和野人们一样,蒙村的箭矢上也淬了剧毒,凡是被箭矢射中的人,哪怕并没有伤到要害,也绝对没救。

  站在河对岸的野人首领气急败坏的嚎叫了一通,他咬牙切齿的又开始扭腰转屁股,突然鼻孔里喷出了两道鲜血。他身边缠绕的黑气一阵浮动,黑气中的惨绿骷髅头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声响,猛的张开嘴,一连喷出了三颗拳头大小的绿色火球。

  几个族老厉声高呼,站在吊桥附近的村人纷纷向后急退。

  三颗绿色火球呼啸着卷过河面,重重的砸在吊桥桥头附近。三声巨响传来,桥头地面被炸开了三个直径数尺的大坑,大片绿色火光四溅喷射,足足有十几丈地无法立足。

  向后急退的村人扰乱了那些村妇的队伍,让她们射箭的速度骤然下降。

  就这一刹那的功夫,已经有数十个身材最高大、身上刺绣最狰狞的野人已经飞扑到了吊桥上。他们拔下腰带上插着的小型手斧,嗷嗷叫着将斧头朝村人们投掷了过来。

  一个族老嘶声吼道:“盾!”

  数十面用数层兽皮制成的大盾猛的竖起,牢牢的挡在了众村人面前。

  这些野人每人都携带了十二柄手斧,数百柄手斧带着破风声袭来,重重的打在了大盾上。

  数十个手持大盾的村人被手斧上巨大的力气震得连连后退,好几个人被震得口吐鲜血却依旧死死的挺直了身体,牢牢的撑起了盾牌。勿乞看到他们的手臂上一条条血管暴起,他们的掌心皮肤和虎口肌肉都被震裂了,鲜血顺着大盾一路淌了下去。

  狗崽子狠狠地用肘子杵了一下勿乞,他低声吼道:“勿乞大哥,不要分神。这些蛮子敢来攻我们村子,还不一定有什么鬼主意。一不小心,会死人的!”

  话音未落,十几柄手斧已经穿过了大盾之间的缝隙,轰入了村人队列中。

  惨嚎声响起,十几条蒙村的壮汉被手斧打得离地飞起,嘴里鲜血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有一个壮汉正好是胸口被手斧击中,他的整个胸膛都陷了下去,好几根肋骨都从他背后探了出来。

  狗崽子大叫道:“糟哩,蒙圡大叔没啦!”

  眼看手斧有效的杀伤了村人,野人们纷纷发出了欢呼声。

  一个族老突然大叫了一声,刚刚稀疏下来的箭矢突然又密集起来。千多个身强力壮的村妇齐齐射箭,箭雨将吊桥头封锁得密不透风。刚刚那数十个投出手斧的野人纷纷惨叫,起码一半人被射得好似筛子一样。

  吊桥宽不过一丈五尺,后面的桥面已经挤满了同行的野人。最前面的十几个野人眼看箭雨当头闪避不及,他们只能学着前面第一波冲上桥面的野人,咬牙跳下了桥面。

  只听惨叫声不断响起,好几条形如鳄鱼,但是头上有一支锋利如刀的独角的凶残河鱼突然从水下钻出。这些河鱼的牙齿极其锋利,它们张开大嘴朝那些野人疯狂的扑了过去,野人们的胳膊、大腿纷纷被河鱼从身上咬了下来,鲜血迅速的在河水中扩散开。

  附近的河水沸腾了起来,不知道多少凶残的河鱼急速赶来,张开大嘴朝那些落水的野人冲了上去。

  箭矢不断落下,吊桥上的野人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境地尴尬到了极点。

  使出呼风术的那族老长舒了一口气,他大笑道:“这些蛮子,又是自己来讨死。一年总要来我们蒙村骚扰三五次,次次都是惨败而回,这是给我们蒙村送功劳呀!”

  村人们大笑起来,心旷神怡的欣赏着箭雨不断屠杀野人的美妙场景。

  就在村人们的全部注意力都被浮桥上的野人吸引的时候,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勿乞猛的一抬头,就看到将近一百头翼展超过五丈的大鹰从高空急速落下。

  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声,数百名身材矮小,身上披着羽毛制成的衣衫,坦露在外的肌肤上同样满是各色刺绣花纹的野人手持长矛从大鹰的背上急速跳下。

  这些野人直接降落在了村人的队列中,手上长矛凶猛绝伦的朝众人刺出。

  一眨眼的功夫,近百名村人被长矛刺中,纷纷浴血倒地。

  那些大鹰则是笔直的扑向了那些站在高处开弓射箭的村妇,巨大的爪子飞扑而下,胡乱抓起几个村妇后,就高高的飞上了天空,在空中不断的盘旋。

  村人的队列顿时大乱,飞掠的箭矢骤然停滞了下来。

  狗崽子长剑骤然落地,他嘶声吼道:“他娘的,鸟蛮怎么也和他们联手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柄长矛已经宛如毒蛇一样,带着‘咝咝’破空声直刺狗崽子心口。

  等狗崽子看到这长矛的时候,他已经无力躲闪。

  今天第一章送到。大家记得投票啊!!!早起投投票,精神舒爽身体好!

  (奉献)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