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九章 猎蛮

第九章 猎蛮

  望着直刺自己心脏的长矛,狗崽子只觉得一股冷气从脚底直冲头顶,浑身都僵硬了。

  一旁有村人看向了这边,有两条壮汉大吼着朝这里冲过来。但是那些鸟蛮野人正在疯狂的袭杀村人,他们一时半会哪里冲得过来?就算路上无人阻挡,他们距离也太远,也来不及救援狗崽子。

  勿乞动了。就在长矛距离狗崽子的心口还有三寸时,他身体骤然一弹,宛如出膛的子弹一样扑进了那野人的怀中,手中芒刺深深的没入了那野人的心口,刺穿了他的身体。

  左手轻描淡写的在长矛上一拍,先天真水灵罡带起一阵旋劲,将一尺多长的一截长矛搅成粉碎。

  偷天换日门掌门令牌,是传给勿乞盗得经的那位神秘人用一块先天真水灵石铸成。内蕴一缕先天真水灵气,故而勿乞修炼的盗得经七玄筑灵诀,首当其冲就是水源篇。

  先天真水,至阴至柔,却又可至刚至强。阴柔处,天下无可破之者;至刚处,可破天下万物。

  一如汪洋大海,任你雷霆轰击、大山压顶,都无损海水分毫。而一旦大海中卷起海啸,奔涌的水波就能摧城灭国、横扫山岳犹如反掌之易。又好比滴水可以穿石,水化冰山,照样能泰山压顶,将冰山之下一切压成粉碎。

  刚刚勿乞一掌,先天真水灵罡就带起了一股漩涡之力,就算是一块生铁都会被碾成粉碎,何况是这些野人用树藤制成的长矛?这些树藤虽然坚韧异常,却也当不得勿乞一击。

  带着剧毒的芒刺入体,鸟蛮野人身体一抖,七窍中污血喷射而出,身体骤然间缩小成了一团肉块。

  拔出芒刺,勿乞对着目瞪口呆的狗崽子大喝道:“不想死,就拿起剑,和他们拼命!”

  狗崽子愣了愣,猛的抓起长剑,嗷嗷怪叫着胡乱一剑朝前一挥。这一剑差点没劈中了勿乞,幸好他脖子一缩,剑锋紧贴着他的头皮掠了过去。狂暴的大剑卷起了一道狂飙,在勿乞的头皮上带起了一条血痕。

  “狗崽子!”

  勿乞气得大骂了一句,只听得一声巨响,一个刚刚挺起长矛向勿乞刺来的鸟蛮野人已经被狗崽子一剑拍飞了出去。这些鸟蛮野人身材矮小,力量也不大,只是身形灵巧而已。面对狗崽子惊人的蛮力,那野人只是一声惨嚎,长矛被大剑拦腰斩断,自己也摇摇摆摆的飞出了十几丈远。

  “杀蛮,杀蛮,杀蛮!”

  这里勿乞和狗崽子刚刚解决了自身的麻烦,蒙村的几个族老已经聚集在一起,大声的吼叫起来。

  一时间应声如雷,千多条壮汉、千多条健妇齐声应和,‘杀蛮’的吼声震得河水都翻滚了起来。

  留下了数百村人围杀鸟蛮野人,其他的数百村人握紧了武器,已经冲向了吊桥桥头。已经有百多个野人嗷嗷怪叫着冲过了吊桥,正朝这边冲杀过来。要是不能将他们挡在桥头附近,一旦所有的野人都冲进了村子,就算最终能杀败他们,蒙村也完了。

  两个族老一马当先,带着村人直扑桥头。别看这两个族老已经老得腰都直不起来了,他们的劲道却一点都不比那些年轻的村人小,而且他们的招式更加的老辣阴损,招招都朝那些野人的致命要害招呼。

  两条黎杖卷起一团黑风,两个族老大呼小叫着冲向桥头。所过之处,十几个野人被他们黎杖打得骨断筋裂惨死当场,真好像两条发狂的猛虎,带着一群虎崽子疯狂扑杀挡者披靡。

  那些野人却也不甘示弱,他们同样大呼血战,红着双眼和蒙村的村人杀成了一团。

  蒙村人要将野人赶回浮桥,野人却是要死死的守在桥头上不让蒙村人靠近,只求更多的同伴赶快冲进村子大肆杀戮掠夺。双方在桥头战成了一团,眨眼间分别有数十人被对方杀死,鲜血、碎肉洒了满地。

  猛不丁的,站在河对面的那野人首领突然一声怪笑,他拔出一柄骨刀,一刀剁下了自己的小拇指塞进了身边那惨绿色骷髅的嘴里。这小小的骷髅大口咀嚼着手指,体型突然膨胀了一圈多。

  怪啸一声,膨胀了一圈的骷髅头张开嘴,一口气喷出了十几团惨绿色的火球。

  火焰呼啸,火球急速掠过河面,一头扎进了蒙村人的队列中。

  两个族老大叫了一声‘惨也’,十几团火球同时爆开,百多个蒙村壮汉被火焰覆盖,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烧成了灰烬。蒙村的队列大乱,更多的野人冲过了吊桥,乐滋滋的狂呼着,举起大刀长剑,宛如砍瓜切菜一样对着蒙村的村人就是一通乱砍乱杀。

  空中传来尖锐的叫声,被大鹰抓上天空的村妇,突然被从离地千多丈的高空丢下。只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三百多村妇重重的坠下地面摔成了肉泥。更有数十个村妇被丢进了蒙村的村人群中,还砸死砸伤了十几个闪避不及的村人。

  勿乞看得是睚眦惧裂,他一声不吭的丢下狗崽子,手持芒刺冲向了那些鸟蛮野人。

  芒刺急刺,急刺,用最快的速度急刺!

  一个又一个鸟蛮野人惨嚎着被勿乞刺穿了喉咙,刺穿了心口,纷纷倒地毙命。

  好几个鸟蛮中的头目看清了勿乞刺击的动作,他们努力的挥动长矛想要挡住芒刺。但是被先天真水灵罡贯注的芒刺一碰到长矛,长矛就好似陷入漩涡的小舟,不受控制的朝一旁歪歪斜斜的偏出。芒刺几乎是没受任何阻拦,就轻轻巧巧的刺穿了这些鸟蛮的肉身。

  身体微微前倾,双臂内灵罡滚荡,勿乞双臂挥动时隐隐荡起了水波翻滚声,他好似突破了堤坝的洪水,翻滚着冲过了鸟蛮野人的队伍。短短三五个呼吸的时间,勿乞用令人惊怖的速度连杀三十七名鸟蛮野人。

  四周蒙村人齐声欢呼,数十个蒙村的汉子紧跟在了勿乞身后,配合着他绞杀这些鸟蛮。大刀阔剑一通乱挥乱砍,被勿乞疯狂的刺杀打得昏头转向的鸟蛮野人齐声哀嚎,眨眼间又有百多个鸟蛮野人倒地毙命。

  剩余的鸟蛮人惊恐的尖叫起来,嘴里不断发出尖锐的鹰鸣。空中近百头大鹰急忙闪身急扑而下,想要接应这些鸟蛮野人退走。

  河对岸的野人首领气急败坏的咆哮起来,愤怒的咒骂这些不可靠的鸟蛮。

  但是眨眼的功夫,这野人首领又疯狂的大笑起来。因为有了他刚才那一通火球猛攻的配合,超过七百名野人已经冲过了吊桥,已经冲进了蒙村的村落。蒙村的村人正节节败退,眼看就要被野人们冲破防线。

  重重的喘了口气,野人首领七窍中流出了道道血泉,尤其是他的左手被斩断的指根上更是血流如注。催发那颗惨绿色的骷髅头,野人首领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眼看自己的族人已经稳稳的占了上风,野人首领大呼小叫一通后,终于精力不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喘息着,野人首领放声咆哮道:“最水灵的女人,给我留十个!谁敢偷吃,我生阉了他!”

  野人首领身边的十几个护卫齐齐看了自家首领一眼,一个个按捺不住的朝浮桥方向走了几步。野人首领眼珠一转,急忙命令道:“去村子里,盯着那群混蛋!最水灵的女人十个,我的!最精美的麻布,我的!最好的瓷器,我的!最鲜嫩的小孩子十个,我的!去,不许他们乱抢!”

  这些护卫欢呼一声,迫不及待的就朝浮桥冲了过去。

  野人首领嘴角一缕涎水滴了下来,他直愣愣的盯着蒙村的方向,傻笑道:“水灵的女人!”

  后方树林中,一支铁杆劲弩呼啸而出,命中了野人首领的后脑勺,穿透了他的头颅。弩箭箭头上一道微微发亮的符箓一闪,‘砰’的一声将野人首领的半截身体炸成了粉碎。

  野人首领一死,他身边盘旋的黑烟和惨绿色骷髅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嚎,滴溜溜的直冲天空而去。

  树林中一道六寸长短的符箓激射而出,准而又准的贴在了那惨绿色的骷髅身上。一道白蒙蒙淡淡的光芒闪过,惨绿色骷髅呻吟着摔下了地面,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一队将近百人的精悍汉子从树林中狂奔而出,带队的是一个身披皮甲,手持泼风九环大砍刀的彪猛大汉。这大汉身高在八尺开外,腰围则在六尺上下,浑身黑漆漆的尽是暴突的肉疙瘩。他挥动着大砍刀仰天大吼道:“兄弟们,杀蛮,杀蛮!城守最新开价,一个蛮子头,赏钱一百!”

  近百个精悍汉子齐声高呼:“杀蛮,杀蛮!”

  伴随着响亮的杀蛮声,这些汉子飞扑到了浮桥的那一端,站成了三队横队,齐齐拔出了背后背着的重弩,封死了浮桥。

  冲进蒙村的野人已经有千人左右,其他的人都还拥挤在浮桥上,不时有野人被同伴挤落河水,成为河鱼的口中食。这些野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冲进蒙村烧杀抢掠,哪里还顾得同族之情、同胞之谊?他们一通乱挤乱撞,宛如鱼罐头一样将浮桥塞了个水泄不通。

  水通不过,劲弩却可以。

  从树林中冲出的这一队汉子使用的强弩威力大得可怕,只听得‘砰砰’闷响,一次就是数十支弩箭激射而出。每一支弩箭平刷刷的穿透野人的身体,一支弩箭起码要穿透三五人的身体,这才会耗尽所有的力量。

  这些汉子又使用了三段循环射击的法子,一排射击,一排预备,一排重新上弦搭箭。劲弩几乎是没有丝毫停歇的激射而出,眨眼间就将半条浮桥上的野人杀得干干净净。

  河里的河鱼正要撕扯从桥上掉下来的这些野人的尸体,那领队的大汉却是忙不迭的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大包药粉洒进了河里。刺鼻的气味散发开来,河水中的河鱼忙不迭的转身就走,哪里还敢在这里停留?

  那大汉狂笑道:“一颗蛮子头一百钱,哪里能让你们这样吃了?兄弟们,努力杀蛮!回去城里,大家好好去找几个小娘儿乐乐!哈哈,这次我们赚大发啦!”

  那些精悍的汉子齐声欢笑,纷纷叫好。他们嘴里欢笑不停,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乱,一个个有条不紊的上弦、射箭,一步步的踏着粘稠的血浆走上浮桥,冷酷的收割着那些野人的性命。

  可怜这些野人在浮桥上挤成了一团,就连闪避的地方都没有,在那穿透力惊人的弩箭齐射下,数百野人不过是短短半盏茶时间,就被弩箭杀了个干干净净。

  村中族老齐声欢呼:“猎蛮人来了,孩儿们,杀蛮!”

  蒙村人大声欢呼,野人们齐齐色变!

  猪头温柔的提醒大家一句----多投点票子啊!新书期间,除了九千和一万二的催更票,其他的多投点哈!

  (奉献)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