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十章 盗血

第十章 盗血

  ‘杀蛮’声响起时,勿乞正陷入了惊喜若狂的状态。

  方才杀那数十个鸟蛮野人,勿乞右手芒刺刺入他们身体,左手则是习惯性的在他们身上一按。

  偷天换日门秘传功法,也就是《盗得经》中入门的粗浅手段大缠丝手和小摘星掌配合使用,加上手臂中先天真水灵罡形成的无形漩涡力量,一掌按在这些野人身上,就有肉眼无法看到的一丝血气喷薄而出。勿乞只觉掌心一热,一股让他浑身精力骤然一振的血气骤然涌入体内。

  被上官野门人打伤,又在太虚大挪移阵中被碾压受到暗伤的身体,好似久旱突逢甘霖的禾苗,贪婪的将这一丝热气吸收干净。勿乞原本有点酥软乏力的身体骤然恢复了不少,浑身力气也提升了一截。

  《盗得经》,《盗得经》!取天地万物补自身不足,不告而取,是为盗也!

  以七玄盗天脉为基础,同修阴、阳、金、木、水、火、土七项功法,就能包容诸天,盗遍天下之物。所谓的七玄盗天脉,就是正常的手臂经脉之外,对应阴阳金木水火土七元的七条额外的经脉。

  勿乞身怀七玄盗天脉,这才是他得到盗得经传承的原因。

  如今他借偷天换日门掌门令牌蕴含的一缕先天真水气息,修炼了《水源篇》,练成了先天真水灵罡,就能盗取天下一切根基于水源气息的灵气。人体组织包容大量的水,人的血液主要成分也是水,人体内绝大部分的精气神,都蕴藏于血液之中。

  所以他以大缠丝手按在鸟蛮野人身上,掌心漩涡劲道就吸附、提纯了一部分野人身上的血气精髓。再用小摘星手一摘一引,这一部分血气精髓就自然而然的进了他体内。

  这点血气精髓源于野人体内的血液,根基就在于水,故而被先天真水灵罡轻轻松松的消化,没有丝毫阻碍的化入了勿乞的身体,成为他精气神的一部分。

  因为勿乞功力修为不高,盗来的这一点血气精髓只是一个正常人全身血气的千分之一。但是连杀数十人,这盗来的血气就相当于一个鸟蛮野人十分之一的血气。这片山岭天地灵气极其充沛,寻常一个野人的血气也比地球上的人强盛近十倍,勿乞盗取的血气总数,大概就和他自身所有的相当。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勿乞自身的气血强度就骤然提升一倍!

  浑身暖洋洋的,一股庞大的精气在体内不断运转,勿乞体内残留的一点暗伤很快痊愈。盗来的血气精髓慢慢的沉淀在勿乞的血脉筋骨中,逐渐化为勿乞自身所有。

  也就是这一小会的功夫,勿乞自身的血气根基就提升了一倍,他的血液携带灵气、养分,以及血液再生的能力都提升了一倍左右。勿乞白皙的皮肤都隐隐泛出了一丝血色,浑身血液奔涌,体内似乎有一股极强的力量不吐不快,只想和人浴血厮杀一番。

  深吸了一口气,勿乞脑海中电火石光般闪过了一段《盗得经》的修炼诀窍。以他如今的身体底子,他虽然身怀七玄盗天脉,但是除开双臂,他身体主要部分的资质并不是上佳之选。一次提升一倍的血气根基,已经是他的极限。必须等他的身体彻底消化沉淀了这一股外来的精血后,他才能再次使用盗得经。

  取天地万物之有余,补自身之不足。若是补得太过了,结果撑死了自己,这就是贪心不足的下场。

  左手紧紧握拳,唯恐自己再次使出大缠丝手和小摘星掌,勿乞将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紧握芒刺,面红如血的长啸一声,朝那些已经乱了阵脚的鸟蛮野人冲杀了过去。

  芒刺如电光掠过长空,咝咝破风声不断响起,一个又一个鸟蛮野人倒地,七窍喷血,身体缩小成了婴孩大小。漆黑的污血喷在地上,满地都是腐烂的恶臭。

  先天真水灵罡用上双目,勿乞双眼再次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光。

  目光所过之处,鸟蛮野人体内的血液流动一览无遗,所有鸟蛮野人的体表,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血光强盛的地方,就是这些鸟蛮野人最强大的地方,血光微弱的地方,自然是他们身体最弱小的地方。

  芒刺只需要对着他们身体血光最淡的地方轻轻一捅,这里就是这些鸟蛮野人最薄弱的弱点。

  眨眼间又有数十个鸟蛮野人倒在勿乞的芒刺下,空中飞扑而下的大鹰发出尖锐的啸声,三头大鹰猛扑向了这边,六只鹰爪凌空划下,同时抓向了勿乞的天灵盖。

  长笑一声,勿乞左手一吐,一道柔韧的漩涡状力道拍出,六只鹰爪在漩涡中一转,突然莫名其妙的扣在了一起。三头大鹰发出急促的哀嚎声,它们的爪子乱糟糟的抓成了一团,身体骤然失去了平衡,很是狼狈的扑腾着翅膀摔在了地上。

  芒刺一闪而过,勿乞毫不犹豫的用芒刺刺穿而来三头大鹰的脖子。

  蒙村的村人齐声欢呼,紧跟在勿乞身后的狗崽子乐滋滋的挥动大剑,将三头大鹰的脑袋给砍了下来。其他的村人则是一拥而上,打得残余的鸟蛮野人四处奔逃,彻底失去了抵抗力。

  鸟蛮野人再也无心作战,他们不断发出尖锐的啼声,只求空中的大鹰能赶快飞下来救他们离开。

  ‘杀蛮’声骤然间响起,那一队游侠猎蛮人已经排着整齐的队伍,用那杀伤力惊人的劲弩封死了野人们的退路。蒙村人和猎蛮人前后包抄,打得那些野人渐渐地乱了阵脚。

  蒙村的地势对野人们极其不利,前有大河,后方是不可能穿行的大山。一旦唯一的一条通道被人占领,野人们除非杀光这些猎蛮人和蒙村的村人,否则他们根本无路可逃。

  蒙村的村人也就罢了,除开两个族老的实力超出众人一截,其他村人的实力和野人们也不过是相差仿佛。但是那些猎蛮人,他们可是职业的游侠,是半军事化的武装队伍,他们的实力,可比寻常人强了太多。

  站在吊桥的桥头,除了一队二十余人精悍汉子手持强弩封死了吊桥,其他的猎蛮人已经丢下强弩,手持大刀长剑加入了战团,配合蒙村人围歼那些惊慌失措大叫大嚷的野人。

  尤其是带队的那个大汉,手持一柄长有八尺的泼风九环大砍刀,刀光如匹练一样乱飞乱洒,偶尔他大喝一声,刀尖上骤然吐出一道三寸多长的刀罡。所过之处,野人们刀断体折,居然没有一个野人能正面抵挡他一刀。

  其他的那些猎蛮人也是个个骁勇,他们无论是身上的皮甲还是手上的兵器,都比蒙村人和野人们使用的器具优良了数等,防御力和杀伤力都煞是惊人。这些人都有一身不弱的内功修为,比蒙村最强的那些壮汉还要强了数等,那些野人在他们面前,刀下居然无一合之将。

  区区近百人的猎蛮人队伍,居然就扭转了整个战局。蒙村人放声欢呼,和猎蛮人一起围住了野人们放手砍杀,眨眼间就将大半野人砍死当场。

  空中的大鹰们悲戚的尖叫着,它们顽强的一次次的扑向地面想要救助那些鸟蛮野人。但是猎蛮人手上的强弩对它们实在是威胁太大,数十头大鹰被弩箭命中,重重的摔下地面,它们哪里还敢飞向地面?

  勿乞看得兴起,紧握着芒刺正要加入战团,彻底绞杀这一群野人。猛不丁的他浑身血气骤然一涨,他的面孔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勿乞一惊,急忙丢下芒刺,盘膝坐在地上运功调息。

  他骤然间盗取了相当于自身精血总和的血气精髓,若是一门心思的闷头睡大觉,睡上两三日,这血气精髓也就彻底沉淀了下来。可是他却是在战斗中吸取的血气精髓,一边吸取,一边还全力厮杀,人的血气本来就是一旦运动就越发的澎湃鼓胀,此刻他体内血液奔涌,血管都快被涨破了。

  默运盗得经内秘法,勿乞搬运周身血气,缓缓融入自身骨髓和筋膜,足足花了一刻钟功夫,终于将这一股血气精髓真正彻底的化为己有。

  此时若是能敲开勿乞的骨头查看他的骨髓,就能发现他的骨髓变得格外的粗壮致密,和寻常人大有不同。而且骨髓的活力极强,新生的血液色泽格外艳红,蕴藏了非常强大的生命力。

  脸上的血色渐渐消散,勿乞深吸了一口气,伴随着胸腔内一声沉闷犹如牛吼的呼气声,两条炽热的白色气流缓缓的从他鼻孔里吐出,一直射出了一丈多远。

  周身血液欢畅的流动着,体内似乎蕴藏了一股极强的力量,举手投足之间,都比平日轻松了不少。

  尤其似乎是得到了足量血液精华的滋养,勿乞此刻只觉眼聪目明,大脑的思维都敏锐了许多。

  血气是人身精气神的根本,血气壮大了,人的精气神才会逐渐壮大。勿乞今日从哪些鸟蛮野人身上得到的好处,换了那些正统的练气士、修炼者,怕是要数十年的苦功修炼,才能将自身血气提升到这个程度。

  “天地之道,他人有余而我自身不足,取他人之有余而补自身!”

  勿乞突然对这盗得经凭空多了一份领悟。

  只可惜偷天换日门的令牌是一块先天水灵石铸成,勿乞只希望他能有那个好运气,早一天找到先天级的金、木、火、土四种属性的先天灵物,能让他将其他的四大源篇也能一并修炼成功。至于阴阳二元的灵石么,勿乞反而没抱太大的指望,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至宝。

  盗得经啊盗得经,好处多多,这修炼的前提条件,却也让人头疼至极。

  勿乞正在这里发呆呢,那边两个野人的人头飞起,手持泼风九环大砍刀的猎蛮人首领,已经冲到了面前。

  勿乞目光微凝,他急忙站起身,朝那汉子抱拳行礼。

  “这位兄台,小子勿乞有礼了!”

  呼哧呼哧喘息了几声,那大汉大量了一下勿乞,突然咧嘴一笑。

  “大家都是江湖兄弟,好说,好说!”

  *

  同志们,可以投票了。一日之计在于晨,投票也是早点好!

  (奉献)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