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十一章 夜骑

第十一章 夜骑

  夜色迷茫,蒙村内,哭声震天。

  白日一战,来犯野人近两千人尽数毙命,三个蛮人部落起码损失了一半的青壮。可是蒙村的损失也极其惨重,虽然有凑巧赶来蒙村做补给的猎蛮人相助,依旧有七百多村人被杀,其中男女各半。

  几乎蒙村的每一户人家,都有人被野人杀死。家家带孝,户户悲泣,今夜的蒙村,让人浑身发冷。

  勿乞盘坐在一株大树斜斜的探到河面上的枝桠上,双手抱胸,望着不远处的吊桥。几个猎蛮人汉子正手持大斧,在叮叮咚咚的剁着木头,帮蒙村人修补被炸毁的箭塔和吊桥的吊索。他们干得很起劲,效率也很高,白日里被炸毁的那座箭塔,已经修得七七八八了。

  蒙村是这方圆数千里的小蒙山中,进出山林的人唯一的补给点。无论是到小蒙山采药、狩猎,或者像是这一队职业的猎蛮人那样,专门找山中的蛮子野人晦气的队伍,进山、出山的时候,都会在蒙村休息,补充各种补给品。

  所以蒙村和那些采药人、猎人、猎蛮人的关系极好,和那些蛮子野人的关系则是差到了极点。

  平日里,蒙村一年总要被那些野人骚扰数次,可是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三个蛮人部落联手对蒙村发动了攻击。尤其是那鸟蛮人,他们的部落距离蒙村足足有七八百里地,谁也不知道他们发了什么疯,要跑这么远来和蒙村为难。

  总之,这次蒙村的损失太大了。就连狗崽子的父亲,将勿乞从山林中带回蒙村的那条壮汉,也死在了那野人首领发出的诡异火球中。

  轻叹了一口气,勿乞抬头望着璀璨的星空,喃喃自语道:“活着,可不容易。可是,总得努力活下去!”

  远处传来了‘嘿嘿’的怪笑声,猎蛮人的首领,手持泼风九环大砍刀的张虎拎着一个酒囊,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他将足足有两个牛头大小的酒囊朝勿乞丢了过来,咧嘴笑道:“勿乞兄弟说得是,人活一世,难哪!可是一伙大老爷们,总得活下去吧?”

  一把接住酒囊,勿乞皱着眉头灌了两口烈酒。

  辛辣、刺鼻,酒的度数很高,但是口味却是差到了极点。酒里面还混合了不知名的草药药汁,有活血、驱寒、驱除微量毒素的功效,却让酒的味道更像是毒药一般。

  直着脖子吞了两口酒,勿乞随手将酒囊丢回给了站在树下的张虎。他苦笑问道:“张虎大哥,你们从哪里来?”

  抓起酒囊‘咕噜噜’灌了一通,张虎惬意的打了个酒嗝,心满意足的说道:“刚从山里出来,准备回小蒙城去逍遥快活一阵。兄弟们在山里辛苦了大半年,这次收获还不错。”

  叹了一口气,张虎望着远处灯火飘摇的蒙村,苦笑道:“只是蒙村这次,嘿。”

  勿乞没吭声,只是抱着双臂,静静的听张虎的自言自语。

  “不过,还好,狗崽子他们这些年轻的娃娃也快成年了。蒙村还不至于一次的衰败下去。唉,早几年我们就曾经向城守上书,要城守派一支城卫军驻扎在蒙村,城守死活不答应啊!”

  勿乞低着头,迅速的剖析着来自张虎言语中的各种情报信息。

  远处突然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勿乞坐在高处,正好看到有一个村子里的女子,正拉着一个猎蛮人壮汉偷偷摸摸的从村子里出来,到了村边的一处荒草丛中。不多会,那一片荒草就很有韵律的动摇起来。

  张虎压低了声音笑了起来。

  “勿乞兄弟,我们声音小点,可别惊扰了他们。”

  勿乞望着那一片草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刚才那女子,他白天的时候见过。她的夫婿在白天的厮杀中毙命,家里就留下了一个独生幼女。如今半夜溜出来,和猎蛮人媾和,怕是在‘借种’。

  这些猎蛮人都是精壮的好汉子,身手都比村里的人强大得多。在他们身上借种,如果能生下一个男孩,还能撑起门户,延续这一家的香火。山林之人以强者为尊,从猎蛮人这里借种,总好过从村子里找目标。

  点了点头,勿乞悄无声息的从树杈上溜下了地面,凑到了张虎身边,靠着树干坐在了地上。

  “张虎大哥,我跟随师尊学艺十年,如今首次出外行走就遭逢意外。不知如今那山林外的世界,却是变得怎么样了?”

  张口给自己编造了一个莫须有的来历身份,勿乞开始打探山林外的信息。蒙村,他是不准备留下去的,这里的天地太小,对勿乞并没有任何益处。

  盗得经内的功法,取天地之有余补自身之不足。蒙村这点地方,能有多少好处给勿乞?把蒙村的男女老少的内衣裤都给取光了,也不能给勿乞半点好处。只有走出这片山林,去到外面的世界,才有更多的机会,才有让勿乞变强的机缘。

  只不过,山林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模样?蒙村的人很少出山,偶尔出去,也只是在小蒙城打个转就回来,他们那里并没有勿乞急需的各种信息。

  仰面灌了两口烈酒,张虎吧嗒了一下嘴巴。

  “还能是什么样子?各诸侯的宗主大燕朝还是不理下面的事情,各诸侯国你打我,我打你,打得不亦乐乎。诸侯国的各大世家豪门你坑我,我坑你,坑得死去活来。家族里的公子们你害我,我害你,相互害得鸡飞狗跳!”

  不屑的歪了歪嘴,张虎冷哼道:“不过,小蒙城地处偏僻,一口安稳饭,还是有的!”

  用力拍了拍勿乞的肩膀,张虎轻叹道:“勿乞兄弟,听大哥一声劝告,这山外,和山内,完全不是一回事。当年大哥也是心比天高,一心一意博一个富贵前途,辛苦二十年,好容易有了点成就,结果在三年前被逼逃到小蒙城鬼混过日子。”

  勿乞望着张虎笑了:“好,听张虎大哥的,如果勿乞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就回来跟着大哥你猎蛮度日!”

  ‘啧啧’吧嗒了一下嘴,张虎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认定了勿乞是那种刚刚出山的菜鸟,一心一意的想要展翅高飞,却从来没考虑过自己的实力,是否能够在山外的那片天地里飞得起来。

  这种刚出道的菜鸟,当年张虎已经是看得多了。

  摇摇头,张虎有点犹豫的问道:“那就预祝兄弟你万事顺当。只不过,勿乞兄弟,今天白日里我看你杀了这么多鸟蛮,你的修为很不低哪?你和你师尊,还有你同门,怎么就被人给,啊?”

  勿乞双手重重的打在了地上。过了许久,他才沙哑着嗓子低声说道:“我也没看清到底是什么,我们正在行走,只见一道雷光,就晕了过去。”

  张虎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沉默了一阵,张虎才苦笑道:“那,是无妄之灾,只能说,兄弟你们运道太差,碰到了最不讲理的修炼之人。怕是你们惊扰了他,所以才被他施展手段杀死。”

  勿乞点了点头,没吭声。他抢过张虎的酒囊,一口气将半个酒囊的烈酒灌进了肚子里。

  张了张嘴,张虎想要劝说勿乞几句,却只是摇摇头,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眨眼间将酒囊中的烈酒喝得干干净净。勿乞有先天真水灵罡护身,烈酒进了肚子,就被灵罡分解成丝丝热气游走周身,一点都不觉得酒意上头。倒是张虎有了七八分酒劲,他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突然‘嗤嗤’的干笑了起来。

  “三年前,我张虎还是一个将军,后天巅峰的修为。也是无意中得罪了一个豪门供奉的修炼者,结果被逼丢弃了一切逃来小蒙城这种荒芜之地混日子。时也,命也,那些修炼者,他们怎么就这么强?”

  勿乞凝神倾听张虎的自怨自艾,力求从他嘴里得到一些更有价值的资料。猛不丁的就听到河对面的山林中传来一阵密集的蹄声,一行火把组成的长蛇正冉冉朝这边行来。

  正在桥头修缮吊桥的猎蛮人发出急促的报警声,蒙村里立刻冲出来了大群面露悲愤的村人。

  不多时,就看到对岸突然出现了大队骑兵,他们清一色的黑衣黑甲,胯下坐骑似马非马、似鹿非鹿,遍体都带着金青二色的花纹,雄壮异常。这些坐骑不安分的原地蹦跶着蹄子,蹄子和地上山石相碰,溅起了大片的火星。

  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从河对岸传了过来。

  “蒙村族老何在?我等是小蒙城卫天字丙号营全属,奉命在蒙村驻扎!”

  喝得有点糊涂的张虎惊讶的叫了起来:“哎哟?那死抠门的城守,怎么舍得在蒙村驻扎城卫军了?他不是口口声声说赋税不足,承担不起这额外的军费开销么?”

  摇摇头,张虎皱眉道:“就算要在蒙村驻扎士卒,他们不能白天来么?小蒙城离这里也不过五百里地,迅奔骑可日行两千里,两个时辰就能赶到蒙村,何必连夜赶路?倒像是,唔!”

  勿乞低声问道:“像是怎么?张虎大哥?”

  张虎歪歪嘴,低声咕哝道:“倒像是有上官钦临,城守派兵出来做面子功夫的!”

  就在两人低声咕哝中,吊桥已经缓缓放下。

  小蒙城卫天字丙号营上下足足有五百精锐士卒,一个个都是身高八尺开外,牛高马大比那蒙村的村人更多了几分彪悍血勇之气。尤其他们身上的铠甲、军械,更是精良无比,让张虎都看得眼热。

  这么一队精锐军士策骑缓缓行入村子,蒙村的村人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欢呼声,将原本村子上笼罩的悲戚气氛也都冲淡了不少。

  有了这五百小蒙城的精锐城卫驻扎,再依仗蒙村的天然地利,除非是四千以上的蛮人舍命强攻,蒙村以后再无危险了。

  勿乞也不由得点了点头,有了这一队骑兵驻扎,他也可以安心离开蒙村。

  是时候真正进入这个世界了。

  *******************

  同志们,投票呵!勿乞终于正式进入这个世界了!唔,投票吧!让票子伴随勿乞在这个世界快乐的成长吧!;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