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十三章 出手

第十三章 出手

  百多名蒙村的村人赶着大车,张虎领着猎蛮人在两翼护持,一行人艰难的在林间小路上前进。

  三十辆大车,上面堆满了被杀死的蛮人头颅。刺鼻的血腥味混合着不知名药液的味道,能把人熏得昏过去。为了不让头颅腐烂传播疫病,蒙村的族老用草药将所有头颅都炮制了一番,结果就有了这可怕的气味。

  将近两千蛮人的头颅,按照小蒙城守刚刚开出的悬赏金额,这可是一大笔钱。

  猎蛮人和蒙村达成了协议,将头颅送去小蒙城后,所得金钱双方均分。这笔钱,足以弥补蒙村的损失,也足以让猎蛮人在小蒙城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好几个月。

  勿乞坐在一架大车的车辕上,用匕首仔细的修整着一根芒刺的尾部,将那毛刺刺的尾部修整得圆润平滑。在他身边的兽皮袋里,整整齐齐的码放着百多支修整过的芒刺,刺尖正闪耀着淡淡的幽光。

  这是小蒙山深处,一种名之为‘见血封侯’的毒树上生长的树刺。坚韧胜铁,锋利无比,天生带着剧毒,那些蛮人最喜欢用这种树刺当弓箭。勿乞收集了百多支树刺,将尾部修整妥当了,可以当甩手箭投出,威力也是很大。

  在这没有手枪、没有火器的世界,勿乞只能急就章的就地取材,增强自己的自保力量。

  虽然得了盗得经的传承,但是在和张虎的交谈中可知,这个鬼地方的水深得很,以勿乞如今相当于后天巅峰的功力修为,可不能随心所欲的厮混。

  满意的将最后一支芒刺修整妥当,勿乞小心的将它插进兽皮囊,用一条兽筋将囊口扎了起来。

  回望后方绵绵群山,勿乞举起双手,用力的挥动了几下。

  再见,蒙村!

  勿乞一行人是昨天一大清早就从蒙村出发的。从蒙村到小蒙城,一路有五百多里地。换了那些骑着迅奔骑的城卫军,也就是两三个时辰就能赶到。但是队伍中有这么多大车,上面又堆满了人头,以及蒙村人准备拿去小蒙城交易的兽皮、药草等物事,速度自然就拖拉了下来。

  前方泥路已经到了尽头,众人算是正式走出了这片大山。顺着山外的一条大道再走两百余里,就是小蒙城。从张虎那里得知,小蒙城内有人口二十余万,是这方圆数百里内最大的城市。

  这二十余万人口中,只有数万人是固定的当地居民,其他的都是张虎率领的猎蛮人队伍这样的流动人口。猎蛮人,游侠儿,各种商贩,乃至于杀人潜逃的亡命,强盗、扒手、坑蒙拐骗的各色无赖,不需要张虎多形容,勿乞都能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城市。

  队伍前方的蒙村大汉发出几声欢呼,车队终于走出了山林,来到了外面的大道上。

  队伍前进的速度变得越发的缓慢。勿乞坐在车辕上,望着大道上厚达尺许的半软不硬的泥浆,脸色顿时一黑。这就是小蒙城连通其他城池的官道?从这道路的情况来看,勿乞对这个鬼地方很有点失望。自己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该死世界?

  蒙村人和猎蛮人却是习惯了这种道路,他们不管是赤脚还是穿鞋的,满不在乎的就踏着厚厚的泥浆打不往前走,尤其那些蒙村的汉子,一个个牛高马大身躯沉重,一脚踏下去泥浆往往溅起数尺高。

  那泥浆色泽诡异,里面还混杂了一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怪异物事,诸如死掉的老鼠、虫子、各种稀奇玩意也不知道有多少。勿乞脸色一阵阵发黑,浑身突然冒出了无数鸡皮疙瘩。

  吸收了乐小白的灵魂微粒,得到了他那变态的智商的同时,勿乞居然被感染了轻度的洁癖。勿乞无奈何的摇了摇头,强行逼迫自己,聚精会神的盯着地上的泥浆。

  来到了这个世界,就必须适应这里的一切。如果连一点泥浆都承受不了,还怎么在这里活下去?

  深吸一口气,勿乞拎起兽皮囊,跳下车辕,和那些蒙村的汉子一起,踏着烂泥大步往前走。泥浆透过他脚上简陋的草鞋,沾了他一脚一腿,勿乞脸上带着笑,他似乎又想起了当年他才十一二岁时,在那烂泥坑角斗场内和猛兽拼命厮杀的情景。

  今时今日,勿乞面对的,是一个比那些猛兽危险一百万倍,却也精彩一百万倍的崭新世界!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勿乞一边走,一边笑呵呵和蒙村的村人们拉着家常,双臂经络中寒气逐渐浓郁,他一点时间都不肯浪费,默默的运转起《水源篇》的法诀。

  四周天地灵气中的水属性灵气急速的朝勿乞涌来,透过他双掌掌心,迅速融入了他的经脉。

  根本不需要和其他的修炼功法那样,还需要将灵气转化、熔炼,化为自身的修为。外界的天地灵气一进入勿乞的身体,就立刻变成了他体内先天真水灵罡的一部分。盗得经,盗得经,一旦到手,就变成了自身所有,哪里还需要转化熔炼?

  就依靠这个特性,盗得经的修炼速度,就比其他任何的修炼功法快了十倍以上!

  勿乞清晰的感受着自身修为一丝丝的增强,正乐呵呵的听着几个蒙村大汉吹嘘他们夜间狩猎的英勇他,突然听到了前方大道拐角处传来的惨嚎声。

  数十骑神骏的坐骑从前方狂奔而来,骑在坐骑上的数十个衣衫华丽甲胄分明的骑士脸色发白,正宛如丧家之犬一样嗷嗷嚎叫着,慌不择路的策骑狂奔。

  这些骑士衣甲歪斜,一路上有人正脱下盔甲丢在地上,更将随身的刀剑兵器四处乱丢,只求减轻一点负重,让坐骑能跑得更快一些。在这些骑士的身后,七八个黑衣人正手持弩箭,不急不慢的,宛如打靶一样,有条不紊的上弦搭箭,射出支支弩箭。

  只是眨眼的功夫,就有十几个骑士背后中箭,哀嚎着从坐骑上飞身摔落。这些人落在地上,砸得泥浆喷出去老远。弩箭上似乎是淬了剧毒,这些骑士刚刚落地,浑身抽搐了几下就满脸黑气的僵硬不动了。

  勿乞等人和这些骑士迎头正撞在一起,那些已经吓得慌神的骑士嘶声惨叫着,疯狂的策骑朝勿乞他们当面撞了过来。一边策骑狂奔,这些骑士还在疯狂的咒骂着:“滚开,一群贱民,滚开!”

  领头的几个蒙村大汉一个反应不过来,被前面几头坐骑当胸撞上。这些坐骑异常神骏,冲击力大得吓人,几个蒙村汉子当场口吐鲜血被撞飞了三四丈远,胸前塌下去了一大片,显然胸前骨头都被撞碎了。

  “干了他们!”

  蒙村村人生于山林之中,时常和蛮人生死相搏,几乎每天都和各种猛虎毒虫厮杀,最是悍勇野蛮不过。眼看这些逃命的骑士如此不讲理,带队的蒙村人当即大叫了一声,拔出了兵器。

  百多个蒙村汉子齐齐拔出了兵器,大刀重剑宛如浪潮一样迎向了那些骑士。

  只听得‘嘿嘿’几声大吼,十几个纵骑狂奔逃命的骑士喷血倒地。他们的坐骑被蒙村人砍断了四肢,踉跄着冲前了十几丈,重重的倒在了地上。骑士们更是被大刀阔剑砍成了肉块,胡乱的混在了泥浆中。

  只是眨眼的功夫,疯狂逃命的骑士全部惨死在蒙村人的刀剑之下。

  蒙村人刚刚举起兵器,正要仰天欢呼,后面追杀这些骑士的几个黑衣人居然遥遥的将弩箭朝他们射了过来。只听得弓弦声响起,二十几支劲弩呼啸而来,深深的没入了几个蒙村人的体内。

  箭毒猛烈,几个蒙村人哼都没哼一声,身体一抖,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事发突然,蒙村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们呆呆的望着倒地的族人,一时间愣在了那里。

  勿乞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在那几个黑衣人忙着重新给弩弓上弦的时候,他大骂了一声,快步朝那些黑衣人冲了过去。勿乞奔走的速度算不上很快,但是也绝对不慢,几个起落就到了距离那些黑衣人不到十丈的地方。

  随手在兽皮囊内一抓,刚刚修整好的几支芒刺稳稳的扣在了指缝中。勿乞随手一挥,手臂中先天真水灵罡涌入芒刺,几道淡淡的蓝光激射而出,命中了五个黑衣人的喉咙。

  长四尺二三寸的芒刺穿透了五个黑衣人的脖子。几个黑衣人不敢置信的望着勿乞,双手紧握着脖子,茫然的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三个黑衣人惊怒交集的望着勿乞,其中一人怒骂道:“贱民,你,你,你敢伤我们的人?”

  勿乞一声不吭的挺身而进,随手拔出一根芒刺,飞速的刺出了数十下。三个黑衣人没能看清勿乞的动作,只觉得眼前一花,身体四周一阵冷风扫过,芒刺急速从他们身上穿过,将他们捅得和筛子一样。

  “贱民?你们多高贵?你们死了,还不是烂肉一堆!”

  冷笑一声,勿乞重重一脚跺在了那个开口骂人的黑衣人头上。

  前方道路拐角处传来了隐约的兵器破风声,勿乞侧耳一听,眉头微皱,随后大步朝那边跑了过去。

  张虎已经带着人冲了上来,他一把抓向了勿乞的肩膀:“兄弟,这种浑水沾不得!”

  张虎的指尖已经抓到了勿乞的肩膀,但是勿乞肩膀上就好像有一层滑油一样,他指头一滑偏向了一旁。

  勿乞回头朝张虎一笑,脚下骤然加速,几个起落就窜了出去。

  张虎跺跺脚,低声骂了一句,没奈何的跟了上去。

  *

  同志们,继续投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