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十六章 寻衅

第十六章 寻衅

  带着谦虚闲淡的笑容,勿乞背着双手,站在卢乘风身边上下打量着易衍身后众人。

  除开卢乘风这个新上任的典军,易衍身边还有小蒙城的典吏、典民、典刑三位最重要的官员。

  按吕国的宗主国大燕朝的管制,城守负责某地一把抓的工作。典军全面负责兵马军事,典吏负责官吏监察、评定,典民负责民生生产,典刑负责刑法缉盗日常治安,四个官职对城守负责,却又独立于城守的职权之外,相互之间还有监督牵制的职权,是一套完整周密的官制。

  小蒙城地处荒僻,四周都是原生态的原始山林,可是因为物产丰富的原因,每年的油水很是丰厚。易衍固然全身都是宝物,城内的典吏、典民、典刑三位也一身的珠光宝气,华丽得好似珠宝展台。

  勿乞温情的望着易衍身边众人,他又发现了不少值得他下手的好东西。他背在身后的双手相互摩擦着,手指兴奋的颤抖着。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不是他下手洗劫的好时间,还得等等才好。

  易衍作为城守,向卢乘风介绍了一番身后随行的官员。听了易衍的介绍,勿乞突然咧嘴一笑。这小蒙城的典吏、典民、典刑,全是易家的族人,想必都是跟着易衍来小蒙城任职发财的。

  随着卢乘风的介绍,那些官员纷纷上前和卢乘风相互致礼。典军一职虽然重要,却也不值得这些人如此看重。卢乘风那个溧阳卢家长子的身份,才是让易衍出城门迎接的最重要原因。其他的大小官员,也是因为这个身份,才对卢乘风如此有礼。

  一阵寒暄,说了一通让勿乞差点打呵欠的客套言辞后,易衍亲昵的挽着卢乘风的手,带着他一路朝城中的城守府行去。其他的官员紧紧环绕两人四周,谈笑风生,给易衍搭腔,给卢乘风搭话,好一派和气融融的景象,好似整个小蒙城,都在欢迎卢乘风这个新任的典军。

  跟在卢乘风身边,勿乞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座小蒙城。

  城里的路面还不错,是用山上开凿的粗麻石铺成,路边还有宽三尺的沟渠,引了明水在沟渠中,流水潺潺,城里的卫生条件很是不错。宽有三丈的路边,是鳞次栉比的酒楼、商铺、客栈、民居,楼高最高不过三重,一水儿的砖石土木结构,铺着一色的青瓦。

  路上随时可见大队的车队往来,车辆上堆满了各色山货,兽皮、药草、矿石等,压得车梁都快断折了。跟随着车队的,尽是那种牛高马大彪悍勇武的壮汉,一个个身披软甲,手持利刀,周身煞气腾腾,显然都是在生死场里磨练出来的好汉。

  路边的酒楼、商铺、客栈内进出的,也多是吹鼻子瞪眼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恶汉。时而混杂着一些穿红着绿妖娆苗条的女子在这里地方进进出出,语声放纵的和那些恶汉调笑嬉戏。

  小蒙城,很繁华,出乎勿乞意料之外的繁华。这种繁华之中带着一种野蛮粗鲁的气息,带着一种畸形的繁荣,但是勿乞喜欢这种味道。他深吸了几口气,他真的喜欢这种味道。

  路上的车队也好,行人也好,看到勿乞他们这一行人,都纷纷向道路两侧退避,让开了当中一条大道。在小蒙城这个野蛮的地方,易衍就代表了国法,代表了这个城市方圆数百里内最强大的势力,没人敢于触犯一城之守的威严。

  时不时的,还有身穿黑衣黑甲的城卫军小队在路上巡弋而过,见到了一行人,这些城卫军急忙退到路边行礼。勿乞打量着这些城卫军,却发现他们无论是修为还是精气神,都比派去蒙村的天字丙号营差了许多,似乎就是一个面子货。

  顺着大道朝城内走了三里地,一座恢宏大气的府邸在前方拔地而起。

  这座府邸长宽里许,外有护墙。这堵墙壁可比小蒙城的城墙大气多了,上下一水儿的用青石条搭成,高五丈,厚三丈,防御力起码是小蒙城城墙的十倍以上。

  在墙头上,衣甲鲜明精神抖擞的士兵往来游走,将府邸守得密不透风。和小蒙城城门外的那几个士兵比起来,这里的巡逻士兵是绝对的精锐,而那些守门的军士,则是垃圾一样的货色。

  易衍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指点着这座府邸笑道:“卢典军,这里就是城守府,也就是我等平日里起居公办的所在。”

  卢乘风诧然的望着这座小型城堡,惊讶道:“噢?城守和典军、典吏、典民、典刑的公房,都在此处?”

  易衍双手拍了拍肚皮,荡起了一身的雪白肉浪。他感慨道:“小蒙城地处蛮荒,四周危险得很,危险得很哪。那些蛮人,隔三差五的就来生事,外面的城墙又不顶事,那些蛮子动辄就杀入城中烧杀抢掠。为了诸位大人的安全,本官花了两年的功夫,才建起了这座城守府哪!”

  一旁的典吏、典民、典刑三位易家的本家族人急忙溜须拍马,夸赞易衍为了在场的大小官员的安全,耗费巨资修建了这么一座城守府,实在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未来接掌小蒙城城守的诸多大人,都要感激易衍这种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风范呢!

  勿乞重重的抽了一下鼻子,他粗着嗓子问道:“既然有钱修城守府,为何不把外面城墙也修了?有一度坚固的城墙,岂不是更能把那些蛮子挡在外面?”

  典吏、典民、典刑三人齐齐讶然,易衍则是浑身雪花一样的白肉一阵哆嗦,他尖着嗓子大叫起来:“没钱哪,真的没钱哪,小蒙城这鬼地方,一年才有多少赋税收入?城守府账面上真没钱哪。修了这条墙壁已经耗尽了城守府未来十年的赋税收入,再也没钱修外面的城墙啦!”

  没钱?勿乞歪了歪嘴。他只是飞快的扫了一眼易衍身上价值巨万的珠宝首饰。

  卢乘风干笑了几声,也不吭声。他望了望墙头上的众多巡逻士卒,又回头看了看两队护送他们来这里的城卫军巡逻队,双眼不引人注意的翻了翻白眼。城守府的值守士卒,可比城卫军的巡逻队精锐多了。

  一通复杂让勿乞弄不清头脑的仪式过后,勿乞跟着卢乘风进了城守府。卢乘风带来的七辆车驾和驾车的奴仆,都被安排进了城守府内的典军府邸,一座前三后三煞是豪奢的宅院内,并且预先安排了数十名侍女仆妇。

  勿乞也第一次看到了卢乘风的七辆马车里都有些谁。除了老黑、小黑一对黑人父子,另外六辆大车内有侍女八人,仆妇八人,还有正在哺乳期的乳娘两人。

  勿乞也第一次从卢乘风那里知道,这乳娘就是专责人药的人选。

  人药!勿乞对这个世界又多了一分了解。

  草草的安排了一下随行侍女仆妇,就有易衍派人来邀请卢乘风赴宴接风。

  接风宴就安排在了城守府的内堂上,出息的人包括了易衍以下小蒙城的所有大小官员,乱杂杂的足足有两百多人。作为卢乘风的门客,勿乞自然也有资格出息,在易衍的亲自接待下,他坐在了卢乘风身后的一条台案后。

  宽敞的内堂足够容纳四五百人聚会,正中一张条案,易衍艰难的盘坐在条案后。两侧分别是典军、典吏、典民、典刑四大官员的席位。除开卢乘风身后只有勿乞一人,其他三人的身后都有门客三五人到十余人不等。

  除开这五位,其他的官员按照官职高低,在大堂中一左一右分成三列,总共排成了六列条案。

  勿乞打量了一下面前这张长三尺许宽一尺半的条案,重木制成,上面鎏了数十层明漆,光可鉴人。漆面上用金丝银线镶嵌了细密的几何花纹,很是端庄大方却又富丽堂皇。

  宴会的内堂是紫檀木铺的地板,每人坐下都是一块厚重绵软的羊绒毯子,很是温厚舒服。堂内有两排大柱,是整根的金丝楠木雕成,雕龙画凤、流金溢彩,富丽之气扑面而来。

  内堂的天花板也是用紫檀木吊顶,上挂数十灯笼,照得大堂灯火通明纤尘可见。在内堂四周角落里,还矗立着树枝型的烛台,明晃晃的大蜡烛烧得正旺盛。也不知道是蜡烛中混了什么香料,空气中流动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暖香。

  刚刚在典军府,勿乞洗了个澡,用头巾将光溜溜的头包了起来,身上也换了一套舒适宽松的丝绸长袍,脚下踏着一双温软的布靴,此刻被那空气中的暖香一熏,熏熏然只觉得想要睡去。

  易衍的做派很奢华,但是勿乞很欣赏这种奢华。最少最少,比蒙村的条件要舒服得多。勿乞不是苦行僧,能够让自己舒服一点,他为什么一定要吃苦呢?

  用力挺了一下腰肢,勿乞端坐在卢乘风身后,不断的打量着大堂内坐着的其他官员。

  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卢乘风的身上,不断的向卢乘风展示自己灿烂的笑脸。至于勿乞,除了几个站在一旁的小侍女在偷偷摸摸的打量他,倒是没什么人注意他。

  猛不丁的就听到了易衍的鼓掌声,他大声喝道:“人都来齐了?酒来,酒来,让我们为卢典军接风洗尘。自溧阳到小蒙城,一路辛劳数千里,卢典军想来是辛苦了!”

  数百名侍女宛如穿花蝴蝶一样从堂后走出,在众人面前布上了一个青铜酒爵,注入了喷香的美酒。

  众人齐齐举杯,纷纷向卢乘风高呼道:“卢典军一路辛劳,一路辛劳呀!”

  卢乘风举起酒杯,笑呵呵的站起身来向众人谦逊了几句,一通腻味的客套话后,众人才将美酒饮下。

  易衍又是一拍手,侍女们这次端上了各色美食,一碟碟一碗碗尽是山珍海味各色奇珍,每一碟每一碗分量不大,但是品种极多。异香飘逸四方,令人闻之而食指大动。

  勿乞已经好几天没吃上一顿正经饭食了,看得眼前的美酒佳肴,他急忙抓起筷子,夹起一块明黄色颤巍巍弹性十足的鹿筋塞进了嘴里。肉香浓郁,汁水丰腴,果然是美味得很。

  正在享受嘴里佳肴,大堂里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一个青铜酒爵被狠狠的丢在了地上砸成了一块儿铜饼。

  端坐在典吏官易行身后的一条彪形大汉站起身来,手指勿乞厉声喝道:“哪里来的山林野人,懂不懂规矩?大人们都还没有发话,你就在旁边吃上了?”

  堂内众多人齐齐望了过来,勿乞嘴角一点油水正缓缓滴下,在灯光的照耀下煞是醒目。

  满堂寂静,随后一阵哄笑传来。

  *

  今天破例,新书期三更啊!同志们,砸票啊。有票的捧个票场,没票的捧个人场!

  猪头兰花豆吃多了,两边牙齿好痛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