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十七章 法器

第十七章 法器

  满堂大笑,都是在嘲笑勿乞不知礼行为鲁莽放肆。

  勿乞咀嚼着鹿筋,冷眼望着那彪形大汉。他清楚的看到了典吏官易行眼里的得意之色,他突然明白,就算自己没有任何的失礼,怕是这大汉都会站起身来挑衅自己。自己的这行径,这是恰恰给了人家一个最合理不过的挑衅借口罢了。

  冷眼望了那大汉一眼,又瞪了一眼典吏官,勿乞又夹了一块熊掌塞进了嘴里。

  咀嚼着熊掌,勿乞含糊不清的冷笑道:“我吃我的,干你屁事?”

  众人再次放声大笑,勿乞的言语粗鲁,又给了他们一个嘲笑他的最好理由。那挑衅的大汉得意洋洋的昂起头来,隆声大笑道:“果然是山林之人,不懂礼数。真不知你是怎样混入这里的!”

  猛不丁的,卢乘风轻咳了一声。

  一声咳嗽,满堂寂静,就连刚才笑得浑身肉都快要飞起来的易衍都急忙闭上了嘴。

  卢乘风缓缓站起身来,冷冷淡淡的朝众人望了一眼,低沉有力的说道:“勿乞是乘风救命恩人,无他,乘风在城外已经被刺客所杀。如今他是乘风首席门客,是乘风带他来赴宴,诸位有何意见?”

  除了易衍和他的三位族人,其他的大小官员同时低下了头,没有一人敢看卢乘风一眼。

  卢乘风淡淡的笑了笑,他也拿起了筷子,夹起了几片肉塞进了嘴里,放肆的咀嚼起来。

  “卢某一路风尘,见了这美酒佳肴也是心动得很,故而失礼吃了几块,谁有意见?”

  大堂内静悄悄的,没一个人吭声。更有那胆子小的官员双股战栗,令得他们面前的条案都磕碰地面,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卢乘风一言之威,一至于此。

  易衍摇晃着胖嘟嘟的大脑袋,左看看,右看看,突然大笑起来:“哎,误会,误会嘛。卢典军乃是真性情之人,哈哈哈,我们这些俗礼,也不要计较这般多。啊,误会,都是误会!大家放开吃,放开喝,谁今儿个不喝醉了回去,就是不给我易衍面子!”

  卢乘风笑了笑,昂着头端端正正的坐回了席位。他转过身,举着一酒爵的美酒,向勿乞敬了一下。

  抓起酒爵和卢乘风碰了一下,勿乞一边大吃大喝,一边笑道:“多谢公子,有心了!”

  举起酒爵,勿乞将爵内美酒一饮而尽,随后一个跟头翻出了席位,一酒爵就朝那挑衅的彪形大汉打了过去。事发突然,勿乞的动作又比风还快,那大汉正呆呆愣愣的站在那里,青铜酒爵重重的砸在了他脸上,把他高挺的鼻梁都砸得凹陷了下去。

  ‘啪’的一声,那大汉痛极高呼,两柱鼻血好似喷泉一样喷了出来。

  勿乞举起手指朝那汉子勾了勾,冷笑道:“谁的裤裆没关紧,把你露了出来?我吃我的,我喝我的,你无故挑衅,意欲何为?莫非你的主子,要给我家公子一个下马威不成?”

  易衍的笑容骤然一僵,随后笑容再次在他的脸上怒放。

  典吏官易行则是猛的望向了勿乞,他冷冰冰的说道:“岂有此理,本官,怎会向卢典军无故挑衅?本官,又怎敢向卢典军无故挑衅?只是本官这门客天性扑直,最是秉守礼法,看不得一些事情罢了。”

  卢乘风在一旁玩弄着青铜酒爵,他冷笑道:“这么说,是乘风的门客不懂礼,天性卑劣喽?”

  易行脸色一变,却是一言不发,显然默认了卢乘风的话。

  卢乘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冷眼望着易行,冷笑道:“勿乞,既然人家有了这个意思,你就和这位好汉比划比划,千万不要掉了我们溧阳卢氏的脸面!”

  易衍端起酒爵喝了一口酒,一言不发。

  易行则是挺起胸,厉声喝道:“阿大,卢典军都这般说了,你也就和勿乞壮士好生较量较量。千万不要掉了我们沫阳易家的面子!”

  大厅内静悄悄的,所有官员都不敢吭声。事情演变至此,突然就变成了卢氏和易家两大豪门的意气之争,这把戏是怎么玩的?在场的官员一个个小心翼翼的口观鼻鼻观心,不敢发出半点儿动静。两大豪门的事端,他们这样的荒僻小城的小官儿一旦卷进去,就是毁家灭族的大祸啊!

  但是隐隐的,这些官员的心中又有几分异样的冲动。豪门家族的公子哥相互之间争斗怄气,用门客厮杀分出胜负,这种事情他们听得多了,但是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事情,由不得他们不激动啊!

  尤其卢乘风代表的是溧阳卢氏,这可是当今吕国除了王室以外的第一世家。若是卢乘风仅有的一个门客在这里被人杀死,嘿,卢氏会做什么反应?如果卢氏的报复直冲着易衍等人而来,也许小蒙城的官场就要洗一次牌,大家都有机会往上升一升!

  只听一声狞笑,易行的那门客阿大大步走了出来,耀武扬威的挥动着两个小酒坛子大小的拳头朝勿乞晃了晃。勿乞讥嘲的望着阿大比自己高了足足两个头的壮硕身躯,只是不屑的摇了摇头。

  任谁都看出了勿乞没把阿大放在眼里。阿大脸色一变,怒声吼道:“你用什么兵器?”

  勿乞举起两只手,冷笑着说道:“对付你,需要兵器么?”

  勿乞的手,很纤细,古铜色的皮肤下面,还能看到青色的血管脉络。怎么看,这双手也不像是很有力量的样子。堂下几个武将装束的人看了看勿乞的手,同时摇了摇头。

  阿大呆呆的看了一下勿乞的双手,不由得狞笑一声,二话不说就朝勿乞一拳打了下来。阿大浑身的肌肉暴跳,拳头撕裂空气,发出沉闷的破空声,众人只隐约看到一道拳影闪了闪,拳头就击穿了勿乞的头颅。

  大堂内传来一阵惊呼,随后是一声凄厉的咆哮。

  大片鲜血喷了出来,刚刚好似被砸破了头颅的勿乞稳稳的站在阿大方才的地方,而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阿大,已经是口喷鲜血倒在了地上。

  在场众人,只有少数几个看清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阿大刚刚挥拳,勿乞的身体就动了,他宛如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瞬间就窜到了阿大的身后。随后他双掌犹如风车一样,对着阿大的后心就是一阵的乱劈乱打,瞬息间就在阿大的后心连劈了三十六掌。

  大缠丝手和小摘星掌连环运用,勿乞窃取了阿大体内一丝血气精髓,又将自身的气血大补了一次。真水灵罡化为一股蚀骨无形的阴柔气劲,绵绵密密的轰入了阿大的身体,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阿大的内脏都被拍碎了,嘴里喷出的血里面还能看到几块内脏的碎片。他只是惨嚎了一声,就倒毙在地。众多宾客齐声惊呼,易行的脸色一时间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双手重重的砸在了面前条案上,砸得酒壶碗碟散了一地都是。

  卢乘风大笑了起来,他向得胜的勿乞招手道:“勿乞,赢得干净漂亮!来,给你一个好彩头!”

  手掌在腰间一摸,卢乘风掏出了一块红黄二色古色斑斓的玉佩递给了勿乞。勿乞双眼一眯,毫不客气的接过了玉佩,淡淡的谢了卢乘风一声。玉佩一进手里,勿乞就摸清了它的材质,这居然是一块火土双性的灵玉,有驱寒驱尘的功效,也算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而且这玉佩中还蕴藏了一股不弱的土、火属性的灵气,只可惜已经和玉佩深深的纠缠在一起。以勿乞如今堪堪修炼了《水源篇》的手段,还没办法将这股灵气从玉佩里吸收出来化为己用就是了。

  将玉佩塞进了腰带,勿乞抓起身边一个官员条案上的酒爵喝了一口酒,冷眼望着易行道:“典吏大人,你还有什么指教么?山野匹夫勿乞,静候大人您的指点教诲哩!”

  卢乘风晒然一笑,他很潇洒的举起酒爵和勿乞遥敬一杯,却是不发一言,根本没有制止勿乞挑衅的意思。他就是要借着勿乞的手立威,让小蒙城的某些人知道,他卢乘风,不是那么好拿捏的。

  把玩着酒爵,卢乘风斜眼看了一下坐在主席上的易衍。

  易衍把玩着一块玉珏,笑呵呵的也不吭声,他雪白的皮肤反射着灯笼的光芒,煞是醒目耀眼。

  易行气喘吁吁的对着条案发泄了自己的怒火,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云淡风轻大有大家风范的卢乘风,突然冷笑了起来:“阿二,你大哥被人杀了,你去请勿乞先生指点指点吧!”

  一个身高过丈,骨瘦如柴的汉子缓缓起身,缓步走到了勿乞面前。这汉子和阿大的容貌有几分相似,但是他实在是瘦得怕人,好似他全身的精血都被某种外物吸走了一般。

  刚刚和他打了个照面,勿乞就觉得一股邪气扑面而来,让他浑身不自在。他双臂中真水灵罡本能的加快了运转的速度,一片清凉的水气流转全身,在他皮肤下布下了一层柔韧的防护罡气。

  “我是阿二,你杀了我大哥。我的修为不如你,但是你一定要死!”

  瘦如竹竿的阿二冷眼望着勿乞,语气森冷的嘀咕了一句。

  勿乞望了阿二一眼,轻描淡写的隔着两丈左右的距离,朝阿二按出了一掌。大缠丝手赫然发动,真水灵罡在他掌心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湍急漩涡,他掌心前方的空气骤然变得朦朦胧胧的,方圆数丈的空气骤然急速旋转,发出了若有若无的呼啸声。

  堂下众多官员齐齐挺直了腰杆,惊讶的望着勿乞的这一手。

  卢乘风眯起了眼睛,目光中有掩饰不住的惊喜。

  “妙呵,这半路上收来的门客,居然还有这么一手?罡气出体,可引动四周天地之力的异样,这已经是后天巅峰将近先天境界的修为。呵呵,若是他能入了先天,对我的帮助可就大了!”

  卢乘风心念急转,他暗自盘算着要如何真正的让勿乞成为他可靠的门客。

  勿乞只是遥望着阿二,掌心力道越来越大,面前的空气漩涡越来越湍急,渐渐的空气变了色泽,带上了一丝淡淡的蓝色,一股子水寒气息含而不吐,遥遥的罩住了阿二。

  掌心骤然一吐一缩,气旋涡流崩解,数十道淡蓝色的风绳带着破空声朝阿二的身体缠绕过去。一旦被这风绳捆住,除非修为能比勿乞高出一等,否则万难脱身。

  大缠丝手是偷天换日门的镇门秘技,虽然只是盗得经中的奠基功法,却已是人间常人难见的厉害功夫。

  望着扑面而来的风绳,阿二的脸色微变,眼里骤然露出了一丝惊惶。他再也提不起和勿乞正面相抗的勇气,只是袖子一挥,一柄牙白色三寸短剑呼啸而出。

  *

  同志们,投票了啊!手上还有票的同志,每天登陆一下砸砸票子!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