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十八章 夜盗

第十八章 夜盗

  阿二随手拍在了短剑上,他体内鲜血汩汩被短剑吸走,骤然间短剑就变成了刺目的血红色。阿二的身体急骤的颤抖着,他本来就干瘪的身体骤然间又枯瘦了一圈,变成了皮包骨头的骷髅架子。

  一声尖啸,短剑带起一道长有尺许的血光朝勿乞当胸刺来。血光所过之处,勿乞放出的风绳纷纷粉碎。血光迅速,勿乞闪避不及,只是勉强扭了一下身体,被血光斜斜的穿过了右侧肩膀,带起了一道长有数尺的血箭。

  痛呼一声,勿乞左手朝那道血光一抓,一片蓝莹莹的罡气飞扑而出,罩在了短剑上。他身体朝前一滑,一个瞬步到了阿二面前,右腿飞踢而起,狠辣之极的题中了阿二的下身要害。

  ‘啪’的一声,阿二被踢飞数丈,嘴里一道血喷出,显然不活了。

  勿乞死死的扣住掌心不断跳动的短剑,怪叫一声,仰天就倒。

  旁人还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勿乞手臂肌肉宛如水波一样流动着,轻轻巧巧的将这柄奇异的短剑顺着短剑一路送到了衣服里面,塞进了胸前的暗袋里。

  卢乘风缓缓起身,他望了一眼面露得色的易行,冷然道:“好,居然还有会使用法器的门客。城守大人,各位大人,此番卢某受教了!”

  冷笑几声,卢乘风走到‘昏迷不醒’的勿乞身边,一手抱起了他,昂然大步走了出去。

  白白胖胖的易衍举起酒爵,缓缓的喝了一口酒。望着卢乘风远去的背影,易衍轻轻拍了一下手,欢声笑道:“卢典军走了,这些美酒佳肴却不能浪费了。诸位,我们欢乐起来!”

  若有若无的音乐声从堂后传来,数十名衣衫单薄,大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外的舞女旋舞而出,飞扬的丝带和舞女手上的荷花扇,将大堂装点得越发的绚丽旖旎。

  小蒙城的众多官员齐声欢笑,纷纷举起酒爵向易衍等人敬酒不迭。

  卢乘风听着身后传来的欢笑曲声,儒雅的脸上竟是一片冷漠。他抱着勿乞穿过一个个院子,虽然四周有无数的侍卫、侍女、仆妇往来行走,却好似天地间只有他一人和他搂着的勿乞,孤单清寂到了极点。

  走过了三重院子,在快要回到典军府的时候,勿乞突然睁开了眼睛,朝卢乘风眨了眨眼。

  卢乘风一呆,下意识的就要将勿乞丢出去。

  勿乞急忙轻嘘了一声,他低声说道:“且慢,我还昏迷着呢。还劳烦公子带我回去,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受那下品法器所伤,伤势极重,没有几天修养,是不能行动的了。”

  卢乘风面色不变的抱着勿乞继续朝前行走,一边走他一边低声问道:“所为何来?”

  勿乞干笑而来几声,他望了一眼自己胸口暗袋的位置,低声笑道:“一柄下品法器,值不少钱吧?”

  卢乘风呆了呆,哑然失笑道:“倒也是。这下品法器怕是易行赐给那阿二的,如果他真不要脸要将它索要回去,不大不小是个麻烦。”

  勿乞笑了几声,继续闭上了眼睛做昏迷状。他低声咕哝道:“公子,似乎你这个卢家长子的身份,不怎么管用。易家不是和卢氏世代通好么?怎么如此针对你?”

  卢乘风半晌没吭声,过了许久,都已经快到安排给勿乞的那间套房了,卢乘风才低声说道:“是啊,卢氏和易家世代通好,还有姻亲之谊,却和我无关。”

  大喝了几声招呼老黑和小黑赶快找出伤药和开水救治勿乞,卢乘风急促的压低了声音说道:“卢家的长子,怎可能来这种小城里做区区一个典军?此种缘故,日后再对你说吧!若你后悔,尽可以抛弃卢某,令另谋出路就是。”

  勿乞闭着眼睛,嘴角微动,犹如蚁语般说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我赌你能发达!”

  卢乘风呆了呆,突然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老黑和小黑已经急匆匆的带着几个卢乘风自己的侍女赶了过来。和卢家安排给卢乘风的那些护卫不同,这些侍女都是卢乘风买下来的奴隶,自幼就教习好的,是他身边仅有的几个可以信赖的人。

  一通手忙脚乱,给勿乞清洗了右肩上的伤口,厚厚的涂了一层秘制的金疮药膏,卢乘风留下勿乞在房中休息,在外房中留下了两个侍女伺候勿乞。

  在那些易衍安排的侍女仆妇眼中,勿乞已经伤重不起,顿时众人观察的重点,都集中在了卢乘风身上。

  乱糟糟的闹了一通,时间已经到了深夜时分。

  勿乞所居的套房,是一明一暗两间卧房,外带一个小客厅和一间书房。如今那里间的卧房被勿乞占用,外间的卧房住了两个卢乘风的侍女。两个侍女熬不得夜,虽然卢乘风要她们仔细伺候勿乞,她们却已经趴在外间的床铺上睡熟了过去。

  ‘昏迷不醒’的勿乞灵巧的站起身来,悄无声息的走出房间,在两个侍女的身上轻按了几下。他按下的这几处穴道,足以让这两个侍女一觉睡到大天亮。

  回到自己的卧房,勿乞推开了窗子,窗外是一处林木葱郁满是奇花异草的花园,园子的一角有个侧门,那边直通典军府外的小校场,附近居住了许多的典军府下属的官吏人等。

  观望了一下左右,真水灵罡注入双目,小心的查探了四周,并没有人在附近藏匿。

  勿乞放心的钻出了窗子,胡乱扯了一块布巾裹住了面门。真水灵罡在体表淡淡的蒙了一层,勿乞身形一闪,身体四周骤然出现了一片淡淡的水汽,他的身体在水汽中变得朦朦胧胧,三丈外就难以用肉眼捕捉到他的身形。

  盗得经包罗万象,其中水源篇中的《先天水灵遁术》,更是独步天下。勿乞虽然只有后天巅峰的修为,还做不到水源篇中形容的那种借助一片水汽就能瞬息千万里的程度,但是汇聚一片水汽掩盖自己身形,却是再容易不过了。

  轻盈的腾空而起,借着水雾的掩护,勿乞一路穿墙过户,迅速穿过了一重重府邸,来到了易衍内宅外。

  时值深夜,偌大的府邸中除了值夜的护卫,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那些值夜的护卫,修为最强的也不过是三四十年境的内力修为,又怎可能发现勿乞的踪迹?

  不说盗得经内各种藏匿踪迹的秘法,就说勿乞在偷天换日门内厮混了这么多年,一身盗术也是厉害得很。借着一身水雾的掩护,勿乞好几次从那值夜的护卫鼻子下爬过去,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他。

  有如入无人之境,勿乞轻轻松松的穿过重重防线,来到了易衍的卧房外。

  易衍的卧房宽大而奢华,各色陈设端的是珠光宝气美不胜收,这些也不用说他。只说易衍的那张大床,就让勿乞叹为观止,简直是不知该如何惊叹才好。

  那是一张用纯金铸成的长宽数丈的实心床榻,上面铺了厚厚的锦缎。勿乞望着那一块实心的正方形金疙瘩,只觉双掌发热,恨不得就将这一块纯金搬走。

  和蒙村的村人厮混了几日,勿乞知道黄金在这个地方的价值,寻常百姓根本见不到黄金是何等模样。一锭金能换百锭银,一锭重一两的银能换三百钱到一千钱不等,而一个蛮人的头颅,才值一百钱呢。

  易衍的这张大床,就不知道值多少锭黄金!

  “这死猪,还说赋税不够,连修城墙的钱都没有?扒光了他,扒光了他啊!”

  勿乞望着这张纯金床榻,心热、眼热、手热,浑身都激动了起来。可惜的是这床重量无比惊人,勿乞怎可能搬了它走?盗得经内倒是记载了有一种神奇的储物戒指和储物袋,能够储存巨量的东西,最上品的储物戒指,甚至能将一颗星辰给装进去。

  可惜勿乞刚刚接触修炼,连所处的世界是何等模样都没弄清,他哪里去找这种宝贝?

  盗得经里也有炼制储物戒指和储物袋的方法,可惜第一材料难得,第二勿乞的修为远远不够,没有力大神通,是不可能炼制这种储物宝贝的。

  望床兴叹了一阵,勿乞慢慢的走到床榻边,一指头点在了打着鼾声的易衍身上,让他陷入了深度昏迷。

  肉山一样的易衍身边,还躺着四个娇小美丽的小侍女,她们身上一丝不着,脸上带着极度的疲惫,很明显在入睡前,易衍和她们很是风流了一场。勿乞望着易衍那夸张的肥胖身躯,再看看那些腰身还没有他胳膊粗细的小侍女,很是怀疑这些小侍女怎么没有被他压成肉饼。

  出手如风点在了四个小侍女身上,勿乞让她们也睡了过去。

  想了想,勿乞揭开了易衍他们身上盖着的锦被,向下扫了易衍。

  “哇哦,身材真不错!”

  飞快的瞥了一眼四个小侍女的身体,勿乞放下锦被,急速的搓动着双手,‘嘿嘿’的怪笑起来。

  易衍的紫金冠,拿走;易衍的戒指,拿走;易衍的腰带,拿走。屋子里镶嵌的各色宝石、珍珠,全部撬出来带走。在屋子一角的柜子里,还有老大一堆铸造精美的金饼,也全部拿走。

  在偷天换日门内经受了数年熏陶,勿乞的眼光厉害到了极点,所有的金玉珠宝的价值在他眼里都是清清楚楚。一切只花了勿乞一刻钟,他就将这个屋子里最有价值的东西洗劫一空。

  洗劫空了屋内的浮财,勿乞左右张望了一番,乐小白融入他灵魂中的记忆,让他迅速找到了屋子里的两个机关。搬开了易衍床榻前的两个青铜麋鹿香炉,用力在下面的地砖上跺了一脚,卧房一角的墙壁挪开,露出了一个密室门户。

  兴奋的搓动双手,勿乞一溜烟的掠进了密室。

  很快,密室里就传出了老鼠掉进米缸里的得意笑声!小蒙城这两年来最精华的一部分出产,全被易衍储存在了这密室中。灵石、美玉、宝石,各色奇珍异宝,数量足足有十五大箱。

  勿乞殷勤的在易衍的卧房和城外树林中往来奔波,仗着他遁术施展后身体灵便,勿乞往来一次,也不过是一刻钟时间。耗费了足足一个半时辰,勿乞终于搬空了易衍的所有身家。

  在树林中挖了极深的一个大坑将这些珍宝埋藏了起来,勿乞吹着口哨返回了典军府。

  他就在犯愁一件事情,去哪里找储物类的法宝呢?

  感慨了一番,勿乞进入了香甜的熟睡。

  第二天一大早,偌大的城主府被易衍的疯狂咆哮差点没翻了过来。

  “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哪!哪个杀千刀的偷光了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哪哪哪哪!”

  *

  “我的票,我的票,我的票哪!亲爱的同志们赶快多投票啊,我的票,我的票哪那那那!”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