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十九章 立威

第十九章 立威

  城守府被嚎啕大哭如丧考妣的易衍大胖子弄得鸡飞狗跳。当夜负责值夜的所有护卫都一字儿排开在城主府大堂前,扯下了裤子挨板子。在易衍的疯狂咆哮呵斥下,近百护卫被打得嘶声惨嚎,近百个白花花的大屁股被打得五颜六色好似开了染坊。

  咆哮几声,易衍大胖子就扯着嗓子哀嚎几声,那声音宛如杜鹃啼血,听得勿乞都有点可怜他了。

  “嗷嗷,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钱钱钱钱啊!”

  “嗷嗷,我刮了三年地皮刮来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啊!”

  “嗷嗷,我冒着生命危险来小蒙城,拼死拼活日以继夜的刮地皮,我的钱啊!”

  “嗷嗷,没有钱,我怎么养我的一百三十几个女人!我这么多女人,这么多门客,这么多护卫!我怎么养他们,我怎么养他们!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啊!”

  “嗷嗷,没有钱,我怎么行贿,怎么升官,怎么离开这鬼地方啊!”

  偌大一座肉山,仅仅在胯下缠了一条兜裆布,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城守府的大堂门口,痛哭流涕,嘶声惨嚎,鼻涕共眼泪横飞,浑身肉浪翻滚,皮肉相互碰撞,不断发出‘噼啪’脆响,端的是人间奇景。

  易行等三个易衍的本家兄弟在一旁眼巴巴的望着他,一个个抓耳挠腮没了法子。他们不断的唉声叹气,为易衍受到的惨重损失而心惊胆战。太狠了,实在是太狠了,除了那张沉甸甸的黄金床榻没被搬走,易衍所有身家被搬得干干净净,就连好一点的丝绸衣物都被洗劫一空。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决定今天夜里开始,就将自己府邸里的值夜守卫增强一倍。

  ‘重伤未愈’的勿乞跟着卢乘风,也赶去假惺惺的安慰了易衍一通。

  此刻的易衍正是人生最脆弱的时刻,他也不管安慰他的人是谁,抱着卢乘风的袖子就是一通大哭,鼻涕眼泪把卢乘风弄了一身。

  “卢典军啊啊啊,我的钱啊啊啊,你是小蒙城的典军,你一定要抓住这伙贼人千刀万剐啊!呜呜,我兢兢业业呕心沥血的刮了三年地皮,一个大钱都不放过,这才攒了这么点身家,我留着去行贿买官的啊!呜呜,我们这些大家豪门的庶子,想要升官发财,容易么?容易么?”

  “那杀千刀的贼啊,典军一定要帮我抓住他们,杀他们一个人头滚滚,杀他们一个血流成河啊!”

  卢乘风苦笑着一一答应了易衍,好容易才脱离了大胖子的怀抱,气喘吁吁的扯了袖子转身就走。

  勿乞紧跟在卢乘风身后小步奔跑,就听得卢乘风一路低声咒骂道:“放屁,放屁,臭不可闻!抓贼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是典刑的职司,和我有甚关系?”

  一路小跑转过了几进院子,卢乘风突然刹住了脚步,转身指着勿乞问道:“不是你干的吧?”

  勿乞很是惊讶的望着卢乘风,他诧然指着自己包得好似个粽子的右肩,反问道:“你看,我有那能力么?”

  卢乘风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勿乞一阵,有点犹豫的摇了摇头。

  “是,你受伤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是你做的!唔,管他的,挨偷的人不是我!”

  大袖一甩,卢乘风摇摇摆摆的进了自己典军府,他大声叫来了老黑和老黑帮他更换满是鼻涕眼泪的外袍,他今天要去典军办公的公房,正式接掌典军的职司。原本卢乘风接掌典军,需要城守亲自相陪,但是看今日易衍的那个状态,也就不指望他了。

  勿乞望着摇摇摆摆走进房里的卢乘风,嘴巴一歪,低声咕哝道:“莫非这家伙属狗的?”

  等了一刻钟,卢乘风换了一身黑色公服,腰间挂了一块铁牌、悬了一柄长剑,头戴一顶高有一尺二寸的黑纱冲天冠,大步走了出来。面容狰狞的小黑穿上了一套沉甸甸的鱼鳞重甲,拎了一柄一丈二尺长的铁戟,紧跟在了卢乘风身后。

  背着双手,站在典军府门前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卢乘风自嘲道:“大燕朝开国两千余年,吕国建国三百年来,我怕是最寒酸的一城典军啦。一近卫,一门客,呵,这就来上任了!”

  勿乞想起了卢乘风那两百名或者被杀死,或者被赶回去的护卫,摇了摇头。

  长叹了一口气,卢乘风耸耸肩膀,眉梢有一缕萧瑟落寞之气冒出。但是他很快就深吸一口气,就好似一棵久旱之后突然遭逢甘霖的禾苗,全身又涌起了新的精神气。

  伸手朝虚空一击,卢乘风长笑道:“不过,还有一门客,还有一近卫,不错,不错,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两位,两位哪,今天看我卢乘风从一小小的小蒙城典军做起,总有一天,我卢乘风要开辟自己的国土!”

  小黑无比崇仰的望着卢乘风,勿乞却是扯了个呵欠,伸手抓了抓有点痒酥酥的右肩。

  仰天叫了几声,卢乘风带着两人绕过一堵厚有一丈的内墙,穿过一条十几丈长的甬道,就来到了一个宽敞的大院子里。这院子长宽都在百丈开外,围绕着这院子有好几间公房,小蒙城的典军、典吏、典民、典刑和属下的几个要害部门,都在这里集中办公。

  广场的南侧,有一个宽不过一丈的小门,直通城守府外的大街。一些城里的商人、居民正在门内进进出出,分别去各个衙门的公房里办公。其中聚集的闲人最多的公房,则是典民官的公堂。

  勿乞凑过去看了一眼,似乎是一家人婆媳不和,一老一少两个女子正在大堂里相互指责辱骂。旁边围了足足有两三百人,正兴致勃勃的看着热闹。

  奈何今天城守易衍被偷了个底朝天,典民官易德正在那里开解易衍,根本就没来公堂处理这民间事务。顶头上司不在,典民官下属的几个官吏也是嘻嘻哈哈的凑在堂上,有一句没一句的挑拨着那婆媳两争吵打斗,闹得大堂里乌烟瘴气不成体统。

  勿乞摇了摇头,看看这些官吏的模样,就知道易衍兄弟几个将小蒙城折腾成了什么样。上梁不正下梁歪,小蒙城的官吏早就被他们带坏了。

  典军官负责小蒙城的所有军事行动,负责小蒙城所有军事物资的调集和发放,名列四大典官之首。故而典军官的公房就在这片广场的正北方,门前竖起了高高的三根桅杆,一字儿排开的是四个小公房,拱卫着正中典军平日里升座处理事务的大堂。

  典军官大堂两侧的四间小公房,分别是负责军用物资储备的司库房、负责行军征战的司马房、负责民兵征集的司役房以及专责处理和蛮人有关各项事务的司蛮房。

  勿乞来到典军大堂前时,就看到司蛮房的门前堆了三十几辆大车,车上满是砍下来的蛮人头,几个身穿公服的小吏正在那里捏着鼻子清点人头的数量。司蛮房的门前有一块告示栏,上面贴了一张布告,正是城守府发出的通知,一个蛮人头奖赏一百钱。

  这是蒙村人的车辆,勿乞认出了这些大车。但是蒙村的汉子们却没在车旁,他们全凑到了司库房门前,正发出不满的喧哗声。除了他们,勿乞还听到了张虎的大声咆哮,似乎正在和人争吵。

  昨夜进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里的公房想必都已经停止办公,所以蒙村人才一大早的赶来这里缴纳蛮人头颅兑换银钱奖励。可是张虎怎么跑去司库房和人争吵?

  向卢乘风打了声招呼,勿乞快步朝司库房跑了过去,伸手分开了蒙村人,走进了司库房。

  蒙村的大汉可不怎么好说话,勿乞挤进人群的时候,他们差点挥动拳头给他来上几下狠得。幸好他们看到是勿乞了,这才笑呵呵的分开一条道路让勿乞走了进去。

  光线昏暗的司库房内,正中一张高三尺的石台,上面摆着一张黑油漆的公案。一个生得枯瘦如柴,三角眼,掉梢眉,眼珠滴溜溜直转,周身透着一股子油滑气的中年男子正盘坐在公案后,口沫四溅的对着张虎大声呵斥着。

  “就凭你家易老爷这一双神眼,你这绿火骷髅根本就是不入流的玩意,给你十锭银收购,已经让你赚了大便宜!你非要说这是一件下品法器,一定要老爷我花一百锭金买下这废物,你莫非想要勒索城卫军?”

  好大一顶黑帽子当头扣下,张虎气得面皮发赤,狠狠的瞪着那中年人不吭声。

  司库房里,除了张虎带来的几个猎蛮人,还有另外一拨彪悍的汉子。那一伙人显然和张虎不对付,领头的那个身穿黑色皮甲的大汉嘻嘻哈哈的指着张虎手上的惨绿色骷髅头,大声的讥嘲他有眼无珠,把废物当成了宝贝带了回来,还浪费了一张珍贵的‘定灵符’禁锢这骷髅。

  几个大汉和那司库房的中年汉子串通一气,只是拼命的贬低张虎杀死了蛮人首领得来的这件战利品的价值,一口咬定这绿火骷髅就是一件废物,最多价值十锭银子,根本不值下品法器应有的价格一百锭金。

  勿乞回头望了一眼,卢乘风也已经分开了人群走了进来。

  嘿然一笑,勿乞大步走了上去,众目睽睽之下,他一把拎起了那枯瘦汉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大耳光子抽了下去。

  一边疯狂抽打那汉子,勿乞一边大声呵斥道:“神眼?我看你是瞎了你的狗眼!你家勿乞大爷的朋友,你也敢坑?这绿火骷髅的威力,大爷我亲眼目睹,难不成它还不算是下品法器么?”

  勿乞的掌力沉重,十几个耳光抽下去,那汉子的牙齿已经全部脱落飞出了嘴里。

  就在那汉子的凄厉尖叫声中,刚刚和他串通故意怄张虎的大汉已经一声大吼,拔出长剑一剑朝勿乞劈下。

  张虎也是一声虎啸,反手拔出泼风大砍刀,堪堪挡住了那大汉的长剑。

  一声闷响,两人同时倒退了几步。

  同志们,每天的票子都要记得投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