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十章 重任

第二十章 重任

  张虎和那大汉相互看了一眼,一声不吭的大步朝对方冲去。

  沉闷的刀剑碰击声不断响起,两人眨眼间就相互攻了几招。张虎的右胸衣衫被那大汉的剑尖刺出了一个小洞,那大汉的左肩皮甲也被砍出了一条深深的痕迹,里面隐隐有鲜血渗了出来。

  张虎得意的笑了:“霍彪,你不是老子对手!”

  叫霍彪的大汉重重的吐了一口浓痰,退后了几步,收起了长剑。他瞪了张虎一眼,目光阴鹫的望着勿乞冷笑道:“小子,你惹了杀身之祸!被你打伤的人,是小蒙城城卫军的司库大人。你现在逃命,我赌你不能逃出五十里就会被杀!”

  被勿乞拎在手上的枯瘦汉子也嘶声叫了起来:“反了,反了,你们一伙贱民,还敢对大人我出手?来人啊,来人啊,拿下,拿下,全部拿下!全城戒严,把猛虎院给抄了!杀官造反,杀官造反啦!”

  四下里脚步声响起,一队黑衣黑甲的城卫军大步奔了过来,长矛大戟举起,对准了围在司库房门前的蒙村人。蒙村的汉子们面面相觑,有脾气冲动的,已经拔出了随身的刀剑。

  又是一耳光抽在了司库的脸上,这一掌打得他面颊骨都裂开了,司库除了长声哀嚎,再也没有尖叫的力气。勿乞一掌一掌的抽打着他的面庞,望着霍彪冷笑道:“我打赌,在小蒙城混不下去的人一定是你,你信不信?”

  霍彪面色一变,他看看勿乞,又看看司库,突然向后退了几步。

  张虎大笑了起来,刀尖指着霍彪厉声喝道:“霍彪,我也打赌,你得罪了勿乞小兄弟,应该是你要从小蒙城逃命啦!哈,没有你这伙混账在小蒙城碍眼,小蒙城市井以后都会清净许多!”

  公房外的城卫军齐声大喝了一声,领队的将领厉声喝道:“屋里人听好了,放开司库大人,丢下勿乞,双手举起,走出来!否则格杀勿论,格杀勿论!”

  ‘铿锵’一阵响,蒙村人拔出了随身兵器,眼看就是一言不合,他们就要和城卫军火并。在这些蒙村人简单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张虎和勿乞都是他们村子的朋友,朋友碰到麻烦,自然要拔刀相助。至于得罪了城卫军的后果是什么,他们还没来得及想这么远的问题!

  卢乘风惊讶又欣赏的望了一眼这些蒙村人,他轻咳一声,高高举起了腰间挂着的铁牌。他厉声喝道:“吾乃新上任典军卢乘风,尔等收起兵器,各归岗位!”

  铁牌一出,城卫军顿时齐齐收起了兵器。领队的城卫军将领领着众军士单膝跪下,郑重的向卢乘风行礼。

  被勿乞打得面颊肿起,满脸都是鲜血的司库含糊不清的大叫起来:“你们这群混账东西,你们快来救我!若是我出了什么事,我家公子饶不了你们的!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典军,我家公子是城守,是城守啊!”

  那些城卫军浑身一震,又齐齐站了起来,手上长枪大戟再次对准了司库房门前的蒙村人。

  卢乘风勃然大怒,他厉声喝道:“大胆,身为城卫军,不服典军之命,这是抗命作乱!你们想满门抄斩么?放下兵器,站在一旁!”

  一部分城卫军手腕一抖,兵器差点没掉了下来。但是他们依旧抓紧了兵器,牢牢的对准了蒙村人。

  卢乘风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回头望向了那满脸是血的司库,冷笑道:“原来,区区一个司库的命令,比我这典军的命令还有效。小蒙城的城卫军,果然是,妙,妙不可言!”

  领队的城卫军将领为难的看着卢乘风,他低声咕哝道:“典军大人,请不要让我们为难!”

  卢乘风还没吭声,勿乞已经大笑了起来。他将那司库丢在了地上,一脚跺在了他的右肩上。伴随着‘咔嚓’一声响,那司库疯狂的扭动起来,他嘶声尖叫着,左手捂住了粉碎性骨折的右肩,身体宛如泥鳅一样扭动了几下后,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勿乞厉声喝道:“吕律,不服军令者!”

  卢乘风一咬牙,他大喝道:“斩!”

  小黑发出一声宛如发狂公牛一般的咆哮,他浑身肌肉坟起,紧握长戟对着那目瞪口呆的城卫军将领当心捅了过去。那将领做梦都没想到,卢乘风居然悍然下达了斩杀自己的命令。长戟刺穿了他身上皮甲,从他背心透出足足三尺长的一截。

  小黑狞笑一声,双臂一用力,举起那将领重重的往外一甩。将领的尸体带起一道血泉,远远飞出了十几丈远,一头栽倒在典民官大堂门口,溅起了大片血迹。

  典民官大堂外正在看热闹的闲人们惊恐的尖叫起来,纷纷散开。大堂内的几个典民官下属官吏惊恐的走出大堂,探头探脑的看向了这边,却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大群的城卫军火急火燎的朝这边赶了过来,他们惊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的同僚尸体,足足七八百人的城卫军僵硬的站在广场上,复杂的目光不断的在卢乘风和那倒毙的将领之间扫来扫去。

  勿乞走到了卢乘风身边,他厉声喝道:“这是一个榜样,你们都好生看着!不服典军大人军令者,杀无赦!你们是小蒙城的城卫军,就要服从典军大人的命令,否则,一律视为抗命造反!”

  城卫军闻声耸动,几个中级将领紧握住兵器的手缓缓松开,纷纷低下头不发一言。

  卢乘风冷声喝道:“传令,召集所有尉官以上将领,本官今日要点将。计数百声,不到者斩!”

  小黑走到了典军大堂外的军鼓面前,直接用拳头捶响了军鼓。沉闷的鼓声嗡嗡扩散开,眨眼间就传遍了整个小蒙城。每敲击一下鼓面,小黑都用力的计数一声。

  很快广场外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小蒙城尉官以上级的将领纷纷赶来。当他们看到地上的鲜血和尸体的时候,都不由得脚步一凝,好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古怪,看向卢乘风的目光中也多了一丝畏惧。

  张虎等人看得事情不对,急忙拉着蒙村人,赶着那三十几辆大车离开了这里。临走他向勿乞打了个手势,对勿乞表示了感谢。勿乞只是向他抱拳回礼,并没有多话。

  等到小黑捶响了一百声军鼓后,典军大堂内已经占满了一百三十几个军尉以上级的将领。这些将领,就是小蒙城近八千城卫军的指挥官,其中军职最高的偏将,居然有十八个。

  勿乞不清楚吕国的军制,卢乘风却是气得牙齿都在哆嗦。

  按吕制,三千人为一旅,一旅的最高长官就是偏将。小蒙城不到八千人的城卫军,最多有三个偏将顶天了。如今面前有偏将十八个,校尉四十几人,其他的全部是清一色的高级军尉。这是做什么?摆明了军官超编,这群人都混在城卫军里吃干饭呢。

  除了这些超编的将领,司库、司马、司役、司蛮四大属官,也清一色的姓易。和被勿乞打伤的司库一样,其他三人都是易衍的亲近家仆。

  面沉如水的卢乘风高踞堂上,右手重重的敲着面前的公案。

  勿乞盘坐在卢乘风身边,低声笑道:“八千城卫军,一年的军饷都有多少?一年的军械开支又是多少?还有这么多偏将、校尉、军尉的吃喝用度、吃喝嫖赌的开销!小蒙城,真有八千城卫军?”

  卢乘风身体哆嗦了一下。

  勿乞眯着眼睛直乐,他可不信易衍那死胖子会掏出私房钱来养着这群超编的将领。所以答案很明显,这些将领吃空饷,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倒卖军械之类的勾当,总之其中乱七八糟的事情,少不了。

  卢乘风冷哼一声,森冷的目光缓缓扫过堂下的众多将领,过了许久才低声喝道:“明日正午,全城阅兵。你们这些将领,哪个麾下的士卒不符军制要求的,自己扒了衣甲滚出去!”

  将领们齐齐抬头看向了卢乘风,一些将领突然露出了讥诮的笑容。很多人甚至都不向卢乘风这个典军大人行礼,就这么转身走出了典军大堂。

  气急败坏的卢乘风右掌一用力,手掌无声无息的陷入了檀木打造的公案,落下的木屑细如沙尘,被风一吹就飘散无踪。他低声咕哝道:“简直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勿乞叹了一口气,他摇头笑道:“公子还是做好大换血的准备吧,这小蒙城的城卫军,已经烂透了!”

  猛不丁的,勿乞想起了被派往蒙村驻扎的天字丙号营的城卫军。那可是一支不折不扣的精锐,领军的将领也是一身彪悍之气,和刚才堂下的一百多个将领身上的气息迥然不同,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

  沉默了一阵,勿乞建议道:“那司马、司役和司蛮,也该赶走吧?”

  卢乘风一声不吭的抓起公案上的纸笔,迅速的写就了四份公文,将麾下司库、司马、司役、司蛮四大副官一骨碌的赶走。沉吟了片刻,他又重新填了四份公文,他任命老黑为新的司库,小黑为新的司蛮,勿乞为新的司马,张虎为新的司役。

  勿乞打量着卢乘风的新任命公文,只是不断的摇头。

  老黑是卢乘风身边的老仆人,忠诚老成,管理城卫军库房倒也用得。

  司蛮房事务不多,每日里就是数数蛮人人头,一个人头一百钱的兑换下去,这活计轻松,小黑是那种一根筋的粗人,这种事情总做得来。

  至于自己么,勿乞倒是毫不谦虚,不要说小小的小蒙城司马,在这个冷兵器世代,他自忖自己做一个统兵的大将军是毫不含糊的。有乐小白那变态的智商和知识支撑着,行军打仗,并不困难。

  只是,最后一份任命公文么,难,很难。

  “张虎大哥,怕是不愿意做这劳什子的司役!”勿乞很直白的告诉卢乘风。

  卢乘风翻了个白眼,斜眼瞪着勿乞道:“身为本公子首席门客,这种事情,该是你来解决的!”

  勿乞呆呆的望着卢乘风,张大了嘴作声不得。

  同志们,砸票的重任,就交给你们来解决了!

  另外,猪头在那个企鹅做标记的q公司,弄了一个,t.企鹅企鹅./ricewhu,大家有兴趣跑去看看啊!顺便点一个收藏,书的收藏和的收藏都要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