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十三章 困境

第二十三章 困境

  用雷霆血腥手段赶走了城卫军中明显超编不合理的将领,一通排查下来,校场上的七千多城卫军,只有不到两千人是真正的城卫军士兵,其他的人,尽是那些将领临时聘用来,专门用来糊弄卢乘风的!

  那些被查清了身份的士卒正心中忐忑不知卢乘风会如何发落他们,结果在勿乞的建议下,在场的所有士卒,不管是真正的士兵还是那些将领聘用来的小蒙城浪荡子,所有人就地编造入册,在军籍上登录了名字出身,正式成为了小蒙城的城卫军。

  卢乘风倾尽私财,给惊魂未定的城卫军士卒重重的发了一份赏钱,暂时的安定了这些士卒的军心。随后张虎等人立刻补了军籍,成了这支城卫军的各级将领。

  勿乞又提出建议,将各营城卫军打乱后重新编队,尽可能将原本将领的影响力削弱到了最小,最大可能的保证了新编城卫军的稳定。

  毕竟卢乘风是小蒙城的正牌子典军官,只要对士卒们重加优抚,再让张虎等人狠狠的操练他们,最好操练得他们的脑浆都化为汗水流出来,这支军队也就不大可能再出意外。时间长了,慢慢的收拢军心,小蒙城的城卫军,也就真正成了卢乘风的私家军队。

  由张虎等人统辖士卒各自回转营房,卢乘风在回典军府的路上心情极好。

  “勿乞啊,若非易衍他们突遭大变,怕是我们不这么容易接手这支人马。虽然里面只有不到两千的老兵,但是所有人的资质都还不错,好好操练一把,就是合格的士卒。”

  若有所思的望着勿乞,卢乘风笑道:“说起来,我们要感谢那个把城守府搬空的大盗呀!”

  勿乞抬头望着天,淡笑道:“好人有好报,那个大盗这次帮了公子你一个大忙,他一定会有好运的!”

  卢乘风点了点头,上上下下的看了勿乞好一阵子,终于还是摇了摇头。这事情,怎么看也不像是勿乞能做出来的,当城守府的那数百护卫是吃素的?勿乞的修为也不过是后天巅峰,他能潜入城守府,一夜之间搬空这么多的财宝?

  反瞪了卢乘风一眼,勿乞笑道:“城守大人他们今天应该回过神来了。他们安插在典军府的人被赶走,城卫军中那群废物也被赶走,他们在城卫军中的人被拔除干净了,小心他们捣鬼!”

  卢乘风皱了皱眉头,低头思索了一阵,他摇头道:“不至于。世家有世家的规矩,我怎么也顶着一个溧阳卢氏的幌子。我是小蒙城的典军官,这军队里的事情,就是我一言以决。除非我谋逆造反,否则他们根本没办法插手城卫军的事情。”

  听了卢乘风的话,勿乞不吭声了。也许他是对的,也可能,他错了。

  但是易衍那死胖子,真会放弃城卫军这一块大肥肉么?每年几千士卒的空饷,这里面的油水太足了。

  一年前,卢乘风的前任典军官在和蛮人冲突中战死,军中将领折损极大。易衍立刻和几个族兄弟上下其手,将军中剩余的有能力的将领排挤得八九,有战力的士卒也都被淘换一空,或者被逼离开军营,或者成为了城守府的亲近护卫。

  最终城卫军中还保留了完整战斗力的,就剩下了数日前派往蒙村驻扎的天字丙号营一支军骑,这也是卢乘风的前任典军官留下的最后一点精锐。

  在易衍等人的控制下,城卫军数千人的空饷就是一大笔钱。一年以来,这些城卫军从来不出操,军械没有丝毫磨损,而易衍任命的司库官,却是依旧按照近八千的士卒日常损耗报损,补充的数千套甲胄、军械也都落入了易衍手中。

  吕国国力强盛,士卒铠甲军械精良,一套完整的军械价值不菲,数千套军械的利润,足够让易衍肚皮上又多一层白肉。

  这些情报都来自张虎,在小蒙城厮混了数年的张虎,对这几年小蒙城城卫军的变化很是清楚。对易衍这个城守的为人,张虎更是明白得很。勿乞不相信,回过神来的易衍,真能放任卢乘风整合城卫军。

  望着神采飞扬自信满满的卢乘风,勿乞还是咳嗽了一声,手指点了点自己还包得紧紧的右肩。

  卢乘风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聪明人不需要多话,一个手势足以说明很多东西。

  易行的门客当面向勿乞挑衅,这等同于易行当面向卢乘风挑衅。而易衍等人来小蒙城这样的蛮荒之城任城守,他们也不过是沫阳易家的庶出子弟罢了。公开表示出对卢乘风的恶意,这后面带着浓浓的阴谋气息。卢乘风这个卢氏长子的招牌,其实并不是很好用。

  果不其然,一行人回到城守府门前时,胖墩墩宛如一座小山的易衍,就带着人挡在了门前。一看到卢乘风,易衍就跳着脚的叫嚷了起来:“卢乘风,你是小蒙城的典军官不假,但是你怎么能这样肆意胡为?你赶走了军中所有的资深将领,这军队的战斗力,你能保证么?”

  勿乞抬头望着天空,青天之中,大片白云轻轻飘过,一色如洗,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很好啊!

  卢乘风毫不示弱的顶了上去,他大步走到易衍面前,直视着易衍的双眼冷笑道:“我是小蒙城的典军官,我如何的肆意胡为,那都是我职权中的事情!若是城守大人不服,尽可以上疏奏明朝廷!”

  易衍‘吧嗒’一下闭上了嘴,他眼珠急旋,也不知道他在打些什么主意。

  伸手拍了拍易衍那比三五个孕妇的肚皮加起来还要肥硕的肚子,卢乘风冷声道:“以前的烂帐,我看在沫阳易家的面上,不追究,不理睬,所有军中账簿,我今夜就一把火烧光。以后谁也别想对城卫军插手,一应军饷粮草,要按时按量供应,否则的话!”

  目光如刀,狠狠的划过了易衍和他身后的几个易家子弟,卢乘风厉声喝道:“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心思!但是别忘了,我始终是卢氏的长子,我的母亲荣阳夫人,始终是卢氏当今主妇,更是源阳侯唯一的女儿!”

  易衍砸吧了一下嘴,他白净肥嫩的脸上堆起了灿烂的笑容,一把抓住了卢乘风的手。

  “卢兄,卢兄,你误会易衍的意思啦!易衍也是害怕城卫军战力下降,那些蛮人又进城祸害百姓嘛!一番好意,一番好意啊!哈哈哈,这几日府中有事,就不叨扰卢兄啦!过几日,还请卢兄过府赴宴,过府赴宴啊!哈哈哈,一定要赏光,一定要赏光!”

  带着一脸的笑容,易衍殷勤的让开了大门。

  卢乘风冷笑一声,大步走进了城守府。勿乞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走过易衍身边,突然扭头朝他笑道:“大人还害怕蛮人作乱么?就靠城守府这堵围墙,就靠城守府内数千精锐护卫,蛮子怎可能打得进来?”

  易衍对卢乘风客气,却对勿乞不屑一顾。他倨傲的冷哼了一声,昂着头冷声道:“你懂什么?本大人悲天悯人,是可怜小蒙城的那些子民呵!蛮人作乱,害苦的是他们!”

  勿乞转过身子正对着易衍,手指城守府后院的方向笑道:“大人您身家豪富,如果真的悲悯那些小民,就拔几根汗毛,将小蒙城的城墙修建得和城守府的城墙一样,那里还惧怕什么蛮人呢?”

  带着古怪的笑容,勿乞一步三摇晃的走进了城守府。

  好容易镇定下心神的易衍猛不丁的被勿乞提起了伤心的事情,他突然张开嘴,撕心裂肺的仰天大叫了一声:“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哪!哪个杀千刀的,偷光了我的钱哪!”

  易衍身后的易行、易德和典刑官易徂齐声哀嚎道:“大哥耶,你还剩下了一张黄金床榻,我们却是连贴身衣物都被偷光了!这个贼,一定要将他生擒活捉才行哪!”

  兄弟几个又在门前乱成了一团,身躯肥胖,身体本来就不甚好的易衍一想起他损失的巨额财产,当即抽了几下,翻着白眼晕了过去。就算是口吐白沫晕倒在地了,他嘴里依旧在喃喃念叨着‘我的钱、我的钱’!

  回头望了一眼乱糟糟的城门,勿乞大笑着回到了典军府。

  卢乘风已经坐在了典军府的大堂上,正面色难看的和老黑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瞪着。

  勿乞急忙走了过去,诧异的看着两人:“这是怎么了?公子?老黑?你们做什么?”

  轻咳了一声,卢乘风揉了揉面颊肉,将表情变得缓和了些。他望着勿乞干笑道:“方才在校场,我赏赐了那些士卒很多银钱以收军心。刚才老黑告诉我,现在公子我全部身家只剩下十锭金了!”

  勿乞皱起了眉头,他深以为然的点头道:“的确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更不可一日无钱。难道你想要依靠俸禄过日子?你一年的俸禄多少?”

  卢乘风眉头深锁,他手指在条案上重重的敲了几下,摇头道:“也不过是一百军士的饷银罢了。”

  勿乞望着卢乘风,没有了言语。

  和易衍这种纯粹为了刮地皮而刮地皮的官员不同,卢乘风不可能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他是小蒙城的典军,只可能努力砸钱扩编城卫军和自身亲卫门客,这才符合卢乘风的利益。学易衍那样,从城卫军身上吸血捞钱,对卢乘风而言没有丝毫的价值。

  卢乘风需要大量的钱财,这才能将小蒙城的城卫军打造成一支强军,才能收录大量的门客为己所用。

  尤其是门客,一个豪门公子,到了如今,只有勿乞和张虎两个门客,这传出去,是很丢脸的事情。没有数量众多实力超群的门客,卢乘风这个卢氏的长子,就算说话也没人愿听。

  盘坐在卢乘风身边的条案后,勿乞沉吟了片刻,缓缓说道:“也许我可以解决公子眼下缺钱的困境。”

  卢乘风顿时一喜。

  眯着眼睛,勿乞双手藏在袖子里,他淡然道:“但是,我想知道,身为溧阳卢氏的长子,公子为何会如此困顿不堪?没钱也就罢了,还被家族送来这么偏远的地方当一个小小的典军。甚至和卢氏世代通好的易家庶子,也敢向公子挑衅,这都是为了什么呢?”

  老黑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狠狠的瞪了勿乞一眼。

  卢乘风却是深叹了一口气,他望着勿乞问道:“你真想知道?”

  勿乞急忙点头,在他灵魂中,属于乐小白的那一部分恶劣的趣味冒了出来。

  “我,真想知道!”

  *

  努力解决自家公子的困境,这是一个首席门客的觉悟啊!

  努力投票给猪头,这是看猪头书的同志们应有的觉悟啊!

  票子,票子,票子,像易衍的身上的肥肉那样白花花一大片的票子!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