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十五章 强闯

第二十五章 强闯

  “真可怜哪!”

  望着乱成一团的城守府,卢乘风悠悠的叹息了一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粥碗的碗边。这时的他,就和街头的乡夫没甚两样,哪里还有钟鸣鼎食的世家公子的模样?他眯着眼睛笑着,笑容中尽是幸灾乐祸的快意。

  勿乞伸出舌头,将粥碗里的稀粥舔得干干净净,心满意足的叹了一口气。这里的水土太好了,用来澳洲的稻米香甜软糯,实在是勿乞吃过的一等一的好粥。一碗热粥下肚,肚子里热乎乎的,米香好像要从浑身的毛孔里散发出来,有一种沉甸甸的满足感。

  “这是报应哪。”

  按了按依旧裹得扎扎实实的右肩,勿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易行让他的门客向我们挑衅的时候,就应该想到有这么一天嘛!”

  “很明显,他们是我们的敌人,可不是我们的朋友。对付敌人,就一定要狠,要从他的最大弱点入手。如果他喜欢美女,就让一群丑陋的男人环绕着他;如果他喜欢俊男,就让一群丑陋的女人包围着他。”

  卢乘风若有所思的歪过头望着勿乞:“那么,对于易衍这样的守财奴呢?”

  勿乞含蓄的笑了起来:“那自然要响应上天对他的惩罚,把他的最后一个大钱都弄走喽!让他们乱了心神,乱了阵脚,上下混乱无人做主,我们就可以大展身手,在小蒙城站稳脚跟了!”

  龇了龇牙齿,卢乘风望着乱糟糟果然有如被火烧的马蜂窝一样的城守府,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易衍和三个族兄弟现在已经是心乱如麻,伤心外带恐惧,定然他们心神大乱,自己想要在小蒙城做点什么,这阻力肯定小了不少。

  卢乘风陷入了沉思,趁着易衍等人阵脚大乱的功夫,自己应该做点什么呢?

  很明显,易衍兄弟几个,对卢乘风的到来可没有什么好态度。原本小蒙城是他们的地盘,卢乘风凭空插了一手,已经是坏了他们的财路。再加上其他一些莫名的原因,若非他们的私财被人偷得干干净净彻底乱了他们的心神的话,怕是卢乘风清理城卫军的举动,早就收到了强力反弹。

  幸好有人偷光了他们的最后一点身家。

  勿乞站起身来,摇晃着大碗走进了典军府。卢乘风欣然的望着他背影,幸好这家伙是自己的首席门客。幸好幸好自己招揽了他。只不过,易衍和他三个兄弟的私财,到底是不是这家伙下的手啊?

  城守府从一大清早一直乱到了正午时分。勿乞已经帮着卢乘风在典军公房上处置了好几件军务,依旧能听到城守府内院传来的喧哗和哭喊。尤其是易衍那死胖子的嚎叫声,格外的高亢有力,格外的有穿透力,不仅仅是城守府,小半个小蒙城都听到了他的哭声。

  不过无论易衍他们如何伤心,这和勿乞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一大早,张虎就领着四千城卫军出了城,他们要去蒙村驻扎,将原本调去了蒙村的天字丙号营的数百精锐替换回来。

  天字丙号营,是小蒙城上任典军留下的最后一点精锐力量。统领天字丙号营的胡校尉显然不和易衍一伙人的心意,时常和他们对着干,所以在卢乘风出任小蒙城典军后,易衍唯恐胡校尉和卢乘风勾搭上,忙不迭的派遣他领兵去蒙村驻扎。

  按照易衍的心思,胡校尉和天字丙号营的士卒,最好死光在蒙村里最好。反正蒙山内蛮子无数,天字丙号营全体阵亡的概率很大,他们何时死光死绝了,就合乎了易衍的心意。

  勿乞是绝对不会让这么一支精锐,尤其是和易衍等人不对头的精锐游离在外,尤其他们如今手上缺乏人手。

  派遣近两千城卫军去蒙村驻扎,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练兵。最好蛮子天天袭击蒙村,让这些军士和蛮子们死力拼杀,这是锻炼强军的最快途径。也许死伤会有点大,但是小蒙城内好勇斗狠之徒无数,补充军士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小蒙城八千城卫军,未来将每个月轮换一次,每次轮换两千人去蒙村驻扎。平日里就算蛮人不去蒙村惹是生非,这些城卫军也将主动的袭击四周的蛮人,

  作为小蒙城的司役官,张虎带去了卢乘风的一纸公文,在蒙村就地征召三百青壮加入典军府近卫。在勿乞看来,憨厚淳朴,脑子有点简单,但是实力很不弱的蒙村人,最适合充当亲卫一职。蒙村人和城守府没有任何瓜葛,只要卢乘风结以恩义,忠诚度完全不成问题。

  三百青壮参军会对蒙村自身的防御力造成一定的影响,可是有四千城卫军驻扎在蒙村,三百青壮战斗力也显得不是很重要了。

  迅速积累一支对自己忠心可靠的亲信力量,迅速增强小蒙城的城卫军战斗力。勿乞提出的建议一举两得,得到了卢乘风和张虎部落口的称赞。

  除开张虎带领城卫军赶赴蒙村,勿乞一大早还派人在小蒙城四处招募新兵。在勿乞看来,八千城卫军是不足用的,卢乘风真正想要在小蒙城立足脚跟,必须要扩军。反正有易衍那张黄金床榻数十万金支撑着,小蒙城养上两万城卫军一点问题都没有,军械甲胄也完全不成问题。

  忙碌了一上午,勿乞好容易处置好了这些事情,老黑就急匆匆的赶到了典军府的正堂。

  蒙村的那些汉子又拉着大车来到了司蛮房,用蛮子的脑袋换取了将近二十万钱的悬赏。

  蒙村人知道张虎已经投靠了新任典军,他们将一半的钱款委托老黑交给张虎他们,在小蒙城街坊上大肆采购了一批麻布、食盐、烈酒等生活物资后,兴高采烈的回去了蒙村。

  可是老黑这边就有了问题。司蛮房交给蒙村人的赏金,是动用了城卫军的军款。在易衍的管辖下,城卫军的军库内能饿死耗子,抛开留给张虎的那一半赏金,光蒙村人的那不到十万钱的赏金,就掏空了整个城卫军的所有余款。

  老黑皱着脸站在典军公房大堂上,忧心忡忡的对卢乘风道:“这悬赏是城守府发下来的,一个蛮人头颅一百钱,按理说,这钱由典军府司蛮房支付后,应该由小蒙城回款给我们。”

  卢乘风端坐在条案后,他诧然道:“按照规矩,你应该去和小蒙城的司库交接钱款哪?”

  老黑气恼的哼了一声,他跺足道:“城守府的司库说,没有城守命令,谁也不能动用城库内一个大钱!”

  卢乘风冷哼了一声,勿乞大步到了老黑身边,伸手抓过了老黑以司蛮官名义签署的文书。上面标明了蒙村人送来了蛮人头颅一千九百七十五个,典军府司库支付了蒙村人十九万七千五百钱,所有钱款都暂从城卫军军款支出,交由小蒙城司库补充军款。

  “不给钱?小黑啊,去军营里招呼两千个胆量大点敢吃拼命饭的货色,跟我们去见见城守府的司库!”

  小黑兴奋的应了一声,他望了卢乘风一眼,看到卢乘风脸上的微笑后,小黑急忙狂奔了出去。

  一刻钟后,小黑从城卫军大营内拉出了两千军士,排着队快步奔走着冲进了城守府。勿乞也不和这些士卒多说,拿着卢乘风的典军令牌晃了晃,就带着他们快步朝城守府核心处的库房奔去。

  按吕国的官制安排,小蒙城城守和四大副官之下,都有司库一职,职责就相当于勿乞熟悉的财会和出纳的集合。典军有典军的司库,专责处置军款军械;典吏有典吏的司库,专责处理大小官员的俸禄和办公费用;典刑、典民下辖的司库,职责大致如此。

  而直属城守易衍管辖的司库,他负责的就是整个小蒙城的财政税收,负责向四大副官的司库调配钱款。故而,城守府的司库位高权重,必须是城守的亲近人手才能担任。

  如今小蒙城的司库,就是易衍自幼一起长大的贴身奴仆易三儿。因为当了官,嫌弃易三儿这个名字不够大气,又巴巴的让易衍给他重新取了个官名,叫做易山的就是。

  名字叫做易山,这家伙可没有一点山峰应有的气象。易山生得矮小干瘪,和他的主人易衍恰好走了两个极端。天生一副三角脸、三角眼,鼻子下面一左一右生了两簇鼠须,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奸猾刻薄之人。

  勿乞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城守府内库前时,易山正站在库房门口,眼珠子叽里咕噜的转悠着,也不知道在琢磨着些什么。负责看守库房的两百城守府护卫正矗立在库房正门前,倒也有几分威势。

  小蒙城的内库外用青条石铺成,内嵌半尺厚的钢板,坚固厚重不怕人强攻。库房的大门,更是两扇用水磨黑铁精铸成的一尺厚大门,哪怕是用重型攻城器械来攻打,一时半会也攻不破这大门。两扇大门上,一左一右,左饕餮、右貔貅,雕刻了两头相貌狰狞的神兽,都是有进无出的贪婪货,取财源广进不动根本的寓意。

  易山猛不丁的看到勿乞带着大群人手冲了过来,不由得吓了一大跳。他结结巴巴的指着勿乞厉声呵斥道:“那,那个叫做勿乞的小子,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你敢胡来,你家公子都救不了你!”

  内库重地,如果勿乞真敢胡来,足够给他扣上一个大大的黑帽子。

  勿乞抓着老黑的开启的文书,大步走到了易山面前,劈脸就是一通耳光抽了下去。

  ‘啪啪啪啪’声巨响,易山被打得口吐血沫儿,差点没晕了过去。

  一把将老黑开启的拨款文书扣在了易山脸上,勿乞厉声喝道:“把钱款拨给我,再给城卫军一万银的军费,否则今天勿乞大爷我生生撕了你!”

  不等易山反应过来,勿乞一脚跺在了易山小腹上,将他踢得倒飞出去,重重的贴在了内库大门上。

  内库外的守卫眼看势头不对,他们急忙涌上来想要揪住勿乞,哪知道勿乞手一挥,就是一声暴喝:“放开手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

  内库前方的广场面积也足够大,小黑带来的两千城卫军一听勿乞的命令,当即‘嗷’的一嗓子就往上涌。

  可怜两百内库守卫,当即被淹没在了人潮中。

  同志们,周末愉快。不管大家是睡懒觉还是陪女朋友逛街,记得一定要投票,要投票,要投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