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十六章 再盗

第二十六章 再盗

  重重一脚踏在了易山的胸口,勿乞差点没跺碎了他胸口的肋骨。

  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易山,勿乞肃然道:“我有正式军事文书在手,不给钱,你就是延误军机。吕国对延误军机的惩罚是什么?不过按我想,杀了你的头,也没人能说我什么吧?”

  易山惊恐的看向了那些内库的护卫,两百护卫早就横七竖八的倒在了地上。勿乞带来的士兵十个围攻一个护卫,这些人下手又没有轻重,两百护卫个个重伤,好几个都口吐鲜血昏迷不醒,若是不及时救治,怕是一条小命就没了。

  怨毒的望着勿乞,易山阴测测的说道:“勿乞,钱,我给你!不就是一点钱么?我拨给你。可是你记得了,你今天打了我,我是城守最贴心的心腹,以后我一定和你誓不罢休!”

  望着易山那张扭曲的三角脸,勿乞乐了:“你是逼我杀你灭口是吧?”

  一声轻鸣,勿乞拔出了前日阿二伤了他肩膀的那柄短剑。毕竟是下品法器,和普通的兵器大有不同,这短剑刃口上一缕寒光刺目,飕飕的寒气逼得人口鼻生寒,易山猛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手一挥,短剑划过易山的头皮。巴掌大小的一块头发被勿乞一剑削下,易山头顶一小块铜钱大小薄薄的头皮被划开,鲜血‘嗤’的一声冒了出来。勿乞抹了一把易山的血,随手抹在了他的面颊上。

  “来,闻闻,闻闻,你自己的血,从来没闻到过自己的血是什么滋味吧?”

  勿乞笑得很和善,双眼中也不带一丝半点的杀气。可是易山却近乎本能的哆嗦了起来,他好似一条可怜的小羊羔被猛虎按在了爪子下,本能的察觉到了死亡就在面前。

  “我给,我给钱!不仅是十九万七千五百钱赏金,城卫军未来一年的军费,我全拨给你!”

  易山胆怯了,心寒了,他疯狂的扭动挣扎着,大声的喊叫起来。

  勿乞后退了几步,笑呵呵的望着易山连连点头:“早这么配合不就好了?何必弄得血汪汪的?易司库,其实我这个人,最讨厌用暴力了!”很深沉的叹息了一声,勿乞指着自己的脑袋轻笑道:“其实很多事情,可以用这里来解决,实在没必要付诸暴力,你说呢?”

  易山怨毒的瞪了勿乞一眼,咬牙切齿的走到了内库门前,拨动了内库大门上两块复杂的拼图板。那是两幅十八格乘以十八格的星图,除非按照正确的顺序将星图复位,否则大门绝对不能开启。

  勿乞看得暗自点头,这大门的设计很是精巧,可见这世界的生产力水平很不低。

  易山一边拨动星图,一边咬牙切齿的发着狠。自家的主子这几天倒了血霉,全部身家被偷得干干净净,他们这些心腹奴仆也是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所以老黑拿着正规的文书,循着正式的途径来找他调拨款项,他就故意给老黑为难,就是想帮自家主子教训一下卢乘风。

  天知道,居然还有勿乞这样的怪胎,居然敢调动城卫军攻击一城的内库!为了这么点悬赏的小钱,至于这样么?虽然易山知道,城卫军的库房中没什么钱,所有军款都被吞没得差不多了,但是勿乞的吃相太难看。为了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悬赏款子,至于这样糟践人么?

  看着胸口硕大的黑脚印,易山盘算着,等过两天易衍的心情平复了,他一定要狠狠的告勿乞一个黑状。不把勿乞给整死,这口气他易山怎么出得出?

  作为小蒙城的司库,位高权重,手掌财政大权,满城子民,谁敢对他有丝毫不敬?可是勿乞,居然敢打他,居然敢给他放血,居然敢踩着他的胸口教训他!

  ‘咯咯咯咯’,一连串密集的机括声响起,内库的库门缓缓开启,一股寒气扑面而来。

  易山厌恶的回头望了勿乞一眼,他厉声喝道:“带几个人进来,把你们的钱款领走!先说好喽,这库房里的所有钱款都是有数的,其中九成的钱物都是要过几个月解去王都的贡品,少了一件两件的,你就自己把脑袋割下来吧!”

  勿乞不上这个当,他就站在内库门前,笑呵呵的望着易山:“不敢,不敢,内库重地,外人不敢擅入。还请易司库把十九万七千五百钱,还有城卫军来年的军费都搬出来,我们立刻就走!”

  易山气得眼睛一鼓,差点想要问候勿乞的亲娘。可是他不敢啊,头皮上还在‘汩汩’的冒血呢。气急败坏的望了勿乞一眼,易山心中怒骂之余,对勿乞的小心谨慎却也不由得赞叹了一声。

  直着嗓子尖叫了几声,叫来了十几个司库下属的小吏,易山领着他们进了库房,将勿乞索要的钱款用专门的铁制推车搬运了出来。十九万七千五百钱,这就装了足足二十口大箱子。城卫军来年的所有军费,则是整整五百箱银锭。

  小蒙城城卫军近八千人,寻常军士,按照参军的年限和军职高低,一个月的军饷就是一锭银到三锭银不等。军尉以上的将领,一月军饷在十锭银到百锭银。一年的总军饷开支,就需要二十万锭银。加上军械的损耗,还有士卒、坐骑的吃喝嚼裹,一年总军费需要五十万锭银以上。

  勿乞不和易山啰嗦,他带来了两千人,就是为了这些东西。一声令下,所有钱款被搬得干干净净,勿乞等小黑带着士卒们走了,这才在出库文书上用典军令牌盖了一个印记,随后向易山抱了个拳,道了声‘叨扰’,就这么扬长而去。

  易山阴狠的望着勿乞的背影,他低声诅咒道:“你们典军府的库房,最好也被偷个干净,看你们折损军费,该怎么死!”

  将无数的诅咒辱骂送给了勿乞,易山急匆匆的关闭了库门,殷勤的赶回内院探听动静。易衍依旧为了最后一点私财的被窃而伤心憔悴,受到极大刺激吐血的他,如今正躺在床榻上灌汤药。易行、易德、易徂三人眼巴巴的在床前照顾易衍,哪里还有精力理会小蒙城里的各项事务?

  这时的易衍,早就陷入了歇斯底里的状态,他动辄暴怒,就命令人将他看不顺眼的奴仆、护卫拖出去一通暴打,城守府内不时响起尖叫求饶声,闹腾了整整一天都没消停。

  深夜,辅助卢乘风完成了一整天军务的勿乞,又出动了。这一次,他直奔小蒙城的内库而去。

  前几次盗窃,只是乱了易衍等人的心神,让他们无心再找自己和卢乘风的麻烦。可是这一次,勿乞要给易衍兄弟几个一次重创——内库中有准备运往王都的贡品?每年小蒙城都要解缴大量钱财、珍宝去吕国王都?那丢失了贡品是个什么罪名呢?

  和易衍这样的纨绔膏粱小打小闹没意思,先让他们伤心欲绝、惊怖惊慌几天好好的折磨折磨他们,然后一棍子将他们打死,省得他们再作乱。

  就连这天夜里的天气都在帮助勿乞,天空灰蒙蒙的云层深厚,有小雨稀稀拉拉的落下来,四周水汽极重,雾气逐渐的从四周地里弥漫开来,隔开两三丈远就看不清人影。

  这么好的天时,勿乞又发动了先天水灵遁法,身体被淡淡的水汽覆盖,简直有如鬼影一样掠过了夜空。

  四周都是浓郁的水汽,先天真水灵罡在双臂经脉中急速旋转,随后不断涌入身体内各条经脉。清凉的气息从周身每一个毛孔钻进体内,勿乞依稀感觉到功力在缓慢的提升。他突然明白了一些修炼七玄筑灵诀的窍门,在对应的五行灵气充沛的地方修炼,将会事半功倍。

  修炼水源篇,也许他应该去找个大江大湖的浸泡着。

  身形如鬼,轻飘飘的落在了内库平坦如砥的屋顶。勿乞轻手轻脚的来到了屋顶边,内库外,一溜儿火把照得四周同名,百多个护卫正紧张的注视着四方。

  冷笑一声,勿乞回到了内库屋顶正中位置,掏出了那柄下品法器短剑,小心翼翼的送了一缕真气进去。

  短剑上冒出了一片极淡的血光,勿乞用短剑在屋顶一阵掏凿,取下了屋顶三条青石条,露出了下面一层厚厚的钢板。寻常贼人面对着钢板自然是手足无措,但是在勿乞看来,也不过是用短剑多切割一阵的功夫。下品法器就是下品法器,威力比卢乘风的那柄匕首还要强上一点,切钢板直如切软泥一般。

  “好东西啊!”

  暗赞了一声法器和凡俗兵器的差距,勿乞将一块块切下来的钢板放在了身边,很快他就切开了一个直径米许的大窟窿。在钢板的下面,建造内库的人居然还架设了三重致密的青钢丝网。

  勿乞眯着眼睛,双眸中一片蓝光亮起。这三重青钢丝网可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有几条钢丝通出了库房,不知道连去了哪里。但是可想而知,那些钢丝的尽头一定连着铃铛或者其他的预警机关,一有触动,整个城主府都会惊动。

  可惜这种防盗措施在勿乞看来,实在是太粗浅了。有了乐小白对于机关暗器的深厚底蕴,勿乞轻松的解决了那几条钢丝的问题,悄无声息的破开了三重钢丝网。

  犹如游鱼一样溜进了内库,勿乞兴奋的搓动起了双手。

  和易衍死胖子那几个易家兄弟不同,内库中的诸般库存中,金银珠宝没多少,更多的是各种珍稀山货和大堆大堆的矿石等物。各色珍贵的兽皮、兽骨、兽角,各种用玉盒、檀木盒盛放的珍贵药草,都是蒙山出产的山珍,在吕国的王都,这些东西都能换大钱。

  尤其一些珍贵的药草,在盗得经中都有得记载,已经算得上是下品的灵药,对修炼者都有好处。这些灵药也都受到了格外的关注,都是用特制的暖玉或者寒玉匣子分别盛放。

  在内库中走马观花的绕了一圈,勿乞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

  蒙山中居然还出产灵石?内库中有五行灵石各两千余颗,品质都还不错!其中水属性的灵石更是有两千七百多粒,正散发出让勿乞心旷神怡的氤氲气息。

  除了灵石,勿乞还发现了好几十种对修炼者有用的金属原矿,数量不大,但是也颇为可观。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勿乞仰天摇了摇头。这么多的宝物,这么多啊!这真是痛苦的幸福!

  卷起袖子,勿乞咬牙切齿的开始了他的搬运大业。

  痛苦的幸福,就是票子啊!

  同志们,继续砸票吧!票子越多,猪头劲头越大!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