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十七章 弹劾

第二十七章 弹劾

  一大早,雾气还没散去,天空还有星星点点的雨点滴下,脸色有点发白的勿乞已经坐在了典军府的大门洞里,探头探脑的望向了城守府的方向。他手里依旧端着粥碗和点心,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

  一口一口的吸着稀粥,慢条斯理的啃着点心,来来往往的城守府护卫和仆佣对他这种动作已经是习以为常,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最多最多,有那易家调教出来的世家奴仆在背后偷偷骂一句乡野村夫不懂礼仪,用餐的时候都这么不正经,还带坏了卢乘风。

  带着松枝味的衣衫熏香气随风涌来,卢乘风没个正形的端着一个偌大的粥碗,嘴里叼着个点心,摇摇摆摆的走到了勿乞身边,也坐在了门槛上。

  探头探脑的往城守府看了一阵子,卢乘风低声问道:“今天还能有什么好戏看?”

  勿乞吞了口稀粥,含糊不清的说道:“我怎么知道?只是,习惯坐在这里。”

  话音未落,就看到几个看守城守府内库的护卫面色惨白的一路狂奔了过来,这些人好似神智都被鬼迷了,根本就没有看脚下。结果在路过一段向下的石阶时,几个人几乎是同时一脚踏空,结结实实的一个正面摔倒在地上。

  凄声惨嚎了几声,几个护卫连滚带爬的在地上翻滚了一阵,踉跄着爬起来又朝城主府狂奔。冲在最前面的那个护卫突然扯着嗓子尖叫了起来,他的嗓音颤颤悠悠的,好似一根绷紧了的琴弦,发出了让人耳膜发痛的尖锐叫声。

  “公子,公子,遭贼了,遭贼了!内库被盗,内库被盗,所有贡品里面最值钱的那一批东西,灵石、灵药、灵矿,还有您为几位王子公侯收集的那些宝贝,全被偷走了!”

  ‘当啷’几声,城守府门口站着的几个护卫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腰间兵器碰到了地面,发出了沉闷的响声。如丧考妣的尖嚎声从城主府内外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城主府内数百护卫仆佣迅速将这个黑色不吉的消息散播了出去。

  每一年,小蒙城都要向吕国王都进献大量的金银和各色山珍,这是小蒙城这座城市存在的最大意义。吕国地位最高的数十位公侯王爵,也都在小蒙城有着自己的利益。他们会通过城守,在小蒙城收购各种山珍宝物。

  内库贡品和历年积存下来的宝物被盗,这恰恰打在了易衍这城守的死穴上。

  没有金银山珍进贡给吕国朝廷,朝廷绝对不介意另换一个城守。丢失了那些公侯王爵用大笔真金白银收购的各色宝物,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绝对不会介意用一根手指头碾死易衍兄弟几个易家的庶出子弟。

  失魂落魄的惨嚎声骤然间从城守府后院响起,那是易衍、易行、易德、易徂兄弟四个齐声发出的惨嚎:“苍天哪,后土哪,我们做了什么孽,我们冒犯了哪路鬼神,要这样惩治我们?”

  被盗光了私财,兄弟四个虽然心痛,但是只要官职在,他们努力搜刮两年地皮也能搜刮回来。但是丢失了贡品和内库中历年积蓄的宝物,兄弟四个先不要说能否保住自己的官位,先看看自家的性命能否保全吧!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仅仅绑了一条兜裆布,露出浑身雪花般肥肉的易衍大步从城主府内冲了出来。紧跟在他身后的,是衣衫凌乱发冠全无的易行兄弟三个。他们带着大群的护卫,火急火燎的冲向了内库的方向。

  易衍的脸色惨白如雪,一边狂奔,一边时不时的吐出两三口鲜血,将他胸口雪白的皮肉染得猩红一片,看上去煞是惨厉。易行兄弟三个嘴角也急出了血丝儿,他们张大嘴吃力的喘息着,宛如一条溺水的狗。

  “快,快,看看到底被偷走了什么!”易衍狼狈的狂奔而去,一边奔跑一边大叫着。

  勿乞摇了摇头,伸出舌头将粥碗舔得干干净净。自家做的事情自己清楚,昨天勿乞不惜耗费了十五块下品水属性灵石补充真气,一路往来都调动了最强的真气增强自己的速度和力量,耗费了两个半时辰,将内库内他能搬走的东西全部搬得干干净净。

  可是内库中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勿乞只选择最有价值的那些物品偷走,还将金锭搬空,将银锭搬走了不少。那些实在无法运走的东西,则只能尽情破坏了。比如说那些珍贵的珍禽异兽的皮毛,就被勿乞用短剑捅了无数个窟窿,全部从价值千金、万金的珍物变成了废物。

  就是因为耗力过度,勿乞今天才显得脸色发白,身体都有点亏虚,却正好符合他‘重伤’的身份。

  如今他两个胳肢窝下面还紧贴着两块水属性灵石,正不断的抽取里面的灵气补充自身消耗。清凉的水汽不断吸入双臂,正化为滔滔真水灵罡滚荡不休。

  只不过,透支性的将真气损耗一空,又借助灵石补充了全部消耗后,勿乞的修为骤然提升了三成!又一次的逼近了后天巅峰的临界点。勿乞再一次用真水灵罡强化了经脉,并没有急着去突破后天境界。

  远远地一阵嘈杂声传来,一群手忙脚乱的护卫抬着昏迷不醒的易衍兄弟四个跑了回来。很显然库房里的惨状让易衍他们太过于激动了,以至于兄弟四个齐齐喷血,齐齐晕倒。

  勿乞望着那些抬着易衍兄弟回来的护卫,随手将碗递给了卢乘风。

  卢乘风下意识的接过勿乞递过来的粥碗,就听到勿乞说道:“丢失贡品,在吕国是什么罪名?”

  眉毛一挑,卢乘风下意识的回答道:“起码也是一个丢官罢职的惩罚,弄不好还得押回王都问罪。”

  用力揉了揉手掌,勿乞问卢乘风道:“那,公子你在王都中,还有一二交好之人?不至于公子你长大至今,连一两个可以通风报信的世家子都没有吧?”

  眸子里一亮,卢乘风连连点头道:“自然还有一二交好之人,只不过身份和我相当,都是家族中尴尬之人。”

  一骨碌站起身来,勿乞冷笑道:“尴尬不尴尬,不管这么多。公子你赶快上表弹劾易衍兄弟四个,说他们贪赃枉法、私吞贡品,罪名能有多重就有多重,用最快的速度送去王都。顺便给您的那几个交好的世家子一封书信,请他们将这风声在王都内散播出去。”

  卢乘风拎着两口粥碗站了起来,兴奋得连连点头:“妙哉,一棍将他们打杀,不容他们有翻身的机会,在新城守任命之前,你我在小蒙城可以随意施为!”

  抿嘴笑了笑,卢乘风阴恻恻的说道:“小蒙城地处荒僻,每年都要死伤一批官吏,怕是没什么人愿意来这里赴任,除非真是那种走投无路又一心钻到了钱眼里的!”

  勿乞瞪了卢乘风一眼,他冷笑道:“那公子还不快点去?让小黑带着三十名猎蛮人上路,尽可能多携带一些金银珠宝过去。让公子交好的那些世家子群策群力,给公子你谋一个代理城守的职位那是再好不过了!”

  卢乘风诧异的望着勿乞:“为何不是正式的城守?”

  勿乞用看猪的眼神扫了卢乘风一眼:“公子的那几位同胞兄弟,可愿意见到公子做城守?代理城守总是个虚名,哪怕公子将小蒙城彻底掌握在手中,也无人看重。但是一旦公子成为正式城守,哼哼!”

  两声冷笑让卢乘风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用粥碗狠狠的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转身风一样跑了进去。

  跑出了好几步,卢乘风才突然醒悟过来,他看着左右手上两个粥碗,很有点郁闷的回过头望了勿乞一眼。这家伙还有一点身为门客的自觉么?居然让自家的公子帮他收拾粥碗?

  歪歪嘴,卢乘风放声叫道:“勿乞,你去作甚?”

  勿乞背着手,乐滋滋的朝不远处的几个城守府护卫溜达了过去。他笑呵呵的回答道:“做什么?造谣生事啊!丢失了祭品,易家兄弟几个要倒血霉。啧,看我一条灵舌,吹散城守府数千护卫!”

  卢乘风双眸再次一亮,他这时只觉得浑身都是劲,一连串的大叫起来:“小黑,小黑,赶快过来!”

  用最快的速度写了一封文笔华丽文风犀利的弹劾奏章,再写了几封充满兄弟交情的私人信函,卢乘风将奏章和信函分别用铜管火漆分装好,慎重的交给了小黑,给他交代嘱咐了一大段话。

  半个时辰后,小黑带着三十名猎蛮人,骑着小蒙城内最快的坐骑,一路狂奔出了小蒙城。在小黑腰间的皮囊内,除了奏章和信函,还有厚厚一叠在小蒙城的钱号中兑换的金票——十万锭纯金的金票。十万金,足够上下运作决定吕国一个小郡的郡守职位,何况是小蒙城这个荒僻的小城?

  可怜易衍拼命的刮了几年地皮,刮得小蒙城天高九尺,结果全便宜了勿乞和卢乘风。

  就在卢乘风忙着调兵遣将时,勿乞已经走到了几个城守府护卫的身边,笑呵呵的朝这些护卫打了个招呼。因着他是典军官首席门客的身份,这些护卫哪里敢怠慢,忙不迭的回礼。

  勿乞笑着和这些护卫见礼,然后很是和蔼的问道:“几位兄弟,你们不是易家的家丁亲卫吧?”

  几个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摇了摇头。

  易衍兄弟四个来小蒙城,带来的亲兵护卫只有百人。城守府内的数千护卫,都是他这几年里收录的。

  勿乞重重的点了点头,他背起双手,慢吞吞的朝一旁走去。一边走,他一边长声感慨道:“贡品丢失,内库被盗,眼看着城守的官职不保,诸位兄弟都是吃饷过日子的人,又不是人家家生子亲兵护卫,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哦!”

  短短一个时辰内,谣言在小蒙城城守府内四处散播开来。

  城守就要倒台了,这些被他重金雇佣的护卫,该如何是好?如今的城守易衍,可是连下个月的工钱都开不出来了!到底是另外去找生路,还是去投奔新来的典军大人呢?

  谣言四起,人心大乱。

  小黑带着弹劾奏章,已经远离小蒙城百里开外!

  今儿清明节,早点更新吧!

  同志们,继续投票啊!票子,票子,票子啊!

  还要记得明天周一,周一的票子也不要忘记了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