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二十八章 夜刺

第二十八章 夜刺

  深夜,城守府内突然火光四起,哭喊声响彻云霄。

  小蒙城轰然大乱,无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百姓纷纷出门观看。但是手舞足蹈的勿乞早就领了剩下的城卫军和这几天征召的两千多新兵出门弹压,不让一个百姓出门,很好的维持了城里的秩序。

  城守府内的骚乱持续了一刻钟,随后偌大的城守府城门洞开,无数黑影疯狂的窜了出来。

  易衍等人被勿乞偷了个兜底光,但是他们带来的仆役、家丁、族人手上,还有不少浮财,凑合在一起,还是一笔可观的钱物。

  勿乞在城守府护卫中大肆造谣,散发各种离奇的言论。偏偏易衍兄弟几个早就乱了心神,也没人出来辟谣,更没有指派心腹监督这些聘用的护卫。谣言乱人心,城守府三千多护卫当即有了一样心思。

  就在这天夜里,两千多护卫突然发作,纵火焚烧了易衍的城守府,将易衍兄弟几个身边人的最后一点私财洗劫一空,还掳掠了数百名城守府的娇俏侍女、仆佣之后,打开城守府混入了小蒙城。

  小蒙城乃蛮荒之地,方圆数百里内再无其他城镇,是吕国最荒僻的所在。若非有蒙山出产的珍稀特产,小蒙城就是一个流浪狗都不愿意来的地方。饶是如此,能够在小蒙城厮混的人,要么是要钱不要命的商人,要么是刀头舔血的猎蛮游侠,要么就是无路可走的亡命凶徒。

  易衍兄弟来到小蒙城为官,手头有钱后,为了自家安全,大肆的聘用护卫防御城守府。小蒙城内实力最强的一批人,就是那些游侠猎蛮人以及好勇斗狠的凶徒。

  这些人都是一群要吃肉的狼。你能喂饱他们时,他们为易衍拼命。当易衍再不能喂饱他们,反而有可能连累他们一起受罪时,这些家伙毫不犹豫的作乱,抢了一批现银和女子,施施然混入了小蒙城逍遥过日子去了。

  勿乞指挥着城卫军团团在城内四处游走弹压,只是针对普通百姓和商队,并没有和这些背主逃跑的护卫起冲突。坦白的说,这些护卫的实力都很不弱,勿乞如今手上那些军士,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根本没必要和他们动手,勿乞可没那个好心为易衍的身边人减少损失。

  带着一队军士守在城守府正门前的大街上,勿乞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拎着大包小包,扛着美丽侍女的前城守府护卫快速掠过。

  城守府内依旧火光冲天,却没有人去救火。勿乞依稀又听到了易衍等人凄厉的喊叫声,只是他们身边的那些亲信哪里有空管他们?只能由得他们去惨叫了。

  短短几天的功夫,能将堂堂一城之守折腾成这般局面,勿乞也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大火烧了一夜,毕竟城守府内重重城墙都是用青石筑成,过火的院落也就是易衍兄弟几个人的内院,大火烧光了内院里的花草树木和楼房,也就渐渐熄灭了下来。一缕黑烟直窜高空,空气中弥散着刺鼻的烟火气。隐约有哭泣声从四处传来,易衍兄弟几个的亲信家人也在那里哀嚎着,痛哭流涕的念叨着他们的钱,他们最宠爱的小妾和他们最喜欢的侍女丫鬟。

  一夜暴乱,两千多城守府护卫逃得干干净净,剩下的数百护卫,则是毫不犹豫的投靠了卢乘风。

  这些人很做得出来,他们当着易衍手下的面,脱下了身上的城守府护卫袍色,跪在典军府的面前,申请加入典军府,成为卢乘风的护卫。

  卢乘风表现出了一个世家公子应有的大度和豪爽,他一声令下,就给这数百前城守府护卫更换了城卫军的服饰,让他们编入了城卫军,就在典军府内值守。

  这些护卫都修炼了内家真气,实力比平常士卒强大了许多。虽然他们的忠诚心很成问题,但是只要给足了金银,他们平日里还是可以用的。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小蒙城的好汉们很实在,只要给钱,他们的服务就没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

  易衍闻讯走出了被烧成白地的城守府,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招收的护卫投靠了卢乘风。

  大半护卫叛乱逃跑,小半护卫弃他而走,这就好似两个重重的耳光,抽得易衍眼珠发绿,浑身白肉一层层的波动起来。尤其当那些护卫换上了黑色的城卫军袍服后,易衍嗓子眼里一甜,又是一口血喷出老远,翻着白眼倒在了地上。

  勿乞双手缩在袖子里,乐呵呵的笑望着易衍吐血倒地。他有气无力的拉长了声音大叫起来:“城主老爷又吐血晕倒啦,快来人哪,叫大夫,快,快!”

  手一丢,十几个青铜铸的小刀币‘丁零当啷’的落在了易衍身边。勿乞好心好意的对易衍身边几个面色憔悴好似魂灵儿都飞上了九天的家仆说道:“怕是你们也没钱请大夫了,唔,我这里还有点压箱底的私房,借给你们罢?”

  办昏半醒的易衍听到‘钱’字,当即仰天大叫起来:“我的钱,我的钱,我的钱哪!”

  又是一口血喷出,易衍喉咙里‘咯咯’几声响,踏踏实实的昏了过去。

  易衍的几个亲信贴身人手忙脚乱的扶起易衍,又是掐人中,又是拍脸蛋,又是喷冷水的忙个不停,好容易才将他弄醒了过来。但是醒过来的易衍面色发黑,双眼无神,原本细腻白嫩的白肉干瘪瘪的,骤然间好似脱水了数十斤。

  勿乞眯着眼睛看了易衍易衍,目光如刀扫过了城守府内那些忙忙碌碌的家丁侍卫,轻哼了一声。

  当天夜里,卢乘风神色肃穆的将太白金刀阵架设在了自己卧房外。以三根阵桩布阵,阵势覆盖的范围足足有三十丈,他所在的整个院子都被阵势的威力笼罩。

  勿乞蹲在一旁,好奇的看着卢乘风布置这一切。

  太白金刀阵,勿乞认识这个阵法,盗得经中无所不包,尤其是阵法之道深邃奥妙,远非寻常人所能想象。在修炼界,阵法就和地球上的保险库合金大门、电子锁一样,经常用来保护重要的洞府和各种珍贵物品,更是天地大道的一种具体而微的表现。

  盗得经号称天下无不可盗者,如果不精通阵法,如何破开阵势去盗取各种目标?

  所以,盗得经中有足足三分之一的篇幅,是讲解各种大阵妙理,除开了修炼界常见的各种阵法,还有编著盗得经的那人对阵法的领悟和扩展,真个是包罗万象,天下阵法在盗得经中就是透明的空气没有丝毫难度。

  太白金刀阵,作为庚金属性大阵的基本阵法之一,哪怕勿乞并没有专门研究过阵道,却也能一眼看透其中的奥秘。三根阵桩成品字形架设,若有若无的庚金气息在三根阵桩之中传递荡漾,院子里地面上隐隐生出了一层轻纱般稀薄的白气,那是阵法聚集起来的太白金精之气。

  卢乘风耗费了一刻钟时间,才好容易将阵法推动运转。这个粗浅的阵法,就耗空了卢乘风全部的真气,要不是老黑及时的送上了一碗人药让卢乘风喝下,体内空荡荡的卢乘风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打量着已经正式发动的阵法,勿乞双手托着下巴,很好奇的问道:“值得这样准备么?”

  卢乘风深吸了一口气,将大碗递还给老黑,也一屁股坐在了勿乞身边的台阶上。他仰望着天空,淡淡的说道:“会有人来的。在易衍被正式剥夺城守之位离开小蒙城之前,我们每天夜里都要这样戒备。”

  好奇的望着卢乘风,勿乞不以为然的说道:“可是谁会来袭击我们?”

  话音未落,院子外就传来了‘唰唰’的喷水声。勿乞的脸色顿时一变,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他的师傅吴望当年摸岗哨,用匕首从身后切断哨兵脖子的时候,鲜血从动脉血管中喷出时就是这个声响。

  卢乘风的身体也骤然一僵,他低声叮嘱道:“来人了,老黑,躲屋里去!”

  腰身佝偻的老黑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柄色泽漆黑的弯刀,哆哆嗦嗦的站在了卢乘风身边,却没有进屋的意思。勿乞眉头一皱,一把抢过老黑手上的刀,一指头点晕了老黑,将他丢进了卢乘风的卧房。

  赞许的向勿乞点了点头,卢乘风低声冷笑道:“和我不同,易衍他们毕竟是易家的子弟,哪怕是庶出,他们身边也一定有自幼跟随他们的‘刺’。”

  勿乞看着卢乘风。

  卢乘风缓缓颔首道:“‘刺’,‘刺客’的‘刺’!”

  勿乞站在了卢乘风身边,他揉动双手,将那柄下品法器短剑握在了左手掌心。轻挥从老黑手上抢过来得弯刀,勿乞冷声道:“这么说,是易衍他们身边的刺来找我们麻烦了?唔,也是,小蒙城里发生了这么多麻烦,好像最大的嫌疑人就是我们!”

  卢乘风歪了歪嘴巴,何止是最大的嫌疑人,现在他床榻下那堆积成一座小山的金砖是怎么来的?他们可是实实在在的作案人。若非顾及他卢氏长子的身份,怕是易衍他们身边的刺,早在易衍、易行他们的私财被窃走之时,就已经找上门来了。

  “小心!这些刺,不是这么容易对付的!”卢乘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腰间解下了一柄长有六尺的软剑。他随手一抖软剑,顿时一片绿莹莹的水光洒出了数尺远近。

  “好利器!”勿乞赞叹了一句,这软剑无论是材料还是锻造手法,在凡俗兵器中都无可挑剔了。

  院墙上突然掠过一线黑影,四个黑衣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院子中。

  今天周末,又是清明节,猪头外出有事,就提前更新咯。

  大家记得投票啊!

  尤其明天周一,大家凌晨时分,争取多多投票!猪头在此流着口水狂喷‘谢谢’了!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