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章 尽屠

第三十章 尽屠

  红色艳阳罩在青色的山峰上,一条泥泞的大道从山前蜿蜒而过,路上少有人行。

  身穿制式甲胄,腰间配了一柄特制青锋剑的勿乞正骑在一头独角麋鹿背上,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山下的那条大道。独角麋鹿正无聊的啃食一块岩石上的青苔,牙齿磨得‘嘎嘎’作响。

  应该是青苔不合胃口,独角麋鹿不快的打了个响鼻,长长的尾巴甩起来,一下抽在了狗崽子的脸上。

  狗崽子擦了擦鼻子,同样穿着小蒙城城卫军制式甲胄的他憨憨的笑了笑,一巴掌推开了那头麋鹿的尾巴,得意洋洋的摸了摸斜靠在身边的那柄常有一丈二尺的宣花大斧。斧子的斧面方圆有三尺左右,简直就好似一扇小门板,不需要抡起来,就知道它的杀伤力很惊人。

  一个月前,经历夜间刺杀一事后,易衍兄弟几个彻底的消停了下来。他们近乎歇斯底里的在城守府内饮酒作乐,肆意的玩弄侍女仆妇,好像要将他们一辈子的奢靡在短短几天内耗费一空。

  在这一个月中,张虎从蒙村带回了天字丙号营的全部兵马,天字丙号营的营头校尉胡威在卢乘风的殷勤招揽下毅然投靠,成了卢乘风的第三个门客,五百天字丙号营的精锐则成了卢乘风的亲兵。

  张虎从蒙村带来的,还有包括狗崽子在内的六百蒙村青壮,个个都是能打能扛的血性汉子。有了蒙城派去驻扎的四千军队,有了勿乞着人送去的大量钱物、粮食的援助,蒙村已经不需要这么多青壮维护村子,蒙村的族老很英明的将六百最彪悍的子弟送来了小蒙城。

  在蒙村厮混一辈子也就是一个乡野匹夫,去小蒙城,成为卢乘风的亲信,也许还能博一个富贵前程。蒙村的族老们看得很准,下注也很准,六百蒙村青壮也第一时间被编入了卢乘风的亲兵队中,而且卢乘风还拿出了一本卢氏秘藏的内功法诀《莽牛劲》送给了蒙村人。

  一个月后,吕国王都对易衍等人的处置意见已经送到了小蒙城。贪赃枉法、无为渎职,十几项罪名扣在了易衍等人头上,易衍城守之职果然被剥夺,而卢乘风顺利的成为了小蒙城代城守。

  一切都按照勿乞的计划进行,唯独在易衍等人的处置问题上,吕国王都的态度让勿乞很是诧异——易衍等人并没有受到进一步的惩罚,只是让他们回转沫阳易家闭门思过而已。很显然,易家出力了,他们动用人脉关系,减轻了易衍等人的罪责,最终除了丢掉了官职,他们并没有受到其他的追究。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易衍他们是一定要死的!”

  勿乞端坐在独角麋鹿背上,眯着眼睛看向了小蒙城的方向。这里距离小蒙城有三百多里,是小蒙城进出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易衍等人想要回转沫阳易家,就必须从这条道通过。

  狗崽子笑呵呵的摸了一把宣花大斧,他重重的拍了一下勿乞的胳膊,笑问道:“大哥,你要杀的人什么时候来?”

  勿乞沉吟片刻,盘算了一阵,缓缓点头道:“还有半个时辰吧?他们车驾极多,又有这么多女眷要携带,这条道可不好行走,想要到这里,没这么快。”

  拍了一下狗崽子的肩膀,勿乞皱眉道:“狗崽子,张虎大哥去蒙村,没说要成年人才能过来么?你巴巴的跟来做什么?”

  狗崽子的笑容一敛,他沉声道:“我爹死了,我要养我娘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哩。来小蒙城,代城守大人给的俸禄高,还可以修炼大人赠送的《莽牛劲》,这可比我们蒙村的家传功法强太多了,我干嘛不来?”

  紧握着宣花大斧,狗崽子很得意的昂起头来,他望着天空一片飘过的白云笑道:“村子里的大叔都说,山外的女人比村子里的有味道!我要赚很多钱,然后买几个山外面的女人回去村子里。我要生娃,生很多的娃!”

  勿乞的面孔僵硬了,狗崽子的雄心壮志,让他想起了乐小白。曾经乐小白站在荷兰某个著名的红灯区外面,仰天大叫:“给我女人,我要很多的女人!”

  摇头叹了一口气,勿乞无奈道:“狗崽子名字太难听了,我给你起个大号吧?蒙小白怎样?”

  狗崽子有也可无也可的点了点头,他也分不清名字的好坏,干脆利落的说道:“蒙小白?听起来还成,以后我就是蒙小白了!”他转过头去,很欢快的对后面的一群彪形大汉笑道:“各位叔伯,以后我就是蒙小白了,这是勿乞大哥给我起的名字哩!”

  蒙村的汉子们正围成了十几个圈子,嘻嘻哈哈的灌着老酒,听了蒙小白的话,他们全都举起酒袋欢呼了一声。这些汉子兴奋之下,将硕大酒袋中的烈酒一饮而尽,一个个变得面红脖子粗,脖子上的血管鼓了起来,几乎有大拇指粗细。

  这些粗豪的汉子,就好像一群发狂的公牛,只要勿乞一声令下,就能冲出去撕碎面前的一切。

  溧阳卢氏家族秘藏功法《莽牛劲》,实在是太适合这些粗壮彪猛一根筋的蒙村人了。短短二十几天的修炼,就让这群汉子带上了一股子见了红布的公牛特有的彪悍血气。

  胡威率领的五百天字丙号营精锐则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的山林中,他们沉静如山,没有一个人胡乱动弹,没有一个人发出半点儿声音。就连他们的坐骑迅奔骑都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只是偶尔甩动尾巴赶走身边的小虫豸。

  和蒙村人比起来,蒙村人是沸腾的岩浆,天字丙号营就是沉静的冰山,却都蕴含着可怕的杀伤力。

  远处道路上慢慢的出现了一大队车驾、坐骑,足足有上百辆车驾,三百多护卫骑着坐骑护卫两翼,一路蜿蜒着朝这边行了过来。易衍等人的车队到了。

  这支车队中,除了易衍等人的亲眷、奴仆和家丁护卫,还有来自吕国王都宣布诏令的天使,更有一队百多人的易家人。这些来自沫阳易家的易家人,是特意赶来小蒙城,护送易衍等人回家族的。

  “也不知道,这些人里面,会有刺么?”勿乞望着那支车队,轻轻的挥了挥手。

  一名蒙村大汉急忙蹿进了山林中,怪声怪气的吹了一声尖锐难听的口哨。远处山林里随即响起了绵绵不绝的口哨声,一路传到了道路边的一条狭小山谷内。

  当易衍等人的车队行到那山谷前时,只听一声怪啸传来,无数锋利的芒刺呼啸着朝易衍车队射去。

  伴随着怪异的吼叫声,超过两千名蛮人欢喜鼓舞的蹦跳着,手持各色兵器冲杀了出来。在这些蛮人身后,数百名手持强弓的蛮人正不断拉弓射箭,将剧毒的芒刺射上天空。

  蒙村人能够在蒙山深处扎根,他们和蛮人结了深仇大恨,但是也有极少数的蛮人,和他们有秘密往来。很多罕见的珍奇之物,就是由这些蛮人在蒙山深处采摘后交易给了蒙村人。

  所以,通过这些和蒙村有秘密勾结的蛮人,去蛊惑一群真正的蛮子野人埋伏在路边,伏击一个传说中装满了食盐、粮食和美丽女子的车队,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在勿乞的调配安排下,这两千多将近三千蛮人根本没怀疑他们是在为勿乞打工,就兴致高昂的埋伏在了山谷中。此刻一听到信号,他们立刻冲杀出来,对易衍的车队发动了疯狂的攻击。

  可怜那些易家的护卫,芒刺宛如暴风骤雨一样急速袭来,将近一半的护卫还没看清敌人是谁,就被芒刺射中。勿乞在蒙村见识过这芒刺的威力,一旦刺进人体,就立刻让人体干瘪萎缩,鲜血化为带毒的污血急速喷出体外。

  惨嚎声不断响起,易家的护卫不断倒地。面对疯狂扑进的蛮人,护卫们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三拍。

  这些护卫是易衍从家族中带出来的心腹亲卫,真正战斗力并不强。易衍在小蒙城的最大依仗,是那些叛离了他的护卫,那些在小蒙城厮混的武士,才拥有实际的实战经验和足够强悍的武力。

  蛮人们一拥而上,迅速将易衍的车队包围了起来,无数长刀阔斧疯狂劈砍下去,将易衍的家族护卫斩杀殆尽。好几辆车驾被蛮人们强行拉扯到了路边,抓下了车门上的帘子。车里传出了女子哭泣的声音,这更加刺激了蛮人们更加卖命的进攻。

  幸好沫阳易家派出了近百护卫来保护易衍。这些护卫都是易家的精锐之选,无论是装备、修为还是士气,都远非易衍的那些软脚杆心腹可比。

  近百身披甲胄的护卫团团护住了易衍、易德、易行、易徂兄弟四人,结成了圆阵缓缓的向大道边退去。他们退走的方向有一堆乱石,以这些护卫的实力,如果能在乱石堆中结阵自保,足以和蛮人们相持。

  但是让易衍等人绝望的事情终于发生!

  三名蛮人头领突然从山谷中抢出,他们手上分别持了一根骨笛、一根骨杖、一柄骨刀,放出了森森阴风、发出尖锐鬼啸、祭起一条长六尺左右灰森森的刀光凌空朝他们劈了下来。

  骨笛魔音散魄,骨杖阴风抽髓,骨刀刀光须臾不离人的脖颈左右。眨眼的功夫,易家的精锐护卫就倒下了十七人,所有阵亡的护卫都是先被刀光砍下了头颅,然后被阴风魔音吸光了血肉精髓。

  阴森的冷笑声从一辆车驾中突然传来,四条淡淡的黑影从那车驾中激射而出。

  勿乞连连点头,易家果然新派来了‘刺’接应易衍等人!

  缓缓举起手,勿乞冷笑道:“大家准备,屠光下面所有人!”

  蒙村的汉子纷纷骑上独角麋鹿,天字丙号营的战士翻身上了坐骑。

  在勿乞的领导下,众人缓缓下山,悄悄的朝战场掩近。

  *

  亲爱的同志们,票子,票子,票子啊!

  这两个星期,猪头码字码得很开心啊!大家努力投票,猪头会更开心的码字的!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