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一章 斩杀

第三十一章 斩杀

  ‘刺’!

  大燕朝世家豪门特有的死士。挑选有足够天资的孤儿,自幼用残酷的手段培养,利用各种药物和种种匪夷所思的训练方法,配合独特的邪门功诀,将他们培养成杀戮的机器。

  每一个‘刺’,都对主家忠心耿耿,随时都能为了主家付出一切。

  从易家新赶到易衍身边的四个‘刺’刚一现身,就吞下了可以激发他们十倍力量的丹丸。他们的体形迅速膨胀,宛如四团乌云,带着怪异的鬼啸声朝三个蛮人首领扑了过去。

  远处山坡上,勿乞一直看着这边。他也看出来,四个‘刺’虽然修为了得,但是面对驱策三件下品法器的蛮人首领,若是不拼命,他们会被轻松杀死。一如一个多月前,在卢乘风的院子里被太白金刀阵撕成粉碎的四个‘刺’。

  力量暴涨十倍,飞掠的速度则是增加了三倍以上。

  三个蛮人首领措手不及之下,白蒙蒙的刀光朝天空一卷,只是将一个刺的小腿砍了下来。鲜血四溅,在蛮人首领尖锐的嚎叫声中,刀光迅速回卷,朝四个厉啸飞扑的刺追了上来。可是那四个刺,包括小腿被斩落的那一个,都是亡命尖啸着,完全不顾刀光的威胁向前飞扑。

  平地里一阵阴风卷起,四个刺的身体骤然一颤,飞掠的速度下降了三成。刺耳的魔音响起,小腿被斩落,鲜血不断喷出的那个刺身体一阵哆嗦,他的头颅凭空炸开,阴风朝上一扑,将他的身体吸成了一具干尸。

  四周蛮人疯狂的叫嚣起来,他们纷纷扭过头看向了自己首领的方向。

  刀光再闪,御刀的蛮人首领口吐鲜血激发刀光,让刀光的速度凭空增加一倍,迅猛绝伦的劈在了一个刺的身上。大片鲜血喷洒而出,那个刺被刀光齐腰斩断,惨嚎一声摔落地面惨死当场。

  另外两个刺已经冲到了蛮人首领的面前。他们一句废话也没说,身体迅速的膨胀着,随即猛烈的爆炸开。血肉飞溅,漆黑的血水喷出了数十丈远,三个蛮人首领被炸得支离破碎,胳膊腿子飞出了十几丈外。

  方圆百丈内的蛮人、易家的护卫等被四溅的黑血击中,黑血好似浓镪水一样迅速腐蚀他们的身体,大块大块的血肉纷纷掉落。这些人只是惨嚎了几声,在地上抽搐翻滚了一阵,就浑身发黑而亡。

  勿乞看得脸上肌肉一阵抽搐,易家的这些‘刺’修炼的是什么邪门功法,伤人伤己,邪恶霸道到了极点。摇摇头,他急忙带着麾下人马,迅速的从山上下来,渐渐的掩到了大道边。

  四个刺一死,易衍身边的最强一股力量荡然无存。依靠着数十个家族精锐护卫的保护,易衍等人尖声怪叫着,狼狈的向路边的乱石堆退去。蛮人们眼见自己的首领惨死,也发了蛮性,三下五除二的杀光了车队中的其他人,嗷嗷怪叫着朝易衍等人围了上去。

  一千多蛮人围攻数十精锐护卫,饶是这些护卫身穿精良的铠甲,个个都有着三十年境以上的内力修为,却也挡不住这绵绵不绝宛如潮水一样的攻击。只不过一盏茶的时间,距离乱石堆还有十几丈距离的时候,易衍等人身边的护卫又少了一半。

  那些蛮人一旦发了狂,他们简直不要命的向前扑击。他们用血肉之躯死死挡住易家护卫的刀枪,强行将他们从坐骑上拖了下来。一旦有易家的护卫摔倒在地,立刻有数十个蛮人蜂拥而上,沉甸甸的大刀阔斧雨点一样落下,砸得这些护卫血肉横飞惨死当场。

  易衍浑身哆嗦着,肉浪在周身一阵的翻滚。他凄声哀嚎道:“我的苍天哪,我易衍造了什么孽,这些蛮人来打我做什么?苍天哪,后土哪,赶快救救我吧!”

  一名蛮人骤然投出了一柄手斧。黑铁铸造的手斧粗陋不堪,刃口也并不锋利。但是那蛮人力量极大,斧子带着沉闷的尖啸声掠过空气,狠狠的斩在了易衍的左肩上。

  一声惨嚎惊天而起,易衍的左臂被齐根斩断,鲜血狂喷而出。易行、易德、易徂三人齐声惊呼,忙不迭的躲到了易衍的身后。以易衍硕大的身躯,的确是一块最好不过的人肉盾牌。什么兄弟之情、同胞之谊,在这个时候早就被易行他们三个丢去了九霄云外。

  易衍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近乎疯狂的向那些家族护卫咆哮起来:“你们这群废物,你们不能杀光了这些蛮人,家族养你们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用啊?让我回去了族里,我一定要将你们妻儿老小全部卖身为矿奴!”

  易衍的咒骂声激发了那些护卫的狂性。十几名护卫齐齐纵身跃起,近乎癫狂一样催发内力。他们手上的兵器突然喷出了三尺长的青色剑罡,带着刺耳的啸声朝蛮人们急斩而下。

  青色剑罡无坚不摧,所过之处无论是刀枪还是铠甲都应手而开。十几个护卫急速挥击,所过之处众蛮人人头满地乱滚,胳膊大腿纷纷断裂,鲜血喷了一地都是。

  三十年境的内力,激发剑罡最多持续两个呼吸的时间。就是这短短的两个呼吸的瞬间,十几个易家护卫斩杀了足足一百多名蛮人。他们的内力迅速耗尽,体力衰竭的他们深陷蛮人包围中,眼看就要惨死。

  “服血战丹,尔等家人,吾必将善待!”在场的易家护卫首领突然沉沉的喝了一声。

  十几名内力耗尽的易家护卫齐声大吼一声‘喏’,随后纷纷掏出了一颗血色丹丸塞进嘴里。他们的身体和那四个‘刺’一样迅速膨胀起来,庞大的力量在他们体内爆炸般涌出,他们举起兵器,喷发出了长有六尺的青色罡气。

  剑罡过处,一切都随之粉碎,十几个易家护卫大笑着朝前猛扑急冲,眨眼间又有三百多蛮人惨死在他们剑下。随后这些护卫七窍中喷出浓浓鲜血,身体骤然爆裂开来。

  那易家护卫头领冷漠无情的看了看惨死的部下,又朝另外十名护卫挥了挥手:“直接服用血战丹!”

  “喏!”被点名的十名易家护卫咬咬牙,望了四周已经稀疏了不少的蛮人,掏出血战丹塞进了嘴里。又是一通自杀性的袭击,两百多蛮人被这些豁出去了性命的易家护卫斩杀。眨眼的功夫,一千多蛮人几乎被杀了一半,地下血浆混合着泥尘,变成了足足半尺厚的淤泥。

  蛮人们的气势骤然一衰。哪怕再野蛮的蛮人,也是有恐惧的极限。看看满地死伤狼藉的同伴,再看看剩下的二十几个易家护卫,剩下的蛮人胆气顿时直线下降。

  惊慌的相互看了一阵,蛮人们齐齐呐喊一声,扭头就朝四周山林逃去。

  右手紧捂住左肩伤口的易衍近乎癫狂的狞笑道:“追上去,杀光他们!这群该死的杂碎,他们不仅伤了我,还杀了颁布诏令的天使。这个祸事大了,一定要将他们斩尽杀绝啊!”

  天使被杀,这个黑锅肯定要人来抗。而在场众人中,怎么看都是缺了一条胳膊的易衍是扛黑锅的最好对象。缺少了一条胳膊,已经是个废人,易家再也不会正眼看他,丢出去顶罪,再合适不过了。

  想到自己未来的凄惨境遇,易衍咬牙切齿的发着狠,一定要身边的护卫多斩杀几个蛮人。

  易家的护卫头领易戚眼珠里也带着浓浓的血光。自己护卫不力,保护对象居然被人斩下了一条胳膊,就算自己能平安无事的回去,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肯定会受到动摇。都是这些该死的蛮子招惹的祸事啊,都是这些该死的蛮子!

  随手扯下了头盔丢在地上,易戚怒吼一声,留下了几个护卫保护易衍等人,自己举起佩剑,一马当先朝那些四散的蛮人追杀了过去。他真气一提,剑锋上骤然有一道幽蓝色水汪汪的剑罡激射而出,直直射出了六尺远近。

  后天巅峰实力,易戚也达到了这个水准。六尺剑罡,他能持续半刻钟的时间,足够他斩杀过百的蛮人。

  勿乞望着易戚剑锋上的水色剑罡,很得意的笑了。水属性的功法,修炼出的真气自然是水属性的!而且还是水属性中极其罕见的寒冰一类的功诀。寒冰类的功法真气内敛,精纯度比普通的水属性功法要高得多!而且,又是一个后天巅峰啊!

  一声长啸,勿乞骑着独角麋鹿从山林中急冲而出。身后六百蒙村汉子、五百天字丙号营精锐齐齐杀出。

  蹄声宛如雷霆一样响起,吓得四散而逃的蛮人和易衍等人都是脸色发白。

  蒙村汉子乱杂杂宛如一团烧荒的野火般杀出,三五成群的对着四散的蛮人一通乱杀,杀得那些战意全无的蛮人人头乱滚,吓得这些蛮人又一窝蜂的向易衍等人所在的方向逃去。

  黑盔黑甲的天字丙号营五百士卒则是宛如一座沉默的冰山,冰冷无情的排着整齐的冲锋阵型朝前推进。一座大山向前狂奔,碰到的一切都被碾成粉碎。无论是逃窜的蛮人,还是追杀他们的易家护卫,都在这座大山前撞得粉身碎骨。

  易衍凄厉的惨嚎起来:“救命啊,易戚,救命!”

  刚刚斩下了三十几个蛮人头颅的易戚急速回头,他突然醒悟自己的失误,他丢弃了自己的保护对象,跑出了这么远!

  大喝一声,心神大乱的易戚拨转坐骑朝易衍冲去。

  勿乞早就混在蒙村人群中靠近了易戚。易戚一退,勿乞立刻将那柄下品法器小短剑贯注了大量内息后当做暗器打出,只听一声厉啸,短剑激射而出,洞穿了数丈外背对勿乞的易戚身体。

  下品法器锋利无匹,当即灭绝了易戚一切生机,只有他体内的真气,还在依靠惯性在迅速奔涌。

  勿乞飞扑而上,一把拍在了易戚的丹田上。庞大的水属性真气呼啸着被勿乞吸入掌心,迅速化为先天真水灵罡的一部分。不过两个弹指的时间勿乞吸光了易戚的全部修为,翻身一脚将他踢飞了老远。

  长笑一声,勿乞不多废话,宛如游鱼一样朝前急速掠进,迅速冲到了易衍等人面前。

  “下辈子,不要再和我为难!”

  掌锋如刀,轻轻扫过了易衍兄弟四人的脖子。

  血泉喷涌,四颗人头冲天飞起。

  票子,票子,票子啊!让多多的票子组成一座新的易衍大胖子的肉山吧!

  同志们,猪头需要票子!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