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二章 君侯

第三十二章 君侯

  小蒙城校场上,一张遮阳伞挡住了炽热的阳光。勿乞四仰八叉的躺在一张竹凉榻上,左手放着一碟卤野猪耳朵,右手握着一个精致的红铜小酒壶,正乐哉乐哉的哼着小调,喝着小酒。

  淡淡的水汽弥漫在勿乞身周,暑气不得入,灰尘更是靠不近他的身体。这样的大热天,勿乞身边还是一阵清凉纤尘不染,简直就是人世间最大的享受。

  一旁的校场上却是烟尘飞扬,数千名城卫军士兵,正狼狈的被张虎、胡威等人狠狠操练。

  张虎等猎蛮人,教授这些城卫军士兵单兵格杀的技术技巧;胡威率领天字丙号营的精锐,则是操练这些城卫军的菜鸟各种军阵配合的技能。两者配合正是相得益彰,这些城卫军很快就有了军人的影子。

  在城外的山林中,还有两万名新兵正在接受更加残酷野蛮的训练,训练大纲,则是勿乞总结出的,按照地球上几个军事强国的特种部队训练大纲为基础,每项指标要求增强十倍到二十倍后弄出的纲要。这里的人因为天地灵气的关系,体格分外的强壮,无论怎么操练他们,总归不会死人就是。

  凡是能通过山林中的训练大纲初步集训的士兵,也就拥有了加入小蒙城校场,受到张虎和胡威等人疯狂操练的资格,也就真正算是一个城卫军的菜鸟兵员了。

  卢乘风顺利的得到了代城守的职位,勿乞理所应当的就接过了代典军官的位置。既然当了代典军官,勿乞当然要表现出一点能力来。以他融合的乐小白那变态的知识量,整个新兵训练营,再重新制定一个新的军制军律,实在是轻而易举,根本没什么难度。

  这里的兵源极佳,稍加调教就是一个合格的士兵。加上卢乘风又从家族中带来了一份适合战阵厮杀的基础功法《破军杀诀》传给了城卫军的士兵们,这些士兵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已经是改头换面,有了一点精锐的样子。

  将近三万的精锐士兵,这股力量已经很能让卢乘风的分量变得沉重起来。所以这些天里,卢乘风是满面春风,全心全意的扑在了小蒙城的各项事务上,事无巨细的亲自过手,力求将小蒙城发展得更加强盛繁茂。这里是卢乘风的第一份基业,他怎能不用心?

  三个月前,小蒙城前任城守易衍等人被蛮人袭杀,这等事情就好似一道水波一样迅速消泯,就连易家人都没过多的追究。被蛮人杀死的小蒙城城守,易衍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每隔三五年,小蒙城总要死伤一批官员,吕国人早就习惯了这种消息。

  所以现在勿乞可以安安静静的躺在校场上,就好像看耍猴戏一样,欣赏张虎、胡威他们狠狠的操练那些倒霉的城卫军士兵。那些累得双眼发绿的士兵,在勿乞看来,是那样的赏心悦目啊!

  “让别人的痛苦成为自己的欢乐,小白的人生感悟,还真是精辟啊!”

  吊儿郎当的翘起了二郎腿,勿乞突然抓起一根棍子狠狠的砸了过去:“小白,你敢偷懒?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快,动起来,动起来,谁敢偷懒,我就是一顿大棍子给你!”

  身穿特制的作训服,身上背着两百斤铁块的蒙小白哀嚎一声,摸着被棍子打得火辣辣痛的屁股,咬紧牙关,跟随着前面的几个天字丙号营的精锐士兵努力的变换各种阵型。每变一次阵型,手上沉重的作训用长矛就要或者刺、或者挡、或者劈,配合身边的同伴做出或者进攻、或者防御的态势。

  头顶是火辣辣的太阳,四周是沸腾的烟尘,身上、手上的作训装备加起来会有四百斤以上。苦,无比的辛苦,但是无论是蒙小白还是其他的蒙村人,都在咬牙坚持着。

  莽牛劲在他们体内疯狂的流动,不断的补充着他们消耗的体力。莽牛劲,这是一门自虐的功法。就好像辛勤操劳的老黄牛一样,修炼莽牛劲的最好途径,就是用超负荷的大剂量运动,将身体的所有精力压榨一空,让身体突破自身的极限,激发体内最强的潜力。

  莽牛劲并不是什么太高级的功法,但是修炼莽牛劲的人最终一定都是体力超强、力量超强、生命力极其顽强的强大战士。

  勿乞和蒙小白他们说得很清楚,天上不会掉馅饼,蒙村人想要在卢乘风手下出人头地混出一个富贵前程,就要努力、努力、再努力!否则卢乘风为什么要给你蒙村人优渥的俸禄?为什么要给你们权利和富贵?想要获得,就先努力的付出吧!

  在勿乞的调教下,六百蒙村汉子就真的好似六百头野牛,发了狂的操练自己。

  就算是身子骨还没长全,还有点稚嫩的蒙小白,虽然有点跟不上强度吓人的训练,但是在勿乞的监督下,他依旧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三个月的时间,蒙小白的实力和当初已经是天壤之别。

  好容易一阵鼓声传来,校场上的所有士兵都齐齐的停下手,剧烈的喘息起来。午餐时间到了,大负荷的运动量早就让所有的士兵饥肠辘辘,他们的眼珠里绿光更亮了几分。

  伙房的火头兵乐呵呵的推着大车走进了校场。好肉、好酒、好白米饭,除了药酒只能每人喝半斤激发气血恢复精力外,饭菜都是管够,只要你能吃得下,就可以尽情的塞,尽情的撑。

  校场上数千士兵齐齐吞了口口水,‘咕咚’一声口水下肚的声音极其的嘹亮。

  勿乞大笑起来,他抓起最后几片野猪耳朵塞进嘴里,将酒壶中的美酒一饮而尽,拍拍手朝校场大门走去。“兄弟们努力吃,努力喝,饭后一个时辰,继续操练。哎,我就不同了,我去青山楼吃好的,喝好的去!可是你们为什么不能去呢?你们能打败张虎他们,成为城守府的亲兵了,自然也能像我一样了嘛!”

  勿乞大笑着走出了校场,数千士兵双眼惨绿的瞪着勿乞,再一次用力的吞了一口口水。

  他们同时转过头,狠狠的盯住了张虎和胡威麾下的猎蛮人、城卫军精锐。这些士兵心里雪亮的,打败张虎和胡威,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打败他们的部下,似乎还是有点希望的!跳出城卫军,成为城守府的亲兵护卫,这也成了这些士兵当前最大的愿望,刺激着他们每天豁出去性命的操练!

  没办法,有勿乞每天在校场边故意刺激、诱惑这些士兵,由不得这些士兵不上当啊!

  嘻嘻哈哈的走出了校场,勿乞拍了拍手,接过一名亲兵递过来的缰绳,跳上了独角麋鹿的背。这种独角麋鹿奔走的速度不如城卫军配备的迅奔骑,却能穿山越岭,在山林中比迅奔骑好用得多。而且它造型优美,毛色也极其漂亮,勿乞一直很中意独角麋鹿。

  拍了拍坐下麋鹿的独角,驱策着它缓缓的朝城青山楼的方向走去,勿乞淡淡的问道:“这几天,城里没什么动静吧?公子前一阵子检点税收,那些行商、坐商的反应怎样?”

  勿乞身后跟着四个亲兵,都是从当年城守府的护卫中挑选出的顶尖好手,都有着四十年境以上的修为。听了勿乞的话,亲兵中修为最高、最老练的赵宸罪应声道:“有人还想和前城守那样,用贿赂的手段偷逃税款,被公子狠狠的责罚了一通,还罚没了他们一半的家产。”

  “真是贪财哪!”勿乞抓了抓头发:“他们在小蒙城赚了这么多钱,还想着偷税?嗤~真当我们公子是那死胖子?派人盯紧那些大的行商、坐商,他们敢有异动,立刻回告!”

  勿乞笑得很得意,那些行商、坐商,是他早就盯上的目标,直望着从他们的库房中能找到一些修炼者适用的宝贝呢。只不过,平白无故的向他们下手,勿乞觉得有点说不过去,真希望他们能做点小动作,给自己一个半夜搬空他们库房的借口啊!

  赵宸罪应了一声,举起马鞭,赶走了路上几条正在乱窜的野狗。

  小蒙城的繁华,带着一种畸形的色彩,路上尽是往来的商队,人声兽鸣搅成了一团。时刻都有大量的货物从小蒙城运出去,运向吕国乃至大燕朝的四面八方,也时刻会有人将大量的货物运来小蒙城,街上的人流密集到了极点。

  只是看到勿乞骑着麋鹿行了过来,路上的人都纷纷闪到路旁,向勿乞行礼致意。

  现在小蒙城的人谁不认识勿乞?代理城守的首席门客,一手操持着典军官的大权,麾下有一批如狼似虎的军士,在小蒙城方圆五百里内,最强大的武装力量就被他一手掌握。

  有着这样的背景,谁敢不对勿乞恭恭敬敬的?

  勿乞也不骄傲,无论是谁向他行礼,他都笑呵呵的向人抱拳回礼。勿乞特有的灿烂笑容,让所有人都有一种春风扑面的美妙感觉,都觉得勿乞这个人,实在是太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了。

  一路和路人打着招呼,勿乞五人来到了小蒙城最好的酒楼青山楼前。这几个月来,勿乞已经是青山楼的常客,酒楼的堂倌忙不迭的迎了上来,将勿乞几个人的坐骑接了过去。

  拍了一下堂倌的肩膀,勿乞将一小块银子丢了出去,大笑道:“好生养着。”

  那堂倌麻利的接过了银子,满脸是笑的应道:“您放心,大人的坐骑,谁敢不小心呢?”

  勿乞点点头,带着赵宸罪几个人进了酒楼,在最高的三楼靠街的地方找了个座。

  斜靠在窗子上,勿乞望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流,轻松的哼起了小调。这小蒙城,可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立足点,他也需要借助小蒙城的资源,为自己奠定一个好的基础!他有义务、也必须维护这里的繁华和稳定。

  毕竟这三个月来,以典军官的权利,勿乞已经收罗到了数十块灵石。除了分润一部分给卢乘风,其他的都被勿乞用来修炼。

  三个月的时间,浑身经脉已经被先天真水灵罡强化了九次,勿乞已经随时可以突破到先天境界了。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勿乞望着天空低声笑道:“青山楼?嘿嘿,青城山,我会回去的!”

  大街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喧哗,有人狂奔,有人狂叫,更有牲口惊慌的嘶叫。

  勿乞急忙探出头去,就看到大街上,一队如狼似虎的彪悍护卫正手持钢丝编成的长鞭,疯狂的一路鞭挞着路上的行人、驮兽等,急速的奔了过来。

  在这队护卫的后面,一个身穿大红袍,一脸阴阳怪气的老人正尖声尖气的大叫着:“小君侯车驾,谁敢不让路啊?打死他们,全部打死喽!”

  勿乞勃然大怒,君侯?什么东西?

  **********

  同志们,票子,票子,推荐,评价,各种各样的,都砸起来啊!

  票子,票子,票子!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