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三章 暴虐

第三十三章 暴虐

  路边一店铺门口,两个梳着朝天辫的小孩,正站在门口嬉戏。猛不丁的街上人群大乱,人流乱挤,两个小孩当场被挤倒在地,被人流带出了几步远。眼看若是人流不平复下来,这两个小娃就要被活活踏死。

  勿乞掀起长袍前摆,凌空跃下,一把将几个惊慌乱跑的男子推开一旁,伸手抓起了两个吓得呆呆愣愣的小娃儿。大步走到两个小娃儿刚才玩耍的店铺门口,将他们递给了店铺里哭天喊地的一个中年女子,勿乞转身站到了大街正中。

  ‘嗤啦’一声脆响,当头一条鹅蛋粗细的钢丝软鞭抽了下来。看那架势,挥鞭的大汉真要打死勿乞。不要说人头,就是一块山石,被这种特制的鞭子抽上一记也会粉碎。

  勿乞手一抬,一把接住了长鞭。长鞭上劲道鼓荡,一股凌厉的锐气直要撕开勿乞的手掌。但是勿乞掌心一重重旋涡状气流绵绵而起,硬是将那鞭子上的劲道化为无形,将鞭子牢牢握在了手中。

  反手一拖,漩涡气劲喷薄而发,坐骑背上的那满脸横肉的大汉只觉身体好似被巨大的漩涡吸住,根本不受控制的朝前飞起,凌空飞出了两三丈远,重重的摔在了勿乞面前。

  狠狠一脚跺下,勿乞一脚跺在了那大汉的下身部位,将他身下的那块肉踩得扁扁的宛如一滩烂泥。大汉凄厉的惨嚎起来,丢开了长鞭手柄,双手捧着下身在地上胡乱的打滚。

  后面正得意洋洋的鞭挞路人的护卫一齐停下手,怒火冲天的看了过来。

  身穿红袍的老人气得浑身直哆嗦,他飞快的策骑奔了上来,指着勿乞的鼻子怒骂道:“哪里来的贱民杂碎,你,你敢打伤小君侯的身边人!你,你叫什么名字?何方出生?你家还有什么人?全部抓起来,砍喽!”

  勿乞双眼一翻,一把抓起地上的大汉,重重的朝那红衣老人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大汉平平的砸在了老人的身上,两人齐齐惨嚎一声,被砸出了三丈多远。那大汉身体粗壮,还受得起这股子力道,那老人却是身体羸弱,和普通人也差不多,硬是被砸得一口气呛在了嗓子眼里,半天没回过起来。

  要不是几个护卫急匆匆的跳下马给这老人按胸按摩,这老头非要被一口气憋死不可。

  “砍我全家?唔,我家里人都死了,你想要杀他们,还得去阴曹地府才成!”勿乞笑呵呵的看着那渐渐回过气的老人,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这老头想要杀勿乞的家人?勿乞不介意送这老头去地府找他的父亲、母亲。

  红衣老人气得面皮发黑,他哆哆嗦嗦的指着勿乞,好容易吐了几口浓痰,顺过了气来,立刻大叫道:“你们这群废物,带着干什么?杀了这厮,杀了这厮!”

  赵宸罪四个亲兵也从酒楼上跳了下来,听得红衣老人的咆哮声,赵宸罪大笑了起来:“操!在小蒙城,叫嚷着要杀典军大人,你这老货是你老母和山猪生下来的吧?蠢到了这种程度?”

  随手向天空丢了一支响箭,长不过三寸的箭矢直上高空二十丈,尖锐的啸声震得人耳膜生痛。

  很快四周街道上都有密集的脚步声传来,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进了路边的店铺里,大队大队城卫军蜂拥而来,将这条街围得结结实实。四周的街道上,也有成队的弓箭手出现,拉弓瞄准了红衣老人一行人。

  原本摩拳擦掌准备向勿乞扑上来的十几个彪形大汉呆了一下,纷纷后退到了红衣老人身边。

  一个城卫军军尉从士兵队列中冲了出来,气急败坏的单膝跪倒在地朝勿乞大叫道:“大人,镇守北门的一队兄弟都被人放倒了,所有人四肢都被打断丢在了门边。是这群狗养的干的!他们的四肢筋骨,都是用这鞭子活活绞断的哪!”

  勿乞看了一眼地上的钢丝软鞭,摆了摆手示意那军尉退去一旁。

  向前逼近了几步,勿乞望着红衣老人冷笑道:“你们打伤了镇守北门的城卫军?”

  红衣老人冷笑了几声正要说话,他身后的几队城卫军后面,突然传来了一声不耐烦的呵斥:“老狗,你越来越没用了!净个道,也这么慢?怎么有这么多不开眼的东西在这里堵着路哪?”

  大街后面,一队人马正缓缓行来。大概有六百名顶盔束甲,浑身甲胄、战袍都是猩猩红色的勇武军士,簇拥着几辆车驾。当先的一辆车驾的帘子被人一手跳开,露出了半张脸,正愤怒的望着堵住了大街的城卫军士兵。

  仅仅露出的半张脸,莹白如玉,煞是英俊。但是他脸上那水汪汪的桃花眼里,却透着几丝让人不舒服的邪气。透过撩开的车帘子,勿乞发现这人身上居然是一丝不挂,身后还有两具莹白的身躯正在他背上缓缓的扭动。

  这家伙在马车里就在干那档子事情!

  勿乞狠狠的瞪了易衍那人,冷笑道:“阁下何人,为何在小蒙城肆意妄为?”

  一声冷笑传来,那人居然撩开车帘子走了出来。原本赤身的他在腰胯上胡乱缠了一块白布挡住了下身,白布上斑斑点点的还带着一片新鲜的血迹,不由得让人想到某些其他的地方去。

  伸手从车里面抓出了一个年龄最多十二三岁,生得秀美绝伦的赤身少女,那人当着大街上这么多人的面,张嘴在少女的胸口上乱亲乱咬了一通,这才抬起头来向勿乞冷笑道:“肆意妄为?啊呸!你算什么东西?本侯走遍吕国,还有谁敢说本侯肆意妄为?”

  少女在那人的怀抱中轻轻的扭动着,用自己身体去磨蹭那人的敏感处。

  勿乞上下打量了这人一眼,不由得咧了咧嘴。

  有些人,天生就似乎是那种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人物。这人年纪最多不过三十,生高八尺,体型是那种雕像极的完美,一张脸更是俊逸异常。除了一双桃花眼略微破坏了他整体给人的感觉,他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

  伸手在少女的胯下狠狠的抓摸了几把,这人倨傲的用眼角余光看了勿乞一眼,冷声道:“你是小蒙城的典军?难怪能调动城卫军!唔,守北门的那群蠢物,是你的部下?他们居然要收取所谓的入门税,真是一群没眼的狗种,打断他们的四肢稍作惩罚,你有意见不成?”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他冷然道:“阁下何人?”

  低头亲吻了一口少女的红唇,那人傲然道:“本侯乃甫阳君之子柳随风,封爵颐侯。久闻小蒙城风土人情都还不错,今次特意来这里寻点乐子。”

  一把卡住少女的脖子将她丢进了车厢,柳随风舔了舔手掌上留下的一点胭脂,‘咯咯’怪声笑起来:“区区一小蒙城典军,还不给本侯让路?找死不成?”

  不知道什么时候,柳随风的手上多了一柄长有四尺二寸的长剑,随手一剑朝前面劈了出去。

  ‘呜’一声怪啸,一道无形剑风激射而出,挡在柳随风车架前的两名城卫军士卒齐声惨叫,他们手持的长枪被剑风斩断。剑势去势不减,重重的斩在了两个士卒的身上,将他们的铠甲撕开,在他们胸口上劈出了一条深有寸许的伤口。

  鲜血喷洒,两个城卫军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无力的软在了地上。

  勿乞双目一寒,他厉声喝道:“赵宸罪,救人!”

  赵宸罪急忙带着几个同样出身游侠的亲兵赶了上去,掏出了金疮药给两个士卒包扎伤口。游侠儿的金疮药药力很强,效果比吕队特制的金疮药还要好上几分,所以勿乞才叫赵宸罪去救人。

  红衣老人突然尖声尖气的叫了起来:“小君侯,就是这小子不肯给您让开道路!老奴在前方开道,是他横插一手挡住了我们去路哪!这小子目无君上,死罪,死罪!应该千刀万剐了他!”

  柳随风脸色一寒,指着勿乞冷笑道:“你听到了?自裁吧,别给你家人招灾惹祸!”

  勿乞眯起了眼睛,很是灿烂的笑了起来。他摇摇头,笑呵呵的说道:“我还真想看看,我是怎么给我家人招灾惹祸的!”

  死死的盯着勿乞看了一阵子,柳随风突然厉声笑道:“你死定了!你全家都死定了!本侯决定了,要杀光你家所有男丁,所有女人都得让本侯好生的玩一玩!”

  长剑一挥,柳随风大叫道:“来人啊,抓了他,抓了他,严刑拷打,看他是出生何处!有家族父母的,将他家人父母全部绑来!没有家族父母的,把他左邻右舍全部绑来!男丁全杀了,女人么,挑选水灵可爱的,本侯要活活操死她们!”

  那些身穿猩猩红战袍和铠甲的骑士齐齐应诺一声,居然就在大街上策骑狂奔,发动了冲锋!

  长有一丈八尺的马枪纷纷平举,这些骑士悍然对小蒙城的城卫军冲杀了过来!

  勿乞嘴角一阵抽搐,这柳随风,居然暴虐到了这种程度!

  无法无天,真的是无法无天到了极点!

  难不成,勿乞就怕了你一个柳随风?

  随手举起,勿乞厉声喝道:“蛮人攻打小蒙城,颐侯柳随风一行人全部被杀!来人,放箭,弄死这群狗娘养的!”

  屋顶上的城卫军箭手闻言纷纷拉开长弓,对着那些血甲骑士就射了下去。

  *

  票子,票子,票子啊!同志们,努力投票哈!

  猪头这几天晚上饿得厉害,又有了当年减肥时的痛苦感觉。让大家的票子满足猪头精神上的追求吧!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