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四章 兄弟

第三十四章 兄弟

  “都住手!”

  街道尽头传来了卢乘风的大喝声。随之数十柄太白金精之气凝结成的弯刀呼啸袭来,漫天箭雨被弯刀拦腰截断,冲杀在最前方的数十名血甲骑士的坐骑也被劈断了前腿,连人带坐骑狼狈的摔倒在地。

  幸好这些骑士冲锋时的速度还没提起来,前方这数十个骑士摔倒,后面的骑士急忙勒住缰绳止住了坐骑的冲锋。

  数十柄弯刀在大街上空往来飞旋了几次,这才带着刺耳的尖啸声凌空瓦解。

  面色发白,额头上尽是冷汗,体内真气几乎为之一空的卢乘风一边手忙脚乱的将三根阵桩塞进腰间锦囊,一边带着大群亲兵护卫朝这边急速跑来。卢乘风的翻着白眼望着人群中的勿乞,低声咕哝道:“你这家伙,真敢当着这么多人下手啊?找个僻静点的地方不成么?”

  柳随风呆呆愣愣的望着街道两边屋顶上的弓箭手,他哆哆嗦嗦的举起长剑指着勿乞怒吼道:“贱民,你真敢下令开弓放箭?你死定了,你,你,你敢袭杀本侯,你绝对死定了!”

  勿乞用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孔,不屑的摇了摇头:“咬人的狗不叫,你都说了多少次要杀我全家了?”向着柳随风讥嘲的笑了笑,勿乞悍然道:“要不是公子制止,我真就在大街上宰了你们!”

  柳随风浑身哆嗦着,长剑朝街道两边店铺内的百姓划了一圈,他怒声道:“众目睽睽之下,你敢袭杀君侯,你这贱民,简直是胆大包天!”

  勿乞横了一眼街道两侧的百姓,突然仰天大笑起来:“啊呸,我当着他们的面杀了你又怎样?怕你家的人报复?你那老爹甫阳君敢派人来报复我,来多少我宰多少!”

  用力拍了一下身边一个城卫军的肩膀,勿乞厉声喝道:“记住了,这小蒙城是你家勿乞大爷的地盘!”

  柳随风闭上了嘴。他怔怔的望着勿乞,心中一片茫然。他何曾见过勿乞这样的凶人?大燕朝上百诸侯国内,王公君侯一类的贵族高高在上,哪个平民百姓敢对一个君侯无礼?勿乞一个小小的小蒙城典军而已,居然真的敢在大街上袭杀一个君侯!

  摸了摸脖子,柳随风有点心虚的不敢去看勿乞,而是怒目望向了分开人群正走过来的卢乘风。

  “卢乘风!这就是你的属下!你知不知道,他刚才差点杀了我?要是我伤了一根头发,你,你……”

  卢乘风板着脸走了上来,轻轻点头向勿乞示意。

  勿乞嘿然一笑,望着柳随风大声笑道:“颐侯怎么不说,如果我伤了你一根头发,你就诛杀我们公子九族出气呢?”

  柳随风闭上了嘴,卢乘风再一次翻着白眼瞪了勿乞一眼。诛杀卢乘风的九族?这话怕是吕国的国君都不敢轻易出口,何况是柳随风呢?他虽然是甫阳君的儿子,甫阳君也不过是吕国的外戚罢了!

  真要说起权势来,卢家在吕国朝堂上,可是远超甫阳君这个外戚的。

  轻飘飘一句话,堵得柳随风嗓子眼里一口气憋在那儿,差点没被勿乞气晕了过去。他恼怒的瞪着勿乞,手上长剑哆哆嗦嗦的,恨不得不管不顾的,先下令杀了勿乞再说。

  就在柳随风怄气的时候,他后面那辆车驾里,突然传出了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柳君侯,这里可是到了小蒙城么?唔,为何小蒙城的城卫军会挡住了我们去路?莫非小蒙城治军不严,这城卫军都变成了拦道的劫匪不成?”

  随着这声音,一个身长玉立的年轻人钻出了那车驾,脚下一抬,轻盈宛如一缕羽毛一般掠过柳随风的车驾,落在了柳随风身边。勿乞的瞳孔一凝,这年轻人的修为,似乎比如今的自己还要高了一线,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先天境界。

  只不过,将真水灵罡贯注入双眼后,勿乞发现这年轻人身上的气息浮而不凝,运转之时有点不受控制的样子。没猜错的话,他的功力应该是借助外物达成的,或者是丹药,或者是某种天生的灵草。

  这年轻人眉目之间和卢乘风有几分相似,只是神态上带着几分阴鸷之色,眉毛时刻耷拉下来,双眸中的光芒邪而不正,目光游离更有点散乱。就看他这一对眼睛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善良人。

  站在车上,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卢乘风,这年轻人冷然道:“大哥,你这小蒙城典军是怎么当的?看看,看看,还懂不懂规矩?按吕国律,君侯出行,百姓理当回避。你反而调兵将柳君侯的车驾挡了下来,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见面就是一顶又一顶的大帽子扣了下来,勿乞心中怒气再次飙了上来。

  对勿乞的秉性已经有了几分了解的卢乘风则是及时的斜跨了一步,挡在了就要发飙的勿乞面前。板着一张脸,卢乘风淡然道:“是六弟来了?怎么不早点告知大哥?”

  卢乘风的六弟,卢乘风名义上的二叔的儿子卢曲渊冷然一笑,背起双手淡然道:“柳君侯最近领了份八郡三军监察使的差事,负责监察审核八个郡的军务。小蒙城属于三山郡辖下,正好在君侯的职权范围内。”

  冷眼望着卢乘风,卢曲渊冷冰冰的说道:“曲渊也到了出任公职的时候,特意求父亲帮忙讨了一个三军监察副使的职衔,专门来小蒙城看望大哥你啊!”

  柳随风仰天大笑,他钻进车驾里,悉悉索索的翻找了一阵,终于找出了一份公文和一块银牌,得意的丢给了卢乘风。卢乘风接过公文和银牌验看了一番,上面的确注明了,柳随风如今是八郡三军监察使,负责审核八郡之内一切军务相关的事务。

  卢乘风的脸沉了下来。勿乞急忙凑到他身边问这三军监察使到底是什么玩意,卢乘风低声解释了几句,勿乞的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他低声咕哝道:“早知道,刚才就宰了他们算了!反正小蒙城周边蛮人无数,不管死多少人,都扣在蛮人身上,他们也不会有意见哪!”

  所谓监察使,并不是常设的职位。只是吕国的世家豪族之中,若是需要锻炼各家的子弟了,就专门临时设置这么一个位置,或者监察军务,或者监察政务,乃至水利、农业、商业等等,都可以专门开设这么一个职司。几个世家子结伴去各地游走,或者审核军务,或者审核政务,鸡蛋里挑一番骨头,等做得多了,这方面的事务也就比较熟悉了。

  监察使的权利,说大不大,但是说小,却也不小。他们拥有直奏权,他们的汇报公文,会直接送到吕国国君和吕国权力最大的那些朝臣手上。这些公文,对吕国基层的官员,几乎有生杀予夺的力量。

  如果让他们真的挑出了几根鸡蛋里的骨头,栽上几个不轻不重的罪名,那这个官员的前途,也就没了。

  而且这些监察使都出身世家豪族,自家的背景强大,在地方上行走,行事手段几乎是肆无忌惮,最让人头疼不过。一旦得罪了他们,就会受到他们背后家族的打压,哪怕一郡之守,往往都被弄得狼狈不堪。

  柳随风、卢曲渊望着卢乘风,同时大笑起来。

  卢曲渊一边笑一边得意的说道:“大哥,还请你安排安排,看看我们应该下榻何处?还有,小蒙城典军府内所有公文封存,所有档案封存,所有银钱、粮草、军械尽数封存。在我们对小蒙城的军务做出全盘审核之前,不允许小蒙城调动一兵一卒!”

  勿乞双手揣在袖子里,向后退了几步。他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卢曲渊,盘算着他身上的衣饰能值几个大钱。顺便他也计算了一下柳随风那架车驾的价值,他在心里发狠,要不把这两个家伙的亵裤都给扒光了,他就不是偷天换日门的掌门弟子!

  卢乘风咬着牙看了看趾高气扬骄狂无限的柳随风,再看看眯着眼朝自己连连点头的卢曲渊,阴沉着脸挥了挥手:“所有将士回营,不得将令,严禁离开营房。柳君侯,六弟,你们随我来!”

  步伐隆隆,城卫军士兵缓缓撤离街道。

  勿乞一把拉住了赵宸罪,低声吩咐了他几句。赵宸罪急忙混在人群中离开,他要赶去山林中的新兵训练营,让训练营这几天也要加强巡逻,严禁人出入。私下扩军两万,偷练两万大军,这要是被故意找茬的卢曲渊给发现了,那……勿乞也只能再一次给蛮人头上扣黑锅了!

  轻叹了一口气,勿乞喃喃自语道:“能省点麻烦就省点麻烦吧!实力不够强之前,实在不该招惹这些王八犊子!”

  突然有一道让勿乞浑身发冷的目光从卢曲渊的车驾内扫除,飞快的掠过了勿乞的身子。

  勿乞浑身一僵,头皮一阵发麻。他不敢朝那边看,急忙将目光转向了卢乘风身上。

  卢曲渊跳下马车,很是亲昵的抓住了卢乘风的手:“哈哈哈,大哥,好久不见,六弟我很想念你!”

  用力拥抱了一下卢乘风,卢曲渊凑到了他耳朵边阴声说道:“大哥,二哥要我给你带个口信,这次,我要玩死你!知道易衍那死胖子为什么要和你为难么?都是二哥安排的,懂了?”

  松开卢乘风,卢曲渊再次大笑了几声:“大哥,今日能和大哥相见,六弟真是开心哪!”

  勿乞在一旁连连摇头,这也算是兄弟?

  *

  票子是一定要每天都呼唤几声的。猪头挥动着松纹古定剑,做法呼唤票子啊!

  同志们,让票子多多多多的落下来吧!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