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五章 恶意

第三十五章 恶意

  城守府内,灯光辉煌灿烂。典军府大堂外,娇俏秀美的侍女往来穿梭,美酒、佳肴流水一样送进去,钟乐声喧天而起,大群舞女正在堂中狂舞,长发、彩带凌空飘舞,宛如飞天魔女。

  勿乞原本以为柳随风和卢曲渊就带了六百护卫和一些贴身之人前来,谁知道在他们后面,还有一支车队搭载了数十名侍女、二十几个舞女和一应的美酒、华服等物。护卫这支车队的,还有足足四百精锐骑士,两人一共带了千人护卫前来小蒙城。

  这千人骑士,无论是装备还是修为,都比小蒙城的城卫军强了数等。一千人策骑冲锋,足够击溃小蒙城的八千城卫军。哪怕将张虎等猎蛮人,还有卢乘风最近几个月招揽的游侠儿都编入军队,依旧不是这支骑兵的对手。

  就说如今坐在柳随风身边,正放肆的大吃大喝,酒水油腻洒了一身的十几个门客,个个都有后天巅峰的修为。他们时刻散发出森森气息,压制得卢乘风身边的张虎和胡威动弹不得。

  “果然是君侯的身份,身边的门客也是非同小可!”勿乞看了一眼乌烟瘴气的大堂,皱眉摇了摇头。

  城主府内院被烧了个干干净净,如今城守府内仅存的大宅子,就只有典军府这一座。卢乘风最近在忙着筹款修缮小蒙城的外城墙,也没有重建城主府的意思。所以柳随风和卢曲渊一进城主府,就鸩占鹊巢,强行索要了典军府做起居之地。

  更加喧宾夺主的就是,柳随风当夜就召开了盛大的宴会,下帖子将小蒙城内实力最强的商人一一邀请了过来,说是为自己接风洗尘。

  柳随风、卢曲渊和两人的门客近卫占据了大堂北面,正放肆作乐。大堂西方就是近百个神色不安的商人代表,他们或者低头不语,或者端着酒杯发呆,或者和身边人窃窃私语,都不知道这个横行霸道肆无忌惮的柳君侯找他们过来有何贵干。

  大堂的东面,勿乞、卢乘风、张虎、胡威等寥寥几个人分别坐在条案后,静默无语的看着大堂中疯狂起舞的舞女。一座小巧的青铜编钟就搁在他们身后,几个乐师正弹奏着节奏极快的曲调。

  钟声扰耳,勿乞抓了抓头皮,不知道柳随风是否脑袋有问题,出来行走,居然连编钟都随身带着。

  气氛诡异的宴会持续了足足一刻钟,酒足饭饱的柳随风打了个饱嗝,随手丢下了酒盏。当啷一声响,场中的舞女齐齐收起舞姿,俏媚的朝柳随风嫣然一笑,转身撤到了大堂后方。那些乐师也纷纷深鞠躬向柳随风行了一礼,跟随那些舞女退到了堂后。

  双手放在酒水淋漓的条案上,柳随风森严的看了一眼那近百个商人代表。在他目光注视下,这些商人纷纷低下头表示自己的恭顺之意。这些商人都是小蒙城的地头蛇,什么风吹草动瞒得过他们?柳随风进城时的动静他们都听说了,这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

  横行霸道,在城门口还把数十个城卫军士兵打得终身残疾,代城守卢乘风也那他们没辙,还得乖乖的请他们进城守府。他们这些商人虽然身家豪富,却也不敢得罪这种贵族子弟。

  咳嗽了一声,柳随风大笑了三声:“各位,本侯远道而来,一路风尘辛苦,就是为了监察小蒙城军务,保护你们的安全,如此情意,你们应该有所表示。小蒙城这地方的特产是什么,本侯深知。这里有一张清单,上面列了些不值钱的玩意儿,你们拿去看看,没问题的话,你们就凑齐了这些东西送上来,就没你们什么事了!”

  手一挥,柳随风身后站着的那红衣老人怪笑一声,摇摇摆摆的走了过去,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份厚厚的卷册,丢在了一个商人的条案上。红衣老人冷声道:“老夫柳忠,乃君侯的管家。诸位凑齐了上面的东西后,直接来找老夫就是。”

  猛不丁的伸手揪住了面前那商人的鼻子,柳忠狠狠的将他的鼻翼撕开了一条大口子。那商人痛得失声惨叫,柳忠则是放声大笑起来:“三天内,凑不齐上面的东西,保证你们一个个家破人亡!老夫知道你们也有一些靠山,否则在小蒙城也做不起这么大的生意。但是你们先打听打听,甫阳君是什么样的身份!”

  一耳光抽在那惨叫不断的商人脸上,柳忠厉声喝道:“都滚,滚出去!三天内凑不齐东西,你们一个个都得死!”这一耳光用力极大,那商人被打得飞了起来,一头撞出了大堂门外,摔了个头破血流。

  商人们不敢吭声,其中一人捡起柳忠丢出来的那份卷册,纷纷向柳随风行了一礼,转身走出了大堂。这些商人却也有几分义气,他们搀起了那个被柳忠打得晕倒过去的商人,这才一路结伴出了城守府。

  勿乞看得是连连摇头,那卷册上写的是什么,他用膝盖都能猜得出来。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天下的大盗,果然还是这些身居高位的人啊!这柳随风摆明了就是敲诈勒索,吃相如此难看,这些被敲诈的人,还能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丢下手中酒盏,勿乞双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着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柳忠。

  卢乘风双手放在条案上,目光如水,正和卢曲渊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瞪着。

  柳随风身后的门客,也都放下了酒盏和筷子,不怀好意的看向了张虎、胡威。

  怪异的死寂持续了足足一刻钟,柳随风才突然缓声说道:“卢曲海,是本侯至交好友,我们是过命的交情,是连小妾、侍女都能共用的交情。八个月前,他和你卢乘风过招,被你蓄意打断了左手。”

  卢乘风不卑不亢的淡然道:“所以,他派遣了杀手,要砍下我的左手?”

  卢曲渊笑了,他轻笑道:“不是二哥派的杀手,是我。大哥你怎么也和二哥是一母所出,二哥不敢动那个心思。是六弟我气不过,调动了外公家养的一批人,只想着砍掉大哥的一条左臂,这事情也就这么算了。”

  也就这么算了,卢曲渊说得轻描淡写,勿乞却听得字字心惊。这就是豪门世家,这就是世家公子,这还是兄弟么?这比仇人还要仇人哪!

  卢乘风冷眼望着卢曲渊,他冷笑道:“所以,你眼巴巴的亲自赶来这里,故意寻我的晦气?”

  卢曲渊理所当然的笑了起来:“那是自然。外公家这五十名杀手,培养起来也不容易,也耗费了大量银钱的。他们一个都没回去,孤儿寡母的还要外公家将养着,这笔开销也不小。不找大哥你出了这口气,我真的是寝卧不安,一定要让大哥你身上见见血才行!”

  轻叹了一口气,卢乘风冷然道:“老六,你连最后一点脸皮都要撕破么?”

  卢曲渊冷眼望着卢乘风,他怪笑道:“那是自然。这里不是溧阳,不管我做了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给你脸皮?”

  柳随风在一旁冷笑着补充道:“如果荣阳夫人能看顾你一点,我们兄弟也不会把你逼迫得太过分。只不过,荣阳夫人都对你不管不顾,那就怪不得我们兄弟下手太狠了。”

  勿乞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柳随风和卢曲渊言语嚣张、行止跋扈,是这个世界的世家公子都是这般德行,还是他勿乞人品不好,碰到了这么两个极品呢?

  站起身来,勿乞朝柳随风和卢曲渊抱拳行了一礼:“两位公子,我们公子已经被赶来了小蒙城,未来前途也可预见不是怎么光明的。何必苦苦相逼至此?难不成,你们还想把我们公子赶出吕国?”

  卢曲渊抚掌大笑,他指着卢乘风冷笑道:“好,这话说得好!卢乘风,你自断左臂,遁入蒙山隐居,我们就不再逼你!蒙山方圆数千里,内有奇珍异宝无数,你这辈子都可以自在逍遥啦!”

  在蒙山隐居?卢乘风的脸蒙上了一层青色。

  蒙山内的确有奇珍异宝无数,但是里面还有无数的蛮人。吕国立国数百年,大燕朝立国两千多年,凡是敢深入蒙山之人,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在蒙山内隐居,亏了卢曲渊说得出口。

  柳随风抓起一个蒸鱼瓷碟,随手砸向了卢乘风。

  卢乘风身体一偏,让过了瓷碟,碟子飞出老远,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柳随风冷笑道:“就是这样定了。要么你自断左臂去蒙山隐居,要么我们就彻底坏了你的前程,一辈子把你踏在脚下肆意玩弄。”

  “嘿,嘿嘿!”

  勿乞意味不明的冷笑了几声,一手拉起了卢乘风,强拉着他走出了大堂。

  这么大胆的动作,让柳随风和卢曲渊都是一愣。

  柳随风指着勿乞的背影怒声吼道:“勿乞,卢乘风完蛋后,你也必死无疑!”

  勿乞只是回头摆了摆手:“有种,现在就杀我?或者,召集你们的人,把我们公子也干掉?你们,有这个胆子么?”

  柳随风、卢曲渊阴沉着脸瞪着勿乞,只听‘咔咔’两声,两人坐下的锦缎垫子被无形的劲道撕成了粉碎。

  “三天内,让这个勿乞意外身亡!”

  卢曲渊冷冷的哼了一声。

  *

  同志们,又是崭新的一天到了!

  看看书,投投票,何其快乐啊?票子,票子,猪头的票子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