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八章 同行

第三十八章 同行

  两千多年前,大燕朝开国皇帝姬丹,也称燕丹者领门客数十、子民数万横空出世。

  那时,大燕朝如今疆域内,蛮人无数,猛兽横行,野鬼妖魔白日现形征战杀戮。燕丹蛰伏百年,一朝而起,驱蛮人,杀野兽,扫荡野鬼妖魔,于荒野之上建造蓟城,奠定了大燕朝的基业。

  两千余年以降,大燕朝兴旺发达,自身领土方圆数万里,子民以亿万计。大燕朝下,更有宗室大臣建造的诸侯国以百计,尚未建国之城数以千计,大燕朝的总疆土绵延数十万里,自东而西,自南而北,不分日夜的以迅奔骑狂奔三个月,才能从大燕朝疆土的这一端走到另一端。

  自开国以来,燕皇燕丹,就一直是大燕朝的皇帝。

  官封上将军的荆轲,如今是大燕朝军方顶尖的巨头之一,更是燕丹最信任的心腹重臣。巡风司,则是荆轲一手掌控的特务机关,一如勿乞所熟悉的锦衣卫、血滴子之类的机构。

  巡风司最重要的任务,除了探查民生、监察市井、监视各国君王贵族之外,他们还常年行走于蛮荒深山之中,或勘测地图,或勘察物产,或刺探蛮人消息,或做其他一些隐秘勾当。

  巡风司在大燕朝权限极大,不说大燕朝本身,其下过百诸侯国的君主见了巡风司所属,也是见面矮一级,必须以礼相待、倾尽全力完成巡风司之人的命令。和巡风司的人比起来,柳随风、卢曲渊所谓的三军监察使的职司,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卢乘风在勿乞身边用最快的语速解释了一番巡风司的来历。

  勿乞听的是目眩神摇,一颗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是巧合么?不是巧合么?难道是?难道不是?

  燕丹,荆轲,还有,蓟城!

  浑身血液都涌到了心脏里,勿乞手脚一阵冰冷。他面带笑容的望着卢乘风,低声咕哝道:“那,高渐离呢?”

  卢乘风压低了声音,小心的说道:“高渐离么?大燕朝三丞九卿的中丞相,现今总揽大燕朝政哩!”

  有一种痒酥酥好似触电的感觉从勿乞尾椎骨一路升到了头皮上去,勿乞双眼发亮的看着卢乘风:“他们,都活了两千多年哪?”他暗自盘算着,两千多年,可不是么?从战国末期一直到如今,可不是两千多年?

  卢乘风晒然一笑,对勿乞低声道:“他们都是修为莫测之人,区区两千年的寿数算什么?”

  两人在这里低声嘀咕,那边燕不归已经让柳随风、卢曲渊审查了他手上的金牌,金牌的确是真。两人如今挂上了一张笑脸,正殷勤的点头哈腰的向燕不归套着近乎,指天画地的发誓一定会用尽全部力量帮助燕不归完成他们这次的任务。

  吕国只是大燕朝众多诸侯国中资历最浅,国力也只能排在中下之列的不起眼国度。吕国的国君,在大燕朝中的封爵也只是地位最低的子爵。而巡风司中一个地位高一点的官员,说不准封爵上就和吕国的国君相当。柳随风和卢曲渊,还有不死力巴结的?

  燕不归却一直神情冷冷淡淡的,根本不理会两人的殷勤。他目光扫过公堂上所有人,冷声道:“既然证明了我的身份,小蒙城内所有修为在四十年境上的武士,即刻随我出发,违令者杀!”

  略微顿了顿,燕不归补充道:“此次事情重大,来不及从蓟城调拨人手。你们若是能配合我们将任务完成,定有重赏。”

  不说柳随风和卢曲渊,就是卢乘风的眼睛都骤然一亮。

  巡风司的人说重赏,那就肯定是重赏。吕国国力和大燕朝相差甚远,巡风司的人手指头里漏下来的一点功勋,都能让吕国的一个寻常百姓赏爵封侯。一旦搭上了巡风司这条线,以后的便宜好处还不知道有多少呢。

  当即卢乘风就拉着勿乞狂奔出了城守府,在小蒙城大街上开始招揽人手。巡风司的名号实在是好用,卢乘风只是站在街口大叫了几声,当即就有近百名修为超过四十年境的悍勇大汉主动报名。

  小蒙城民风彪悍,来这里混饭吃的人,要么是作案犯科的亡命,要么就是将脑袋拎在手上吃刀口饭的猎蛮人和游侠儿。这些人苦苦挣扎一辈子,也不过是混一个温饱快活。如今有了巡风司的许诺,冲着巡风司的重赏,他们也会踊跃报名。

  很快这消息就传遍了小蒙城,就连那些商队中的保镖护卫,只要是修为达到标准的,也都纷纷赶来城守府加入了卢乘风的队伍。不过一刻钟的功夫,小蒙城内所有实力超过四十年境的武士都聚集在卢乘风麾下,数量足足有千人之众,其中后天巅峰者,也有足足三十余人。

  勿乞有点震惊的看着这些人,小蒙城里居然有这么多好手。

  柳随风也急匆匆派人将老童妖和烈火君招了回来。两个老妖物一听有巡风司的人要求协助,当即也不管自己的随身锦囊了,两人都是带着一脸的笑赶了回来,唯恐赶不上这次的好事。

  两人是先天胎息级的修士,而巡风司对于修士的奖赏和寻常武士又大有不同。若是这次能配合燕不归将差事办得漂漂亮亮的,他们损失的那点身家算什么?说不定还能多得许多好处呢。

  柳随风二人带来小蒙城的门客中,后天巅峰的就有二十一人,四十年境内力修为以上的,也有将近两百人。加上修为达到先天胎息之境,几乎是先天巅峰修为的老童妖和烈火君,实力实在是无比强大。

  燕不归很满意于柳随风和卢乘风召集起来的人手。他暗自盘算了一下,点头赞许道:“一千多人,实力足够了。打开军械库,所有人装备皮甲,一应丹药,也都从军中支取,快,快,快!”

  不到一刻钟时间,整支队伍就被拉出了小蒙城,一行人策骑迅速朝蒙山内奔去。

  事情发生得太快,卢乘风只能给老黑和小黑稍微交代了两句,就无奈的随军出发。柳随风、卢曲渊也是神色诡秘的给自己带来的人吩咐了几句,随后就带着无比阴险的笑容,得意洋洋的出了城。

  勿乞拉着卢乘风、张虎、胡威几个人落在了最后面,低声的和三人商议了一阵。

  听了勿乞的话,三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勿乞分析了这支仓促聚集起来的队伍成分,柳随风和卢曲渊的亲卫,自然是一条心的精锐。勿乞、卢乘风、张虎、胡威四个自然不用说,也是一个紧密的小团体。而那千多个从小蒙城临时征召的武士,里面可是鱼龙混杂,说不出有什么人混在里面。

  山林之中情势复杂,危险无比,勿乞要卢乘风三人时刻小心,尽量要举例燕不归远一点,和其他所有人都一定要保持距离。尤其是发现了燕不归等人的目标对象后,更是要时刻小心又小心,随时谨慎又谨慎。

  尤其是卢乘风,虽然他修为不弱,又有阵法护身,但是他毕竟出身世家,这茫茫山林对他而言,危险度比勿乞等人大了百倍不止。张虎不用说,他身为猎蛮人,常年在山林中出没,自保有余。胡威身为城卫军精锐将领,对山林的熟悉度不在张虎之下,也有足够的自保之力。

  勿乞继承了吴望的全部经验和知识,山林对他而言,就和自己的老家一般无二。

  只有卢乘风时刻得当心,说不定他无意中碰到的一根草叶、一条虫子,都会要了他的小命。

  卢乘风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张虎、胡威相互看了一眼,一左一右的将卢乘风护在了中间。勿乞则是策骑行走在最前面,却又吊在了队伍的最后面,恰恰组成了一个小三角防御阵型保护卢乘风。

  略微有点紧张的吸了一口气,卢乘风小心翼翼的从锦囊中掏出了三根阵桩,很肉痛的将阵桩上镶嵌的灵石更换了下来,换上了这些日子来,勿乞和他分润的几颗中品的灵石。

  燕不归带领大队策骑狂奔,一路循着通往蒙村的大道朝前急行。

  在距离蒙村还有十几里地的时候,燕不归一声令下跳下了坐骑。所有人纷纷跟随他下马,燕不归嘟起嘴,轻轻的发出了几声虫豸的鸣叫。

  几条黑影从山林中无声无息的掠出,几个和燕不归一般打扮的精悍汉子悄然行出。其中一人低声问道:“头儿,就这些人么?”

  燕不归低沉的应了一声,他转过身来,冷声喝道:“进山之后,不许发出大的动静。不许问话,不许交谈,不许咳嗽,不许放屁,不许吞咽口水,总之把自己当死人一样,不许有任何声音。违令者,杀!”

  诡异的沉寂笼罩了整个队伍,没人敢忽视巡风司属下的威胁。

  燕不归冷哼一声,迅速的下达命令,将这一千多人分成了五支队伍,由他和另外四个巡风司所属分别带领,静悄悄的走进了山林。

  柳随风、卢曲渊率领的近卫是最有组织、最精锐的一批人,燕不归将他们划归了自己麾下。要死不死的,他将卢乘风和勿乞几个人,也都调拨到了自己的身边。

  整个队伍内,除了燕不归,就全部是柳随风和卢曲渊的属下。

  勿乞的脸色有点难看,那两位却是无比得意的暗笑了起来。

  夜色笼罩了蒙山,淡淡的黑雾在山林中弥漫开,勿乞突然有种感觉,这次会有很多人死在蒙山里。

  同志们,继续投票吧。周末就要到了,大家都要出去风花雪月了,但是票子还是要记得投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