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三十九章 山林

第三十九章 山林

  进入山林,已经第三天。

  精神抖擞的勿乞站在一棵高达百丈的巨木树杈上,眺望着远处无穷无尽的黑绿色密林。淡淡的水汽在他身周盘旋,将所有灰尘和山林中细细的虫子隔绝在一旁,他进山时穿的长袍,依旧是整洁如新。

  挂满了藤萝的巨木下,柳随风正面孔抽搐的望着一个浑身发黑已经死去的护卫。

  刚才柳随风想要喝清水,这个护卫拎着水囊去百丈外的小溪边装水。一只只有拇指大小,通体七彩斑斓,额头上生了几个肉刺的小蛤蟆悍然袭击了他。这蛤蟆跳起来,对着护卫喷了一口淡淡的黑气,这有着后天巅峰修为的护卫发出一声惨叫,仰天就倒。

  柳随风等人还来不及赶到这护卫身边给他灌下秘制的解毒丹,这护卫已经毒气攻心而亡。那小小的七彩蛤蟆已经跳回了小溪中,瞪着圆鼓鼓的大眼睛望着柳随风,结果被柳随风下令打成了粉碎。

  进山三天,柳随风、卢曲渊的精锐护卫已经损失了三十几人,而且全都是以这种莫名其妙的原因意外损失。柳随风的心都在滴血,这些护卫可都是他父亲甫阳君的贴身铁位,他这次为了对付卢乘风,才巴巴的借了出来啊!

  卢曲渊身边的一个护卫气急败坏的对着一丛矮草狠狠踢了一脚,他怒道:“这该死的山林!”

  草丛中突然窜出了一条细细的碧绿色长蛇,筷子粗的绿蛇却有五尺多长,畸形的脑袋足足有婴孩拳头大。这蛇悄无声息的窜了出来,仰起头一口咬在了这护卫的大腿上。一声惨嚎响起,这护卫只是蹦了三蹦,脸上突然一片惨绿色冒了出来,七窍中同时流出了极其鲜艳的绿色血液,倒在地上时已经没有了气息。

  那蛇发出可怕的‘咝咝’声,笔直的朝卢曲渊窜了过去。几个护卫急忙大叫着涌了上来,刀剑一起朝那蛇剁了下去。绿色的鲜血飞溅,绿蛇被砍成了三十几节。就在这些护卫们长松了一口气时,绿蛇被砍下来的蛇头突然跳起,一口咬在了一个护卫的腿上。

  一声惨嚎,又损失了一个。

  柳随风和卢曲渊浑身都在哆嗦。他们身为世家子,何时见过如此狰狞的生物?

  坐在一旁树干下,正在啃食一个野果的燕不归伸手在地上挖了个小坑,将果核埋在了坑里,小心的用泥土和苔藓掩盖上。随后他走到了柳随风和卢曲渊的面前,面无表情的告诫道:“如果你们的护卫在临死前还要大叫大嚷的,我会奏明大将军,剥夺你们二人的一切前途!”

  冷冷的瞪了两人一眼,燕不归指了指坐在大树下,同样在啃食野果的卢乘风、张虎和胡威,冷声道:“学学他们。想要在山林中活下去,就把你们的世家子习气全部给我收起来!”

  骄狂放肆的柳随风竟然不敢正视燕不归,他低下头,佝偻着腰,满脸是笑的答应了燕不归的要求。

  下一刻,二人的所有护卫,都在嘴里含上了一颗燕不归弄来的野山核桃。燕不归有意没有将核桃上外皮果肉削干净,青色的果肉带着浓浓的汁水浸润着这些护卫的口腔,他们的舌头和口腔都被极其酸涩的果汁麻痹了,如今就算用刀砍他们一下,他们也发不出半点儿声音。

  重重的在一个护卫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满意的看着那护卫张口大叫却没能发出半点儿声音,燕不归点头道:“早就该这样了。现在距离目标很近,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否则,自己想那个后果!”

  柳随风一行人垂头丧气的找了个林间平地坐下,犹如斗败的公鸡一样有气无力的,再也没有原本的骄狂。就连老童妖和烈火君,两个老妖物也都变得异常的憔悴,这个山林的可怕程度,远超他们的想象。

  勿乞看了一阵好戏,无声的笑了笑,顺着巨木的树干向上攀爬了一阵。这棵巨木年月悠久,身上的藤萝密密麻麻的直垂地面。勿乞在树干之间寻找了一阵,不负所望的找到了几串色泽青幽散发出淡淡清香的‘阴萝果’。

  阴萝果,百年以上的树藤萝才能生出的果实。有一定的安神养气增加内力修为的功效。最大的用处,就是消除山林中的各种瘴气和虫毒。预先服下,可以在一天内免疫山林中的常见毒物。

  拎着两串阴萝果溜下树干,勿乞走到卢乘风三人身边,给他们每人分发了几粒。

  卢乘风完全不认识阴萝果是什么东西,胡威对阴萝果只是有点印象。倒是张虎眼睛一亮,挑起大拇指连连赞叹了几声:“好东西啊,有了这宝贝,在山林中就多了好几条命哪。不过,这玩意虽然不稀罕,却也不容易找,亏了兄弟你怎么找到的?”

  勿乞只是笑,山林中水汽充沛,尤其是这些巨木的树干上附着着厚厚的苔藓,里面积蓄了大量的水汽。修炼了水源篇,勿乞在山林中的感知力比山外强了两三倍,阴萝果的香气很淡,但是他也能在数十丈外闻到。

  向卢乘风解释了一下阴萝果的妙用,卢乘风大喜,急忙抓起一颗果子塞进了嘴里。

  一旁的燕不归诧然望着勿乞手上的阴萝果,他大步走了过来,蹲下身子盯着阴萝果打量了许久,这才惊讶道:“果然是阴萝果。你怎么找到的?这玩意摘下后七天就坏,你们每人七颗,其他的我要了!”

  勿乞看着燕不归直乐:“燕大人,这献上阴萝果,算不算功劳?”

  燕不归沉默了一阵,他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那些人,冷声道:“若是你能给他们每人配上七颗阴萝果,我给卢公子记上一份大功。”

  勿乞的嘴巴歪了歪,随手将两串阴萝果递给了燕不归:“没了,没了,这玩意是土疙瘩么?是哪里都有的么?唔,我什么功劳都不要,让他们全死在山林里好了!”

  燕不归一把抓过阴萝果,狠狠的瞪了勿乞一眼,转身走到柳随风等人身边,将果子递给了他们。

  两串阴萝果也不过四十几颗,勿乞四人一人分了七颗,剩下的不多。柳随风、卢曲渊听说了这宝贝的好处,当即就和老童妖、烈火君将果子瓜分一空,哪里有那些护卫的份?

  那些护卫眼巴巴的看着阴萝果,目光都极其的复杂。

  勿乞看着那些护卫的眼神,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就知道,柳随风几个人,绝对不会和属下分润这救命的宝贝的。“天下事,不患寡,而患不均!”勿乞低声咕哝着这句话,翻来覆去的说了好几遍。

  卢乘风也笑了,他笑吟吟的看着卢曲渊,远远的向他抱拳行了一礼。

  卢曲渊冷漠的看着卢乘风,就好似再看一个死人。卢乘风绝对相信,若非燕不归在场,卢曲渊已经下令那些护卫一拥而上把自己砍成肉酱。这深山老林之中荒无人烟,正好是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只不过,有燕不归在,他们不敢,借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

  休息一阵后,众人在燕不归的带领下继续向山林深处前进。渐渐的,他们已经深入了蒙山深处,这里就是张虎做猎蛮人的时候,都没有胆量靠近。曾经敢深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能回去的。

  也许,只有巡风司的这群人是例外吧?

  勿乞看着在前面带路的燕不归背影,燕不归的动作很熟练,路径也很熟悉,显然他曾经出入这里不止一次。这深山老林里,他们到底来这里找什么?

  隐隐的,勿乞能感觉到四下里的动静。另外四支队伍,就在和勿乞等人平行的地方向同一个方向前进。他们相离数里或者十几里地,好几次在休息的时候,勿乞站在山崖上,能看到山谷对过那边的队伍。

  继续在山林中跋涉了半个月,柳随风和卢曲渊的护卫又损失了三十几人,如今他们的护卫只有一百三十几人了,两人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勿乞等人却没受到半点儿伤害,有勿乞和张虎这两个野外生存的大行家在,他们的生存能力比柳随风他们强了太多太多。

  当柳随风和卢曲渊都开始莫名其妙的腹泻时,众人终于来到了山林中的一条大河边。

  穿过茂密的丛林,前方骤然一亮,宽有数里的河面赫然出现。河水极深,河水流速极快,奔涌的大河翻滚着向东边流去,却连一声水声响都没有。

  在河边浅滩上,大块大块的狗头金和金沙胡乱的堆砌着,粗粗望去,这里起码有价值百万金的天然金。

  除了燕不归,其他人的目光都被这巨量黄金给吸引住了,所有人都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站在河边,燕不归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轻轻的吹了几声口哨。口哨声极轻,却穿透了河风,清楚的传到了河对岸。数里之外的河岸上,几条黑影闪了闪,他们不知道搬动了什么东西,河水下面突然冒出了一根米斗粗的树藤,在大河上架起了一座藤桥。

  “跟我过去!小心不要掉进水里,否则必死无疑!”

  燕不归冷哼了一声,当先踏上了藤桥,极快的渡过了大河。

  勿乞拉了卢乘风一把,他等着柳随风等人都过去了,这才小心翼翼的跟着他们顺着藤桥走了过去。

  河对面的黑影,是七个和燕不归一般打扮的年轻人。只是他们如今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和野人也差不多。看到燕不归,七个年轻人急忙行了一礼,打了几个勿乞看不懂的手势。

  燕不归点了点头,他低声喝道:“前方十里,有一个蛮人小村落。不要放过里面所有人。”

  腹泻拉得浑身无力的柳随风眼睛一亮:“有蛮女么?”

  燕不归冷眼望了柳随风一眼,他淡淡的说道:“有蛮女,可以给你们一刻钟时间。”

  柳随风、卢曲渊相互望了一眼,忙不迭的带着人就朝前冲去。

  勿乞冷笑一声,和卢乘风等人一起跟在了燕不归身边。

  周末,大家睡懒觉的睡懒觉,风花雪月的风花雪月,被抓苦差陪逛街的陪逛街。

  都是正经事啊!但是在所有事情忙完之后,别忘投票啊!票子,票子!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