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十一章 夺灵

第四十一章 夺灵

  那个蛮人兽武的动作好快,一拳击杀了一个护卫,他立刻挥出两拳砸向了老童妖和烈火君。

  两个老妖物正沉迷于蛮人少女矫健有力光滑稚嫩的身体,那个护卫被打死的时候,洒在他们身上的血肉才让他们惊醒发生了是么事情,结果那兽武沉甸甸的拳头就好像两柄攻城锤一样砸了过来。

  惊呼一声,烈火君的反应速度略微快了一线,他飞快的爬起身子,双手朝后面狠狠的迎了上去。仓促之间,他根本来不及运足力气,蛮人兽武一拳砸在了他双掌上,砸得烈火君惨嚎一声,被巨大的力量砸飞了十几丈远,一头撞在了一块山石上。

  “我的手!”烈火君两只手掌好像被压路机碾压过十几次的鸡爪一样扭曲变形,他掌心的肌肉皮肤成粉碎性炸开,鲜血喷洒,血迹下可以看到白惨惨的骨头。

  他在这里痛呼他的两只手,老童妖吃的苦头却更大。

  无论是烈火君还好,还是老童妖也好,两个人都是用邪门功法,借助外力一路修炼到先天胎息境界。两人的真气驳杂,根基也不怎么稳固,实力比真正的先天胎息高手要弱了一大截。他们的肉身没有淬炼到先天胎息境界应有的水准,他们的真气运转速度,更是比先天养脉境界的武者好不到哪里去。

  老童妖只感觉背后一股恶风袭来,正在强行调运采补功法抽取少女精气的老童妖哪里来得及收功?他只能勉强脱离了少女身体,凝聚了一点先天真气,全部灌注在了自己后心上。

  一声闷响,老童妖被一拳打飞二十丈。狂暴的拳劲好像炸弹一样在他后心炸开,他后心大片皮肉粉碎,一根脊椎骨起码被击碎了三节。哪怕他是先天胎息境界的修炼者,脊椎骨被打碎了,他也注定要变成残废。

  老童妖惨嚎着倒在了地上,他两只手疯狂的在地上乱抓乱挠,但是他脊椎骨碎了,胸椎一下全部没有了知觉,哪怕他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还是躺在地上不能直起身子来。这个害人无数的老妖物终于惊恐的尖叫起来:“救我,老烈火,救我!君侯救我,救我啊!”

  烈火君自己手掌受了重伤,现在正忙着给手掌心涂金疮药。听了老童妖的惨叫声,他哪里有空理他?

  柳随风倒是不敢让一个先天胎息级的家族供奉就这样死掉,他忙不迭的想要叫护卫去救治老童妖,可是那蛮人兽武早就盯死了头戴束发金冠,上半身衣衫格外华美的柳随风。

  “阿爹!阿娘!阿妹!”那兽武仰天长咆一声,一拳逼退了八个柳随风身边实力最强的门客,双眼赤红的朝柳随风杀了过来。他避开两柄砍向他身体的长剑,双手抓出,一把抓住了两个柳随风护卫的脑袋,随手捏成了粉碎,随后一脚朝柳随风踢了过去。

  柳随风惊叫后退,可是他退得再快也没有那兽武的动作快。柳随风身体的主要部分迅速后撤,勉强和那个兽武脱开了足够安全的距离。可是他身体某一点膨胀起来的部位却依旧挺立着,兽武的脚尖要死不死的就踢在了那个部位,将柳随风的半截分身踢成了一团血浆。

  “我的娘亲啊!”柳随风惨嚎一声,满脸发绿的抱着下身蹦跳了起来。

  蛮子兽武怒吼一声:“我入你们亲娘!”他身形犹如一团黑色的飓风,大吼着又朝柳随风杀去。

  柳随风、卢曲渊带来的护卫亡命向这个蛮子兽武围杀了上去,可是这个兽武就真的好想一头人形猛虎,力量极大、速度极快,两个先天胎息的老妖物都被他偷袭打伤,仓促间这些护卫哪里能组织起有效的围攻?

  尤其是这个兽武一声怒吼就好像十几头猛虎在同时咆哮,巨大的响声震得这些护卫双耳‘嗡嗡’作响,眼前金星乱闪,他们连身体的平衡都掌握不住了,根本无法有效的攻击敌人。

  更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十几个后天巅峰境界的门客同时攻向这个兽武的时候,那兽武身后的猛虎虚影突然一凝,仰天发出了一声无声的咆哮。方圆百丈内的树木花草无风自动,村子里屋顶上的茅草突然乱杂杂的朝四周飞了出去。

  十几个后天巅峰境界的门客一起丢下兵器,惊恐欲绝的望着那猛虎虚影,双手抱着耳朵,耳垂上有一滴滴的血滴了下来。这个猛虎虚影的一声长吼,直接在这些门客的脑海中响起,差点没把这些门客的魂魄都撕碎了。

  眼看这兽武无人能挡,一旁的燕不归终于出手了。

  “你们傻站着干什么?去外围用重弩射他!”

  燕不归一声大吼斥退了那些慌成一团的护卫,他拔出背后长剑,双目突然一瞪。一声悠长的狼啸声绵绵而起,他背后同样有一头高有四米左右的青色大狼虚影涌了出来。燕不归奔跑的速度提升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挥剑带起了一道寒光就朝兽武刺了过去。

  卢乘风惊呼道:“原来,燕不归也是兽武!”

  蛮人兽武尖啸一声,他大吼道:“阿爹!阿娘!阿妹!你们都要死啊!”

  双臂一挥,蛮人兽武暴风骤雨一样朝燕不归劈出了数十拳,踢出了数十脚。地面被震得乱晃,蛮人兽武在地面借力纵跃飞腾,每一次落在地上,大地都狠狠的颤悠一下,地上的的石子都被震得飞起来好几尺高。

  燕不归俯身挥剑,第一道剑光亮起来之后,一道又一道,一条有又一条剑光就好像乌云中的雷霆一样绵绵不绝,带着尖锐的破风声不断刺向蛮人兽武的浑身要害。

  蛮人兽武力大无比,速度也是很快;燕不归劲道没有蛮人兽武强,但是速度却更快了许多。两人好像两团狂风在原地乱旋了一阵,眨眼间就摧毁了小半个村子。蛮人兽武拳头轰到哪里,一座木屋就炸成粉碎;燕不归的剑光扫过哪里,哪里的木屋就连附近药田中的草药都被切成了碎片。

  猛不丁的,柳随风的几个护卫突然大叫了一声。

  燕不归听到叫声急忙后退,那几个护卫举起九重弩就对着蛮人兽武射出。

  ‘嘎嘣’声刺耳,三十六根纯钢弩箭在距离不到二十步的地方激射而出,那个蛮人兽武的反应速度也是很快的,但是也没办法躲过这么近距离的强弩射击。十八支弩箭射进了蛮人兽武的身体,射穿了他强大的身体,带着十八道血箭远远的钉在了村子的护墙上。

  箭头上的剧毒很快发作,蛮人兽武身体哆嗦了几下,原本漆黑的皮肤上很快蒙上了一层重重的绿色。

  “你们,杀光了我的族人!”蛮人兽武浑身哆嗦着站在原地,放声大吼道:“我诅咒你们,我用山地之灵的名义诅咒你们。你们都会死在这片山林里,你们的灵魂会被山地之灵吞噬,永远永远沉沦黑暗!”

  燕不归还剑归鞘,望着蛮人兽武冷笑道:“没有所谓的天地之灵。你们这些蛮人信奉的那些,全是假的。”

  蛮人兽武怒吼一声,作势要挥拳攻击燕不归。但是剧毒迅速的在他体内蔓延,他的心脏也被剧毒沾染,他刚刚举起了拳头,身体就僵硬的倒在了地上。

  猛虎的虚影突然在蛮人兽武身后凝形,它死死的盯着燕不归,仰天发出了无声的咆哮。一圈明亮的幽光饶住了虚影,有很多星星点点的微光从蛮人兽武的体内飞出,逐渐融入了猛虎虚影的体内。

  燕不归冷笑起来:“这可不行,你是被人杀死的,你的灵魂如果融入了兽魂当中,你们的灵魂不进入轮回的话,说不定过个几十年就会化身魂妖,那就是我们的麻烦了!”

  快步走到蛮人兽武身前,燕不归一手按在了那个猛虎虚影的额头上,低声的念诵起来。

  “万物之灵,同根同源。山林的英魂,这里不是你应留存之地。以万灵之母的名义,散去吧。”

  一道青色的光芒从燕不归的掌心射出,融入了猛虎虚影体内。

  猛虎虚影骤然碎裂,村子里好像突然多了无数的萤火虫,星星点点的赤红色光芒随着夜风四处摇摆,很快就随风飘向了勿乞等人所在的方向。

  燕不归轻松的出了一口气:“好了,这才算是彻底解决了。”

  那些赤红色的光点随风进入密林,飘行了数百丈后,已经变得暗淡无光,肉眼已经很难在夜色里分辨出他们。勿乞将水汽散发出四周,却能清楚的感知到它们的存在。

  那是一股很精纯的,丧失了所有记忆的灵魂力量,已经被燕不归用秘法打碎成了最基本的灵魂微粒。

  勿乞本能的回想起在太虚大挪移阵中的情况,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默默的运起了大缠丝手。

  水汽弥漫四周,八成以上的灵魂微粒迅速向勿乞汇聚了过来。勿乞的识海中,那万顷的水波骤然急速旋转起来,所有灵魂微粒都被他识海中的漩涡吸入了体内。

  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勿乞的魂魄强度就提升了四倍左右。他就算闭上眼,也能感应到身体方圆十丈内的一切。风吹草动,树叶摇晃,还有树下面泥土中的几只虫子,一切都清晰得好像近在眼前一样。

  体内真气迅速的向内压缩,任督二脉上几个重要的窍穴被变异的真气冲开,四周有肉眼可以看到的朦胧水汽缓慢的向勿乞的身体汇聚了过来。

  卢乘风目瞪口呆的看着勿乞,脸颊一抽一抽的,好像是见鬼了一样。

  勿乞看着卢乘风笑了笑,背起双手笑道:“看两个兽武争斗有感,勿乞突破到先天纳息境界了!”

  树下的张虎和胡威几乎是同时一头撞在了树上。

  勿乞先天了,同志们,砸票啊,砸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