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十二章 仪式

第四十二章 仪式

  顺利的屠剿了一个蛮人村落,可是勿乞一行人的损失也很惊人。

  被杀的护卫也不说了,烈火君双手重伤,一身战力起码废掉了三成。老童妖脊椎粉碎,没有传说中的奇珍灵药接骨续脉,他这辈子就是个残废。

  至于柳随风,他躺在地上,双手紧抓住下身,痛得脸色发白,嘴角不断的有白色泡沫喷出来。他痛得两个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跳了出来,脖子上青筋直跳,双手被血染得通红。

  “怎么是这样?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不会的,不会的,我宁可断一条腿,也不能被这样废掉!”柳随风痛得浑身直哆嗦,嘴里还颠三倒四翻来覆去的念叨着:“燕大人,燕不归大人,救我啊,救我啊,有什么灵药可以断肢重生的,救我啊!”

  燕不归板着脸没吭声。

  断肢重生?这种传说中的灵药也许有吧?可是就算有,也不是他一个巡风司的大头目能弄到手的。就算他手上有,用来给柳随风把那地方给重新长出来?怎么这味道就不对呢?

  勿乞背着双手,笑呵呵的走了上来。他探头探脑的打量了一下柳随风受伤的部位,突然长叹了一声:“燕大人,这次任务完成后,您一定要帮柳君侯说说几句好话哪。大燕朝宫里面,如果还缺少人手,就让柳君侯进去任职吧?”

  燕不归的脸很古怪的抽搐成了一团,他咬紧牙齿,扭头看向了正在村子里四处搜查的下属。

  柳随风气得眼珠发绿,他咬牙切齿的望着勿乞,嘶声吼道:“勿乞,我发誓,一定要宰了你,一定!”

  勿乞好似受惊的兔子一样,‘噌’的一下跳到了燕不归的身边。他龇牙咧嘴的指着柳随风喝道:“柳君侯,现在我们可都是跟着燕大人一起执行军务,你别胡来哪!按大燕朝军律,在军中袭杀袍泽,是什么罪过?”

  燕不归冷兮兮的回了一句:“按大燕军律,袭杀袍泽者,杀!族人爵位,降一级!”柳随风立刻闭上了嘴,他怨毒的望着勿乞,双手骤然发狠用力。结果他差点抓得自己的下身碎掉,痛得他又一次惨嚎起来。

  冷冷的看了一眼柳随风,燕不归沉声道:“烈火君领着其他护卫随我继续前进。留两个人照顾柳君侯和老童妖。你们胆大,就留在这村子里等我们,如果胆小,就自己出山!”

  柳随风身子一震,呆呆的看向了燕不归。

  就留下两个护卫照顾自己和老童妖?留在这个蛮人的村落里?万一有别的蛮人村落的人过来窜门怎么办?有什么猛兽毒虫怎么办?留在这里,风险很大!但是让他们就这么出山?就四个人,柳随风根本没信心走出去!

  燕不归却根本不理柳随风心里怎么想,他自顾自的下令,将所有人都聚集了起来。他的七个属下从村子最大的一间木屋内搜出了几张极薄的兽皮,上面密密麻麻的也不知道画了些什么东西,燕不归如获至宝一样将几张兽皮小心的卷起,用地火三合铜制成的铜管将它们密封收好。

  地火三合铜,是用地火岩浆熔炼红铜、紫金、白银髓三种材料铸成的合金,轻巧却坚韧无比,能耐高温。这种特质的铜管,是巡风司的人保存各种重要文档的专用器具。

  卢乘风若有所思的看着燕不归将那铜管小心的塞进腰间锦囊,那个不起眼的黑漆漆的拳头大小的锦囊,居然也是一个储物法宝。这样慎重其事的收起那几张兽皮,很显然,这兽皮上的东西很有价值。

  彻底扫荡了这个村子,燕不归一声令下,他们继续朝山林深处前进。

  一个护卫被留在了变成废墟的村子里,看护脊椎骨粉碎的老童妖。下身受到重创的柳随风包扎了伤口,让两个护卫用一块门板扎了个担架抬起了他,摇摇晃晃的跟上了大队。用柳随风的话来说,只要他还能走得动,就一定要跟着燕不归建功立业为大燕朝效死!

  后面这一路上,勿乞就一直绕着柳随风转悠,微妙的目光须臾不离他带着血迹的下身。柳随风心中恼怒,但是下身受到重创的他一时半会,哪里还有心情和勿乞斗闹?

  一路行去,燕不归带领的这一队人连续扫荡了路上十三个蛮人村落。这些小村子里的人口都不多,最多的一个村子也就六百多人。除了四个村子里有兽武这样的高手,其他村落里就是普通的蛮人战士,在勿乞他们的暴力打击下,所有村子都是一鼓而下没有耗费什么力气。

  有几次,燕不归带领的队伍和另外两队人马碰面,双方还合作攻灭了几个蛮人村落,然后又匆匆分开。勿乞暗自盘算了一下,五路人马基本上是呈一条直线散开,将这一路上的所有蛮人村落都给剿灭了。

  又朝前行进了七天,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蒙山的最深处。

  已经变得和野人差不多的众人气喘吁吁的钻出了丛林,前方是一片蔚蓝色的湖水。

  圆形的湖水平坦如镜,直径在百里左右。在蒙山的深处,居然有这么一座大湖,就算是曾经无数次出入蒙山猎杀蛮人的张虎也不由得啧啧称奇。湖中有几十块突出水面的礁石和小岛,大群白色的水鸟在水面上划过,在清澈见底的水波里倒映出了优美的身姿。

  隔着这座大湖,是一座拔地而起的青山,山高有数千米,山腰以下开凿了大量的岩洞,岩洞和岩洞之间有栈道相同,大量蛮人正在岩洞里进进出出。在正中有一个最大的岩洞,洞口直径在百丈左右,里面有大量的烟雾不断的喷涌出来。

  “到了这里,随时小心。我们绕着湖边走,在那座山下和其他人手会合。”燕不归掐指计算了一下时间,满意的点头道:“时间恰恰来得及,就是明天夜里,这些蛮人会有一个仪式,是他们祭祀神灵的大典。我们在仪式上,要抢走几块黑色石碑!”

  燕不归的目光如刀,狠狠的剜了一眼众人:“不惜一切代价,那些石碑都要抢夺到手。我们可能只有一次机会。这次大典之后,这些石碑会被送去蒙山更深处另外一个蛮人大部落供奉,起码要六十年后才会回到这个部落。我们如今的力量,还不足以再往蒙山里进发了。”

  张虎张了张嘴,咳嗽了一声后,才壮起胆子问道:“可是大人,这里已经是蒙山的最深处了。”

  燕不归望了张虎一眼,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我领着八十个兄弟进来这里,耗费了两年时间,才探出了蒙山的大致情势。我们如今所在的地方,也只能算是蒙山的边缘。小蒙城附近的蒙山,只是真正的蒙山一条支脉。你们所谓的深入蒙山,和我们比起来,差远了。”

  张虎狠狠的吞了一口吐沫,不吭声了。

  勿乞听了燕不归的话,也只觉得头皮发炸。小蒙城附近方圆数千里的蒙山,只是真正的蒙山一条支脉?这蒙山到底有多大?

  燕不归也不理他们,带着一行人顺着湖边的沙滩一路疾走,在天色昏黑的时候,来到了一处茂密的丛林中。另外四队人马也已经赶到了这里。勿乞暗自计了一下数,在场的所有和燕不归衣着打扮相当的巡风司人手,现在只剩下了四十三个。两年时间,燕不归他们在这片山林中损失了三十七个人。

  不知道其他的巡风司人手实力如何。如果他们都和燕不归一样是兽武,这个损失可就真的太惊人了。那些蛮人村落里的兽武,能够击伤先天胎息级的修炼者,可见兽武的力量有多强。

  和勿乞他们这一队人不同,其他四队人马损失的人数较少,只有柳随风身边的这些护卫损失极其惨重。现在五支队伍加在一起,还有八百多人的样子,柳随风的护卫就占了损失人手的一半左右。

  大队人马隐匿在山林中,时间很快就一晃而过。

  第二天黄昏的时候,数里外的湖边突然传来了沉闷的号角、铁鼓声。

  躺在一株大树下假寐的燕不归一跳而起,他指了指几个人,示意他们跟上自己,勿乞和卢乘风赫然在列。几个人小心翼翼的穿越了丛林,来到了湖边沙滩附近,借着一小片树丛藏起了身形。

  沙滩平整没有什么障碍物,众人看得清楚,从那座大山山脚下的一个洞窟里,大群蛮人神情肃穆的涌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几个老得都和骷髅架一样,脖子上还缠着毒蛇、耳朵上挂着毒虫,赤露着身子,手持骨刀、玉刀等祭器手舞足蹈的老蛮子。

  差不多有一万蛮人从洞窟里走了出来,他们紧跟着那几个老蛮子,一路走到了湖边,在一块广阔的沙滩上围成了半圆形,几个老蛮子就站在了圆心部位,面对着月光下散发出无数点银光的大湖。

  伴随着沉闷的鼓声,足足一百头体型壮硕,比勿乞曾经见过的西班牙大公牛体型还要大上好几倍的板角青牛被一群蛮人牵了出来,一字儿排开站在了湖水和沙滩交界的地方。

  随着一个老蛮子一声令下,一百头青牛的头颅被站在它们身边的蛮人一斧头剁下。

  一百颗牛头落在了湖水中,大量鲜血注入湖水,很快一大块湖水就被染得猩红一片。

  平静的湖面突然动荡起来,无数银鳞在水面上跳动,湖水下突然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黑影。

  伴随着‘哗哗’水声,一条通体银白,优美雅致得让人窒息的大蛇缓缓从湖水中探出了身子。

  月光洒落在大蛇的身上,大蛇身上银白色的鳞片宛如水晶灯一样放出了迷人的光晕。

  同志们,三江了,努力砸票啊!

  明天周一,大家都留着精神,明天早起投票啊!

  票子,票子,票子,各种各样的票子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