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十五章 得手

第四十五章 得手

  烈火君狂笑着将蛇丹一把抓在掌心,随后他面色惨变,浑身骤然一僵。

  盗得经中,各种稀奇古怪甚至是旁门左道的奇门法术无数,其中就有以内力激发灵兽内丹,将其中力量引发的古怪法门。原本很稳定的蛇丹,被勿乞一缕真水灵罡注入,当即好似一点火星落进了火药桶,蛇丹内庞大的灵气剧烈的滚荡起来。

  庞大的水属性灵气带着刺骨的寒气,好像是溃堤的黄河水,带着隐隐约约的波涛声冲进了烈火君的身体。烈火君的掌心骤然变得雪白一片,小片小片的冰晶从他掌心一路顺着他身体蔓延了上去。

  不过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可怕的寒气冻结了烈火君的身体,将他全身冻成了一块冰人。

  五行生克水克火,在这座湖泊中生存了三千八百年的天水灵蛇,从修为境界上而言和烈火君相当,也不过是先天胎息境的水准。但是天水灵蛇的身躯太庞大了,长有百多米的天水灵蛇,体内的水属性力量起码是烈火君体内先天真气的一千倍以上。

  这就好像是用一桶水去泼灭一根火柴的火焰,烈火君体内火属性真气被瞬间消灭,他的身体承受不住蛇丹内的庞大灵气,生机被瞬间冻杀。

  勿乞冷笑了一声,一把抓住了蛇丹。大缠丝手发动,涌入烈火君体内的水属性灵气急速涌回蛇丹。虽然在冻杀烈火君的时候有些许的损耗,但是损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一掌拍在烈火君的心口,将他冻成冰块的心脏震成粉碎,勿乞掌心一吸,烈火君体内还没消散的血气精髓一阵奔涌,化为一线极亮的血线急速射出,迅速注入勿乞掌心。

  晋升先天纳息境界,勿乞一次可以取得的人体血气精髓从千分之一提升到了百分之一。烈火君虽然修炼的是邪门采补功法,但是一身气血茁壮旺盛,比先天纳息境界的勿乞强大了何止百倍?勿乞窃取的这百分之一的血气精髓,就几乎和他如今的身体蕴藏的精气总量相当。

  爆炸性的力量在体内迅速奔涌,勿乞将蛇丹塞进了胸口暗袋仔细藏好,一脚将死透了的烈火君踹飞了十几丈外。他飞快的看了目瞪口呆的卢乘风等人一眼,急忙招手示意他们快走。

  几个同样眼热蛇丹的武者刚刚冲到勿乞面前,猛不丁的看到先天胎息级的烈火君都被勿乞用不知名的手法诛杀,他们吓得转身就走。能够杀死先天境界高手的人只可能是先天高手,这些后天巅峰都没达到的武者哪里敢和勿乞动手?

  “杀了,灭口!”勿乞从地上抓起一柄蛮人使用的重剑,一剑斩出,一道剑罡呼啸而出,将其中三人拦腰斩成六段。卢乘风、张虎、胡威同时冲了上去,将另外两个逃走的武者从背后斩杀。

  场内乱成一团,燕不归等人带来的武者正和蛮人杀成了一团,勿乞他们这里的战斗说起来很长,但是实则就是短短三个弹指的瞬间而已。勿乞几个若无其事的混入了人群,装模作样的和蛮人交起了手,居然都没有人注意到他们已经杀死了烈火君。

  柳随风、卢曲渊正在不远处指挥着数十名护卫和蛮人厮杀,舍命的朝山脚下的岩洞口冲去。燕不归许诺的重赏让两人几乎发狂,只有他们才明白,巡风司所谓的重赏意味着什么。

  丢下了对他而言还是有点沉重的蛮人重剑,从地上一个阵亡的武者手上抢过了一柄轻巧的单刃剑,连续三剑挥出,斩杀了面前十二名蛮人战士。他如今已经是先天纳息级的高手,后天境界的武者,除非是上百个后天巅峰围攻,否则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一通冲杀,蛮人战士宛如土鸡瓦狗一样被勿乞斩杀了上百人,他带着卢乘风、张虎、护卫已经冲到了山脚下的岩洞口。勿乞厉声喝道:“燕大人,我们公子带领我们来接应了!”

  高处的岩洞里,燕不归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好!速速杀来会和!记你们首功!该死的蛮子!”

  ‘轰’的一声巨响,离地将近百丈的一处岩洞口一团火光爆出,似乎是燕不归动用了爆炎符。十几个身体还没长开的蛮人少年怪叫着被火光推出洞口,哀嚎着从高空坠下。

  勿乞长笑了一声,挥剑将迎面扑来的十几个蛮人战士斩杀,左掌在他们身上一按,又抽取了他们大量的血气精髓。刚才从烈火君体内抽出的血气精髓还没消化,勿乞将这些血气精髓全部集中在左掌,他的左掌已经膨胀得有小磨盘大小,皮肤赤红如血,隐隐透出了一股令人心悸的血光。

  一声尖锐的猿啼声传来,一个背后闪烁着隐隐黑光,黑光中是一头身高丈许的黑猿虚影的蛮人兽武手持一根长棍朝勿乞当头扫下。那根长棍通体用黑漆漆不知名的金属铸造,沉甸甸的带起一股恶风,长棍距离勿乞还有数尺远,恶风已经逼得他身后的卢乘风三人喘不过起来。

  勿乞冷眼看了那蛮人兽武一眼,左掌内血气一阵翻滚,他将刚才吸来的一半血气集中在掌心,狠狠的一掌拍了出去。一个方圆两尺的血腥大手印透掌拍出,带着一股逼人的寒气迎向了长棍。

  长棍在掌风怪啸声中断裂,那蛮人兽武被勿乞血色大手印一掌拍在胸口,整个胸膛当场炸成粉碎。

  尖锐的猿啼声响起,蛮人兽武身后的黑猿虚影骤然腾空跃起。勿乞真水灵罡灌注在长剑中,白蒙蒙的剑罡射出一丈多远,一剑洞穿了黑猿虚影的心口。黑猿灵魂骤然炸碎,无数灵魂碎片喷洒而出。勿乞盗得经内秘法发动,所有的灵魂碎片都被他吸入体内,经过真水灵罡提纯后融入了勿乞的魂魄。

  勿乞只觉精神一振,五感灵识再次提升了一等。他欢喜的大笑了一声,左手连续击杀了十八名蛮人战士,抽取了他们体内的血气精髓集中在左掌心,带着卢乘风等人迅速朝岩洞内突进。

  柳随风、卢曲渊两人也带着一干精锐护卫急冲了进来,紧跟在了勿乞等人身后。

  卢曲渊死死的盯着前面卢乘风的背影,低声的咒骂道:“记你们的首功?该死的野种,你凭什么拿首功?首功是我们的!”

  在勿乞的带领下,一行人势如破竹一样冲上了岩洞,迅速和燕不归等人会合。

  这时候燕不归身边巡风司的人手只剩下了二十几个,他们前面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内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两百多个身穿精良甲胄的蛮人战士,其中甚至还有十几个兽武。在这些战士的身后,一个用纯金铸造的祭坛上,端端正正的放着三块半人高的黑色石碑。

  “抢下那三块石碑,大功一件!”燕不归浑身是血,眼睛已经因为疯狂杀戮变得猩红一片:“大将军悬赏这石碑上的东西已经有一百余年,得到石碑者,起码封一郡之地!”

  一郡之地!

  卢乘风、柳随风、卢曲渊同时剧烈的喘息起来。封一郡之地的意思就是,那一郡之地从今以后就是自家的世袭封地,和那些郡守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而且大燕朝的一郡之地,又和诸侯国的一郡之地大不相同。一般而言,大燕朝的一郡之地的面积都比下面诸侯国的一个郡广大数倍,无论是子民人口还是物产税收,都比诸侯国要强得太多。

  “勿乞!”卢乘风大叫了一声!

  勿乞长啸一声,他全身的真气和刚刚吸来的全部血气精髓在他左掌融合,化为一股爆炸性的恐怖力量。这股力量是如此的巨大,勿乞经过了九次强化的经脉都无法承受,掌心的好几处经脉和穴道都隐隐裂开,剧痛让勿乞的眼角都挣裂开淌出了鲜血。

  “去!”

  勿乞一声大喝,左掌一道血光喷出,磨盘粗细的血光足足有十几丈长短,血腥气扑鼻,内蕴的刺骨寒气让山洞内的温度都骤然降低了数十度,冻得那些修为不够的人瑟瑟发抖。

  血光冲进了蛮人战士拥挤密集的队列,随后轰然炸开。无数道指头粗细的血光四处乱射,起码一百名蛮人战士被炸得支离破碎,其他的蛮人也都个个带伤,身体被血光洞穿了多少不等的透明窟窿。

  一掌击出,勿乞体内真水灵罡为之一空,身体骤然一软差点没坐在了地上。他猛地深吸了一口气,胸口暗袋内的蛇丹放出一道滚滚寒流涌遍全身,刚刚消耗一空的真水灵罡瞬间平复,而且比方才更精纯了三分,更强大了三成。

  柳随风也大号起来:“烈火君,烈火君!”

  没人回应,烈火君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哪里还能回应柳随风的呼唤?

  燕不归长笑一声,带着气喘吁吁浑身是伤的一众属下飞扑上去,和那群蛮人兽武打成了一团。柳随风、卢曲渊急忙下令身边护卫上弦放箭,弩箭呼啸而出,配合着燕不归等人将蛮人斩杀一空。

  勿乞宛如一道狂风一样飞扑而出,将三块半人高、两寸厚、一尺宽的石碑一把抓起扛在了肩头。三块石碑不知道用什么材料制成,坚硬、柔韧,重量却很轻,三块石碑加起来也不过三十几斤重。

  一脚踢飞了两个想要过来争夺石碑的柳随风护卫,勿乞长声道:“燕大人,撤吧!”

  燕不归长笑一声,他厉声喝道:“得手了,带上战死的兄弟,撤!”

  巡风司的人簇拥着勿乞,一路收拾战死的巡风司同伴的尸体,迅速撤出了岩洞。

  远处山林中,已经隐隐听到有蛮人的铁鼓、号角声传来。

  ******

  同志们,记得投票啊!

  票子,票子,票子!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