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十六章 逃命

第四十六章 逃命

  “逃!”

  从山洞中冲出,燕不归当即大喝了一声。正在山崖外和那些近乎癫狂的蛮人厮杀的武者纷纷向这边会和,紧跟着将勿乞围在中心的燕不归等人朝来时的路冲了过去。

  经过爆炎符、赤火爆炎箭的肆虐,经过十几波箭雨的攒射,现场还能站起来的蛮人战士不超过八百人。而还能完好无损的撤退的武者,大概也就三百上下。蛮人固然是死伤惨重,这次深入山林配合巡风司执行军务的武者,也伤损得差不多了。

  柳随风在几个护卫的搀扶下,踉跄着朝前狂奔。一边逃窜,他一边死死的盯着勿乞肩膀上三块黑石碑,眼睛里快要喷出火来。卢曲渊掌心扣着一柄短匕首,好几次按捺不住想要将匕首投向勿乞后心,但是看看燕不归等人,再看看时刻守在勿乞身边的卢乘风,卢曲渊却突然没了胆气。

  “该死啊,头功被他给占了!”卢曲渊低声向柳随风抱怨着。

  柳随风的脸色很难看,他紧握着拳头,恨不得天空降下一道天雷,把勿乞一雷劈死。他愤愤的转过头去,却惊恐的发现了烈火君的尸体正歪歪斜斜的躺在不远处的地上,浑身蒙着一层薄薄的冰片,死状极其的凄惨。

  身体骤然一抖,柳随风差点没软在了地上。

  老童妖重伤,脊椎骨粉碎的他没有奇迹,这辈子就是个废人。烈火君也莫名其妙的死在这里,他回去了要怎么向他的父亲甫阳君交代?以他父亲的身份和权势,家族中先天级的供奉也就三四人而已,他可是好容易才将两个先天胎息级的修炼者请出来为自己办事的。

  “完了!”柳随风的脸色惨白,身子里一点力气都没有,完全靠着几个护卫拖着他逃跑。

  勿乞感受到了柳随风和卢曲渊的恶意,他一边扛着三块黑石碑朝前狂奔,一边回过头来,龇牙咧嘴的朝两人笑了笑。柳随风呆滞的望着烈火君的尸体,没有对勿乞的笑容做任何回应,卢曲渊则是惊慌的将扣着短匕首的右手藏在了身后。

  勿乞目光一寒,嘴角一抿,嘴唇的线条变成了危险的刀锋样。

  一行人在前方狂奔,后面数百蛮人战士怒吼着朝这边冲来。几个身负重伤的蛮人兽武从尸体堆里爬了起来,浑身燃烧着诡异的火一样的气浪,催发了最后一点精力追了上来。远处山林中的铁鼓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隐约可以听到远处山林中传来的鸟兽飞奔声。

  逃跑,逃跑,勿乞他们快速的冲过了卢乘风布置太白金刀阵的沙滩。

  数百蛮人战士已经追了上来,头顶突然变得一暗,大群身披血色羽毛的巨型秃鹫发出了尖锐的啸声,从远处山林中疾飞到了众人头顶。每一头秃鹫的翅膀张开,翼展都在七八丈左右,秃鹫的背上坐着三五不等的身体矮小的鸟蛮人,正拉开了弓箭准备攻击。

  “起阵!”燕不归大吼了起来:“逃过这一波鸟蛮,我们就有六成的把握活着出去!”

  卢乘风长啸一声,骤然咬破舌尖,一口血箭喷出,准确的打在了一块埋在沙滩中的阵桩上。以自身精血催动大阵,三根阵桩几乎是立刻闪耀出了刺目的白色光芒,地面上喷出了浓浓的水雾状太白金精之气。大阵这一次聚集起来的太白金精之气极其浓郁,比上次在典军府布置时的大阵浓郁了百倍以上。

  双手连连引动印诀,卢乘风迅速全力发动了大阵。而且他用威力最大的,自毁阵基的方式,在瞬间催发了三根阵桩中所有的能量。三根阵桩爆出一片让人目为之盲的强光,突然炸裂了开来。

  在地面上堆积着厚达三尺的太白金精之气发出高亢刺耳的金铁碰击声,数千柄巴掌大小的月弧形弯刀凭空凝现。卢乘风再次喷出一口精血,双手朝虚空一挥,数千柄弯刀同时发出尖锐的啸声,撕裂了空气,宛如一场逆行天地的流星雨,带起无数道寒光朝高空射出。

  断裂声不断传来,超过五百头巨型秃鹫刚刚冲到众人头顶,就被太白金刀迎头重击。太白金精之气,天地间主杀至凶之气,锋利无比,无物可挡。大概三百头秃鹫第一时间被弯刀洞穿身体,弯刀呼啸着撕碎了秃鹫庞大的躯体,击穿了它们背后那些鸟蛮人的身体。

  鸟鸣人嚎,空中无数血雨喷下,卢乘风双目赤红的一指空中无数月弧形弯刀,厉声喝道:“裂!”

  只听一声金铁鸣叫声冲天而起,数千弯刀同时炸开,化为十几万道绿豆粗细的寒光满天乱打乱射。剩下的那些秃鹫和鸟蛮人被寒光打成了筛子,同样是怪叫着从空中一头栽下,所有秃鹫和鸟蛮人都显然不活了。

  密集的寒光宛如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子,带着尖锐的啸声从高空激射而下,全方位覆盖了后方追来的几个蛮人兽武和八百左右的蛮人。方圆里许的沙滩都在寒光的覆盖下,那些蛮人根本无处躲藏,他们也无法躲藏。粗陋的兽皮甲和铁甲挡不住寒光的侵袭,这些蛮人几乎在瞬间被打成了肉酱。

  凄厉的嚎哭声从后方的山崖内传来,没多久的功夫,从勿乞他们刚刚冲出来的岩洞内,说不出有多少蛮人的老弱妇孺拎着各种粗陋的兵器冲杀了过来。那些刚刚能跑动的蛮人孩童,那些摇摇摆摆已经行动不便的蛮人老人,一个个咬牙切齿的冲出了岩洞,追向了勿乞等人。

  只不过,他们也只是勉强做出一副追击的架势,勿乞他们逃走的速度极快,这些老弱哪里追得上他们?但是这些眼珠都发红的老弱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怨毒之气,却让数里开外的勿乞他们都有如针芒在背,浑身都刺辣辣的难受。

  自爆阵桩,瞬间击杀了数百秃鹫和上面的鸟蛮人,卢乘风大笑了三声,正要继续奔逃,结果他双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连续吐了好几口精血,又是用全力驱动太白金刀阵自毁阵基,将原本可以持续数月的大阵威力在瞬间爆发出来,卢乘风体内真气早就消耗一空,精血损失更是惨重。

  此时他眼前一阵发花,体内真气空荡荡一丝不剩,哪里还有力气奔走?

  勿乞一把抓起卢乘风放在了肩上,他左手紧按在卢乘风后心,将刚才他吸取来,却一直没机会也没时间吸收的血气精髓慢慢的注入了卢乘风的身体。卢乘风只觉周身滚烫,庞大的气血精华不断注入身体,他双眼骤然变得明亮如星,浑身一下子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妙极!”卢乘风不住口的夸奖道:“勿乞,你这是什么法门,实在是妙不可言。”

  勿乞歪了歪嘴,低声喝道:“闭嘴!我在用自身精气补充你的消耗,当然是妙不可言!”

  卢乘风立刻乖乖的闭上了嘴,他配合着勿乞输入体内的气血精华,慢慢的调息运气,迅速的补充着自身的消耗。在勿乞注入的庞大气血精血的冲击下,卡住了卢乘风好几年,让他一直无法突破的任督二脉和其他几条奇经八脉上的重要关口,都隐隐松动了开来。

  狂喜淹没了卢乘风的心脏,他隐约感受到了身体四周的天地灵气正在缓慢的融入自身,这是先天境界的修为才能有的景象。他干脆不理会外界的事情,全部心神都集中在了自己体内,他不断的回复真气,配合着勿乞掌心传来的热流冲击那几个极其重要的,隔绝了后天和先天的关口。

  勿乞扛着卢乘风和三块黑石碑,一溜烟的窜进了树林。

  燕不归清啸了几声,双手随意的朝四周一挥,紧跟在身后的三百多武者就在巡风司所属的带领下分成了十队,迅速的在林中散了开来。燕不归领着七个属下,领着勿乞、卢乘风、柳随风等这一群来时的老人,循着来时的老路快速朝前奔走。

  对于燕不归分散众人的做法,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有意见。就算用膝盖想都想得明白,多分出几支队伍,大家逃命的希望就大了许多,否则大家凑在一起目标太大,三百多人在山林中绝对不够蛮人追杀。

  后方密集的铁鼓声遥遥传来,尖锐的号角声绵绵而起,好像整个山林都动员了起来。

  燕不归一边领着众人朝前狂奔,一边低声道:“幸好来时已经将沿途所有村落都扫荡了,否则回程上,要是被那些村子里的蛮人阻拦一下,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另外一个巡风司的所属吧嗒了一下嘴,苦笑道:“听这动静,怕是这附近其他的十几个蛮人大部落全动员了。哎,谁叫我们取走了这些黑石碑呢?那些蛮子可是把这宝贝当成了天神的馈赠呢。”

  燕不归冷笑道:“天地之宝,有德者居之。这些蛮子,也配享受这些宝物?大家速度快点,只要能活着离开山林,将这三块黑石碑献上去,大将军一定重加赏赐!那一郡的封地,到时候论功分赏。”

  燕不归再次提到了一郡之地的奖励,卢乘风、柳随风、卢曲渊的眼睛都是一亮。大燕朝的一个郡啊,这次强夺黑石碑,起到最大作用的,就是卢乘风、柳随风二人。扛着黑石碑的勿乞是卢乘风的门客,而柳随风带来的精锐护卫,是紧随其后冲进岩洞,扫荡了最后的那些蛮人。

  那些在小蒙城招来的武者,就是敲边鼓的角色,对他们而言,重金赏赐就是很不错的了。这一郡之地的赏赐,就算和燕不归他们这些巡风司的人均分,那也是一块大肥肉。

  柳随风突然大叫一声,他纵身跃起,一把朝勿乞背上的三块黑石碑抓了过去。

  “勿乞,功劳是大家的,你别想独吞!”

  同志们,继续努力砸票啊!票子票子票子啊!

  书评区副版主八戒同志因为身体原因修养一两个月,大家一起祝福他早点恢复!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