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十七章 杀侯

第四十七章 杀侯

  眼见柳随风出手争夺功劳,燕不归眉头骤然一挑:“混账!”

  燕不归真的是又气又急,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蛮人会追杀过来,在这片山林中,蛮人是如鱼得水,他们的战力起码会增加一倍以上。而山林外的大燕子民,进了山林,一身修为能发挥出一半就不错了。大家要同心协力逃出这片山林,才有领赏的机会,柳随风突然内斗,这不是找死么?

  勿乞的反应极快,柳随风一爪抓出,他身体立刻腾空而起,翻身一脚踏了出去。

  一脚重重的蹬踏在了柳随风的胸口上,柳随风惨叫一声,一口血狂喷而出,被勿乞一脚踢飞了七八丈远,一头撞在一株大树上,差点没撞死他。

  卢曲渊尖叫了起来:“勿乞,你敢伤小君侯?”

  勿乞凶狠的瞪了卢曲渊易衍,一声不吭的抓着卢乘风朝前狂奔。

  柳随风的几个护卫急忙冲上去掺起被撞得昏天黑地不知道死活的柳随风。柳随风仅剩下的三十几个护卫气急败坏的举起了九重弩就要扣动机括。勿乞的身形却是无比的灵活,那些护卫刚刚举起九重弩,他已经带着卢乘风闪身到了一株大树后。

  张虎、胡威紧随着勿乞扑到了大树后,他们手上分别多出了两具九重弩,同样对准了柳随风的这些护卫。

  刚才一场厮杀,柳随风的护卫战死极多,张虎、胡威分别捡了两具九重弩,此刻正好派上了用场。

  眼看就是一场窝里反,燕不归背后一团青光冲出,破风青狼气急败坏的仰天咆哮了一声。燕不归厉声喝道:“谁敢动手,立刻废其家族一切爵位,燕某人说到做到!”

  勿乞随手拍出,将张虎和胡威的手按下,他大笑道:“燕大人,我勿乞最讲规矩!从来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苍天作证,这三块黑石碑是我冲进蛮人堆里,从他们祭坛上抢来的!”

  燕不归身边的七个巡风司所属身上纷纷亮起青光,背后也有破风青狼虚影涌出,他们横成一排,挡在了柳随风的那些护卫面前。燕不归厉声喝道:“勿乞说得是,这石碑是他从蛮子堆里抢来的。柳随风,你再敢胡作非为,燕某人现在就斩杀了你!”

  燕不归一发狠,柳随风当即没了胆气。他急忙喝令自己的护卫放下了兵器,乖乖的跟着燕不归继续朝前奔走。巡风司的几个人紧紧的护在了勿乞身边,唯恐柳随风又做出什么事情来。

  猛不丁的,勿乞只觉手掌下一股绵绵韧韧的力量涌来,卢乘风周身有淡淡的气流盘旋,肉眼可见四周淡白色的庚金属性灵气和土黄色的戊土属性灵气缓缓注入了卢乘风的身体。

  得到勿乞输入的血气精髓帮助,在后天巅峰境界已经卡住了好几年的卢乘风终于一举冲破了先天和后天之间的那道阻碍,顺利的跻身先天境界。从卢乘风身体主动吸纳的天地灵气的属性来看,他修炼的居然是土、金双属性的功法,他的身体属性也是土金二重属性。

  柳随风、卢曲渊脸色惨变,卢乘风悍然成为了先天级的高手?柳随风也就罢了,卢曲渊却本能的想到了一件事情,溧阳卢氏对卢乘风的态度,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改变?溧阳卢氏真正意义上的嫡长子,也就是卢曲渊的二哥卢曲海的地位,会不会受到威胁?

  燕不归则是心中狂喜,后方有无数蛮人追杀,这一次这些蛮人一定会用尽所有的力量,动用所有的手段追杀他们。在这个要命的关头,自己一行人中多了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哪怕仅仅是一个先天纳息境界的小先天存在,这也多了一份保命逃生的砝码呀!

  “恭喜卢公子,一入先天,就等同鲤鱼跃龙门!”燕不归立刻对卢乘风致意贺喜。

  巡风司所属也是无比羡慕的望着卢乘风。他们虽然都是兽武,都依靠破风青狼灵魂寄生的力量拥有相当于先天纳息境界的战斗力,但是他们自身的修为,依旧是后天巅峰境界。他们最多只能算是伪先天,和卢乘风这种真正的先天修为的高手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卢乘风大笑了三声,抱拳向勿乞深深的鞠躬了下去:“勿乞兄弟,日后你我真是手足至亲了!”

  勿乞狠狠的拉了卢乘风一把,扛着三块黑石碑就往前跑。他一边狂奔一边叫道:“少在这里酸溜溜的,手足至亲就手足至亲吧,快逃命,我都听到不怎么对劲的声音啦!”

  卢乘风侧耳一听,顿时脸色也是一阵狂变,他一把抓起张虎和胡威,拎着两人朝前亡命狂奔。

  一入先天,周身经络通畅毫无阻滞,体内真气绵绵而生悠长不绝,又有外界灵气不断涌入体内补充消耗,奔走起来,哪怕是拎着两个人在林中狂奔,也丝毫不觉得疲累。轻轻一吸气,体内就有长江大河一样的真气凭空而生,随意一步就是几丈远近,真的有如御风而行,说不出的轻松畅快。

  感受着先天境界那说不出的自如灵动,卢乘风大笑道:“勿乞,以后乘风荣华富贵于你共享之!”

  燕不归狠狠的瞪了一眼柳随风和卢曲渊,给了他们一个警告的眼神,这才带着他们继续朝前奔走。

  后方已经隐隐有兽咆声传来。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后,三名骑着能够抓着树干凌空飞舞奔走的奇异猛兽,周身散发出浓郁黑气的蛮人战士怒吼着追了上来。

  那三头奇兽外形就和勿乞所知的迅猛龙差不多,但是浑身上下都是黑漆漆的鳞甲,头上有三五支锋利的兽角,粗大发达的后足上有三趾,脚趾甲长有两尺,明晃晃的锋利如刀。

  异兽凌空蹦窜,后足在离地几丈高的树干上一蹬一抓,就借力朝前飞窜老远。所过之处,数人合抱的大树被这三头异兽抓出了无数水缸大小的窟窿,异兽也快若一阵旋风一样追到了众人身后。

  勿乞、卢乘风带着张虎、胡威走在了最前面,落在最后面的,是柳随风几个修为最弱的护卫。

  三头异兽骤然凌空扑下,张口就是三道漆黑的水柱喷出。带着刺鼻腥臭味的水柱劈头盖脸的喷了七八个护卫一头一脸。这黑水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腐蚀力比王水还强,只听柳随风的几个护卫惨叫了几声,他们的皮肉几乎是眨眼间就融化成了毒水,骨骼、内脏崩解堆在了毒水中。

  异兽发威,三个周身黑气缠绕的蛮人同时放声长嘶,嘶叫声宛如毒蟒嘶叫,说不出的难听刺耳。

  伴随着三个蛮人的嘶叫声,勿乞等人头顶的大树上,无数稀奇古怪的毒虫纷纷坠了下来。毒蛇、毛虫、蝎子;一节节宛如竹节虫,喷吐着毒物的奇形毒虫;更有喷射毒水的天牛,浑身带刺的蜈蚣,水缸口大小的毒蛾子等等,稀奇古怪的毒虫起码有两三千种,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其中更有两条水桶粗细,长有四丈多的毒蟒吐着长长的蛇信子从树上落下。

  正狼狈逃窜的卢曲渊惨叫一声,一条毒蟒恰恰落在了他身后,长尾一卷,就把卢曲渊缠住。毒蟒用力的一勒,卢曲渊浑身骨头发出‘咔咔’脆响,好几根肋骨当场被绞断。

  幸好燕不归救援及时,他手中长剑一振,剑光匹练一样扫出,将毒蟒劈成了七八段。毒蟒蛇头落地前,锋利的獠牙在卢曲渊的左臂上划了一下,带出了一个小小的血口子,卢曲渊的左臂就好像气球一样迅速膨胀,眨眼间就黑得发亮。

  燕不归无奈摇头,一剑将卢曲渊的肩膀劈下,随手抓起卢曲渊丢向了卢乘风:“卢公子,看住你家兄弟。”

  反手一把抓住了整个左臂被劈断,正痛得嘶声惨叫的卢曲渊,卢乘风无奈摇头,伸手在他肩膀上点了几下,止住了狂喷而出的鲜血。

  挥袖震飞了头顶数丈方圆内不断落下的毒虫,勿乞面色古怪的回头对卢曲渊冷笑道:“卢六公子,你最好乖巧一点,对我们公子恭敬一些。不然我们就把你拿去喂大蛇!”

  卢曲渊吓得脸色惨白,他急忙一手抓住了卢乘风,嘶声尖叫道:“大哥,以后我都听你的!”

  燕不归带着七个属下,背后破风青狼虚影涌现,带起八道剑光直扑后面那三个蛮人。

  三头异兽朝前冲进了几步,张嘴又是三道黑色水柱喷出。燕不归手腕一振,剑锋上一道数尺长的剑罡射出,将三道黑水震得倒飞了回去,洒了三头异兽和异兽背上的三个蛮人一头一脸。

  黑水对三头异兽并没有什么杀伤力,三头异兽若无其事的继续朝前猛扑。但是它们背上骑乘的蛮人却是惨嚎一声,也被黑水迅速腐蚀成了毒水烂肉。

  异兽怒啸,高有两丈的庞大身躯朝前狂冲,头顶锐角狠狠的顶在了燕不归等人的剑光上。

  巨响声中,三头异兽的头颅被剑罡震得稀烂,燕不归等人也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倒飞出去,场中一时大乱。

  勿乞眼睛里寒光一闪,他望了一眼缩在护卫身后正大叫大嚷着要护卫保护自己的柳随风,手指突然轻轻一弹。一只绿豆大小浑身生了寸许长黑色毒毛的小虫子正好从空中飘落,勿乞指风催动毒虫,快若闪电般射了出去,恰恰射进了柳随风的耳朵。

  小虫子毒毛骤然竖起,刺穿了柳随风的头骨。剧毒发作,柳随风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柳随风的护卫们发出了尖锐的惊呼声:“公子!”

  勿乞眯着眼睛,抿嘴一笑。这下没有争夺功劳的人了。

  柳随风挂了。

  同志们,票子啊,票子啊!继续砸票子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