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十八章 震怒

第四十八章 震怒

  林间空地,衣衫褴褛浑身伤痕累累的一行人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

  自前天夜里最后一波蛮人追杀队伍被他们击退后,勿乞一行人已经足足十几个时辰没有听到蛮人令人惊怖的咆哮声。在这片山林中,蛮人的实力果然是得到了超群的发挥,若非他们这一行人有燕不归等八个兽武,有勿乞、卢乘风两个先天,他们早就被蛮人干掉了。

  大树下,仅剩的五个柳随风门客面容呆滞的看着地面。柳随风赤条条一丝不挂的尸体放在地上,勿乞正殷勤的用林中摘来的香料和十几种草药调配在一起,粗糙的合制了一种效果很不弱的防腐剂涂抹在柳随风的身上。

  足足二十天的逃亡历程中,柳随风的门客都不肯抛下死掉的柳随风,怎样也要将他的尸体带出山林。勿乞唯恐柳随风的尸体腐烂发出臭气,招引来蛮人带来的嗅觉灵敏的各种异兽,所以才主动请缨,为柳随风做了防腐处理。

  “你的死虽然和我有这么一丝半点的关系,但是现在劳碌我帮你处置后事,你还欠我一个大人情呢!”勿乞一边将糨糊状的防腐剂涂抹在柳随风身上,一边在心里嘀咕道:“你能香喷喷的下葬,不用带着臭气进棺木,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呢,下辈子一定要给我做牛做马啊!”

  好容易再一次将柳随风的尸体处理好,勿乞找到一根硕大的树藤,一掌劈开了树藤,顿时清水喷泄而出。抓了一把天然皂角果子洗了一把手,勿乞抓起树藤畅饮了几口清水。

  一旁树下,瘦得好似骷髅架子,下半截身体都开始水肿发亮的老童妖哼哼了起来。他期盼的看着勿乞,巴望着勿乞能给他一口水喝。勿乞迟疑了一阵,还是弄一张大叶子卷成了一个杯子,给老童妖嘴里喂了几口水。

  贪婪的将足足一斤多清水一饮而尽,老童妖差点没哭了出来:“疾风知劲草,日久才见人心。勿乞小友,实在是感激不尽,感激不尽啊!”

  勿乞看着这一路上吃了无数苦头的老童妖,深沉的叹了一口气:“不用谢我,就算一条野狗躺在我面前,我也会给他喂点水饭的。唉,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我心太软了!”

  摇摇头站起身,勿乞走向了卢乘风,他一边走一边叹道:“你老童妖不是个好人,我干嘛理你?我就是心软,看不得人受罪,所以才给你喂水嘛。还有,你家小君侯还是我们公子的对头,他死了就死了,我干嘛弄得一身尸体味的帮他处理后事?我这个人,就是太心软了!”

  老童妖听了勿乞的话,心里总觉得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毕竟是他给自己喂了水喝,他只能目光复杂的望着勿乞的背影,肚子里将那五个仅剩的柳随风门客骂得狗血淋头。这五个人一路上就忙着伺候死掉的柳随风,却把他这个大活人当做包裹一样乱丢乱放,要不是勿乞偶尔照顾她一下,他早就死在了山林中。

  怨毒的看了一眼那五个门客,老童妖暗自发誓道:“老夫就算死,也要拖着你们五个一起死。”

  勿乞匆匆回到了正闭目盘坐运功的卢乘风身边,将那三块黑石碑又扛在了肩头。

  这一路上,勿乞尝试着想要破解黑石碑的奥秘。但是黑石碑上没有字,里面也没有丝毫的法力波动,他的灵识还不足以透入黑石碑窥视里面的玄虚,折腾了一路,他也不知道这黑石碑到底有什么用。

  能够让荆轲这大燕朝的大将军惦记着,悬赏一个郡作为封地的宝物,肯定是好东西。但是实力不济,没办法将里面的好处弄到手,勿乞倒也没什么怨恨。

  盗得经内说得好,天下的好东西太多了,不可能每一件东西都注定是自己的。盗取这天地大道,首先就是要学会舍弃,不知道舍弃的人,只会被天地万物弄得神思恍惚,最终引火烧身害了自己。

  狠狠的拍了一下三块黑石碑,勿乞跳起身来低声喝道:“燕大人,休息得差不多了,继续赶路吧。再努力两天,我们差不多可以离开这片山林了。”

  燕不归看了看天色,太阳正悬在头顶,金色的阳光透过树枝,化为无数光剑刺进了幽暗的林间。他点点头,起身喝道:“好了,不想被蛮人追上杀死的,马上动身出发!”

  柳随风的门客无言的站起身,两个门客用一个粗陋的担架抬着柳随风的尸体,另外一个人很粗暴的将老童妖一把抓起来搁在了肩膀上,一行人又匆匆出发。老童妖被那门客粗暴的动作弄得浑身剧痛,他吃力的呻吟了一声,眼珠里尽是疯狂的怨毒。

  丢了一条手臂的卢曲渊一手死死的抓着卢乘风的袖子,唯恐自己这个大哥不肯带上自己。

  这片山林的恐怖,已经吓得卢曲渊三魂七魄都飞掉了。柳随风被毒虫所杀,他的门客护卫一个接一个的惨死在蛮人千奇百怪的追杀手段下,要不是卢乘风好几次对他加以援手,卢曲渊的骨头现在都可以敲鼓了。在山林中,卢乘风是卢曲渊唯一生存下去的希望。

  勿乞冷眼看了看浑身哆嗦的卢曲渊,他凑到卢乘风身边低声笑道:“我敢打赌一个大钱,只要出了这片山林,公子这六弟就会立刻翻脸和你为难,信不信?”

  卢曲渊身体一抖,他急忙低声叫道:“不会的,我怎么可能那样,以后大哥就是我亲大哥,在族中无论什么事,我都听大哥的,我全部都听大哥的!”

  卢乘风干笑了几声,没吭声。

  勿乞也就干笑了几声,没再提这个话题。

  其后的路程变得很顺利,除了又有两只鸟蛮人的秃鹫带着三个蛮人兽武找到了他们,一番恶斗之后又损失了两个柳随风的门客外,一行人总算是平安无事的走出了这片吞噬了不知道多少人命的山林。

  在山外巡风司约定好的汇合点等了两天两夜,总共只有六支队伍顺利的走出了山林,而且都减员了七八成。燕不归麾下的巡风司所属,总共就只剩下了十七人。而去时浩浩荡荡的众多武者,能够走出山林的,总共只有六十五人。

  清点了一下人数,确定其他人全部都折损在山林中后,燕不归长叹了一声,对着山林洒了几滴眼泪,随后又恢复了那板着脸的木头人形象。

  “就此分别吧!记下所有人的籍贯地和名字,你们的功劳应得的奖励,会尽快下发。”

  从勿乞肩膀上抢过三块黑石碑,燕不归深深的看了一眼勿乞和卢乘风,沉声道:“溧阳卢氏的长子卢乘风?这次你应当是首功,回去等着吧,你会得到惊喜的。”

  卢乘风肃然向燕不归行了一礼,燕不归回了一礼,令属下为在场所有的武者登记了名册后,就匆匆带着三块黑石碑离开了这里。从吕国返回大燕朝帝都,一路上要横穿七个诸侯国,万里迢迢,道路曲折,他们就算速度再快,回到大燕朝帝都蓟都的时候,起码也要半年后了。

  所谓的奖励会尽快下发,一来一去,怎么也要一年以上的功夫。

  在场的武者们同时长松了一口气,他们转过身望着后方的山林,突然同时大叫大嚷起来。这一次他们突兀的被巡风司强行征召,进入山林冒险一击,虽然最终活着走了出来,但是这一片山林埋葬了他们多少熟人、多少至交好友。

  活着的人,将得到大燕朝大将军亲自颁发的奖励。而死去的人,就死去了,最多会有一点微不足道的抚恤金而已。只不过,在小蒙城厮混的武者,绝大部分都是刀头舔血的亡命,拖家带口的都没几个,死了,也就死了,抚恤金对他们而言,都没有什么意义。

  勿乞等这一群劫后余生的武者发泄完了,这才狠狠的对着卢乘风的小腿来了一脚,嘴巴朝这些武者嘟了一下,一肩膀将正在面露傻笑发愣的卢乘风朝前推了几步。

  卢乘风骤然醒悟,他朝这些武者深深的保拳行礼道:“各位好汉,乘风不才,恬为小蒙城代城守。此番我等同心共难,实在是有缘。诸位一身好本领,却最终未免与草木同枯,实在是可惜。如今乘风府中,还缺少门客多人,乘风虚席以待,只望诸位助乘风一臂之力。”

  勿乞往卢乘风身边一杵,笑呵呵的将自己先天纳息境界的气息放了出来。淡淡的天气灵气化为白色水雾缠绕着勿乞缓缓盘旋,淡淡的威压让前方的武者们都是身体一震。

  “先天高手啊!”武者们又是敬畏又是羡慕的看着勿乞。

  这些武者都是脑筋灵活之辈,他们听到了刚才燕不归对卢乘风的话。有惊喜等着卢乘风?已经是代理城守的他,还能有什么惊喜?

  不需要勿乞和卢乘风多下功夫,这些活下来的武者中的,当场有三十七人拜入了卢乘风门下,成为了他的门客。能够从那可怕的山林中走出来,这些活下来的武者要么是后天巅峰的修为,要么距离后天巅峰也只不过是一步之遥。一时间卢乘风门下实力大增,真正有了一个豪门公子应有的气象。

  大笑了几声,卢乘风欣然领着众人朝小蒙城赶去,离开了将近两个月,卢乘风真的担心城内的事情了。

  结果距离小蒙城还有三里多地,就看到小黑抡着长戟,领着大群城卫军士兵,堵住了小蒙城的东南西三个方向的城门,正在大声的索战。

  勿乞、卢乘风大惊,急忙冲上去询问事情端倪,听了小黑的话,两人同时勃然大怒。

  勿乞更是大叫一声,径直跳上了城门楼子,一脚将几个柳随风的护卫踢下了城墙。

  “小黑,攻城!敢反抗者,杀无赦!”

  暴怒的勿乞,直接下达了攻城的命令!

  同志们,继续投票吧!大家在首页的三江链接里面,去投一张三江票的顺便!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