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四十九章 强杀

第四十九章 强杀

  小黑虽然脑子有点简单,但是还是尽量用最简短的言辞,向勿乞和卢乘风汇报了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

  燕不归带走了小蒙城内所有的武者高手,柳忠指挥的那一支柳随风的护卫,就成了小蒙城内最强大的武装力量。无论是装备,士气,修为,还是训练水准,这支护卫都有着正面击溃小蒙城数千城卫军的力量。

  除了强大的武力,柳忠还携带着柳随风的三军监察使的公文和令牌,对小蒙城的城卫军有监督权。

  勿乞、卢乘风一走,柳忠立刻变得越发的飞扬跋扈。他明白的让那些查账的账房先生现场做假账栽赃给勿乞和卢乘风,将原本的账簿付之一炬,烧得干干净净。

  他收买威逼城内的富商,构陷勿乞和卢乘风,拿到了百多份勿乞和卢乘风贪赃枉法、强抢民女、肆扰民间的罪状,一条条、一款款、有罪名、有证人,几乎就办成了铁案。

  最后他召集了那些被勿乞从城卫军中赶走的前城卫军将领,让这些将领出首,将无数个黑锅扣在了卢乘风的头上。包括易衍担任城守时,城守府内库的失窃案等等,都变成了勿乞和卢乘风一手操办。

  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柳忠布下了一个近乎完美的,能够让勿乞和卢乘风死无葬身之地的罪名大陷阱。然后他就迫不及待的拿着三军监察使的招牌,准备强行接收小蒙城城卫军的大权。

  那些被赶走的前城卫军将领作为马前卒子,一个个欢天喜地的跟着柳忠去接收军权。

  小黑虽然脑子简单,但是谨守卢乘风的吩咐,他死死的控制着城卫军,不让城卫军和柳忠带领的人手起冲突。但是柳忠做得越来越过分,当柳忠领着人,打断了几个不肯归顺他的城卫军士兵的四肢后,蒙小白等蒙村人首先爆发了。

  憨直淳朴的蒙村人,哪里见得柳忠这种人?一个多月来,各种乌七八糟的事情已经让蒙村人受够了闲气。也不知道是谁先动手,蒙村人领着近千的城卫军士兵和柳忠带领的护卫发生了冲突。

  一场火并,城卫军当场阵亡八百余人,其中蒙村人就有七十几个。柳忠带领的护卫却只是重伤了十几个,轻伤了数十人而已。威力强大的九重弩给城卫军造成了巨大伤亡之余,还很好的保存了柳忠手下的实力。

  包括蒙小白在内的两百多个城卫军士兵被抓入了城中监狱,柳忠对他们肆意虐待,整日里严刑拷打,据说好些人都被活活打死。时不时的,柳忠就叫人拖几句尸体出来,悬挂在城门口示威。

  因为蒙村人带头反抗柳忠的缘故,柳忠狠狠的编织了一份罪名,给卢乘风和勿乞扣上了一个纵兵作乱图谋不轨的罪名。那些前城卫军的将领和城内的一些富商,都在那份公文上联名签字。

  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收拾,当柳忠带着大批人马来抓捕老黑和小黑的时候,小黑立刻带着城中城卫军的其他士兵冲出了小蒙城,又从城外山林中的新兵训练营中点起了全部人手,围攻小蒙城。

  小黑率领的士卒人数众多,但是训练度不够,衣甲兵器都很缺少。柳忠率领的护卫实力强大,装备精良,还得到了城内一些富商的私人卫队的帮助,但是他们人数较少,只能勉强守住城池。

  双方谁也不敢轻易出手,这样的对峙,已经持续了七天。

  勿乞听得心头火起,尤其是蒙村人被杀,蒙小白被囚禁拷打的消息,让他的火气好像炮弹一样发作了。跳上城墙打飞了几个护卫,勿乞立刻下令攻城。

  卢乘风也听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双眉一锁,狠狠咬牙道:“蛮人报复,进攻小蒙城,杀死柳君侯麾下护卫数百。小蒙城城墙被攻破,城内富商死伤惨重。”

  面带一缕凌厉的杀意,卢乘风厉声喝道:“攻城!攻城!敢反抗者,杀无赦!”

  小黑早就按捺不住心头的火气,得了勿乞和卢乘风的受益,他立刻一挥铁戟,大声喝了一声。

  两万多名城卫军士兵当即发出一阵喧哗声,齐齐朝小蒙城攻了过去。

  勿乞犹如直入无人之地,在城门楼子上一通放手砍杀。他双掌鱼贯拍出,每一掌都有数百斤力道。柳随风的那些护卫虽然都是精锐之士,却哪里挡得住勿乞这个先天级的高手?一个又一个护卫惨嚎着被勿乞雄浑的掌力拍飞,阴柔的真水灵罡轰入他们身体,将他们的五脏六腑轰成了粉碎。

  身穿大红衣,刚才还站在城门楼子上得意洋洋的和小黑相互叫骂的柳忠面色当即变得惨白一片,他在一群护卫的保护下向后逃窜,同时指着勿乞厉声叫道:“勿乞,我们家小君侯呢?你们回来了,我们小君侯呢?你敢胡来,我们小君侯不会放过你的!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招惹我们家小君侯?”

  勿乞一脚踢死了一个护卫,他看着柳忠厉声笑道:“狗屁小君侯,柳随风在山林中被蛮人放出的毒虫毒杀,尸体都快发臭了!你还在这里兴风作浪,先想着怎么回去向甫阳君交代吧!”

  “死啦!”柳忠的脸色‘唰’的一下变成了惨绿色,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嘶声惨叫道:“死了?不可能!小君侯身边有两位先天境界的供奉保护,怎么可能被蛮人杀死?”

  城门外,卢乘风大步冲到了柳随风的三个门客身边,腰间佩剑带起一道流光,毫不客气的割断了三个门客的脖子。他一把抓起柳随风的尸体,用力丢向了城头。他厉声喝道:“柳随风尸体在此,柳忠,你还敢和我作对?你这条老狗,连屁都不如的下贱之人,你敢和我作对?”

  柳随风的尸体重重落在城头,胡乱的翻滚了几下。

  柳忠一眼看清了自家小主子的模样,他撕心裂肺一样惨嚎起来:“小君侯啊,你死了,老奴怎么办哪!老主人会灭我满门哪!呜呜,老奴按照您的法子,好容易构陷了足够的罪名要整死卢乘风,您怎么就死了哪?您死了,老奴怎么向老主人交代哪!”

  不仅仅是柳忠陷入了崩溃的边缘,柳随风的那些护卫也都阵脚大乱。作为世家豪族的世仆,这些护卫的身家性命都和柳随风连在一起。柳随风活,他们就有荣华富贵;柳随风死,他们也得陪着一起死!

  ‘铿锵’声大作,超过一半护卫手上的兵器纷纷坠地,他们的灵魂儿都快冻住了。

  卢乘风一脚跺在了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老童妖脑袋上,将他脑袋跺成了一个烂西瓜。卢乘风厉声喝道:“糟糕了,蛮人攻城,老童妖被杀啦!儿郎们,杀进城去,所有富商的身家,任你取夺!”

  卢乘风真的发狠了。柳忠在小蒙城如此构陷他,他不拼个鱼死网破,莫非还真等着人家用各种罪名来招待他?城内的富商居然敢和柳忠勾结,陷害他这个代理城守,那还要这些富商有什么用?

  一切罪名都往蛮人头上扣吧,反正小蒙城时常被蛮人攻城,死伤几个富商算什么?杀死城内所有的富商,过不了多久,还有新的商人会像是闻到了臭肉味的苍蝇一样扑上来,根本不怕小蒙城的繁华受到任何影响。杀光这些富商,用他们的家财来换取城卫军士卒的忠心,这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再说了,这些城卫军士卒在自己的指挥下,做了这么件很有点昧良心的勾当,还怕他们不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这叫什么?这就叫做投名状,杀光了城内富商又如何?

  体外有淡淡的土黄色灵气汇聚而来,卢乘风运起真气,大步走到了小蒙城的城门前,狠狠一拳砸在了城门正中的位置。可怜易衍做城守的时候,这城门年久失修,哪里能扛得住一个先天纳息境界高手的轰击?

  只是一拳,城门轰然粉碎,无数碎片飞出,打死了后面十几个富商私卫。

  卢乘风手一挥,厉声喝道:“四面合围,不许一个人出入。勿乞,盯住城池上空,不许一支信鸽、鹞子和大鹰出城,所有飞禽都给我拦下!杀,杀,杀,杀光城内富商,所有家财儿郎们一起均分!”

  小黑狂啸一声,当即领着数千城卫军就往城里突入。

  张虎、胡威分别带领一支队伍,从另外两个城门口冲进了城池。

  卢乘风转身来到了刚刚归顺自己的那些武者面前,他望着这些面色赤红、周身血气翻滚的门客厉声喝道:“跟我走,荣华富贵全在手!顺我者昌,逆我者,今日就亡!”

  目光如电,卢乘风狠狠的扫了一眼刚才那些没有归顺自己的武者。

  情势如此,那些武者哪个还敢犹豫?他们纷纷向卢乘风长鞠一礼,隆声道:“吾等,拜见主公。一切还请主公吩咐!”

  麾下又多了一批好手,卢乘风长笑道:“领兵,随我进城。凡是和本公子作对的,一律杀了!”

  死死的咬着牙齿,卢乘风对着身边面色如土的卢曲渊厉声喝道:“不要逼我,不要这样逼我,不要像我年幼时那样逼我!否则,我会杀人的!卢老六,你给我听着!再逼我,我会杀人的!”

  狠狠一耳光将卢曲渊抽飞了老远,卢乘风喝令几个门客将卢曲渊牢牢的捆了起来,随后带领大队士卒从最后一个城门长驱直入,杀入了城去。

  勿乞大笑着在城内四处狂奔,不时有各种信鸽、鹞子、大鹰从哪些豪华的宅院中飞起,却全部被勿乞轻松的击杀。

  小蒙城各处民宅紧闭门户没人敢出入,其他各处豪宅附近,杀声震天。

  *********

  同志们,票子,票子,票子啊!

  ;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