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十章 余波

第五十章 余波

  小蒙城上空,黑烟弥漫。城内所有的商行、豪宅,都被城卫军洗劫一空。大量金银珠宝堆积在城卫军校场上,满头热汗的老黑正按照城卫军各营头的人数,将这些东西平均分配了下去。

  无论偏将、校尉,还是军尉、小兵,完全按照人头平均分配这些金银珠宝。沉甸甸的金珠、银锭,大串大串的铜钱,晶莹滑润的珍珠,闪闪发亮的宝石,昂贵的皮毛丝绸,珍稀的灵药灵石。数十个猎蛮人、采药人中最有经验的老手,在现场为这些东西估算价值,然后平均分配。

  无论军官、士卒,抱着大堆大堆他们数十年辛苦都挣不回来的巨额财富,眼珠通红的望着站在校场阅兵台上的卢乘风狂呼‘万岁’。‘为公子效死’的呼声响彻云霄,两万八千名城卫军士兵的士气、血气和野气简直在沸腾,在这一刻,就算吕国的国君在面前,也会被这群发狂的士兵给撕了。

  勿乞领着一队士卒,正匆匆的将满大街的尸身收拾起来,一车车的运到城外的山林里去。只要一个晚上,这数以千计的尸体就会被山林里的野兽啃得干干净净,就连一条头发都不会剩下。

  数百家在小蒙城做买卖的豪富商人被发狂的城卫军屠灭,真正是鸡犬不留,被杀了个干干净净。从被剁成肉酱的柳忠手上,找到了这些富商联名签署的状纸,基本上所有的富商都站在了卢乘风的对立面,配合柳忠首告卢乘风。

  看着又一车尸体被推出小蒙城,勿乞双手合十,没什么诚意的念了几声‘阿弥陀佛’。“早死早超生,千万不要在人间逗留变成恶鬼。你们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下辈子,争取做个幸福的人!”

  一旁的张虎诧异的看着勿乞:“勿乞兄弟,‘阿弥陀佛’是什么意思?”

  更加诧异的看了张虎一眼,感情这里的人不知道‘阿弥陀佛’是什么含义?勿乞眨巴眨巴眼睛,很认真的对张虎解释道:“没什么意思,纯粹是我的口头禅,就和‘干你娘’没什么区别。”

  张虎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他看着又一车被推出城外的尸体,狞笑着点了点头:“阿弥陀佛!”

  小蒙城内的大火足足烧了两天两夜才渐渐平息。城内所有富商,连同所有的仆人、护卫都被清洗一空,柳随风的所有护卫也都被一一斩杀。小蒙城的城墙被勿乞带着人撞开了十几个缺口,那些粗制乱造的兵器、甲胄丢了一地。

  典军府司蛮房的库房被打开,前一阵子蒙村人缴纳的蛮人头颅被取了出来。被石灰、药草腌制了这么些天,都快干成骷髅头的蛮人头颅被一排排的悬挂在了城头上,作为蛮人入侵的证据展示给百姓看。

  至于前两天夜里入侵的蛮人,他们被砍下的头颅为什么会这么快的干瘪萎缩,勿乞对这个问题没做解释,也没有哪个小蒙城的居民傻到向勿乞问起这个话题。

  总之,小蒙城再一次的遭受蛮人入侵,城池外墙被攻破,颐侯柳随风所有护卫被杀,城内富商被洗劫一空,小蒙城内各处库房也被蛮人抢得干干净净。卢乘风向王都示警的文书已经用‘两百里加急’的‘快马’送出,大概两三个月后,这份文书总能送到王都的。

  至于两三个月后,柳随风的骨头是否都可以拿出来熬汤了,勿乞没提起这个茬儿,卢乘风也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有这两三个月的缓冲时间,什么痕迹都被掩盖过去了。

  在柳忠构陷卢乘风的过程中,前城卫军的大小将领与柳忠同谋,所有将领连同他们的亲属同样被彻底清洗。小蒙城的大小官吏在柳忠权势的威逼引诱下,也全部在构陷文书上联名签字,这些官吏也都被蛮人斩尽杀绝,所有官吏都被卢乘风新招揽的门客顶替。

  三天内,小蒙城的所有权力都尽入卢乘风之手,所有官职官位都被卢乘风一手掌握。

  两万八千城卫军堂而皇之的入驻小蒙城,八千是小蒙城的城卫军,一万二千则在名义上划归了卢乘风的亲兵护卫入驻城守府,最后八千名士卒干脆就摇身一变,在张虎一个老兄弟的率领下组建了一支八千人规模的猎蛮人团队。八千人的猎蛮人团队,怕是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一个猎蛮人队伍。

  无论是卢乘风的门客,还是两万八千名城卫军士卒,从上到下所有人都被卢乘风用金银珠宝喂得饱饱的,所有人的手上都沾上了那些富商、前城卫军将领和小蒙城前任众多官吏的血,所有人都上了卢乘风的贼船,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走了。

  在‘蛮人破城’之后的第三天,老黑带领一队强行征召的民夫开始修筑小蒙城被破坏的城墙。而卢乘风则在城守府内,召集了小蒙城土生土长的那些当地宗族的首脑,其中也包括了蒙村的几个族老。

  一张木条案端端正正的放在大堂上,身穿华袍的卢乘风跪坐在条案后,笑呵呵的看着大堂上跪坐的众多宗族首脑。这些宗族的长老、族长,虽然权势比不上那些外来的富豪富商,但是他们代表了小蒙城土生土长的数万百姓,是小蒙城真正的地头蛇。

  勿乞看着大堂上的这些人,满脸堆笑的将一份份公文放在了他们面前的条案上。

  “各位族长、族老和长老,我们公子的意思就是,小蒙城这次的损失太大了。小蒙城每年对外的商业往来,都能给小蒙尘带来巨额的赋税利润!但是一直以来,这一笔油水,都被那些人盘剥走了!”

  轻咳了一声,看着堂上那些面色怪异的宗族首脑,勿乞叹息道:“各位是小蒙城的土著,在小蒙城立业扎根也有数百年。但是这数百年了,你们得到了什么?你们最多开个饭馆,开个酒楼,让族中女子操持贱业,由此换取一些钱财。或者,你们的子弟参加猎蛮人、采药人、狩猎人、探矿人的队伍,在蒙山当中出生入死,换取一点微不足道的佣金。”

  “可是那些外来的富商,他们收购你们的子弟辛辛苦苦获取的山珍异宝,只要运出小蒙城,那就是一笔足以让你们全族吃喝十几年的巨款。他们左手给你们几个铜钱,右手就接过几锭金子。他们一直压榨你们,欺压你们,你们身为小蒙城的主人,却做不了小蒙城的主!”

  蒙村的一个族老站了起来,他朝勿乞长身一礼,颤巍巍的沉声道:“勿乞小兄弟,你是我们蒙村自己人。你说把,卢公子要我们做什么,我们都干了!”

  勿乞呵呵一笑,退后几步,站在了卢乘风身边。

  卢乘风双手按在条案上,身体微微朝前探出,他低沉有力的喝道:“所有小蒙城的土著宗族从今以后,跟着本公子走,乘风保你们永世富贵。从今日起,所有宗族连成一股劲,成立小蒙城联合商会,彻底控制蒙山所有的山珍贸易。”

  用力拍了拍条案,卢乘风喝道:“从今天起,蒙山这块肥肉,是我们大家的!各位以后也能穿金戴银,也能醇酒美人,也能夜夜笙歌,也能鲜衣怒马招摇过市。这是我卢乘风许诺给你们的,只要诸位签下文书,效忠卢某,效忠小蒙城联合商会,荣华富贵,绝对不成问题。”

  卢乘风话音刚落,勿乞就轻咳了几声:“啊,大家也知道,前两天,蛮人攻破了小蒙城,城内死伤惨重哪。说不准这两天,蛮人去而复返,这个,在座的各位若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是谁也保不准的!”

  这是裸的威胁。在座的人心里雪亮,谁要是不在这份公文上签字向卢乘风效忠,怕是立刻有灭门之祸。小蒙城里,两万多全副武装的‘蛮人士兵’,正等着放火杀人呢。

  蒙村的几个族老最干脆,他们站起身,咬破了自己的大拇指,干净利落的在公文上盖下了自己的血指印。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个族老还认得几个字,很别扭的用笔写上了自己的大名。

  有了蒙村做的表率,其他的宗族首脑哪个敢违逆卢乘风,乖乖的都盖上了血指印,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卢乘风大笑了起来,他大手一挥,大声笑道:“来人,上酒,为各位族长、族老、长老庆!”

  勿乞更是放手鼓掌,他大声笑道:“好,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诸位,勿乞在这里祝各位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家族人丁繁茂,兴旺发达!”

  卢乘风的心腹侍女捧着漆盘快步走上来,将一碗碗美酒递给了在场众人。

  欢笑声乍起,美酒飘香,众人一饮而尽,随后由勿乞带头,所有人都重重的将酒碗摔在了地上。

  此情此景,大有山大王聚义分金,喝血酒拜把子的架势。

  当天夜里,在勿乞的循循善诱下,卢曲渊哭声震天的向卢乘风表示了效忠之意,签署了一份一旦泄露,就足以让卢曲渊和他父亲万劫不复的里通敌国的公文。

  有了这份公文在手,卢家六少,也就稳稳的绑在了卢乘风的战车上。

  小蒙城,彻底成了勿乞和卢乘风的天下。

  同志们,继续给力的投票啊!

  还有,投票看书之余,记得登录账号,顺手点一个收藏。上班发呆的时候,没事做了,顺便也来发发书评。票子,票子,票子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