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十一章 文武

第五十一章 文武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两月前小蒙城‘被蛮人攻破’,杀得富商行商血流成河尸骨成山,天文数字的财富被洗劫一空。两个月后,又有无数的商人从各国而来,重新在小蒙城开辟了店铺,做起了买卖。

  但是这一次,这些商人再也做不成坐商,只能从小蒙城联合商会的诸多巨头手上收购山珍宝物,从中赚取一笔差价。卢乘风对这些山珍宝物在各国的市价极其清楚,他让这些外来商人依旧保留了两倍的高额利润,其他的所有收益全归了小蒙城。

  两个月,小蒙城收取的赋税,是易衍等前任城守在位时一年半的赋税收入。

  小蒙城的内库迅速的充足起来,卢乘风开始雄心勃勃的准备重修小蒙城城墙,修建一条足够坚固的,可以抵挡蛮人进攻的纯条石构造的城墙。而且新的城墙将会向四周扩散开,包容更大的城区,为小蒙城未来的扩张做预期的准备。

  有着蒙山无穷无尽的山珍特产做后盾,卢乘风有心将小蒙城发展成一座繁华的大城,一座在吕国也算得上规模的大城,而不是如今这样畸形的繁华,却被人认定是蛮荒之地的荒僻小城。

  城门楼子上,两个侍女展开了一副宽达一丈的卷轴,上面用精工笔画绘制了一座崭新的城池规划图。脸上尽是红光的卢乘风挺着胸膛站在卷轴前,比比划划的指点着卷轴,盘算着未来新的小蒙城将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盛况。

  勿乞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卢乘风搭着话,他歪着头,望着远处那条直通山外的大道,眉头紧紧的锁了起来。

  两个月时间,勿乞通过吸收天水灵蛇蛇丹内的精华,修为逐渐达到了先天纳息境界的极限。按照他的估算,有了这颗蛇丹,加上他从小蒙城内库中窃取的两千多块水属性灵石的帮助,寻常的修炼者,可以轻松的突破先天胎息境界,说不定就能结成金丹。

  但是盗得经功法玄妙,格外的与众不同。在先天境界,盗得经最注重厚积薄发,为未来的修炼奠定最完美的基础。就说养脉境界,寻常先天境界的修炼者,他们对经络的强化最多九次,而盗得经内建议起码要用真水灵罡强化经脉一百零八次之多。

  这样看来,要按照水源篇的功法,将真水灵罡提升到先天胎息境界,勿乞需要的灵石起码是如今的二十倍以上。可是在小蒙城,他势必不可能得到这么多的水属性灵石。

  想要得到更好的修炼条件,最方便的法子,就是加入这个世界的修仙门派。

  这两个月和卢乘风攀谈,勿乞得知,这个世界是有修仙门派的,而且势力都极其强大。但是所有的修仙者门派都依托大燕朝生存,所有的修仙门派的开山祖师,都是燕皇燕丹的子嗣或者当年的门客。

  诸如巡风司的背景,实则就是大燕朝的一个潜势力极大的修仙门派,开山祖师就是大燕朝大将军荆轲!其他门派也大多如此,门派祖师都和大燕朝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修仙门派被大燕朝严密的掌控在手,修仙法诀绝不轻易传授,想要成为修仙门派的弟子,除非是禀赋极高的修炼天才,要么就是大燕朝的贵族子弟!

  是大燕朝的贵族,而不是吕国的贵族!吕国的那些君侯、世家,在大燕朝还排不上号。

  勿乞身上带着卢乘风的烙印,想要成为大燕朝修仙门派的弟子,很难,非常难!大燕朝不会让诸侯国的一个小小世家的私生子的门客,成为门派中的弟子。这样的门人,很可能给诸侯国带来不安定的因素,破坏大燕朝对诸侯国的统治,所以勿乞极难进入大燕朝的修仙门派。

  头疼啊,勿乞皱起了眉头。

  他望着侃侃而谈的卢乘风,心中大是不解,为什么他就是荣阳夫人的私生子呢?如果他是燕丹的私生子,那该有多好!这样自己岂不是就能轻轻松松的进入某个修仙门派了么?

  轻叹了一口气,勿乞摇了摇头,慢慢再做打算,暂时不用太着急了。

  丢下脑子里千头万绪的念头,勿乞凝神准备听卢乘风的新城设计方案。他正要收回目光去看那卷轴,猛不丁的他看到了远处大道上,一缕尖锐的烟尘冲天而起,似乎有大队人马冲了过来。

  身形一纵跳上了城门楼子,勿乞抬眼朝那边望了过去,一条血色洪流正朝这边狂奔而来。勿乞急忙发出一声尖锐的口哨声,他厉声喝道:“关闭所有城门,所有弩手、弓箭手上城头防范!”

  卢乘风也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密集的蹄声。他急忙将两个侍女打发开,纵身跳上了城门楼顶,朝远处望了过去。他眯起双眼朝远处打量了一阵,冷声笑道:“看这铠甲的颜色,是甫阳君的人!”

  大队城卫军士兵带着强弓硬弩冲上了城头,一字儿在城墙上排开。弓弩手的后面,密密麻麻的占满了手持大盾重剑的士兵。经过两个月的残酷磨炼,现在的城卫军士卒已经很有了几分威势。

  蒙小白随着一批蒙村的大汉也抢上了城头。这群蒙村的汉子手持厚达两寸的纯铁盾,扛着巨大的宣花大斧,身上穿着厚重的纯钢铠甲,就好像一群活动的钢铁傀儡,给人极大的震慑力。

  勿乞欣慰的看了蒙小白一眼,这小家伙真不错。两个月前,就是他鼓动城卫军士卒和柳忠硬干了一场,后来被柳忠抓入监牢狠狠的折磨了一通,却一句求饶的话都没有,任凭多少酷刑,甚至都没哼一声。

  这个小子,可以用啊!勿乞唯恐他一时冲动,又做出什么冒险的事情,急忙叫了一声:“小白,跟着公子。你还没成年呢,跟着大人冲上去做什么?”

  蒙小白不甘心的反驳了几句,但是蒙村的大汉们一通哄笑,硬是将他赶了回来,让他跟在了卢乘风身边。蒙小白叽里咕噜的念叨着,气恼的走到了城门楼子门口,死死的盯着远处的队伍,看都懒得看勿乞一眼。

  “小子,还学会生气了?”勿乞大笑了起来。

  蹄声密集,声音嘹亮宛如雷鸣。不过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大概六千多名血甲骑士呼啸而至。这些骑士身穿血甲,都是一人双骑,甲胄上、战袍上尽是灰尘,显然是一路不做休息的赶来了小蒙城。

  彪悍的骑士在城外组成了一个整齐的方针,肃杀之气平地而起,这些骑士死死的盯着城头上的城卫军士兵,不言不语,宛如一群石柱子。

  勿乞上前几步,站在一个城墙垛儿后面,探出头去大声喝问道:“来者何人?”

  足足一盏茶时间的沉默后,一名身材瘦削,高不过六尺的血甲骑士缓缓策骑朝前行进了数十丈。这骑士双眸骤然一翻,狠狠的瞪了勿乞一眼,他厉声喝道:“甫阳君亲卫统领罗克敌,奉命迎回颐侯。”

  是甫阳君的人,他们来接回柳随风的尸身了。勿乞突然后悔自己应该早点派人将柳随风的尸体送回甫阳君府上,这也省得甫阳君找借口派这么多人来小蒙城了。六千多血甲骑士,个个都是精锐,甫阳君这摆明了不怀好意么。

  但是他要做什么?杀了勿乞和卢乘风为自己儿子报仇么?

  勿乞想了想,他摇头道:“城内狭小,还请罗将军在城外扎营。”

  一名身穿血色皮甲,手持一柄羽扇的文雅男子策骑上前,他望着勿乞大声叫道:“我等前来,只是为了迎回颐侯。送出颐侯尸身,我们立刻回转,定然不做打扰。”

  勿乞望着那文士喝道:“阁下是什么人?”

  那文士高声回答道:“在下甫阳君门客马良是也。”

  卢乘风纵身到了勿乞身边,他望着城下的两个人大笑道:“早就听说甫阳君身边,武有万军丛中能取上将首级的罗克敌将军;文有一条灵舌杀人于无形之间的马良先生。乘风久闻大名!”

  马良微微一笑,双手随意的朝城头抱了抱拳,没说话。

  罗克敌则是厉声喝道:“不要废话了。交出颐侯尸身,我们这就回去。”

  后面六千多血甲骑士齐声‘喏’了一声,随后齐齐仰天高呼:“颐侯!颐侯!颐侯!”

  这些血甲骑士个个都有不弱的真气修为,六千多人一起放声大呼,震得小蒙城这边的城墙都在颤抖。

  “来势不妙啊!”卢乘风皱了皱眉头。

  “我怎么觉得,一旦开启城门送出柳随风尸体,他们会立刻进攻小蒙城屠城呢?”勿乞笑呵呵的看着城外的罗克敌和马良,低声笑道:“莫非是我们亏心事做多了?”

  卢乘风不快的看了他一眼:“柳随风被毒虫毒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勿乞沉默了一阵,他凑到了卢乘风耳朵边低声说道:“可是那毒虫,是我弹射进他耳朵的!”

  勿乞嘿嘿偷笑,卢乘风则是双眼发白,半晌没能开口说话。他现在也突然觉得,怎么看下面六千多血甲骑士就是做出了一副攻城报仇的架势呢?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好一阵子,卢乘风才大声叫嚷起来:“蒙将军,还请将军和马良先生带领一百属下,进城来亲自迎接君侯回去。”

  罗克敌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勿乞和卢乘风看了几眼,这才挥了挥手。

  后方大军中,一百骑狂奔而出。

  好了,逐渐开始,女主也就在后面一段了,同志们,努力砸票吧!

  砸票,收藏,三江那里也记得投票啊!看看三江能有多少票子。不过说实在的,猪头自己都还不知道三江要投票的,不是同志们体型,都懵懂过去了。

  唔,同志们努力支持吧,猪头努力码字!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