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十三章 绝刺

第五十三章 绝刺

  ‘死无全尸’。

  四个字,字字诛心。不要说五个出手验尸的老人,就是罗克敌和马良脸色都骤然一白。罗克敌冷哼一声,骤然上前一步,手掌按在了剑柄上。马良则是轻哼一声,伸手虚拦住了罗克敌,背着双手走到了正痛哭流涕的卢曲渊面前。

  “卢六公子,还请你将此番进山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说一遍。”

  卢曲渊抽噎了几声,抬起了满是眼泪的脸蛋,结结巴巴的说道:“巡风司燕不归大人有令,敢泄露此行前因后果者,死,剥夺家族一切爵位和官职,满门流放万里!”

  马良张了张嘴,也被卢曲渊说的这句话给吓唬住了。

  勿乞在一旁暗自点头,果然是世家公子,这些话他勿乞可没教过卢曲渊,他能无师自通的扯起燕不归的虎皮当大旗吓唬马良,果然不愧是卢家第六公子。

  一旁罗克敌重重的跺了跺脚,他厉声喝道:“那,就说说我们小君侯是怎么死的!”

  卢曲渊听了这话,又哭天抢地的在地上撞了几下脑袋,独臂一把抓住了罗克敌的大腿,顺便将满脸的鼻涕眼泪都抹到了罗克敌的战袍上。他结结巴巴的,抽噎着带咳嗽着,将他和勿乞事先商量出来的,柳随风如何在山林中惨死的事情一一说了出来。

  基本上,他说的都是事实。柳随风的死,从前到后,都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老童妖、烈火君都是被蛮人兽武打伤致死,这一点卢曲渊可以对着苍天后土发誓。柳随风也死在毒虫的剧毒之下,卢曲渊敢用自己十八代祖先的灵魂发誓,他的确是被毒虫毒死的。

  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通,马良在一旁翻来覆去的盘问卢曲渊各种问题,但是经过勿乞千锤百炼加工过的应对言辞,怎么可能出错?马良虽然是甫阳君门下的第一智囊,可是和乐小白的妖孽级智商比起来,他还是差得太远了。

  卢曲渊一番回答滴水不漏,没有任何可以挑刺的地方。勿乞甚至还故意在卢曲渊的回答中设计了几个前言不搭后语,有点模糊不清楚的小细节,这样的不完美,反而更加凸显了卢曲渊的回答是确切无误的。

  马良的心渐渐的沉了下来,他确实认为,卢曲渊的话是真实可信的,柳随风的确死在山林蛮人手中。飞快的和罗克敌交换了一个眼神,马良咬牙喝道:“柳忠是怎么死的?卢六公子,你把这件事情详细的说出来!”

  柳忠是怎么死的?卢曲渊的回答自然也无可挑剔,和勿乞刚才的回答对应得丝丝入扣。

  挑不出任何差错,马良眨巴着眼睛,恼怒的低头陷入了沉思。

  罗克敌轻咳了一声,他挣开了紧抱着自己大腿的卢曲渊独臂,冷声道:“那么,卢城守,我还是刚才那个话。我们小君侯有两个先天胎息境界的修炼者随身保护,为什么他死在了山林中,你们却安然无恙?”

  卢乘风正要开口,勿乞已经大声笑了起来:“罗将军这话问得真可笑!难不成我们就该死在里面?”

  罗克敌死死的盯着勿乞,他冷酷的说道:“我们小君侯死了,两位供奉也死了,你们为什么要活着?”罗克敌瘦削的身体一动,一股灼热的气息从他体内喷射而出,四周隐约可见淡红色的天地灵气迅速的涌入他的身体。

  他居然也是一个先天境界的武者,而且看他散发出的气息,分明已经到了先天锻体境界。当火属性灵气涌入他身体的时候,他的皮肉都发出了淡淡的红光,身上的战袍突然燃烧了起来。火焰裹住了罗克敌,他的战袍很快烧得干干净净,就留下了那套血色的战甲。

  勿乞不动声色的退后了几步,他挥挥手,四周数百城卫军同时举起了九重弩对准了罗克敌。

  “别冲动,千万别冲动!”勿乞嗤笑道:“哪怕罗将军是先天高手,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多九重弩连射,您也一定会被射成筛子。您不想试这味道的,是不是?”

  马良轻咳了一声,罗克敌身体一抖,身上淡红色的火气迅速收回了身体。

  “失礼了!”马良朝勿乞抱拳道:“老罗就是这个火燥脾气,他其实没什么恶意。只是小君侯惨死,他一时接受不了罢了。还请卢城守让我们将小君侯的灵柩运出城,我们这就返回王都。”

  卢乘风点了点头:“两位不在城里休息一夜?”

  马良轻叹道:“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心情休息?赶快将小君侯送回去才是正经。”

  勿乞追问道:“小君侯被弄成这个模样,是你们自作主张,还是甫阳君的意思?”勿乞指了指五脏六腑都被摘除的柳君侯。堂堂一君侯,死后居然还被切成这个样子,这事情也太诡异了一些。

  马良长叹道:“我们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是君侯要知道小君侯的确切死因罢了。”

  勿乞再次追问道:“那,两位就这样带着小君侯离开?要不要勿乞找高手匠人,帮小君侯尸身缝合?”

  马良正要说话,罗克敌已经大吼起来:“哪里有这么多罗里啰嗦的?来人,把小君侯装进灵柩,我们这就离开!”目光死死的扫过四周城卫军手中的九重弩,罗克敌冷笑道:“想不到小蒙城军备这样好,居然有这么多九重弩装备?”

  勿乞不咸不淡的说道:“哦,这些九重弩,都是小君侯的护卫阵亡后留下的,自然不能浪费了。当然,这些九重弩是属于小君侯的财产,但是我们公子愿意用高价收购!”

  罗克敌脸色一变正要发作,马良已经开口笑道:“身外之物,算得了什么?罢了,罢了,小君侯人都不在了,这些九重弩,就留在小蒙城吧!”

  轻叹了一声,马良低头问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卢曲渊道:“卢六公子,我们这就返回王都,你可要顺路跟随我们回去溧阳?”

  卢曲渊呆了一呆,他连连摇头道:“罢了,曲渊已经给族中传信,族里已经派人来接应曲渊。曲渊三军监察副使的职司还没完成,实在是不敢擅离职守!”

  马良长叹一声,他缓缓点头道:“也好,也好!”

  五个验尸的老人手脚麻利的将柳随风的尸身丢进了灵柩,匆匆的盖上了棺盖。十几个血甲骑士走过来,一起用力扛起了重有两千多斤的灵柩,跟着罗克敌和马良朝城门方向行去。

  勿乞、卢乘风自然是一路送行。卢曲渊也哭哭啼啼的叫嚷着柳随风的名字跟在了后面。

  刚走出城守府,勿乞突然问道:“不过,真奇怪,柳小君侯身边应该有自幼一起长大的‘刺’贴身保护,这次为什么不见他出手?”

  罗克敌、马良脸上的肌肉一动,卢曲渊则是抽抽噎噎的解释道:“我们来小蒙城的路上,和荼城世家晏家的几个公子赌斗,曲渊的贴身近卫‘刺’战死,小君侯身边的两个‘刺’重伤,送回王都修养去了。”

  马良摇头叹息道:“小君侯身边的两个刺,一旦拼命一击,也有不弱于先天纳息境界的修为。如果他们还在,小君侯也不会死在山林中。这就是命啊!如果不是自信两位供奉能保护好小君侯,怎么可能让小君侯身边没有贴身近卫的情况下贸然上任?”

  “是么?”勿乞扭头朝四周看了看,他将自己增强后的灵感放出,覆盖住了方圆十几丈的范围。他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但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还真没发现。

  罗克敌板着面孔一声不吭,马良面露悲戚,一路缓缓行走,和勿乞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着。

  勿乞也就渐渐知道,甫阳君和滢川公主最爱柳随风,甫阳君虽然有好几个儿女,但是柳随风乃滢川公主亲生,是当今吕国国君的亲外孙,身份自然又和别的儿女不同。柳随风小小年纪就被封为颐侯,可见吕国国君对柳随风的宠爱,更可见滢川公主对柳随风的宠溺。

  要不是滢川公主宠溺柳随风,执意向自己父王苦求,他一个寸功未立的年轻人,凭什么能封为颐侯?

  一路说话,勿乞、卢乘风将罗克敌、马良等人送出了小蒙城。

  罗克敌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带着麾下战士朝大队人马走去,根本不同勿乞和卢乘风告别。

  马良则是谦逊有礼的向勿乞和卢乘风告别行礼,然后苦笑着说了一句:“滢川殿下,对小君侯,是太宠爱了!”长叹一声,丢下这句莫名其妙的话,马良拨转坐骑就走。

  勿乞脸色瞬息万变,他心脏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他厉声喝道:“来人,射死他们!”

  抢过身边一个士卒手上九重弩,勿乞对着马良的背心就扣动了机括。

  ‘嘎嘣’一声,九支纯钢弩箭呼啸而出。

  地下突然传来刺耳的尖啸声,十柄雪亮的长刀突破地面,带着长有三尺的刀罡呼啸而出,直刺勿乞、卢乘风下身要害。

  刀罡森冷刺骨,瞬间封死了勿乞、卢乘风前后左右退避的全部方位。

  勿乞一把抓起卢乘风冲天跳起,一侧空气突然一阵扭动,两条朦朦胧胧的黑影凭空出现,他们张开双臂朝勿乞飞扑而来,距离勿乞还有数丈远,他们的身体已经急速膨胀好似气球,然后猛烈的炸开。

  “随小君侯,一起死吧!”

  这是那两条黑影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毒气、毒血,带毒的碎肉碎骨头满天乱飞,乱杂杂的炸向了勿乞二人。

  刚刚走出十几丈的马良反手一掌扫飞了九支重弩,他望着小蒙城,厉声高呼起来。

  “奉滢川公主殿下令,攻破小蒙城,鸡犬不留!为小君侯殉葬!”

  总是慢慢来的,同志们,努力砸票子啊!收藏啊!书评啊!能玩的都玩一轮吧!

  努力票子,票子,票子!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