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十五章 围城

第五十五章 围城

  一手抓着卢乘风,勿乞身体向空中继续跳跃,双目死死的盯着前方喷射来的骨肉残片。

  又是‘刺’,又是这种自残伤敌的残酷手段。自爆的两名‘刺’,应该就是柳随风那两位自幼一起生长起来的随身近卫。柳随风死了,他们的生命也没有了意义,所以才对勿乞、卢乘风做拼命一击。

  无数带着剧毒的碎肉、碎骨头,无数带着刺鼻腥臭味的黑色血水扑面而来。勿乞不慌不忙的深吸了一口气,将卢乘风往身后一丢,另外一只手缓缓的朝前一拍。

  七成的先天真水灵罡凝聚在掌心,四周空气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啸声,无形的漩涡急速成形。附近的水属性灵气被疯狂的吸入漩涡中,渐渐的,勿乞掌心前方出现了一个雾气蒙蒙方圆一丈左右的涡团。两个‘刺’自爆产生的碎片、毒血纷纷被吸入涡团中,被压缩成了一个数尺直径的球体。

  大缠丝手一吸,随后全力一吐,就好像一颗炸弹爆炸,无数骨肉残片和毒血呼啸着射了出去。

  十道刀罡自地面飞射而出,封死了勿乞和卢乘风的四面八方。刀罡寒气森森,锐气遥遥透体而入,刀光距离勿乞还有数丈远,就刺得勿乞浑身发痛。十条扭曲的朦胧黑影紧随在刀罡后面,朝勿乞、卢乘风飞扑而来。他们冷漠无情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勿乞,有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辣决绝。

  无数的碎骨烂肉和毒水呼啸而来,震偏了刀罡,全射在了那些黑影身上,击穿了他们的紧身护衣,在他们身上打出了点点血花。

  一声闷响,勿乞被十道刀罡爆发的强大力道震飞了二十几丈高。一股巨力随着他的双掌透入身体,震得他双臂经脉鼓荡不休。幸好他双臂是他全身真气最充沛、经脉最坚韧、力量最强大的地方,虽然双臂一阵剧痛,却没有受到半点儿伤害。

  反而是他五脏六腑受到双臂传入的巨力震荡,都受到了一点儿震伤。勿乞嘴一张,一口血喷了出来。真水灵罡迅速从水灵脉中涌入全身经络,滋养着受创的内脏,原本剧痛的脏腑被一阵清凉气息包裹,疼痛迅速消失,微不足道的伤势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从地下用古怪的遁法破地而出的十条黑影则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嚎声,他们身上冒出了浓浓的白烟,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骨肉融烂气味。他们在地上疯狂的扭动挣扎,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毒发身亡。

  勿乞重重的落在地上,内脏的震荡还没痊愈,他脚下一软,差点没摔了个跟头。张虎一把扶住了他,他急忙厉声喝道:“全部退回城里,关闭所有城门,固守城池,慌乱者杀!”

  面色难看的卢乘风领着众人迅速退回小蒙城,关闭了破烂不堪的城门。几个脸色惨白的城卫军士兵飞快的拉起了城门外的吊桥。‘吱吱嘎嘎’声中,小蒙城不到两丈长,基本上没什么防御力的吊桥缓缓的被拉了起来。

  六千多羽林军听到马良的命令,他们齐齐从狂贲兽鞍鞯旁的硕大皮囊中掏出了一张已经上弦完毕的强弩。弩弓的形状和九重弩一模一样,但是比九重弩大了三圈,这是吕国专门配置给王都直属精锐军队的特制‘九重穿云弩’,威力比那些世家豪门的私兵护卫的九重弩大了一倍以上。

  所有羽林军骑士一起举起了九重穿云弩,随着马良举起右臂狠狠向下一挥,所有弩弓的机括被同时扣动。‘嘎嘣’一声巨响,一片乌云从那些羽林军骑士的头顶疾飞上天,六万多支纯钢弩箭迅速飞上了高有一百多丈的高空,划过了两里左右的距离,一头扎向了小蒙城城头。

  六万多支纯钢弩箭完全覆盖了这个方向的城墙。从高空坠下的纯钢弩箭,如果是一支两支,勿乞还有胆子硬抗,七支八支,他也能轻松躲过。但是数万支密密麻麻的弩箭好像乌云一样坠下,勿乞也被吓得手脚一软,急忙大叫着朝城墙下逃去。

  勿乞、卢乘风、张虎、胡威,以及卢乘风新收的那些门客,只要是修为足够做出反应的人,全部都直接跳下了城墙,紧贴着城墙根站定。这里是弩箭抛射的死角,是这一片城墙唯一安全的地方。

  城墙上两千小蒙城的城卫军士卒呆呆的看着数万弩箭自高空坠下,他们全都傻眼了,没有一个人能做出反应。伴随着‘飕飕’的破空声,弩箭急速落下,洞穿了这些士卒的尸体。

  惨嚎声不断响起,城头上密密麻麻的扎满了一万多支弩箭,大量鲜血好像喷泉一样从人体洞穿的伤口喷出,瞬间将城头染得血红一片。泥土筑成的城墙迅速的吸收了粘稠、滚烫的鲜血,慢慢的城墙变成了古怪的酱油色。

  还有数万支弩箭射进了城里,落在了靠近城墙的那些民宅中。民房内传来了无数凄厉的惨嚎。这些纯钢打造的弩箭极重,从百多丈的高空坠下,动能极大,能够洞穿两重重甲,何况是脆弱的人体?被重弩击中的百姓都被带着倒钩的弩箭钉在了地上,只能疯狂嚎叫着等死。

  ‘哗啦’巨响,有七八栋民宅被密集的重弩射断了主要的承重柱,高有三层的楼阁轰然倒塌。尘土喧天,小蒙城内到处传来了哭天喊地声,马良一声蕴含了强大真气的大喝声,让小蒙城内所有人都听到了他鸡犬不留的命令。

  卢乘风脸色铁青,他紧握双拳厉声喝道:“甫阳君,滢川公主!卢乘风今日不死,一定和你们不死不休!”

  勿乞低声喝道:“你想死也难,小蒙城里的人就难说了!张虎,胡威,集中你们的亲信人手。蒙小白,把你蒙村的大叔大伯们带来。所有人去城守府集中,伺机突围!”

  狠狠的跺了跺脚,勿乞骂骂咧咧的说道:“不是一个等级上的对手,只能先保全公子身边的精锐了。那些城卫军士卒,只能舍弃!该死,我这里要一个人去带领城卫军和外面的羽林军拼命!万一势头不对,起码要给我们足够的撤退时间!”

  羽林军战力如此强悍,九重穿云弩一次齐射就杀死两千多城卫军士卒,勿乞根本没信心依靠缺少衣甲兵器的城卫军和敌人周旋。没奈何,只能先保全卢乘风身边的精锐心腹,只能牺牲这些城卫军,尽量为卢乘风身边的这些精锐制造出突围的机会。

  狂贲兽不仅战力强大,短途奔走的速度更是惊人。没有强力的狙击,勿乞、卢乘风等人基本上不可能顺利逃走。必须有人牺牲自己,带领城卫军士卒断后死战。

  小黑跳了出来,他高呼道:“勿乞,你护着公子撤。小黑领着城卫军和他们拼了!”

  勿乞一脚把小黑踹飞到了一旁,他冷笑道:“如果公子有一百个死士,你爱上吊抹脖子跳悬崖都随便你。但是现在公子的铁杆心腹就这两三个人,你想死,我还舍不得让你死呢!”

  眼珠急转,勿乞拉起卢乘风,带着众人匆匆的狂奔到了城守府,将卢乘风床榻下的所有金砖都搬了出来,堆积在了城守府门前的空地上。迅速召集了城内的所有城卫军士卒在街道上集合,勿乞指着那些金砖厉声喝道:“兄弟们,有人要和公子为难!这里有二十万金,杀光他们,金子就是你们的!”

  又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那套老把戏。但是这套手段,却总是能发挥意料之外的强大功效。

  城卫军的士卒们眼珠子都亮了,他们纷纷举起兵器,仰天高呼起来:“死战,死战,死战!”

  两万多人齐声高呼‘死战’的口号,战号声直冲云霄,震得小蒙城的地面都颤悠了一下。

  城外的马良、罗克敌听到了城内的疯狂嚎叫,不由得脸色一变。士气如此,他们想要攻破小蒙城,似乎又难了不少。他们坚信他们带来的力量足以屠灭小蒙城,但是如果羽林军死伤太多,他们回去了怎么向方方面面的人交代?

  犹豫了一阵,罗克敌发出了新的指令。

  六千多狂贲兽骑士分成四个大队,从四个方向包围了小蒙城。九重穿云弩全部重新上弦,重装了弩箭。

  烟尘四起,一支规模很大的车队沿着大道缓缓的逼近了小蒙城,在罗克敌和马良的催促下,护送车队而来的八百多人将车上运载的货物纷纷卸下,一通忙碌后,最终拼装起了八十台奇形机括。

  这些外形如棺材,下面有四个车轮可以用人力拖拽行走的机括分成了四队,同样从四面包围了小蒙城。

  站在城守府的城楼屋顶上,看到这些机括的卢乘风脸色一阵发青。

  “滢川公主那贱货,为了给儿子报复,她连镇守王都的‘墨机’都调了出来?”

  能听到温文儒雅的卢乘风骂一国公主为贱货,勿乞觉得很是新奇。

  可是能够让卢乘风这样失态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什么是墨机?很强么?”勿乞急忙追问了一句。

  同志们,票子票子票子啊!周末,陪老婆女朋友逛街之余,记得投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