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十六章 破城

第五十六章 破城

  一脚将城楼上一座镇楼石雕兽头踢成粉碎,卢乘风阴着脸,介绍了墨机的来历。

  墨机,大燕朝墨门所制的大型战争用连环机弩。外表看上去,墨机就是一口和普通四轮马车一样大小的棺材盒子,但是里面有极尽巧妙的连环机弩,威力强大。

  实战中,墨机可以选择单支弩箭连环射击,也可以选择三弩箭、六弩箭、九弩箭、十二弩箭、十八弩箭,最多一百零八弩箭齐射的模式发动攻击。墨机体型硕大,内置弩箭极多,只要有一臂力极大的人在墨机内摇动机括不断上弦,就能连续发射三十六波、每波一百零八支弩箭。

  墨机内弩箭射空后,只要将空置的箭匣取下,换上满装的箭匣,就能继续发射。更换箭匣的时间,不会超过品尝一盏茶所需的功夫。基本上,两台墨机放于一列,就能实现不间断的连环箭雨攻击。

  又因为墨机体型巨大,内置机括也比九重穿云弩的弓弦力道大了数倍。墨机射出的特制三棱透甲重头箭,能够在两里外击穿三层制式的重甲。两百步内,弩箭能够连续透过五个身披重甲的士卒身体。

  在战场上,墨机是真正彻头彻尾的屠戮机器。十台墨机列成阵势,任凭你十万大军,也无法冲突而过。

  以吕国倾国之力,也不过是从宗主国大燕朝那里淘换来了一百台墨机,全部置于吕国王都,是吕国的最后一重防御措施。十五年前,吕国世仇高令国奇兵突出,突破吕国边疆防线直攻吕国王都,五万重甲精骑就是在吕国王都城外被一百台墨机在短短半刻钟内屠戮一空。

  眼前就有八十台墨机围住了小蒙城。

  用八十台墨机对付编制上只有八千城卫军的小蒙城,简直就是用屠牛刀去杀蚂蚁。

  听了卢乘风的话,勿乞的脸色也是一阵发白。两里外可以击穿三层重甲,这威力简直比吴望记忆中的重型狙击枪不弱到哪里去。哪怕你什么先天高手,面对墨机绵绵不绝的连环攒射,也只有浑身筛子眼的下场。八十台墨机,足以轻轻松松的将小蒙城内所有人杀得鸡犬不留。

  在勿乞焦灼的目光中,八十台墨机在人力牵引下,从四面城墙方向缓缓逼近。每个方向的城墙外,都有二十台墨机排成了一个直列。在墨机后面三十丈外,分别是一千多名手持九重穿云弩的羽林军狂贲兽骑士。渐渐地,八十台墨机都逼近到了距离小蒙城城墙不足百丈的地方。

  “滢川公主!白烁君!我记住你们了!”勿乞双手微微颤抖,指尖隐隐有几条蒙蒙水汽射出。一层层的水属性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在勿乞身边飞速盘旋,带起了大片稀薄的白色雾气。

  “公子,你就不会布置一个大阵将整个小蒙城保护起来么?”勿乞望了卢乘风一眼,无奈的问了一句。

  愤愤的瞪了勿乞一眼,卢乘风怒道:“你当我是什么?传说中结成了金丹的陆地神仙么?以我数月前后天巅峰的修为,能驱动三根阵桩,已经是我的极限。”

  冷哼了几声,卢乘风脸一红,他干笑道:“当然,就算我修为到了金丹境界,我也布置不出那种可以将一座城池保护起来的大阵。那种高深玄妙的阵法,哼哼,也许在大燕朝能有人传承吧?”

  后天巅峰,三根阵桩?这是卢乘风的极限?看着城外的墨机,勿乞在心中暗叹,如果自己现在拥有金丹期的修为,能布置那种覆盖面积广达数里的大阵,那该有多好?墨机那黑漆漆的,在阳光下丝毫不反光的漆黑外壳,实在给了勿乞太大的压力。

  轻叹一声,勿乞从胸口暗袋里掏出了一个储物锦囊递给了卢乘风。“拿着。里面有食物、饮水、药物,还有一些金银珠宝。逃命的时候,带着这个比较方便!”

  卢乘风一把抢过了储物锦囊,无比欣喜的瞪了勿乞一眼:“那事,果然是你做的!里面原本起码应该有几件法器吧?怎么也该有点灵石吧?东西呢?”

  勿乞歪着头望着城外的墨机,都懒得理会卢乘风。自己冒着危险偷了两个锦囊,现在白白送他一个已经很大方了,他还想要锦囊里原本的东西?想都别想。

  摸了摸胸口的另外一个锦囊,勿乞心头轻松了许多。他在小蒙城的所有收获都放在了里面,就算守不住城池,就算被逼逃亡,有了这些东西,他也有底气在这个世界厮混下去。

  小黑、张虎、胡威正在调动城卫军,按照街坊划分各营的防守区域。城外敌人弓弩实在犀利,小蒙城那破破烂烂的城墙是守不住了,只能依托城内民宅进行防守。所有进驻民宅的城卫军士卒第一件事情,就是利用他们所能找到的所有材料,在头顶构造了足够厚重的防御层。

  浇了水的棉被,同样用水浸透的兽皮,木板、铁锅、桌面、灌土的布袋等等,所有城卫军士卒都迅速行动了起来。尤其是那些二层以上的民宅楼房,受到了所有士卒的欢喜,他们躲藏在一楼,在楼上的地板上堆积了无数他们能找到的各种杂物,也有效的建起了一层足够坚固的防御。

  除了五千最精锐,衣甲、军械都最齐全的城卫军士卒进驻了全砖石构造的城守府,其他士卒都分散于小蒙城各处民宅。在这些士卒的督促下,小蒙城内的所有百姓也都做好了死战的准备——马良的那一声鸡犬不留的命令,可是让全城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既然你要屠城,那就怪不得城内的所有人和你拼命。

  城内军民在做着准备,城外的墨机则是在仔细的调整着。伴随着‘嘎嘎’齿轮咬合声,墨机的前端缓缓抬起,和地面呈现出了四十五度角的夹角。

  勿乞拉着卢乘风跳下了城楼,带着一批人钻进了坚固的城墙藏兵暗洞内。搬开了几块青砖,透过城墙上预留的观察口,可以清楚的看到城外敌军的动静。

  花费了大概两刻钟时间,所有墨机调整完成。罗克敌骑在狂贲兽上,高高的举起了佩剑,随后大喝了一声:“齐射,攻城。城破后,不封刀,孩儿们肆意作为!”

  小蒙城内外一片死寂,几声清脆的金铁对撞声突然响起,随后就看到那些墨机的前端突然露出了一百零八个棱形的小口,一片又一片弩箭宛如发狂的马蜂,带着刺耳的破风声齐射而出。

  大片大片的弩箭飞上了高空,沉甸甸的滑翔了一段距离后,弩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重重的坠向地面。四个方向齐射而出的弩箭在小蒙城的上空汇合,几乎没有任何死角的覆盖了整个小蒙城。

  箭矢雨点一样落下,‘叮叮叮叮、当当当当’,小蒙城内所有民宅的屋瓦几乎是同时炸开,无数青色瓦片同时碎成碎片,大片砖瓦碎屑飞起来有数尺高。一眼望去,小蒙城的所有屋子院落,都被一层突兀生出的青色粉尘覆盖。

  ‘哗啦啦’的巨响声不断传来,从观察口望出去,小蒙城东部街坊的楼阁纷纷倒塌,透过飞扬的烟尘,可以看到无数扭动的人影在箭雨中扭动抽搐,随后僵硬的倒在了地上。

  勿乞的眼珠红了,那些人影中,大部分是小蒙城的百姓。那些百姓死就死吧,勿乞和他们没有半点感情。但是其中还有一部分城卫军士卒,那是勿乞花费了心血在里面的!他曾经亲自督促他们训练,他曾经亲自给他们训话,他曾经亲自指点过他们内功的修炼,甚至和其中的一些士卒进行过格斗训练。

  “滢川公主!白烁君!”勿乞重重的一掌拍在了城墙上。

  “滢川公主!白烁君!还有,甫阳君!”卢乘风双眼充血,势如疯虎般一拳打在了城墙上:“卢乘风有出头之日,一定和你们不死不休!”

  ‘砰’的一声,勿乞、卢乘风先天真气外放,真气相互一碰,差点没把暗洞内的其他人给震晕过去。

  一波弩箭,又是一波弩箭。墨机的弩箭绵绵不绝,宛如一场狂风暴雨呼啸而下。当箭匣内的弩箭射空后,那些操作墨机的人立刻更换箭匣,再次发动绵绵不绝的攻击。

  在这样的饱和攻击下,城内所有人都动弹不得,只能任凭箭矢不断落下,不断的杀伤城内军民。

  小蒙城内一半的民宅都在箭雨的强力打击下倾倒崩坏,死伤的军民人数起码超过了五万人。

  城内地面密密麻麻的尽是纯钢打造的箭杆,一眼望去,小蒙城好似变成了一片荨麻地。

  连续更换了两次箭匣,墨机的疯狂连射终于停歇了下来。罗克敌举起了佩剑,迎风大喝了一声:“攻城。斩尽杀绝,鸡犬不留,让这城中所有活物,为小君侯殉葬!”

  羽林军狂贲兽骑士呼啸着冲锋而来,在距离城门还有数丈远时,他们投掷出了数十道爆炎符。

  巨大的爆炸让小蒙城四座城门和总长计百丈的城墙灰飞烟灭,六千多狂贲兽骑士长驱直入。

  城破了!

  勿乞鼓足内力,放声大吼起来:“兄弟们,出来死战!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杀一人,赏百金!谁杀了罗克敌和马良这两个贱人,赏十万金,美女百人,珍珠宝石十石,灵石十斗,先天级修炼功法一本!”

  卢乘风骇然看向了勿乞,他低声骂道:“我哪里有你许诺的这么多财物?”

  勿乞没理会卢乘风,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放声大吼。

  死气沉沉的小蒙城突然沸腾了,无数人影从倒塌的屋宇中冲出,杀向了从四个城门冲进城的羽林军。

  鸡犬不留啊,同志们,票子也千万不能留啊!所有票子都一定要投,千万不要留在手上废掉了。

  投票,投票,投票啊!明天周一,大家记得投票!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