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十七章 蛮潮

第五十七章 蛮潮

  血光闪过,一名骑着狂贲兽朝前狂奔的羽林军随手一挥,两名刚刚从砖瓦堆里好容易爬出来的游侠儿就惨嚎着倒在了地上。长剑劈开了他们的脖子,差点没将他们的头颅劈了下来。鲜血喷出数尺远,地上很快积起了一滩粘稠的血污。

  这名羽林军骑士得意的大笑了一声,不屑的向一旁吐了一口浓痰。

  就是这一歪头的功夫,一名躲藏在倒塌的雨棚下,手持一支巴掌大小手弩的猎蛮人就狞笑着射出了一支细巧的树刺。三寸长,发丝细的树刺射出两丈远,命中了骑士暴露出的脖子。树刺上淬有蒙山特产花寡妇蜘蛛的毒汁,那骑士身体一僵,坐在狂贲兽上朝前狂奔了十几丈,突然口吐黑血一头栽倒在地。

  “一百金到手!”

  成功狙杀了敌人的猎蛮人得意的吧嗒了一下嘴巴,他刚要起身换一个埋伏的地方,三支纯钢弩箭呼啸而来,射穿了雨棚,从他后心射进,将他牢牢的钉在了地上。

  两名羽林军骑士狂冲过来,两柄马槊急刺而出,穿透了雨棚,将这个猎蛮人的尸体挑上了半空中。沉重的马槊重重的一击,猎蛮人的尸体被打飞了十几丈远,落地的时候断成了三截。

  “该死的贱种!”斩杀了猎蛮人,两个羽林军骑士双眸冒火的望着地上的同僚尸体。号称吕国战力第一的羽林军天字甲号军的骑士,居然小蒙城这种荒僻小地方折损了人手,传出去简直是丢尽了所有羽林军的脸面。

  愤怒欲狂的羽林军正要继续突进,路边一栋倾斜的酒楼中,突然有十几个城卫军士卒嗷嗷嚎叫着冲了出来。他们近乎疯狂的跳到了狂贲兽的背上,围着这两个羽林军骑士就是一通乱捅乱砍。

  城内的屋舍大部分倒塌,到处都是乱糟糟的瓦砾堆,两个羽林军骑士还来不及反应,就被这些发狂的城卫军士卒扑倒在地。可怜两个修为足足有三十年境以上的精锐羽林军,硬是被十几个修为不到十年境的城卫军砍成了肉酱。

  骤然失去了主人,两条狂贲兽发狂了。它们奋起全力,前爪狠狠的拍了出去。

  惨嚎声起,五个城卫军士卒被狂贲兽撕开了胸腹惨死当场。其他的城卫军士卒则是飞快的砍下了羽林军骑士的头颅,拎着两颗人头匆匆的逃离了现场。两支床弩重箭从路边一座半崩塌的箭塔下呼啸射来,洞穿了两条狂贲兽的身体,将它们带飞出了十几步远。

  到处都是浴血拼搏的身影,到处都是刺耳的喊杀声,到处都是鲜血的味道,到处都是刀剑的反光。

  十几万幸存的小蒙城居民,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和六千多攻入城内的羽林军士卒杀成了一团。

  换了其他任何一座吕国的城市,当六千多狂贲兽骑士攻入城后,面临的必将是一场惨厉的屠杀。羽林军骑士们曾经的战例,也给了他们这样的经验。但是小蒙城不同,小蒙城的军民并没有崩溃。

  地处吕国最蛮荒的穷乡僻壤,依靠蒙山发展起来的小蒙城,里面的所有人都是亡命之徒,基本上找不出一个善良百姓。所有人都能提刀弄枪的和人拼杀,所有人都是在刀口上混饭吃的凶徒,就连那些走街窜巷做买卖的烟尘女子,她们在方便的时候,也不介意兼职做点谋财害命的勾当。

  这是一座畸形的暴力之城,是一座因为金钱的而生的城池。

  羽林军的骑士们如果是六千头猛虎,小蒙城的军民就是十几万饿狼,而且是被格杀勿论的命令逼到了绝境的饿狼。偏偏包括罗克敌和马良在内的所有人,都把小蒙城内的人当成了十几万头绵羊!

  厮杀,无穷无尽的厮杀。小蒙城无论军民,无论男女,无论老幼,都手持兵器,发狂一样的和羽林军骑士杀成了一团。豁出去性命杀一个,得百金;若是不拼命,就白白被人杀死!

  刚进城,羽林军骑士就损失三百人。

  一刻钟后,羽林军骑士再损五百人。

  半个时辰后,进入小蒙城的羽林军狂贲兽骑士损失了一千八百人,能战者不足四千。

  墨机箭雨杀死小蒙城军民五万余人,杀伤的人数也不少于五万。但是剩余的十几万居民在付出了五千多人的代价后,硬生生斩杀了一千八百多羽林军,在羽林军身上啃下了一大块肉。

  勿乞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他低声骂道:“勿乞,你这头猪!”

  原本属于乐小白的妖孽级智商瞬息判断出了战局的前因后果。羽林军的确拥有压倒性的实力优势,但是勿乞忽略了小蒙城内居民的本质,这是一群穷凶极恶,在蛮人堆里坚强的扎根下来的暴徒啊!十几万暴徒,不是十几万良民,难道他们还扛不住数千精锐骑士的攻击么?

  而且,小蒙城内还有这么多的游侠儿,有这么多的猎蛮人,有这么多的商会的护卫。

  当马良悍然下达鸡犬不留的格杀令时,小蒙城内的所有人都被逼得拧成了一条绳。在求生的意志驱动下,区区六千多羽林军骑士算什么?更不要说,还有勿乞那高得离谱的悬赏!杀一羽林军骑士赏百金,这足够让任何一个游侠儿、猎蛮人爆发出十倍的战斗力。

  欢啸一声,勿乞大吼道:“封死城门,困住这群杀千刀的羽林军!哈哈,只要他们困在城内,他们再也不敢放箭!儿郎们,困住他们,不许他们冲出城外。”

  谁也不蠢,听了勿乞的话,小蒙城内的人立刻明白过来,这些羽林军骑士就是最好的人质。只要将他们堵在城内,城外的罗克敌和马良绝对不敢下令让墨机继续发射。损失一千多羽林军狂贲兽骑士,还可以找借口吱唔过去,如果羽林军天字甲号军全军覆灭于此,就算滢川公主和白烁君,也扛不住吕国国君的怒火。

  困住这些该死的狂贲兽骑士,墨机就绝对不敢再发射。

  勿乞再次大叫起来:“重金收购狂贲兽!一头活的狂贲兽两百金!儿郎们,生擒狂贲兽,两百金!”卢乘风的眼睛亮了。一头狂贲兽两百金?这买卖绝对合算!他已经开始幻想,自己的亲兵护卫全部骑上狂贲兽的模样。

  城外,面如死灰的罗克敌和马良面面相觑,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战局居然演变成了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就算砍了他们的脑袋,他们也想不到会变成这样。

  区区一座小蒙城,居然硬生生陷住了精锐的羽林军天字甲号军!他们在做噩梦么?

  脑筋一片空白的罗克敌哆哆嗦嗦的举起右手,他大声叫道:“奉滢川公主殿下令,攻破小蒙城,鸡犬不留,为小君侯殉葬!所有墨机填充箭匣,预备!”

  马良一脚将罗克敌踢下了坐骑,他嘶声吼道:“你疯了?我们的人还在城里!他们死了,我们都得死!”

  羽林军天字甲号军全军覆没于小蒙城?正如勿乞预料的那样,马良和罗克敌,包括他们背后的滢川公主和白烁君,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罗克敌瘫坐在地上,他低声自言自语道:“怎么办?怎么办?完了,我们完了!这仗,怎么打成了这样?”

  马良也是焦头烂额,根本没有了应对的法子。他浑身战栗,只知道呆呆的看着杀成一团的小蒙城。

  猛不丁的,远处有一声铁鼓声遥遥传来。

  一声铁鼓声后,密集犹如怒海狂涛的铁鼓声绵绵不绝的翻滚而至。

  紧随着铁鼓声,是无数凄厉的号角声,或者尖锐、或者高亢、或者厚重、或者沙哑的号角声汇聚成一片让人胆颤心裂的恐怖声波,配合着低沉而充满疯狂怒意的铁鼓声,统治了这一方天地。

  空中突然一暗,大片巨鸟从蒙山内急冲而出,飞到了小蒙城上空。超过三千头巨鹰、大雕凌空盘旋,这些巨禽的背上,都或多或少的驮着一些身子矮小干瘪的鸟蛮人。

  烟尘冲天而起,从环绕着小蒙城的蒙山各处,大片蛮人宛如海啸一样冲出。

  正东方,一万多蛮人驱赶着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巨兽冲突而至,在这两万蛮人和无数巨兽的前方,超过三十名蛮人兽武周身光焰翻滚,大步冲在了队伍最前面。

  正西方,一万多生得犹如鬼怪的蛮人带着滔天的阴风急冲而来,这些蛮人的身边,无数毒虫密密麻麻的组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水缸大小的蜘蛛、碗口粗细的毒蟒、三五尺长的蜈蚣,说不出多少狰狞的毒虫在那一片虫海中翻滚。

  正北方,一万多骑着板角野牛的蛮人骑士做好了冲锋的准备。每个蛮人骑士的身上,居然都装备着和吕国的制式铠甲一模一样的甲胄,这样的铠甲、兵器,显然不是蛮人自己能打造的。

  正南方,数十个身披兽皮头插鸟羽的蛮人首领驾驭着各种低阶法器,兴风作浪的带着超过五万人的蛮人战士,敲动着数百面铁鼓,吹奏着数千支号角,一路喧哗的冲杀了过来。

  张虎、胡威这两个小蒙城的老人齐声惨呼:“天哪,蛮潮!而且比任何一次蛮潮都要吓人!”

  卢乘风的脸色一阵惨白,屋漏偏逢连夜雨,小蒙城大难临头了!

  勿乞则是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妙哉,幸好有罗克敌他们拦在了外面!”

  提起中气,勿乞大声喝道:“奉城守令,让开城门,让羽林军滚出小蒙城!”

  卢乘风、张虎、胡威一呆,随后脸色突然变得红润无比。

  外面还有八十台墨机呢,怕什么?

  同志们,又是周一了啊,努力的砸票子顶起啊!票子,票子,票子啊!

  一万二的催更票千万不要投了,大家砸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