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五十九章 援兵

第五十九章 援兵

  “过瘾,实在是过瘾!”

  站在城墙上,勿乞头顶一块包了三重野牛皮、内衬半寸厚青铜板的盾牌,笑呵呵的看着城外的鏖战。密集的芒刺宛如雨点一样从空中落下,撞得盾牌‘啪啪’作响,却不能伤到他一根头发。

  城外的蛮潮很吓人,但是来袭的蛮人似乎并没有拧成一条绳,不同部落的蛮人都有着不同的小算盘。比如说头顶上的鸟蛮人,如果他们早一点发动攻击,操纵墨机的士卒一旦被杀,地面上蛮人的损失绝对不会这么大。

  城东面的那些蛮人兽武,他们也并没有拿出全部的力量进攻,他们只是敷衍了事的在那里挑逗墨机的火力。虽然死伤了大群的猛兽,可是控制猛兽的蛮人并没有损失什么,那三个被射死的蛮人兽武,应该只是一个意外。

  城西面控制毒虫的蛊蛮,如果不是城北的十台墨机突然发动,这些蛊蛮又哪里会有丝毫的损失?他们只要静等着毒虫攻城就是了,完全用不着他们动一根手指头。

  城南的三十几个蛮人首领,有几个手舞足蹈蹦跳得最欢快的,他们麾下的两万多蛮人步卒已经死伤殆尽。有十几个犹犹豫豫一时前进一时后退的,他们的步卒也损失了小半。还有五个明显修为最强,使用的法器光芒最耀目的蛮人首领,他们身后的一万多士卒朝前冲了半里地就迅速后退,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失。

  损失最惨重的,就是城北那一万多傻乎乎全面冲锋的蛮人骑士。全军覆没的蛮人骑士居然都装备了吕国生产的精良甲胄和兵器,而且就是他们损失了全部的人手,这其中的玄妙,很值得人盘算。

  几根芒刺擦着盾牌的边缘落下,勿乞一把抓过几根芒刺,随手向城外投掷了出去。几条细小的毒蛇正向城墙游来,勿乞投出的芒刺射进了它们的七寸,把它们牢牢的扎在了地上。

  同样头顶着盾牌的张虎领着大群士卒抬着油桶跑上了城墙,大量燃油被倒下了城墙,随后十几个火把丢了下去。西城墙外大片烈焰烧起,无数毒虫顿时淹没在了火焰中。毒虫被烧得吱吱直叫,刺鼻的腥臭味伴随着滚滚黑烟冲天而起,其中还带着毒虫身体的爆裂声。

  更多的燃油被倒下了城墙,西城墙整个被烈火包围。地面都被油层浸润了一尺多厚,大量的燃油保证了烈火起码能燃烧半个时辰。有了这一层火,城西的毒虫已经不足为惧。

  那些驱动毒虫的蛊蛮发出了尖锐的哨声,黑压压一大片的毒虫立刻转向城北,疯狂的涌向了那十台墨机。操控墨机的士卒发出了惊恐绝望的尖叫声,他们迅速丢弃了行动缓慢的墨机,狼狈的朝城北逃窜。

  勿乞匆匆赶到了城墙西北角落,他抓起几个油罐子,用足了力气丢了出去。油罐有意无意的在墨机附近落地,大片燃油溅落在了墨机上。他又丢出了几根火把,十台墨机当场熊熊燃烧起来,黑漆漆的机壳里不断传出了密集的钢丝断裂声。

  这些墨机是吕国的战略性防御武器,不可能落入勿乞和卢乘风的手里。既然不可能变成自己的东西,那就应该彻底摧毁他们。要不是城西的那二十台墨机离得太远了一些,勿乞也恨不得一把火把它们给烧了。

  但是勿乞没做到的事情,那些蛊蛮人做到了。

  失去了北方赶来增援的十台墨机的威胁,那些周身阴风惨惨的蛊蛮人欢天喜地的冲了过来,将那二十台墨机拖拽了回去。这些蛊蛮人居然也不再继续攻城,他们留下了大量的毒虫在这里牵制小蒙城的守军,就这么拖拽着墨机返回了山林。

  勿乞看得是瞠目结舌,感情这些蛊蛮人也知道墨机的价值?

  头顶的大鸟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啸声,大概一半鸟蛮人控制着坐下大鸟,迅速朝蛊蛮人撤退的方向追了过去。小蒙城还没有被攻克,蛮人内部似乎已经开始了分裂。

  勿乞脑子里万般念头迅速闪过,他突然明白了这次蛮潮的来意——他们抢走了蛮人的三块黑石碑,蛮人们组建了大军,是来为那三块黑石碑报复小蒙城的。但是这次的蛮潮,却又被蛮人当中的某些人利用,成为他们削弱其他部族的工具。

  一开始,这些蛮人就不是一条心。所以城北的蛮人骑士被消灭,城南的蛮人步卒死伤惨重,而城西、城东的蛮人们,到现在为止也就死伤了大群的猛兽和毒虫。若非蛊蛮人因为大意被墨机射死了一半,他们应该是毫发无损的。

  现在那些鸟蛮人看到蛊蛮人得到了好处,他们就迫不及待的要去争夺战利品。

  勿乞心定了下来。这次的蛮潮,应该比张虎他们所说的,以前他们遭遇的蛮潮容易度过。虽然这次来的蛮人都是精锐,但是一群别有用心的精锐,能把小蒙城怎么样?再说了,城外还有罗克敌和马良撑着呢。

  头顶突然一阵恶风传来,几头大雕上的鸟蛮人杀上了瘾,居然将坐骑降下,飞扑向了城头。一头大雕要死不死的,居然选了勿乞做目标,两只大爪子一把抓向了勿乞头顶的盾牌。

  冷哼一声,勿乞一掌斜斜的拍出,掌心罡气飞旋,无形的空气漩涡抽空了大雕翅膀下的气流,大雕骤然像一块石头一样沉甸甸的摔了下来。大雕背上五个正在大声奸笑的鸟蛮人吓得怪叫了一声,随手一抛手上强弓,就从大雕背上跳了下去。

  可怜这五个鸟蛮人,他们忘记了大雕距离城头还有五丈多高,忘记了小蒙城的城墙还有三丈左右,从八丈多高的地方一头扎下去,两个蛮人当场摔断了脖子,另外三个则是摔断了大腿。

  勿乞一把抓住大雕的爪子,阴寒刺骨的先天真水灵罡带着阴柔的波动气劲轰入大雕体内,将它内脏震成粉碎,冻成了一块冰块。抡起大雕,狠狠的向城下一砸,三个摔断大腿的鸟蛮人惨嚎一声,被冻得铁块一样僵硬的大雕砸得骨断筋裂当场惨死。

  城外已经乱成了一团,在墨机的威胁下,蛮人步卒和那些兽武都缓缓后退。前仆后继朝前冲锋的兽群被杀戮一空,失去了控制的毒虫被大火烧得干干净净,除了头顶的鸟蛮人还在不断的向地面射下芒刺,其他蛮人都已经退到了安全距离外。

  齿轮咬合声不断响起,还能运转的三十几台墨机顶棚上突然开启了数十个细细的箭孔。伴随着‘嘎嘣’一阵弓弦声,近千支强弩冲天而起,直射到了两百多丈的高空。

  措手不及的鸟蛮人被强弩当场射落了三百多头大雕、大鹰,鸟尸盘旋着从高空落下,鸟背上的鸟蛮人发出凄厉悠长的惨嚎声,当场摔成了一滩滩肉泥。

  小蒙城外一片狼藉,蛮人们远远的看着城池这边,罗克敌、马良趁着这个机会,将所有能战之兵聚集了起来,三十几台墨机也汇合在一起,在城东两里外的地方摆成了一个防御型圆阵。

  面色惨白的卢乘风摇摇摆摆的登上了城墙,走到了勿乞身边。

  “还好,这些日子里,那些宗族长老献上了一些蒙山的特产,里面有一段‘土阴木’,我拿来做了十二根阵桩,现在四座城门附近,都布下了太白金刀阵。谁敢冲进城来,必死无疑!”

  晋升到先天纳息境界,卢乘风可用的真气大大增强,而且真气的凝炼度也提升了许多,他使用小丙辰灵灯也轻松了不少。刚才勿乞来城头观战,他在后方迅速制造太白金刀阵的阵桩,短短半个时辰,他顺利的在城门附近布置了四座太白金刀阵。

  勿乞欣然点头:“这次我们不用担心什么了。看罗克敌他们的样子,他们并没有携带太多的弩箭。有四座太白金刀阵,我们守住城是不成问题的。”

  远处的蛮人朝小蒙城观望了一阵,突然有一个头顶悬着一柄灰白色飞道,放出数尺长刀光的蛮人首领在几个兽武的保护下,缓步朝勿乞他们所在的这座城门走来。

  在离城三十丈的地方,那蛮人首领停下了脚步,他望着勿乞高声叫道:“你们可以做主么?”

  勿乞看了一眼卢乘风,提高了声音大声叫道:“废话,本城城守大人就在你面前!”

  那蛮人首领点了点头,他继续大声喝道:“你们知道我们为何而来!你们抢走了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传承石碑,我们必须来这里,这是蒙山最强大的部族‘山伯族’长老会的意思!但是我们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已经杀死了山伯族派来的骑士,杀死了他们派来的所有士兵,我们,想要和你们谈谈。”

  勿乞厉声喝道:“谈什么?”

  蛮人首领放声道:“告诉我们抢走传承石碑的人去了哪里,我们就撤走。否则,我们只能继续攻打你们。”

  畏惧的看了一眼结成圆阵的罗克敌所属,蛮人首领大声抱怨道:“要不是你们突然多了那些杀伤力巨大的弩箭,我们一定会攻下你们的城池。但是你们有了援兵,山伯族的战士都已经全军覆没,这次的失败就怪不得我们。告诉我们传承石碑被送去了哪里,我们就立刻撤退,不和你们小蒙城为难!”

  勿乞沉吟片刻,他看了看卢乘风,两人正在交换眼色,突然那条唯一小蒙城唯一通向外界的大道上,传来了密集的沉闷如雷的蹄声。

  地面都在颤抖,远处尘土飞扬,大概半刻钟后,一队通体穿着青灰色重甲,骑着体型巨大的双角异兽的骑兵飞速驰来。在这队骑兵的后面,一支长长的,将近有两万人的大军正快速赶来。

  在那队骑兵的最前方,是一辆华美的,离地三尺悬浮飞行,用三头三色麋鹿驾车的飞车。

  一个绝美的女子正焦急的从车窗里探出了小半个身子,隔开老远,她已经高声呼唤起来。

  “乘风吾儿,千万别怕。娘亲在这里,谁也不能动你一根头发!”

  同志们,继续投票砸票哈!给力的投票子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