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十章 决定

第六十章 决定

  眼看大量军队呼啸而来,蛮人首领的脸色惨变。

  一声唿哨,蛮人大军迅速向山林撤退,尤其那些鸟蛮人,他们跑得比谁都快。大量羽毛劈头盖脸的从天而降,伴随着凄厉的鸟啼声,鸟蛮们乱杂杂的化为一片乌云远去。

  三头麋鹿拉着飞车快速到了小蒙城外,围着城墙绕了半圈,冲到了罗克敌和马良面前。

  卢乘风眼看铁月舞带着卢家崩山铁骑赶来,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匆匆拉着满头雾水的勿乞,领着一众门客,点起三千名衣甲齐全的城卫军士卒,搬开了堵塞的城墙,列队迎了上去。

  铁蹄隐隐,卢家的崩山铁骑已经在铁月舞的指挥下,将羽林军狂贲兽骑包围了起来。

  勿乞好奇的看着崩山铁骑,他们坐下的坐骑好像是牛和马的混合体,牛头马身,体型壮硕,头顶两支尖锐的撞角,披挂上厚重的青灰色重甲后,给人感觉就是一台移动的小山。崩山铁骑的骑士也都是体型格外壮硕的彪形大汉,全封闭的重甲,手持清一色的短柄狼牙棒,威猛厚重,看上去极其有威慑力。

  如果说狂贲兽骑是涌动的火焰,崩山铁骑就是稳固的大山。也许是卢家比吕国王室更有钱的关系,勿乞怎么看都觉得,这八千崩山铁骑的甲胄、兵器,比羽林军狂贲兽骑更精良了许多?

  罗克敌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死死咬着牙齿,望着四周崩山铁骑胸口硕大的三叶堇花徽章,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冷冰冰的喝问声:“荣阳夫人,这是做什么?我们公主殿下,不是和你们卢家达成了协议么?”

  飞车一侧的门户被人用暴力踢开,身穿以黑色调为主的华美宫裙,骄傲美丽好像一头魔凤凰的铁月舞昂着头,在两名侍女的搀扶下缓步走出了车厢。通体蓝鳞,蛇信子吐出来两尺多长的蓝霞子趾高气扬的跟在铁月舞身边,深邃恶毒的眸子死死的盯着罗克敌。

  一条猩红的地毯从车厢里犹如流水一样滑出,在铁月舞的身前一路延伸,一直展开到了罗克敌面前。铁月舞冷着一张脸,踏着柔软的地毯缓缓行到了罗克敌面前,用眼角微不足道的一点余光斜睨了罗克敌一眼:“荒唐,滢川公主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卢家达成协议?”

  罗克敌语声一滞,正要大叫,马良快步上前,朝铁月舞深深的行了一礼。“夫人所言极是,罗将军只是想当然尔。此行和公主殿下无关,还请夫人高抬贵手,让我等离去。”

  沉闷的步伐声缓缓传来,沥血军天、地、人三军已经在数里外下马,正排成了整齐的鱼鳞阵势朝这边缓缓压了过来。在距离这边还有两里地的时候,三军分开,天、地两军掐守住了小蒙城正北、西北两翼、正南、西南的方向,人字军则是一直朝这边压了过来。

  沥血军是吕国边疆军队中顶尖的强军,所有士卒都是百战余生的精锐。伴随着人字军的缓缓逼近,一股惨烈的杀气冲天而起。相对而言在吕国王都养尊处优的羽林军骑士被那杀气一激,顿时冷汗都冒了出来。

  近乎本能的,罗克敌举起了右手。三十几台墨机内发出低沉的齿轮摩擦声,墨机缓缓调整角度,锁定了两里开外缓步逼近的沥血军士卒。

  铁月舞的冷冷的哼了一声:“罗克敌,你好大的胆子哪?”

  一声轻哼,几条人影从崩山铁骑中激射而出。勿乞看得真切,那是四个身穿黑色长袍,背后绣了有流云花纹的老者。四个老人身上的气息都很强大,应该都是先天合神境界以上的修为。

  只听一声剑啸,四条六尺多长青光熠熠的剑芒激射而出,瞬间绕着三十几台墨机转了一圈。剑芒从墨机的某处刺进去,准确的击杀了藏身在墨机内的操控士卒。沉闷的惨叫声从墨机内传来,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三十几台墨机就失去了威胁。

  骄傲的昂起头,铁月舞淡淡的说道:“你就仗着这些墨机就敢和我作对?罗克敌,你好大的胆子!”

  罗克敌双目一瞪正要开口,马良忙不迭的把他向后一拉,自己抢了一步到了铁月舞面前。他连连作揖行礼,干笑道:“不敢,不敢,我们怎么敢和夫人作对?今日之事,夫人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就好,还请夫人千万不要怪罪。我们有冒犯失礼的地方,还请夫人看在公主殿下和君上的面上,放过我等。”

  铁月舞冷笑了一声,她突然朝罗克敌指了指。

  盘在铁月舞身后的蓝霞子发出一声尖嘶,快若闪电般窜了出去,狠狠的一口咬在了罗克敌的大腿上。罗克敌发出一声惨嚎,身体骤然倒在了地上。马良出手如电,他拔出一柄匕首狠狠的一挥,从罗克敌的大腿上砍下来足足两斤肉,将蓝霞子咬伤附近的肌肉全部割了下来。

  罗克敌发出了凄厉的惨嚎声,抱着血流如注的大腿浑身一阵哆嗦。

  满意的看着遭受重创的罗克敌,铁月舞这才缓缓点头道:“这次的事情,不和你们计较。回去告诉你们主子,乘风是我的孩子,要打要骂,那也只能由得我来!谁也别想用那种莫须有的罪名害他的性命!”

  厌恶的挥了挥手,铁月舞淡然道:“你们可以走了。”

  崩山铁骑让开了一条道路,马良草草的给罗克敌包扎了伤口,毕恭毕敬的朝铁月舞行了一礼,忙不迭的领着残留的部下离开了包围圈。三十几台墨机就这么留在了原地,马良也没有叫人去拉走它们。

  羽林军狂贲兽骑迅速离开,铁月舞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子,俏丽宛如二八佳人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晶莹的泪珠。她远远的就朝卢乘风张开了双手,语声含悲的叫道:“乘风,我的乖孩儿,娘亲来晚了,你没有受委屈吧?”

  勿乞只觉浑身一阵恶寒,他上下打量着铁月舞,在心里暗自感慨了起来。

  这荣阳夫人铁月舞怎么看都是卢乘风的妹妹,甚至可以是他的侄女,怎么看都不像是他的亲生母亲。只能说她保养得太好了,而卢乘风又太沧桑成熟了一些。

  卢乘风不见丝毫动容的缓步上前,毕恭毕敬的在满是血浆淤泥的地上跪下,向铁月舞磕了几个头:“孩儿见过母亲,不知母亲大人远道而来,所为何事?”

  铁月舞轻轻的叹了一声,柔情款款无比和蔼慈祥的抚摸着卢乘风的头:“你和娘亲就这么生僻么?没有事,就不能来见你?只不过,也是,这几年,你受委屈了。”

  长叹了一口气,铁月舞扫了一眼勿乞等人,喜滋滋的笑道:“这是你来这里后,收录的人手吧?看上去,还像是这么一回事。”话音刚落,刚才御剑刺杀了墨机中操纵士卒的四个老人之一就凑到了铁月舞身边,低声的咕哝了几句。

  铁月舞顿时惊愕的看向了卢乘风,然后又狠狠的盯了勿乞一眼。她俏丽的面容简直有如春天的花朵一样绽放了开来,笑得无比的迷人:“唉哟,我的乖孩儿,你居然是先天修为了?还有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小小年纪就到了先天境界,也是难得呀!”

  铁月舞笑得灿烂,但是心中已经震惊到了极点。没有家族的帮助,没有服用任何灵丹妙药,也没有先天境界的人耳提面命亲身指点,卢乘风是怎么突破到先天境界?他又是怎么将一个先天境界的高手收录在身边的?这简直不可能嘛!

  先天境界的武者,就算是在溧阳卢氏这个大家族中,也没有多少!卢乘风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卢乘风站起身来,毕恭毕敬的却不带丝毫感情的干声道:“还请母亲大人移驾城守府,有什么事情,到了城守府内再说吧。这里血腥气太重,对母亲大人是大不敬的。”

  铁月舞缓缓点了点头,在侍女的搀扶下,又走回了飞车。

  忙碌了许久,重新将堵住了城门的那些碎砖烂瓦屋梁柱子给搬开,整理出了四条进城的通道。铁月舞带来的一部分人随着她进了城,其他的士卒则是在城外分别扎下了营盘。

  等到一切都安定了下来,夜色已经笼罩了天地。小蒙城内到处都是哭声阵阵,在白天的箭雨攻击中幸存的军民,正努力的打着火把,从倒塌的房屋中救死扶伤,收拾那些被射杀的尸体。

  城守府内,气氛却怪异到了极点。

  铁月舞端坐在大堂正中的条案后,慢条斯理的将卢乘风亲生父亲的身份,以及现在发生的事情给他讲述了一遍。轻描淡写的说完了这些,铁月舞淡淡的说道:“为了你好,也为了娘亲好,更是为了你外公一家子好,你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去蓟都,继承你父亲留下的一切。”

  勿乞怀着一肚皮的鬼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卢乘风,感情这小子的那个不负责任的亲生父亲,来头这么大?大燕朝最顶尖的宗室?燕皇燕丹嫡亲的曾孙?大燕朝的公爵?那岂不是卢乘风也变成了大燕朝最核心最顶尖的宗室之一了么?

  勿乞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他想起了卢乘风前一阵子给他说过的话——和大燕朝的修炼门派有关的话。

  端坐在铁月舞右手侧,一直低头不语的卢乘风面色平静。

  听完了铁月舞的话,过了足足一刻钟,卢乘风才抬起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这样么?那孩儿连夜赶路去蓟都可好?”

  “小蒙城是孩儿在吕国的第一份基业,还请母亲大人为孩儿守好这里,不要让人侵占了!”

  主角就要去蓟都了,要去蓟都了!

  同志们,砸票吧,砸票吧,砸票吧!点击,票子,收藏,书评,同志们努力搞起来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