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十一章 途中

第六十一章 途中

  大道上,一溜十二辆飞车在数千骑兵的护卫下向前疾驰。这是连夜出发赶路的卢乘风一行人马。

  所有飞车都是统一制式,宽八尺,长五丈,车外装饰华贵而低调,淡金色的三叶堇花徽章,标明了吕国第一世家的身份。车厢下方,镶嵌着淡青色灵石的法阵正熠熠发光,无形的气流托起了车厢在离地三尺左右的高度飞驰。偶尔路边山林中有树叶飘落,距离车厢还有数尺,就被无形的清风吹散。

  八千崩山铁骑,五百小蒙城城卫军天字丙号营的精骑,六百蒙村的村民,加上卢乘风这些天来在小蒙城招揽的两千多门客护卫,这队沉默无声朝前疾驰的队伍超过一万三千人。

  半边残月挂在天空,高空的风很大,黑漆漆的流云不时从月亮脸上滑过,山林中一时暗、一时明,充满了诡谲的气息。大道两边的山林中有浓浓的黑雾不断涌出,却被队列中无数的火把撕成了粉碎。

  第三架飞车内,勿乞盘膝坐在车厢角落里,天水灵蛇丹悬浮在他丹田前三寸处,一丝肉眼可见的银青色带着淡蓝水光的气流正不断从蛇丹出,带着细碎的水波声涌入勿乞丹田。勿乞周身被淡淡的水汽遮盖,强劲的内力波动在车厢里滚动不休。

  自从得了天水灵蛇丹,勿乞每天都耗费六个时辰吸取蛇丹内庞大的灵气和生命精元。两个多月的时间,他的修为曾经八次冲击到先天纳息境界的巅峰,然后八次被他强行将修为打散,将修炼出的全部真水灵罡融入了周身经脉。

  他的经脉越发的坚韧结实,经脉中的真水灵罡也已经凝炼成类似于浆糊一样的粘稠状。真水灵罡在经脉中运转时,勿乞自己都能听到‘哗啦啦’的飞瀑奔流声。

  盗得经博大精深,玄妙不可测,勿乞还在先天纳息境界,真气已经堪比普通修炼者先天凝息境的水准。

  一吞一吐,又一次吞噬了大量的蛇丹精元,将真气第九次提升到先天纳息境界的巅峰后,勿乞停止了今天的修炼。他如今的身体还很脆弱,还没有达到盗得经内形容的可以肆意吞吐日月的程度,每天的修炼不能太操之过急,否则对肉身会造成不可挽回的伤害。

  深吸一口气,将蛇丹放进储物锦囊,勿乞跳开窗帘朝外看了一眼。

  策骑跟在飞车边的赵宸罪立刻凑了过来:“先生,有事么?”

  扭头看了看四周打着火把,无声无息策骑朝前狂奔的崩山铁骑,勿乞压低了声音:“给张虎、胡威、小白他们交代一声。提起精神,眼睛放亮点,跟在公子这架马车边不要掉队,随时准备应变。”

  赵宸罪低沉的应了一声,他阴鸷的双眼飞快的扫了扫四周,放慢了坐骑,将勿乞的话向自己这边的人传了出去。

  正在用小丙辰灵灯加工一根阵桩的卢乘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将制作完成的阵桩放在面前,满意的打量了一阵。六根通体黄光隐隐,蒙着淡淡土气的阵桩,这是卢乘风进入先天境界后才有能力制作的‘后土灵甲阵’阵桩,是戊土阵法中最基本的防御阵势。

  攻有太白金刀阵,守有后土灵甲阵,一攻一守相互配合,卢乘风虽然只是先天纳息境界的修为,但是起码能应付两三个不谙阵法的先天合神境界的武者围攻。或者说,他如今一人就能对付三百人以下的精锐重骑兵的冲击。阵法之道,原本就是这么奇妙。

  搓搓双手,将阵桩塞进锦囊,卢乘风把玩着小丙辰灵灯,若有所思的问道:“勿乞,若是我能顺利继承那人留下的爵位和封地,你想要什么?”

  放下窗帘子,懒洋洋的斜靠在一堆舒适的毛皮靠垫上,勿乞微笑道:“公子有心,就将我推荐去一个大燕朝的修仙门派吧。修为到了先天境界的人,有谁不想再进一步呢?”

  卢乘风点了点头,他放下灵灯,望着勿乞说道:“好。大燕朝的大贵族,家族中都会供奉修炼者为己所用。我身边可靠的人,又有资质修炼的人,只有你。以大燕朝左国正的身份,委托一个修仙门派为我培养几个心腹修炼者,是没有问题的。”

  听了卢乘风的话,勿乞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沉思了一阵,这才说道:“那么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要确保公子你能继承左国正留下的一切。公子母亲那边,有什么安排?”

  讥嘲的笑了笑,卢乘风四仰八叉很没有形象的躺在了柔软的锦缎褥子上。他淡淡的说道:“我的‘父亲’大人,他亲自指派了卢家所有的‘刺’,赶赴九国,刺杀我那些名义上的‘兄弟’,确保我能第一个赶到蓟都。我的外祖父,他更是把他军中所有斥候派了出去配合卢家的‘刺’!”

  点点自己的鼻子,卢乘风悠然道:“勿乞,你家公子我现在炙手可热,红得发紫哪!”

  勿乞缓缓点头:“那,我们只需要加快赶路就行了。公子的身份,除了您母亲、外祖父还有卢家家主以外,还有什么人知道?”

  卢乘风冷声道:“除了你我和他们三人,再没人知道我居然也是燕不羁的儿子。”

  勿乞顿时松了一口气,他掐指盘算道:“那么,起码在进入蓟都之前,我们不会有危险了。”

  大队人马顺着小蒙城通往山外的唯一大道急速前行,一夜奔波疾驰四百多里,前方已经离开了蒙山山区,进入了山外的平原地带。在天色快亮的时候,伴随着低沉的蹄声,大队人马迅速冲出了群山。

  路边的一片荒地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声嘶力竭的呼号声。那声音犹如数百头被逼到了绝境的野狼在齐声嚎叫,尖锐高亢,充满一种让人浑身毛骨悚然的惨厉气息。勿乞听得清楚,在这一片呼号声中,最清晰的是罗克敌和马良的声音。

  伴随着他们的呼号声,还有兵器的对撞声、的断裂声不断传来。勿乞猛的挑起了窗帘,就在路边一里多外的一个小洼地内,超过三万士卒正在围攻仅剩下不到三百人的羽林军狂贲兽骑。

  路边的荒野里密密麻麻的到处是尸体,其中有数千具羽林军和狂贲兽的尸身,更多的是身穿精良甲胄的蛮人尸体,其中偶尔还混杂着几具穿着淡青色轻甲,手持长枪的尸身。

  在那片小洼地中,正在舍生忘死和罗克敌、马良率领的狂贲兽骑厮杀的,是密密麻麻的身穿吕国制式甲胄的蛮人士兵。那些脸上都密布着各种刺绣,生得狰狞无比的蛮人士卒嗷嗷怪叫着,挥动着兵器一波又一波的朝前冲杀,哪怕罗克敌和马良给他们造成了惨重的伤亡,却依旧死战不退。

  在这些蛮人士卒的后面押阵的,赫然就是三千多名骑着体型纤细的青色异兽,身穿淡青色软甲,手持轻巧的长枪,背后背着长有六尺特制长弓的骑士。

  狂贲兽骑疯狂的嚎叫着,浑身浴血的和蛮人士卒杀成一团。每一个狂贲兽骑都能斩杀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但是这里的蛮人士卒是他们的百倍以上。他们好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夜扁舟,被巨浪不断的拍击,每一次拍击,都会有几个狂贲兽骑被蛮人撕成碎片。

  大队人马突然在大道上停下,一辆飞车停靠在了卢乘风的车驾边,铁月舞掀起车窗帘子,朝勿乞这边打了个手势。勿乞踢了卢乘风一脚,躺在车厢里的卢乘风这才爬了起来,懒洋洋的从车窗里探出了头去。

  “为了你,你外祖父调动了三山郡最精锐的‘青风骑’配合山伯族的士卒围歼狂贲兽骑。”

  勿乞心脏一抽,他看了卢乘风易衍。吕国内部和蒙山内实力最强大的山伯族相勾结的人,居然就是源阳侯?那么当初吧卢乘风送到小蒙城来,铁月舞他们到底是一种什么心思?

  卢乘风的脸色,也骤然一抽,但是他很快就露出了又孝顺、又谦恭的笑容。

  铁月舞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她悠然说道:“这是为了你好,你要记住你外祖父为了你做的这些。要是让罗克敌他们回到了王都,以滢川公主他们的心计,不难猜测出你的身份。所以,他们还是死在这里的好。”

  卢乘风深深的望了铁月舞一眼,他低沉的喝道:“在小蒙城外就可以杀了他们,为何要在这里动手?”

  铁月舞歪了歪嘴角,‘嗤嗤’的笑了起来:“乖孩子,娘亲最喜欢看那些人在最得意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绝境的样子呢。你看,罗克敌和马良,他们现在是不是非常的愤怒,非常的绝望呢?”

  卢乘风没吭声。

  勿乞心里则是突然一寒。铁月舞的这种心理,近乎于变态。他飞快的看了铁月舞一眼,这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女人,卢乘风未来的麻烦,还不止眼前这些呢。她会努力的将卢乘风掌握在手中,让卢乘风利用他手中未来拥有的力量,为她和她家族的野心效力。

  也许,他应该想办法把铁月舞提前解决掉。

  但是,她毕竟是卢乘风的母亲。而卢乘风,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是他的朋友。

  为了朋友和自己的利益去杀死朋友的母亲?勿乞心里突然变得沉甸甸的,他凭空有了一种罪恶感。

  ‘咯咯’笑了几声,铁月舞轻轻的拍了拍双手。

  一千崩山铁骑在四名卢家的先天供奉的带领下,向罗克敌和马良率领的狂贲兽骑发动了冲锋。

  同志们,票子啊票子。猪头继续求票。各色各样票子!努力的砸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