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十二章 逼降

第六十二章 逼降

  从吕国到大燕朝帝都蓟城,一路要横穿七个诸侯国,分别是高令国、文国、离山国、郜国、祜国、祗叻国、三宋国。七国中,高令国和吕国是世仇,每隔三五年总要爆发一次或大或小的战争,其他六国和吕国或者交好,或者敌对,关系也只能算是一般。

  唯恐卢乘风的身份被沿途诸侯国的人知晓,离开吕国疆土进入高令国境后,护送卢乘风的大队人马纷纷改换了装束,将精良的军用制式铠甲换成了民间富商才会使用的甲胄,所有坐骑兵器也都做了相应的更改。就连十二架飞车上的徽章,也都换成了吕国一个豪富世家,专营铁器生意的‘陶家’的标志。

  打着去蓟都求学的幌子,卢乘风一行四千多人用最快的速度,一路直奔蓟都而去。

  当今当世,大燕朝的诸侯国纷争不休,各国疆土之内也不甚平静。但是一个豪富世家的嫡系公子出游,携带四千多护卫门客,实在是太夸张了一些。不过如果随行的车队里还有数十车金玉珠宝,这就变得顺理成章的了。庞大的队伍一路日夜兼程,顶风冒雨的向蓟都进发。

  高令国、文国、离山国,一个个诸侯国被抛在了身后。除了在高令国内被沿途的官吏敲诈,花费了一笔不小的费用做买路费,在经过其他诸侯国时,队伍并没有受到刁难。

  七个月后,当随行的骑士坐下的坐骑都瘦了一圈,原本健壮的异兽坐骑都已经瘦得可以当柴禾棒烧掉的时候,一行人终于离开三宋国,进入了大燕朝直辖的疆土。从这里一条官道走到底,途径十三郡、三百七十八城,走过三万三千五百余里,就是大燕朝的帝都蓟城所在。

  在车架上憋了七个月,早就憋得五脏六腑烟火直冒,七窍都快喷火的勿乞坐在飞车顶部,呆呆的看着前方一望无垠的平原。

  这里就是大燕朝的疆土,燕太子丹带领荆轲、高渐离、秦舞阳等一批门客建立的大燕朝的疆土!勿乞也不知道这个燕太子丹是不是他所知的那个人,也不知道那荆轲、高渐离、秦舞阳是不是他在历史书上读过的那些人。但是天地如此之大,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么?

  大燕朝,立国两千多年的大燕朝!它的皇帝叫做燕丹,它有一批著名的臣子,叫做荆轲、高渐离和秦舞阳!

  以车队的速度,日夜兼程二十天,就能到达蓟城。如果不是那些装载了金玉珠宝的车辆拖慢了车队的速度,他们还能提前几天赶到。

  勿乞站起身来,眺望了一下四面八方无边无际的大地,一缕水汽慢慢的从他嘴里喷出了三丈远。拳头大小的天水灵蛇丹滴溜溜飞起,乖乖的从他丹田前飞回了储物袋。

  七个月日夜兼程,七个月苦心潜修,勿乞在先天纳息境界用真水灵罡将经脉强化一百零八次后,终于顺利的突破到了先天养脉境界。虽然他此刻的经脉已经比其他先天锻体境界的修炼者还要宽敞坚韧,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养脉阶段将自身的经脉再次淬炼一遍。

  盗得经,原本就是和正统的修炼功法大相庭径的法门!

  空中突然传来一声悦耳的鹰啼,一只娇小的白色鹰隼从高空飞射而下,化为一道白光钻进了铁月舞的车厢。过了一阵,铁月舞突然大笑着从车厢里走了出来,一步就跨到了卢乘风所在的车驾上。

  低头钻进车里,铁月舞很是欢喜的笑了起来:“乘风,你的那些竞争对手,此刻只剩下了三人,其他人全部被顺利击杀。现在那三人距离大燕朝的疆土还有半个月的路程。不出意外,你父亲留下的那些东西,全部是你的了。”

  铁月舞的笑声中充满了说不完道不尽的得意。

  按照大燕朝宗律,一旦卢乘风继承了燕不羁的遗产,她也将得到大燕朝的册封。虽然她已经嫁了人,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成为大燕朝真正意义上的顶级贵妇。她的儿子是大燕朝的公爵,那么她被册封的夫人封号,就绝对不会在公爵之下,也许她将可位比王爵。

  大燕朝册封的夫人,那可比吕国国君给她的荣阳夫人的封号尊贵一万倍!荣阳城?那不过是吕国的一座人口不到五万的小城。而大燕朝一个顶级的夫人封号,起码也会有数十座大城做为食邑。

  不用进车厢,勿乞都能感受到铁月舞身上散发出的一种叫做野心的疯狂气焰。也许当卢乘风继承了燕不羁留下的一切,吕国就该改名叫做卢国了吧?

  卢乘风清冷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和铁月舞开始计算要如何才能顺利的将燕不羁留下的东西得到。虽然大燕朝国宗府已经做出决定,燕不羁最先赶到蓟都的孩子将继承他的一切,但是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变卦呢?两郡的封地,这对大燕朝的很多人也是有很大诱惑力的。

  两人悉悉索索的盘算着可能出现的一切变故,勿乞对这些盘算不感兴趣,他纵身跳起,几个起落就到了车队最后面一辆飞车内。

  闪身进了车厢,勿乞掏出火石,点着了车厢角落里烛台上的白蜡。

  这架飞车的车窗被厚厚的毡子挡住,车厢里伸手不见五指。暗淡的灯火亮起,躺在车厢正中的两个男子突然轻轻的哼了一声,身体不自然的动了几下,他们双眼被灯火刺激,忙不迭的眨起眼睛。勿乞轻挥了一下手,低声咳嗽了一声。

  盘坐在车厢角落里的几个蒙村大汉笑呵呵的点了点头,起身走出了车厢,站在了驾车的车夫身后。

  勿乞走到那两个男子身边,盘膝坐下,然后将两人扶起,让他们靠在了软垫上。

  胡须拉杂,面容憔悴至极,脸部轮廓瘦了一大圈,双眼凸起显得又大又亮的罗克敌、马良死死的盯着勿乞。罗克敌哑声笑道:“勿乞,你又来劝我们?嘿,我们不会背弃君侯的,我们就算死,也不会投靠卢乘风。要我们做他的门客,不可能!”

  这两个男子,正是罗克敌和马良。

  七个多月前,铁月舞指挥崩山铁骑全歼了他们麾下军队,卢家四个先天供奉围攻二人,将二人重伤后生擒活捉。在勿乞的要求下,两人被封禁了丹田真气囚禁在了这架大车上,一路跟着大队人马赶了七个多月的路。

  大半年的时间没有动弹,就好像活死人一样躺在车厢里,罗克敌和马良早就被折腾得连死都不如。

  勿乞每隔七天,就会过来问他们是否愿意投靠卢乘风。但是两人的回答起初总是一模一样的破口大骂,从来不给勿乞好脸色看。到了后来,两人真气被封禁得太久,浑身没力,他们也懒得骂了,每次勿乞来,他们就是有气无力的哼哼几声,也懒得搭理勿乞。

  盘膝坐着,勿乞望着两人长叹了一声。

  也不理会两人的态度,勿乞一五一十的将卢乘风的出生来历告诉了两人。并且明白的告诉他们,卢乘风如今已经在继承燕不羁的遗产争斗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如果不出意外,卢乘风将成为大燕朝的公爵,顶级的皇族宗室贵族,拥有极大权力的大燕朝左国正。

  “我们公子,需要两位的加入。”

  勿乞直白的说道:“我们公子如今的实力,不能保证他未来的利益。两位如果愿意投顺我们公子,荣华富贵,是少不了你们的。如果不投靠我们公子,我现在就废了你们全部修为,等卢家将吕国王室取而代之之后,你们的九族不保也是难免的事情。”

  罗克敌和马良闻言大惊,两人犹如见鬼一样看着勿乞,半晌没回过神来。

  勿乞看着两人,淡淡的说道:“大概还有二十日,我们就能到蓟城。在到达蓟城之前,你们起码需要半个月时间运功调息恢复功力。今天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今天你们不投靠我们公子,过几天,你们也没用了。”

  马良死死的盯着勿乞,他沉声道:“我们怎么也是先天境界宗师。”

  勿乞摇了摇头:“那又怎么样?你们输得太惨,没资格考虑面子的问题。”

  罗克敌同样死死的盯着勿乞,他冷笑道:“如果我们执意不投靠呢?”

  勿乞一掌劈下,狠狠的劈在了罗克敌的丹田上,阴柔的先天真水灵罡透体而入,差点就震碎了罗克敌的丹田。一口逆血喷出,罗克敌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他又惊又怕的看着勿乞,刚才这一掌,勿乞真的差点破掉了他的修为。

  “不投靠,废掉你们修为,然后让你们亲眼看着你们满门老小是怎么死的。”

  勿乞讥嘲的看着面色难看的罗克敌和马良:“说实话,两个先天武者,对我们公子的意义不是很大。你们又不是先天境界的修炼者。武者和修炼者的价值相差有多大,你们应该心知肚明。”

  武者,身无灵根,修为顶天就是先天胎息境界。

  修炼者,身怀灵根,先天孕化元胎,可以突破先天胎息境界,结成金丹,修成地行仙。

  武者和修炼者,就等同于黄铜和黄金,凡人和仙人的区别。

  面对即将继承燕不羁全部遗产的卢乘风,两个先天武者,似乎真不算什么。

  罗克敌和马良相互看了看,心头最后一丝异心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过了许久,马良才干涩的说道:“既然要投靠卢公子为门客,难道我们就这么去见他?”

  勿乞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两人许久,终于笑了。

  票子啊,票子啊,票子啊!

  同志们,努力砸票,还有人忘记投票的么?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