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十三章 诱杀

第六十三章 诱杀

  在大燕朝的国土上行进了十九日,勿乞一行人终于到了蓟城。

  蓟都,大燕朝的都城,两千余年来,经过了十五次的扩建。每一次扩建,原本的城墙在加高加固之余,在城墙外数里再起一道城墙,将更大范围的地盘圈入城区。故而从最外层的城墙到最内的宫墙,蓟都一共有高墙十七重。

  三十年前,蓟都刚刚进行了最近的一次扩建,最新的这一重城墙长宽一百八十里,在稀薄的晨雾中,高大的城墙宛如一条卧龙,静静的躺在这一片无垠平原上。

  每一重城墙都高十五丈,厚十丈,通体用坚固无比的黑炫岩建造。岩块和岩块之间,浇筑了五金溶液,让城墙越发的坚不可摧。在这些比金刚石还要坚固一倍的黑炫岩上,还雕刻了大量的戊土属性的符文阵图,时刻抽取地脉灵气加固城墙,城墙上时时闪耀着淡黄色光芒,望之令人心惊。

  城墙上,每隔两里,都有一座高百丈的箭塔。箭塔长宽十丈,自上而下共有九层,布置了大量的墨机、床弩,杀伤力极其恐怖。城墙内,密布着无数的藏兵洞和甬道,肉眼可见一个个对外的窥视孔和枪洞、箭洞,黑漆漆的孔洞看上去让人从心底冷了起来。

  随着大队人马逐渐靠近蓟城的城墙,勿乞只觉心脏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血液‘哗啦啦啦’的在血管中流动,让他有点头昏脑胀。他本能的觉得,在这座巨大的都城中会发生一些事情,一些对他,或者对这个大燕朝,都会产生重大影响的事情。

  深吸了一口气,勿乞一指头点在了腰间悬挂的一块木符上。木符上几个简单的符文略微闪了一下光,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从木符中扩散开,遮盖住了勿乞的真气波动。现在看上去,勿乞就是一个大概有着三四十年内力修为的普通武者。

  卢乘风、罗克敌、马良三人也都给挂在腰间的木符输入了一道真气,遮盖住了自己的内力气息。四道敛息符,是卢乘风亲手制作,也是除了后土灵甲阵、太白金刀阵外,卢乘风会的最后一种有实用性的阵符。

  有吕国‘陶家’的大管家出面疏通,大队人马顺利的进入了蓟都,城门口的军士,甚至都没有检查车队里是否有什么违禁品,就这样让他们进了城。

  蓟城是大燕朝的核心腹地,常年驻扎了数十万军队,城内各大豪族世家亲兵护卫无数,更不知道有多少高手藏匿其中。勿乞他们这一行人不过是区区四千多护卫,对于巨大的蓟都而言,就好像一滴水洒进了大湖内,根本掀不起半点儿浪花,人家根本没把他们放在心上。

  顺着宽达三十丈的主干道一路行进,一路上经过了十三重城墙。随后勿乞他们再也无法前进。再往里面去,里面核心城区居住的,都是大燕朝的王公贵族,来自大燕朝下属诸侯国,一个普通富商家的嫡系子弟,是没有资格进入核心城区的。

  经过一番忙碌,溧阳卢氏事先在城内买下了一座大宅院,足以容纳五千多人起居。在溧阳卢氏派驻在蓟都的总管事迎接下,大队人马驻扎进了这座宅院,然后勿乞立刻交代张虎、胡威等人安排值守的护卫。

  铁月舞匆匆的沐浴更衣后,就立刻派遣卢氏在蓟城的总管事卢秋罗带路,携带了三车的金玉珠宝赶去拜会大燕朝国宗府如今当权的国宗大人,燕兴公虞玄。

  燕兴公虞玄,燕皇燕丹第三百九十二孙,擅权谋,爱财色,重利而轻义,掌大燕朝国宗府大权,专责监察管理大燕朝一应皇子皇孙宗室贵族的生老病死、惩罚奖励、爵位更替等事务。

  想要让卢乘风顺利继承燕不羁的爵位和封地以及一应官职,就必须将虞玄买通了才行。

  勿乞等人是清晨的时候进城,进城花费了大量时间,等所有人安顿下来,已经是正午以后。铁月舞沐浴更衣,清点了三车金玉珠宝去拜访虞玄时,已是临近傍晚。事情紧急,拖一点时间就多一份变数,所以铁月舞明知道这样唐突的上门拜访一个大燕朝的公爵,实在是不合礼仪,但是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一去就渺无音讯,从临近傍晚一直到月挂中天,都没见铁月舞回来,也没见她打发身边的侍卫回来通知一声。渐渐地,不仅是卢乘风,就是勿乞都觉得有点心焦了。

  卢乘风端坐在大堂上,双手藏在条案下,手指剧烈的哆嗦着。

  勿乞则是背着手,在院子里缓步行走,犹如一尾游鱼在水中游走,脚下飘忽,却没带起半点烟尘,也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他时而抬头看着天空,时而回头看看卢乘风,眉头紧紧的皱成了一团。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勿乞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味了,他重重的跺了跺脚,沉声道:“除了卢秋罗,还有谁知道国宗府在哪里?叫一个人过来,带我去认认路。”

  卢乘风一下子跳了起来,他连连摇头道:“做不得,做不得。这里和小蒙城比不得。蓟城中高手无数,夜间巡夜的士卒就过十万,传说内城还有真正的修炼者值夜巡守,你不能出去。”

  勿乞又跺跺脚,他低声喝道:“那他们到底去了哪里?不管事情结果怎样,总要回个信吧?”

  两人正在这里商议,张虎突然匆匆的走了进来,他朝卢乘风行了一礼,急忙说道:“公子,勿乞兄弟,有几个国宗府的下人带着夫人的印玺来了,说是请公子秘密的前往国宗府商议。”

  卢乘风一喜,紧忙拉了勿乞就往外走。

  勿乞忙不迭的回头打了个招呼,罗克敌和马良相互看了一眼,也急忙跟了上来。

  府邸第一重院落的正厅外,几个身穿黑色斗篷,面门都被遮盖住的男子正静静的站在屋檐下。听到勿乞等人的脚步声,几个男子急忙回转身来,将一枚拇指大小,通体殷红的玉石印玺递了过来。“可是乘风公子当面?奉我家大人之命,请公子过府密商要事。”

  随着印玺一起递过来的,还有一枚用金、银、铜、铁、锡五金熔铸的令牌。巴掌大小的令牌上满是风纹云纹,风云之中,一只青鸟正展翅高飞,在令牌的背面,在一轮明日中,小小的篆刻了一个‘姬’字。

  卢乘风接过印玺翻看了一下,的确是铁月舞的随身私人印玺。而勿乞则是将令牌接了过去,令牌看起来不大,但是分量很沉重,他将令牌翻看了一轮,在令牌的边缘处,果然有大燕朝国宗虞玄的字样。

  掂了掂令牌,勿乞问道:“夫人身边的侍卫,怎么不跟你们一起过来一个?”

  刚才那男子淡淡的说道:“你们以为,蓟都夜间是谁都能随意行走的么?多一个人,多一份麻烦。”

  冷笑一声,这男子带着几分倨傲交代道:“就算你们,待会进内城,也得在车上藏着,不许出声,不许动作,否则招惹出麻烦来,不要怪我们撒手不理。乘风公子,别忘了你如今的身份,还是溧阳卢氏大公子!”

  卢乘风轻哼了一声,他看了看勿乞。

  勿乞眯起了眼睛,低声说道:“我们公子要带几个护卫。”

  那黑衣人看了勿乞等人一眼,淡然道:“除了乘风公子,护卫最好不要超过四人。我们携来的车驾太小,可装不下太多人。”

  勿乞指了指自己和罗克敌、马良,他淡然道:“就我们三个伺候我们公子过去。”

  几个黑衣人齐齐点头,他们不再多说什么,径直拉了拉蒙住了他们面孔的斗篷,转身走了出去。

  府门外的阴影里,一辆小小的双轮黑油漆马车正等在那里。勿乞等四人上了车,几个黑衣人簇拥着马车,一路轮声辚辚的朝内城行去。

  沿途不时有巡夜的士卒队伍经过,但是他们看到了马车车辕上插着的一盏淡青色灯笼后,所有士卒队伍都当做没看到这辆马车,任凭他们走了过去。

  一路直行,几个黑衣人果然权利极大,这个时候,蓟都内所有城门都已经落锁。他们没有惊动什么人,就叫开了两道城墙上的小侧门,一路行进了内城里。

  蓟都内城的街道都是沿用两千多年前的规格,街道最宽不过三丈左右。街道两边都居住着大燕朝的王公贵族,围墙清一溜的高有十丈开外,越发衬托得街道无比的狭窄。

  几个黑衣人赶着马车一路绕来绕去,一路绕进了一处偏僻的小巷子里。

  马车骤然停下,一直从车窗缝隙里观看四周动静的勿乞一愣,这里黑灯瞎火的,就连门都没一个,怎么可能是国宗府?他急忙低声问道:“几位,这里是哪里?”

  几个黑衣人齐齐笑了一声,突然转身几个弹跳就跃进了黑暗中。

  勿乞一惊,他清啸一声,一脚揣在了马车车门上。沉闷粉碎,化为无数碎屑飞出,勿乞飞身跳出了车厢。

  黑暗中,数十道劲风无声无息的袭来,瞬间就到了勿乞身边,覆盖了他整个身体。

  更多的劲风袭向了车厢,肃杀的寒气刺激得车厢内卢乘风三人浑身冷汗‘唰’的一下流了下来。

  看在勿乞他们一进城就被人砍的份上,同志们,给点票子鼓励鼓励啊!

  票子票子,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票子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