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十六章 妖鬼

第六十六章 妖鬼

  三十丈外,站在一堵院墙上的,是一个身穿银色长袍,外面罩着一件白色大氅的英俊青年。他身边站着高高矮矮十几个黑衣人,此时正用见鬼一样的目光看向这边。

  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巨石城墙倒下,居然都压不死勿乞四人。勿乞的动作又那么快,他推开巨石从下面钻出来的时候,这些人全都愣了一下神。就是这一愣的功夫,九支弩箭已经呼啸射来。

  银袍青年怪叫一声,他身体一歪,很狼狈的从墙头上翻身落地。

  饶是他逃得快,一支弩箭依旧是射穿了他的肩膀,在他身上射出了一个透明窟窿。银袍青年惨嚎痛呼,落地时一个站立不稳,右脚歪斜着落在了地上,清脆的骨裂声传来,他的脚踝也被摔断了。

  另外十几个黑衣人被弩箭射伤了五个。九重穿云弩威力极大,短短三十丈的距离,被命中就就是透体而过,留下了一个小孩子拳头粗细的透明窟窿。鲜血‘嗤嗤’的喷出,中箭的人虽然不在要害处,却也痛得浑身无力。

  银袍青年的惨叫声还在夜空中回荡,勿乞两个起落就到了他面前,右手芒刺毫不犹豫的朝他喉咙刺了过去。勿乞的目光冰冷如冰,透着一股子让人绝望的杀意。他低声喝道:“我不死,你就死!”

  银袍青年惊骇万分的抬起头来,他正要大叫,却正好看到了勿乞冷漠无情不似人类的双眸。他气息一滞,已经到了嗓子口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只是本能的双手撑地,连滚带爬的向后逃窜。可是他身后就是墙壁,跑了两步,他就一头撞在了墙上。

  漆黑的芒刺带着一股淡淡的腥甜味,快若闪电般就要刺进银袍青年的身体。

  一侧的街口那里,突然传来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住手!”

  勿乞根本没理会那女子的叫声,他死死的盯着那银袍青年,芒刺径直刺出,深深的没入了他的喉咙。银袍青年不可置信的看着勿乞,他身体一阵阵的抽搐着,眨眼间漆黑的污血从他七窍和毛孔中喷出,他的身体迅速缩成了一团小孩子般大小的黑肉块。

  墙头上的黑衣人发出撕心裂肺的绝望叫声:“公子!”

  几个黑衣人从墙头跳下,手上兵器带起长有尺许的罡气,狠狠劈向勿乞的脑袋。

  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勿乞脚尖轻点,迅速向刚才那女子声音传来的街头冲去。

  凶如疯虎的罗克敌怒吼着冲了过来,他长剑挥出,长有六尺的淡红色剑罡一闪即逝。几个黑衣人还在半空中,就被剑罡拦腰划过。鲜血喷出,十几段血淋淋的身体重重的落在地上,这几个黑衣人一时还没死,上半节身躯在地上一阵乱抽乱动,不断发出凄厉至极的叫声。

  罗克敌一剑挥出,将兵败被擒以及被勿乞强迫投靠卢乘风的怨气全发泄了出去。他举起血淋淋的长剑宁笑道:“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就你们这群下三滥的贱狗,也敢动……动我们公子的主意?”

  夜风在耳边呼啸,勿乞死死的盯着数十丈外的街口,一辆黄金为辕、纯银为轮、碧绿纱萝笼罩的华美车驾正停在街口,十几个身穿青色披风的精悍男子正护卫在车驾四周,目光森冷的望着急冲而来的勿乞。

  刚才那女子的呼唤声就是从这车里传来。

  不管车里女子是谁,她和那银袍青年肯定有勾连。如此深夜伏击,和分明是幕后指使者的银袍青年认识,又在近在咫尺的街口旁观,这女子不问可知,绝对不会是勿乞的朋友。

  刚到蓟都,就被人引诱出门一通厮杀,居然还动用了蓟都的城市防御机括和重型床弩,勿乞心里憋着一肚皮的火。不管敌人是谁,杀了就是。只要卢乘风继承了燕不羁的爵位和官职,在大燕朝,还有谁是招惹不得的?

  双眸中蓝光一凝,低沉却绵绵不绝,好像夜半大江潮声的啸声从勿乞嘴里传来。他低下身子,两根芒刺藏在身后,快步朝马车冲了过去。

  四条青色的披风被丢上了高空,四个青衣劲装的男子拔出长剑,大步朝勿乞迎了上来。其中一人暴喝道:“大胆,退回去,否则格杀勿论!”

  话音未落,勿乞脚下骤然一用力,街道上铺着的条石被他一脚踏碎了好几块,他借力朝前急冲,几乎是一闪就到了那四个男子身边。双手急速刺出,芒刺带起‘嗤嗤’破风声到了四个青年的面前。

  长剑如雪,剑风烈烈有声。四道剑光化为四条光带涌来,准确的点在了芒刺上。

  勿乞怪笑了起来,先天真水灵罡灌注芒刺,长剑一碰到芒刺,就被漩涡气流磕碰到了一旁。芒刺轻盈的刺出,轻轻的刺进了四个青年的身体。芒刺入体只有三寸,但是四个青年却剧烈的抽搐起来,他们的身体迅速抽成了一团,眨眼间就缩成了黑漆漆的肉团,污血流了一地都是。

  “放肆!”马车附近的精悍青年又惊又怒,六条青色披风被丢出,六个青年拔出了单锋雁翎大砍刀,踏着小碎步朝勿乞冲了过来。明月高悬空中,六柄砍刀带起了道道流光,宛如天边飞掠而下的流星,劈向了勿乞的身体。

  朝前急冲的勿乞骤然停下了脚步,他大笑着将芒刺夹在了腋下,手上骤然多了两具九重穿云弩。

  ‘嘎嘣’声中,十八支纯钢弩箭激射而出。持刀朝勿乞冲来的青衣男子距离勿乞不到三丈,他们闪避不及,被弩箭射了个正着。这么近的距离,弩箭上附着的巨大动能将他们的身体射飞,重重的飞出了三四丈远。十几条血箭喷出,在地上拖出了十几丈长的血迹。

  马车边,除了驾车的黑衣人,就只有最后六名青衣人。

  勿乞冷笑着朝马车继续突进,他死死的盯住了马车的车窗,青纱后面,有人正透过细竹帘子望着勿乞,目光中充满了惊讶和愤怒。勿乞本能的讨厌这人的目光,他绝大部分的灵识都集中在了这人身上,两根芒刺随着手臂隐隐震动,一旦他冲近马车,芒刺的尖端将要在那人的心脏处会和。

  “大胆!”那女子轻柔的声音再次响起。

  马车边面容如常没有丝毫变化的青衣人正要冲出,那女子已经冷笑了起来:“停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一条黑影无声无息的从车厢里窜了出来,离地尺许左右,轻飘飘宛如幽灵一样朝勿乞扑来。黑影一出现,四周街道上就掀起了小小的旋风,十几道碗口粗细数尺高的旋风‘飕飕’的旋转着,随着黑影一起朝这边卷来。平地里有一层朦胧的黑雾涌出,逐渐的向那黑影汇聚了过去。

  手指一弹,两根芒刺带着刺耳的啸声激射而出,命中了那条黑影。

  芒刺从黑影的身体内穿过,远远的飞了出去。那黑影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离地尺许的飘浮着,不慢不快的朝勿乞扑了上来。

  勿乞大骇,他定睛看向那黑影,只看到黑雾缠绕中,一个面皮略微有点发青的俊美女子,正朝他龇牙咧嘴的笑着,笑容很是可怖。女子的双眼里隐隐有血光缠绕,和勿乞目光接触的时候,勿乞只觉得浑身一阵阵发冷。

  丝丝冷风从那女子的体内不断扩散开,卷起了一团团的旋风和黑雾。

  伴随着低沉的好像直接在脑海中响起的笑声,这诡异的女子冲到了勿乞身前,双手抓向了他的脖子。

  勿乞只觉后心一阵冷气冒了出来,半夜三更,月光惨淡,一身体透明的女子伸手抓向自己的脖子!他忍不住大叫道:“见鬼,你是什么东西?”

  双手一分,先天真水灵罡凝聚在掌心,勿乞用尽全力朝那女子的双爪迎了上去。

  马车内传来了那女子娇柔的笑声:“见鬼?你今天不是见鬼了么?”

  双掌无声无息的和那女子的爪子硬碰了一记。勿乞只觉一股寒气顺着掌心直冲了上来,浑身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五指指尖瞬间发黑,指头麻痹再也没有任何知觉。

  那女子的笑容骤然一僵,先天真水灵罡玄妙无比,是勿乞借助先天水灵石内的一缕先天真水气息修炼而成。罡气冲进这女子的身体,当即打得她体内气息一阵混乱,同样是一股子寒气涌遍了女子全身。

  一道阴风扑四散,女子的身体骤然黯淡了许多,从半透明变成了接近全透明。

  凄厉的尖叫声从女子的嘴里传来,她转身就化为一团阴风朝马车冲了过去。马车内传来了女子娇柔的呵斥声:“好大的胆子,连我的妖鬼护卫都敢打伤,你找死不成?”

  一道红光从后方射来,急速命中了那一团阴风。轰然巨响,一团红火爆炸开来,将那阴风打得四分五裂,隐约可以看到一个朦朦胧胧的女子头颅一溜烟的蹿进了马车不见了。

  勿乞急忙回头,刚刚在他身后射出一道爆炎符,将那妖鬼所化的阴风轰碎的,正是罗克敌。

  不甘的看了一眼那马车,双臂僵硬,浑身打着冷战的勿乞咬了咬牙,低声喝了一声。

  “撤,赶快离开这里!”

  同志们,周末了,恭喜大家又可以风花雪月了。

  风花雪月之余,记得给猪头投票啊!

  票子,票子!哪怕出门陪女朋友男朋友逛街,先投票了再出门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