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十七章 借势

第六十七章 借势

  天空一声雷鸣,乌云遮住了明月,暴风雨说来就来。狂风卷着雨滴,好似无数条鞭子狠狠的抽在蓟都的大街小巷里,水汽升腾,三步外就看不清人影。

  到处都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大燕朝蓟都的城防军配发的战靴,都是牛筋制的靴子底,内缠钢丝、外铁钢片,这样的战靴和条石制成的街面碰撞,发出的声响煞是惊人。

  四面八方都有这样的脚步声响起,大量士兵控制了附近几条街道,封锁了一切出入口。附近的几家宅院的大门被人敲得山响,不断有领兵赶来的将领大声呼喝着,向那些宅院内的人通知外面发生的事情,要求宅院主人出动自家的护卫亲兵搜索各自的院子,严防有人闯入。

  内城内居住的,都是大燕朝顶儿尖儿的王公贵族,这些将领唯恐有人闯入这些院子惊动了贵人,这可是今夜负责执勤的他们消受不起的。

  一架城防军所用的床弩,数十具能够发射墨门秘制‘三棱泼风透骨锥’的特制弩机,这些杀伤力惊人的兵器都被赶来的士卒在附近的墙根下找到。在这些军械旁边,横七竖八的还倒下了数十具尸体,更有几具尸体是中了剧毒,肉身都缩小成了小孩子大小。

  在蓟都内动用大杀伤力军械,甚至还有一条小巷的城防机括被发动,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大案子。不管是谁主使了这件案子,一定会有人吃不了兜着走。

  先是万余名士卒将这附近的几条大街全部封锁,随后蓟都内各个相关衙门的精干人手纷纷赶到。不多时,天空传来一阵凄厉的狼啸声,两百多条周身青光缠绕,背后有破风青狼虚影若隐若现的巡风司好手从四周纵跃而来,以案发地为中心,迅速的朝四周搜索跟踪而去。

  雷霆在头顶翻滚,银蛇一般的电光不断从乌云中刺下。

  几条巨大的蓝色光影从蓟都的一角突兀的冲上天空,那是几支翼展足足有五丈多,朦朦胧胧的怪鸟虚影。在这些怪鸟的虚影腹内,几个身穿黑色软甲的巡风司所属,正双眸射出一尺多长的蓝光,森严的搜索着下方的城区。

  在这些人散发出怪异光芒的双眸下,虽然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虽然是狂风暴雨的天气,但是街道上的一颗沙尘他们都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些富丽堂皇的宅院中,哪怕是躲藏在树丛下的暗哨护卫,也逃不开他们这能透入地下一丈深的神目扫视。

  有若有若无的犬吠声远远传来,几条身体被淡淡的黄光缠绕,背后有一头奇形细犬虚影浮荡的黑衣男子快若闪电般冲到了案发地。他们仔细的抽了抽鼻子,嗅了嗅四周留下的气息,迅速带着大队的士卒顺着大街追了下去。

  哪怕是大风暴雨这样恶劣的天气,这些黑衣人似乎都能在风雨中捕捉到一点微不足道的气息。

  尖锐的哨子声一的朝远处传去,蓟都十几道城墙上的箭塔、岗哨中纷纷亮起了灯火。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器具,一道道粗有两尺,能射出数里地的黄色灯光从箭塔、岗哨中射出,宛如利刀一样撕裂了黑夜的帷幕,对着下方的城区就是一通乱扫。

  正借着大风暴雨紧贴着墙根疾走的勿乞四人就差点被一根光柱照见。要不是勿乞突然预感到了危险,一把抓住了朝前疾走的卢乘风,他们已经暴露了行迹。

  看着头顶高高飞翔的蓝色怪鸟虚影,看着远处楼阁、墙头上飞掠而过的破风青狼,再侧耳倾听一下后面远远的地方传来的犬吠声,勿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大燕朝的帝都,这样严密的防御,还让不让人活了?

  他又禁不住在心里冒出了一团火气,这样严密的防御,居然还能让人玩一出埋伏杀人的好戏来,要不是他们四个都是用敛息符敛去了先天境界内力气息的先天高手,打了那些人一个措手不及,岂不是已经被人得手了?蓟都的治安,怎么就差成了这种程度。

  卢乘风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他低声说道:“怕是走不掉了。”

  勿乞咬牙切齿的说道:“走不掉也要走,在你成为左国正之前,不能落入他们手中,否则你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飞快的看了看四周,勿乞狞声道:“公子放心,你是勿乞出山后第一个朋友。如果你死在了蓟都,我会为你报仇的!害你的人,我发誓一定灭他们满门!”

  卢乘风幽怨的看了勿乞一眼,他轻叹道:“谢谢你帮我报仇。但是你能否给我点好消息,比如说,你一定能带我安全的回去?”

  看了卢乘风一眼,勿乞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尽力而为吧!”

  后方的犬吠声越来越近,勿乞他们的气息已经被那些黑衣人捕捉到。勿乞冷笑道:“这些兽武,似乎能够借助野兽精魄,将野兽身上的某种天赋能力发挥到极限。狗的弱点是什么呢?”

  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勿乞从储物锦囊内掏出了十几种他在小蒙城收集的土产香料,其中就有一种能够辣得人吐火的辣椒,能够熏得人晕倒过去的八角桂皮等。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比地球浓密许多倍,出产的各种香料的效能,也是强大了许多倍。

  伸手将这些香料,尤其是一大把辣椒一掌搓成粉碎,先天真水灵罡透体发出,控制着四周的水汽围绕着勿乞四人缓缓旋转起来。先天真水灵罡,能控天下一切水属性能量。勿乞等人身周一丈内,顿时变得一滴都没有。他努力的揉搓着这些香料,短短时间就制出了七八斤混合粉末。

  当后面传来的犬吠声距离这里只有不到二十丈的时候,勿乞冷笑一声,随手将这一大捧粉末丢上了天空。雄浑的先天真水灵罡真气混杂在粉末中,发挥了极其神异的功效。这些粉末所过之处,所有雨滴都避开了它们,暴雨无奈这些香粉,狂风卷着香粉顺着大街朝后面扬了过去。

  隐约看到后面一个黑衣人抽*动着鼻子,带着大队士卒快步追了上来。

  猛不丁的,这黑衣人惨嚎一声,他身后的黄色细犬虚影仰天无声的惨咆了几声,抽搐了几下就飞快的缩回了黑衣人的身体。那黑衣人‘嗷嗷’怪叫着,捂着鼻子在地上一阵乱滚乱翻。

  那黄色的细犬,是这个世界有名的,天生嗅觉极其发达的‘百里觅息犬’。融合了细犬的兽魂精魄后,这黑衣人的嗅觉也变得极其发达,他的鼻子也变得极其敏感,极其脆弱。勿乞将混杂了十几种辛辣香料,尤其是三种最烈的野山椒的粉末泼了出去,这黑衣人首当其冲,狠狠的吸了一大口进去。

  从鼻腔到肺部,一团烈火熊熊燃烧,这黑衣人翻滚挣扎了一阵,就被冲得晕了过去。

  黑衣人带来的那些士卒也好不到那里去,勿乞调配的这些粉末,威力可比加强级的催泪瓦斯。数百士卒纷纷哀嚎着,又是喷嚏又是咳嗽的乱成了一团。他们眼珠子也是火辣辣的一阵剧痛,眼泪水不受控制的淌了下来,眼前一阵红彤彤的,哪里还能追捕涉案人员?

  怪笑了几声,勿乞全力催发先天真水灵罡,大片水汽蒙蒙而起,裹着他们四人迅速的朝城墙方向冲去。

  混合了真水灵罡的气息,水汽也带上了几分玄妙。高空中几个巡风司的‘巡天鹰卫’瞪大了眼睛,不断催发他们融合的灵鸟精魄天生的异能,却怎么也看不透勿乞卷起来的这一片水汽。

  用辣椒粉放倒了追踪气息的细犬,用水汽挡住了巡天鹰卫的双眼,勿乞四人又都是先天境界的修为,一路顺顺当当的来到了城墙前。

  可是要返回卢乘风入驻的府邸,一路上还有两重城墙。此刻城墙上不仅密布着军队,城墙本身还镶嵌了大量的预警阵法。如果是勿乞一人,依靠盗得经上跑路隐匿的功法,他还有自信能够脱身,但是带着卢乘风等人,他却实在是没有把握。

  借着水汽藏匿在阴暗角落里,看着前方灯火通明的通往外一层城区的城门,勿乞也犯了难。

  现在他们还能借水汽藏身,但是当赶来的士兵越来越多,当他们开始地毯式搜索附近地区的时候,他们势必无法藏匿下去。卢乘风刚来蓟都就被诱杀,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谁也弄不清,也许他们被发现的时候,敌人的第二波杀手就会接踵而来。

  轻咳了一声,卢乘风略微有点萧瑟的看向了勿乞:“勿乞,你有把握,就一个人逃回去。我来冒冒险,想要杀我的人,总不至于真能将蓟都的城防军都给买通吧?若我不死,那是最好。若是我死了,你帮我报仇就是。”

  勿乞白了卢乘风一眼,他寒声道:“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我不会丢下你。真到了那种地步,我绝对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事后为你报仇。现在,我们应该还有机会,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不远处,十几条背后有破风青狼虚影闪烁的人影急速掠过。

  勿乞突然跳了起来,他鼓起全部真气放声大叫起来:“我是巡风司燕不归燕大人至交好友!我们在蓟城被人打劫图财害命!救命啊,救命啊!燕不归,你不出来救人,你十八代祖宗!”

  此刻天降大雨,先天真水灵罡在大雨中威势凭空增加了三倍。勿乞的声音盖过了雷霆声,翻滚着传出去了二十几里地。

  卢乘风被勿乞的大叫声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好大的两颗白眼瞪了过去。

  既然要用这一招,刚才还这么努力的逃命干什么?

  同志们,又是周末,票子的继续投啊!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