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十八章 反诬

第六十八章 反诬

  十几个从附近经过的巡风司所属立刻朝这边纵跃而来。伴随着轻轻的狼啸声,充满木属性灵气的狂风当面袭来,身穿黑色软甲,背负利剑,和当日的燕不归一个打扮的精悍男子,已经将勿乞四人团团围住。

  勿乞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一些,造成的动静也太大了一点。

  远处不断有一道道蓝色光芒冲天飞起,近百个巡天鹰卫带着刺耳的鸟啼声朝这边急速飞来。远远近近的狼啸声更是绵绵不绝于耳,蓟都好像变成了一个野狼窝,到处都是狼啸声,到处都是一条条青色的身影带着狂风朝这边疾驰而来。

  不过是一盏茶的时间,近百巡天鹰卫就聚集在高空急速盘旋,蓝色的怪鸟虚影荡起狂风,吹拂得雨滴宛如子弹一样‘飕飕’的向下激射。超过三百名融合了破风青狼兽魂的巡风司兽武也赶到了现场,四周墙头上,站满了巡风司的人。

  随之是十几声粗犷的狮吼声远远传来,十几个身穿重甲,周身火光熊熊,背后有一头高从四丈到八丈不等的烈焰雄狮兽魂,生得高大魁梧壮硕异常的大汉带着大群士卒赶了过来。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勿乞,目光很是古怪。

  最后赶来的十几个壮汉中,背后的烈焰雄狮兽魂高达八丈,周身散发出滚滚热流,雨点一靠近他就化为水汽飞散开,身体被浓浓的白色水汽包裹住的壮汉大步走上前来,仗着比勿乞高了一尺半的身高,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勿乞,上下打量了他好一阵子。

  “燕不归那小子的‘至交好友’?嘿,操他十八代那个的‘至交好友’?燕不归这小子,还真有福气!”

  勿乞咧咧嘴,干涩的笑了笑。这大汉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实在是太吓人了一些,雄厚、宏大、狂暴无比,这是一个真正的先天胎息级的高手,可不是老童妖和烈火君那种借助采补邪法突破的伪劣货色,而是真正的一步步的扎好基础,一步步突破的真正高手。

  干笑了几声,勿乞朝这看起来大概也就三十几岁的大汉拱手道:“不知将军尊姓大名?”

  大汉‘嘿嘿’怪笑了起来,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勿乞肩膀上:“姓姬,也姓燕,燕不归的燕。我叫燕究回,大燕巡风司西风卫大巡狩,是燕不归他亲爷爷。你刚才,说是要操他十八代那个,祖宗?”

  大燕巡风司,分东南西北中五大风卫,分别对应大燕朝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诸多诸侯国和大燕朝本土的一应事务。大巡狩,就是一个风卫的最高执行长官,有先斩后奏之权,甚至很多时候,先斩不奏,也没人会追究其中的详细。

  卢乘风额头上一阵冷汗渗了出来。巡风司西风卫,专责监探大燕朝西方诸多诸侯国,吕国,就正是大燕朝西方诸侯国之一。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西风卫是吕国诸多世家豪族头顶悬着的一柄利刀。

  虽然大燕朝从不轻易插手诸侯国的内政事务,但是堂堂西风卫的大巡狩真要插手吕国的事情,谁又敢说个不字?谁又会说个不字?如果燕究回说要整治吕国,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跳着脚的搬起石头往吕国的头顶上砸呢。

  干咳了一声,卢乘风上前两步,朝燕究回行礼道:“大巡狩,乘风在此有礼了。”

  燕究回嘿嘿笑了几声,朝卢乘风摆了摆手,大笑道:“少废话,刚才这小子说的话,这么多人,全听到了。嘿,我燕究回在蓟城,也是有根基有头脸的人,被这小子当面辱骂,以后叫我燕究回怎么见人?”

  狠狠的瞪了若无其事的勿乞易衍,燕究回吧嗒了一下嘴,望着卢乘风冷笑道:“你是什么人?今晚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嘿,城防崩山墙都倒了三里多长的一截,谁和你有这么大的血仇要杀你哪?”

  伸出手,燕究回就朝卢乘风的脖子抓了过去。他大笑道:“哎,和你们这些小娃娃废话什么?抓回去一通严刑拷打,什么事情不知道?孩儿们,抓人了,准备家伙给他们消受消受!”

  勿乞拦在了卢乘风面前,伸手一掌朝燕究回的腕脉劈了过去。勿乞淡然道:“大巡狩何必动怒?小子无礼,也是被逼无奈,若是不这么叫一声,小子们怕是性命都保不住了。”

  看勿乞居然敢对自己动手,燕究回眼里火光一闪,突然大笑起来。他收掌变拳,一拳朝勿乞掌心轰下。他大笑道:“好,来,来,来,你能打赢我,今晚上的事情我给你扛下了!”

  拳掌相碰,勿乞只觉当面一座大山压了下来,巨力震得他立足不稳,闷哼一声就朝后退去。炽热的拳劲轰入了勿乞手臂经脉,却正好和刚才那妖鬼侵入他经脉中的阴寒之气中和,水火相克,阴气热气迅速中和,勿乞经脉中真气一阵波动,刚刚还有点僵硬不灵便的手臂顿时恢复了正常。

  燕究回却是身形一震,他一拳打在勿乞掌心,虽然击退了勿乞,可是他也被勿乞掌心诡异的旋涡状气劲扭得身体一歪,八成拳劲都落了空。他身体一抖,自己轰到空处的拳劲拉着他的身体就朝斜刺里踉跄着冲出了十几步,一拳把路边的墙壁轰出了老大一个窟窿。

  “好拳劲!”勿乞大叫了一声。

  “好掌力!”燕究回惊异不定的收回拳头,狠狠的盯着勿乞上下打量了起来:“小小年纪居然是先天境界。唔?刚才那小子自称乘风?莫非是卢乘风?你小子,难不成就是他的门客勿乞?”

  卢乘风一喜,他急忙应道:“大巡狩也听过乘风名字?”

  “呸!”燕究回一口浓痰吐在了地上,他重重的拍了拍脑门,大喝道:“燕不归那孙子说起过你们。嘿,你们不在吕国等着封赏,来蓟都干什么?”

  一声轻轻的狼啸声传来,燕不归带着几个人从远处急速冲了过来。青影闪过,燕不归纵身落在了街道上。他看了勿乞一眼,喜道:“果然是你们!勿乞,你这张嘴可真,真是让人难得消受!”

  摇摇头,燕不归望向了燕究回禀告道:“大巡狩,卢乘风可能是燕乐公的后人,他这次来,应该是去国宗府认定血脉传承,归于宗籍,继承燕乐公的爵位和左国正官职的。”

  朝卢乘风笑了笑,燕不归沉声道:“刚刚收到的消息,国宗大人虞玄公,正和荣阳夫人赶来这里。”

  燕不归的话一出口,燕究回的脸色就变得无比的古怪。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卢乘风好一阵子,突然看着勿乞连连冷笑起来:“十八代祖宗?啊?哼哼,十八代祖宗!”

  莫名的冷笑了几声,燕究回沉声喝道:“这样的消息,为什么你现在才知道?有人在蓟城内调动军用床弩,甚至还动用了专门针对先天高手的破风透骨锥,司里面为何没有消息禀告?连崩山墙都动用了,就为了杀卢。。。卢公子,哼,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燕不归朝燕究回行了一礼,他苦笑道:“床弩是从城防军黄字丁号营内调出来的,到底是谁经的手,线已经被掐断了。负责黄字丁号营军械的那司库官,刚刚死在了自己小妾床上。荣阳夫人秘密登门拜访虞玄公的消息,则是被人封锁了,刚刚这情报才到了我手上。”

  勿乞、卢乘风、燕究回的脸色都是猛的一变。

  勿乞看了卢乘风一眼,卢乘风面色阴沉的摇了摇头。

  燕究回则是冷笑道:“好啊,司里面的情报,都有人敢动手脚,是谁?”

  燕不归轻咳一声,轻轻吐出了一个名字,秦清水。

  燕究回脸色越发的难看,他狠狠的跺了跺脚,冷笑道:“真的是肆无忌惮了,莫非真以为没人能管住他?”

  这里话音未落,那边已经有人尖声尖气的接上了话:“燕究回,你说的那个肆无忌惮的人不会是我吧?”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一个生了张驴脸,只有正常身体三分之二不到的宽度,瘦得好像瓦刀的中年男子,一摇三摆的走了过来。狂风暴雨中,这人穿了一件极其宽大的白袍,风吹得袍子乱飞,好像能带着他那瘦削干瘪的身体飞上搬空。

  这人就是秦清水,大燕巡风司中风卫大巡狩,专掌大燕朝直辖领土中巡风司一切大权,同时对巡风司东南西北四大风卫都有一定的监察权力。

  狂风吹得秦清水的白袍‘啪啪’作响,他倨傲的指了指卢乘风,冷笑道:“此人涉嫌杀害献国质子拓跋青叶,来人,将他和他的一应帮凶带回去,好生询问,看他们是如何从军中得到床弩和破风透骨锥这些管制军械的。得好好查查,看看到底是谁和他勾结,让他有这么大胆子,在蓟都作案!”

  卢乘风无比惊讶的看着秦清水,他厉声道:“大人,是卢某被人伏杀!”

  秦清水翻了个白眼,冷笑着摇了摇头:“笑话,你当我这双眼睛是瞎的不成?分明是你勾结军中败类,设下埋伏刺杀献国质子。来人,把这厮和一并同党都抓起来!”

  勿乞皱起了眉头,这秦清水是冲着卢乘风来的。

  卢乘风则是死死的盯着秦清水,不解他为何要针对自己。

  燕究回瞪圆了眼睛,他沉声喝道:“秦清水,事情可不像你所说的那样。”他伸手拦住了秦清水身后的大队人马。

  秦清水昂着头,看着天空的乌云、闪电,淡淡的说道:“燕究回,你别忘了,这里是蓟都,而我,才是巡风司中风卫的大巡狩。这里的事情,不归你管,你就不能插手!”

  一掌拍开了燕究回的手臂,秦清水厉声喝道:“来人,带走,打入巡风司大牢!”

  一群如狼似虎的兽武,立刻大步扑了上来。

  ******

  周末还在这里唧唧歪歪的求票,是不道德的。但是,就让猪头不道德吧!

  票子,票子,票子啊!同志们,票子啊!

  ;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