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十一章 人选

第七十一章 人选

  大燕朝燕皇燕丹号称有百子千孙。燕皇百子,就分别是大燕朝宗室一百宗的宗主。

  燕不羁虽然行为不羁,但他却是燕丹第九子的嫡亲孙儿,也就是燕丹的嫡亲曾孙,是大燕宗室第九宗的宗主。燕究回的祖先,是燕丹第九子的庶子,宗室之中,正该燕乐公这个宗主管辖。

  确定了卢乘风的身份,他自然要接过燕乐公的爵位,左国正的官职,第九宗主的族位,自然也是卢乘风的。从辈分上来说,卢乘风可是燕究回和燕不归真真切切的老祖宗。

  燕究回都已经一百多岁了,他一时间还拉不下脸和卢乘风寒暄。等虞玄确认了卢乘风的身份,开始给卢乘风办理归籍的各种档案、公文,交接各种印玺和令牌的时候,燕究回就臭着一张脸扬长而去。

  燕不归可实实在在的是卢乘风的灰孙子,燕究回可以逃,他却得在这里乖乖伺候着。不仅是今天,燕究回干脆的说了,卢乘风在蓟都没什么可用的人手,就叫燕不归领着人在卢乘风身边鞍前马后的候着。

  忙碌了一个晚上,终于忙完了所有的交接手续,卢乘风摇身一变,就变成了大燕朝的宗室,大燕朝公爵燕乐公,左国正。在虞玄殷勤的带领下,卢乘风带来的所有门客都入驻了燕不羁留下的燕乐公府。那可是一栋在蓟都排名前三十位,占地千亩,极其豪奢的大宅子。

  等卢乘风把当下最紧要的几个问题理顺,将燕乐公府的那些大小主管都聚集在一起时,已经是正午时分。昨夜的狂风暴雨好像一场噩梦一样,没有留下半点儿痕迹,如今正是烈阳高照,炽热的阳光晒得站在公爵府大院里的数百大小管事油汗直淌。

  披着一件纱衣,卢乘风坐在屋檐下,冷眼看着这些面色恭谨的大小管事。

  等太阳晒得这些管事都快昏厥过去了,卢乘风才轻描淡写的说道:“罢了,以后安心做事,用心做事。一切都按照以前的规矩来。我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主子,只要你们勤勤勉勉恭恭敬敬的,不会一定要挑几个倒霉鬼出来杀给其他人看。”

  勿乞斜靠在一根柱子上,笑呵呵的看着这些管事。卢乘风放任他们被太阳晒成这样,也是应有之意。新主子上台,不给这些下面人一点苦头吃吃,说不定还会有多少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

  多少敲打一下,也方便卢乘风以后真正接管燕不羁留下的这笔巨额遗产。不说左国正这个官职有多大的权力,就说燕不羁名下两郡之地的封地,一年的产出是多少?两郡之中有多少产业是卢乘风的?这都要多少人去打理?

  就看这公爵府上管事的人都有四百多人,就可想而知这是一份多大的家业了。

  环佩声响,铁月舞带着几个贴身侍女,背后跟着那条凶恶的蓝霞子,满脸是笑的走了过来。

  “乘风我儿,你初来蓟都,一切都不熟悉。这公爵府上的大小事务,手上也没有合用的人选,娘亲这里倒是有不少精明能干的人,也能帮你分担分担!”铁月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卢乘风成了大燕公爵,这能给她的母族带来多大的好处?

  勿乞笑了,他看着卢乘风,看他怎么答这句话。

  让铁月舞带来的那些管事先生插手燕乐公府的事情,怕是过一段时间后,就没卢乘风什么事了吧?相反而言,燕乐公府的这些管事,虽然卢乘风不熟悉他们,但是毕竟是燕不羁这家子的世代家仆,反而更加可靠,更加值得信赖。

  卢乘风面沉如水的看着铁月舞,过了许久,才低低的叹了一口气。

  “这些俗务,就不劳娘亲操心了。燕福,给夫人准备价值三百万金的财物,送夫人出府。夫人带来的那些人手,每人都打发一点金银,怎么说也是来了蓟都一趟,不能让他们白跑!”

  院子里众多管事中,站在最前面的四个老人中带头的那个白须老人急忙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声。

  铁月舞的一张脸当即变成了铁青色,她怨毒的瞪着卢乘风,厉声叫道:“乘风,你!”

  卢乘风淡淡的看着铁月舞,他轻声说道:“不管怎么样,你毕竟是孩儿娘亲。所以,孩儿会保源阳侯一家富贵。源阳侯府想要做什么,随时派人来和我联系就是。但是,卢家,和孩儿没有半分关系!”

  铁月舞双眼一转,铁青的脸上突然露出了艳若春花的笑容。“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吓唬娘亲呢?不和卢家有关?娘亲明白了。要不,娘亲回去,就休了卢文若?”铁月舞笑得很灿烂,却无比小心谨慎的偷偷观察着卢乘风的脸色。

  沉吟片刻,卢乘风淡然道:“这,就由娘亲自处吧。娘亲的事情,孩儿怎好置喙?”

  铁月舞沉默了一阵,她才小心的问道:“那,娘亲回去就脱离卢家?以后娘亲还来多看望乘风?”

  卢乘风缓缓点头,他轻笑道:“娘亲毕竟是孩儿生母,若是有空,自然要常来往才是。但是那溧阳卢家的人,没有必要,就不要在孩儿面前出现了。”

  略微顿了顿,卢乘风洒然道:“外公和几个舅舅,想要来蓟都,也是好的。”

  铁月舞的笑容又浓了几分,她很清脆的答应了一声。

  又盘算了一阵子,卢乘风才挥手让堂下所有管事都离开了院子。等所有管事都退走了,卢乘风才肃然道:“等孩儿在蓟都站稳了脚,就让几个舅舅派人来蓟都一趟吧。铁家以军伍‘兴家’,孩儿想法弄一批蓟都这边特制的甲胄军械送回去。”

  铁月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亲亲热热的坐在了卢乘风身边,无比亲昵的抚摸着卢乘风的脑袋。这辈子,自从卢乘风出生后,铁月舞就从来没对他这么亲昵过。饶是卢乘风已经长大成人,依旧被铁月舞的这动作弄得眼角有点发红。

  勿乞则是在一旁歪了歪嘴。卢乘风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吕国国君怕是第一个要赶来蓟都和他理论。

  铁家掌握了吕国几乎一半的军力,卢乘风还要把大燕朝特制的军械甲胄送去铁家,这是什么意思?

  明摆着,卢乘风这就是告诉铁月舞,如果他的外公和几个舅舅想要造反,那就把吕国的国君一家子都给宰了吧。反正卢乘风和滢川公主、甫阳君还有天大的仇怨,这笔账迟算不如早算。

  长叹了一口气,卢乘风最后吩咐道:“娘亲还是赶紧回去,和卢家的关系,能断则断吧。娘亲的封赏,等娘亲断了那边的事情,孩儿再请虞玄公颁布下去就是。”

  一如前面所说,卢乘风继承燕乐公之位后,铁月舞作为他生母,也将得到新的封诰,成为大燕朝顶级尖儿的女权贵之一。但是毫无疑问,当铁月舞依旧是卢氏的主母时,卢乘风是不愿意让她得到新的封号、相应的权利和利益的。

  勿乞只觉得一阵好笑,可怜卢文若这样殷勤的派了崩山铁骑一路护送卢乘风,奈何卢乘风不领情啊。等铁月舞执意和卢氏断绝一切关系后,溧阳卢氏注定要没落。卢氏当年对卢乘风逼迫太甚,现在怪不得卢乘风要这样回报他们。

  絮絮叨叨的和铁月舞分说了许多,铁月舞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公爵府。

  卢乘风会用最大的力量打击报复溧阳卢氏,但是他永远无法和自己的母亲还有母族断绝关系。相反,他还必须用自己最大的力量培植母族的势力,否则他在蓟城,毕竟是无根之木,缺少帮手的他,又怎能立足得稳?

  送走了铁月舞,卢乘风这才无奈的看向了勿乞。

  “刚才娘亲的话,你听到了。我现在手上没人。那些管事,虽然是燕乐公一脉的世仆,但是总要有人帮忙盯着。勿乞啊,你说说看,我该怎么做?”

  望着勿乞,卢乘风眼里尽是疲累和无奈。他身边的门客也就这么些人,来自小蒙城的那些门客,杀人放火都是一等一的好手,要他们帮忙操持政务、财务,用不了三个月卢乘风就会彻底倒台破产。

  勿乞望着卢乘风,竖起了一根手指:“公子许诺过我,我是想要加入修仙门派的。”

  卢乘风望着勿乞,深沉的说道:“全力帮我半年,让我在蓟都站稳脚跟,就推荐你去大燕的修仙门派。”

  听了听,卢乘风又急忙说道:“就算你加入了修仙门派,也是公爵府上首席门客,你不能就这样甩手的!”对于勿乞的能力,卢乘风是深以为依仗的,他还真怕勿乞就这么一门心思修仙去了,不理会他这个老主人。

  得到卢乘风的许诺,勿乞也承诺自己会一直为他出谋划策,不会一门心思的去修仙练道。

  两人开诚布公的对这个问题商谈了一阵,最终勿乞给了卢乘风一个建议。

  卢乘风的根基太浅,没有可信之人,没有可用之人。但是他在吕国,还是有不少好友知交。卢乘风的那些好友,在算计易衍一事中,还给了卢乘风极大的帮助。他们都是一些吕国世家的庶子或者干脆是私生子,虽然得到了世家子弟应有的教育,也都有一定的能力,但是他们在家族中的地位,却和当年的卢乘风一样的尴尬。

  这些人,就是卢乘风眼下最好的帮手。

  “召集他们来蓟都吧,让他们帮公子打理各方面的事务,他们也有这样的能力。公子许诺他们,三五年后,等公子培养出了可堪使用的人后,帮他们夺取家族的权力就是了。”

  勿乞轻笑着给了卢乘风最终的建议。

  “这样一来,公子可解燃眉之急,那些公子也在蓟城有了人脉关系,也经过了各种锻炼可堪大用了。等他们回去吕国,公子帮他们夺取家族大权后,公子在诸侯国中,也有了臂助啦!”

  听了勿乞的话,卢乘风不由得狂喜叫好,差点没跳了起来。

  ******

  同志们,周一,请投票。。。

  码字,码字,码字啊!

  ;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