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十二章 访客

第七十二章 访客

  送走了心急如焚想要回转吕国的铁月舞,勿乞一行人刚刚从蓟都外回来,就看到大队精悍的巡风司所属聚集在燕乐公府外,正从几辆马车上搬下大堆的衣服、被子等零碎物品。公府的大管家燕福呆呆愣愣的站在门前,看着这群巡风司的人搬着东西进进出出,就连一点儿出面阻拦的意思都没有。

  不仅是燕福,公府的其他下人也都是远远的避开,不敢靠近这群巡风司的人。

  卢乘风皱起了眉头,他从座车内走出,大声问道:“燕福,这是怎么回事?”

  燕福还没过来,燕不归就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他很是恭敬的向卢乘风行了一礼:“宗主,是爷爷吩咐不归暂时在宗主身边听用,所以不归带着三百属下过来暂住。”

  勿乞顿时一愣,燕不归在卢乘风身边暂时听用?这是燕究回前天夜里就说过的话。但是现在看起来,事情怎么味道有点不对呢?暂时听用而已,需要带三百人跑来大搬家么?扭头看了看公府门前的那些下人,勿乞突然发现从昨天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燕大人,你知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公子府上只有这些管事和下人,那些护卫呢?”

  卢乘风也是骤然醒悟。燕乐公府怎么也是堂堂公爵府邸,以燕不羁的爵位和官职,蓄养数千门客,府上有过万的亲兵护卫都是寻常小事。可是现在这燕乐公府,除了大小管事和仆人侍女,居然燕不羁的一个门客和一个护卫都不见,这也太离谱了。

  虽然说树倒猢狲散,可是燕乐公府还没有垮台,还有卢乘风这个继承人呢?

  就算那些门客另投门路去了,那些亲兵护卫,尤其是燕乐公府世代蓄养的亲卫,绝对应该留在府中。

  “燕福!”卢乘风向那个想要朝这边凑过来,却畏畏缩缩不敢过来的大管家吼了一声。

  燕不归回头看了看燕福,压低声音叹道:“宗主不要怪燕福,他们这些管事管家倒是公府世仆,最忠心不过的。说白了吧,不羁公所谓落江溺死只是对外的说法,实则不羁公是被人大落江中,利剑穿心而亡,就连魂魄都被人用法器消灭了。”

  卢乘风的脸色顿时一变,勿乞本能的觉得浑身汗毛一竖,他似乎又卷入了一个天大的麻烦里面。

  燕不归低声将燕乐公府如今的情况说了一遍。燕不羁显然是被人刺杀,而且各种蛛丝马迹显示,燕乐公府上有人和刺客勾结。这件事情甚至惊动了常年闭关修炼的燕皇燕丹,他亲自下了诏令,着巡风司等大燕朝的特务机关联手调查此事。

  所以燕乐公府的所有门客和亲兵护卫,此时都被下了大牢接受调查,偌大的公府,就连一点防卫力量都没有。就是因为这个,燕究回才随便找了个借口,让燕不归跟在卢乘风身边听用。一个是让燕不归调动巡风司的力量保护卢乘风,二个就是让卢乘风做鱼饵。

  “大燕宗室因为意外而亡,这种事情有,而且每年总有数十起,毕竟大燕宗室如今总人数过百万,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但是陛下的嫡系血脉遇刺,而且是不羁公这样的亲近血脉,还是大燕朝公爵的身份,这就是破天荒的事情了。”

  燕不归看着面色铁青的卢乘风苦笑道:“所以,这案子,是一定要彻查到底的!”

  卢乘风阴沉着脸没吭声,不论是谁,知道自己突然一脚踏进了一个大漩涡,怕是都不会有好脾气。

  勿乞则是无奈的长叹了一声,他朝赵宸罪勾了勾手指,把赵宸罪招呼了过来:“以后不论公子上哪里,所有人都要四处把守着。让蒙村的人身穿重甲,日夜守护公子。”

  赵宸罪面色一凛,急忙应了一声,匆匆的进府召集蒙小白等人去了。如今卢乘风已经是大燕朝公爵的身份,所有人的荣华富贵都在卢乘风一人身上,由不得赵宸罪不仔细小心。

  罗克敌和马良也匆匆的凑了过来,他们也不多话,只是一左一右往卢乘风身边一站,四只眼珠滴溜溜的射出了丝丝精光,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燕不归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白天里,没人敢在蓟都兴风作浪。夜里面,宗主只要将那阵法布上,加上巡风司如今重点关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大的纰漏。宗主最近,只要少出蓟都就可以了。”

  卢乘风皱眉思忖了一阵,最终无奈的点了点头。

  在蓟都,他连熟悉的人都没几个,大燕朝的权贵们,他也还没开始接触。一切都是刚刚起步,现在的卢乘风,对于这些风风雨雨,只能被动的接受,并无力去反抗。

  勿乞回头朝四周望了一眼,突然想起了小蒙城扩编的那些城卫军。他沉吟片刻,就向张虎、胡威招了招手,向他们吩咐了几句。从小蒙城调送人马来蓟都,这是无奈的选择。起码小蒙城那边的士卒,不会和蓟都这边产生什么纠葛。

  忙碌了一阵,给巡风司的人安排了靠近卢乘风居住的那栋小楼的居所,还没坐下来喘口气,燕福就颤巍巍的奔了进来,小心的将一份用金丝编成,上面用银丝编织了淡淡的竹叶花纹,富贵之气扑面而来的拜帖递给了卢乘风。

  “主上,慈王燕河洛登门拜访!”燕福的脸上,尽是掩饰不住的惊容。

  正坐在一旁喝茶的燕不归一下子就蹦了起来,他轻呼道:“什么?慈王来访?宗主,不得不见啊!”

  慈王燕河洛,大燕朝当今督抚国政的八王之一。

  大燕朝燕皇燕丹如今常年闭关修炼,上将军荆轲等重臣也轻易不现身,他们都在闭关,力求突破当前的境界,以求更强的力量和更长的寿命。他们的第一代后代,也就是燕丹的儿女这一辈,也都隐居不出,或修炼,或做其他的事情,都不沾手国政。

  燕丹的孙儿,也就是虞玄这一代人,也就三五个热心权谋享受的,掌握了国宗府这样的清贵部门,位高而权不重,只是起一个监督的作用。

  真正负责大燕朝实际大权的,是燕丹的八个曾孙儿,八个有着王爵封号的,号称‘大燕督抚八王’的人物。仁王、义王、礼王、信王、忠王、孝王、悯王、慈王,就是他们八人组成了大燕朝实际的朝堂核心。

  慈王燕河洛在八王之中年龄最幼,虽然是燕丹嫡亲的曾孙儿,却也不过五十几岁,正是年富力强。

  燕不羁和燕河洛,就是堂兄弟的关系。卢乘风见了燕河洛,还得乖乖的叫一声堂伯。

  从爵位上来说,督抚八王的爵位甚至超过了一手掌握了国宗府的虞玄。哪怕卢乘风继承了燕乐公的爵位,继承了左国正的官职,但是面对慈王,无论是辈分、爵位、实际职权,都只能乖乖的俯首听命。

  “请,快请!”卢乘风站起身来,带着人迎出了大门外。

  燕乐公府正门开启,勿乞跟在卢乘风身后,大步走了正门,就看到了门前一队精锐的甲士,正簇拥着一头通体浅黄,形如马却生有鳞片,头顶有螺旋状双角,双眸中隐隐有金光射出的异兽。

  这是一头罕见的‘万里云烟金睛兽’,一旦发了性子,一日一夜能狂奔三万里,短程冲刺更是快得吓人,是天下有数的顶级坐骑。它头顶的双角更是坚硬锋利无比,可比宝刀削铁如泥。

  五十几岁的燕河洛骑在金睛兽上,看上去也就是三十许人。他面白无须,脸颊稍长,周身有一股让人心头窒闷的淡淡威严,双目开阖大量人的时候,目光锋利,好像能看透人的五脏六腑。从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气息来看,他居然也是先天级的高手,起码也是先天凝息境界的修为。

  一看到燕河洛,卢乘风急忙行礼道:“不知慈王大驾,乘风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燕河洛翻身下了坐骑,一手托住了卢乘风:“不用多礼,本王和不羁关系最亲密,听闻你袭了他的爵位和官职,所以特意来看看。”

  扶起卢乘风,燕河洛上下打量了卢乘风一阵,点头赞叹道:“一表人才,好,是我燕家子孙。你这修为,比你父亲强。他要是你有今日的修为,也不会突然故去。”

  身为人子,卢乘风不好接燕河洛的话头,他只是面露凄容看,恭敬的请燕河洛进了燕乐公府。燕河洛带来的数百甲士就这么跟着燕河洛走了进来,将待客的厅堂前后包围得密不透风。

  看到这种景象,勿乞不由得咧了咧嘴。这燕河洛是怕死还是怎么的?他的甲士就这样登堂入室,这可一点面子都不给卢乘风了。他是长辈,他是督抚朝政的八王之一,也不能这样不给主人面子啊?

  摇摇头,勿乞跟进了大堂里去,燕不归正在向燕河洛行礼。

  燕河洛只是斜眼扫了燕不归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示意他起身。燕不归只是庶出的宗室子弟,而且辈分也和燕河洛相差太远,燕河洛肯轻哼一声,已经给了燕不归天大的面子。

  燕不归乖乖的起身,站到了一旁,眯着眼睛只是盯着大堂外燕河洛的那些护卫甲士打量。

  燕河洛和卢乘风分宾主坐下,侍女刚刚奉上茶来,燕河洛就自顾自的开口了。

  “乘风,恭喜你袭了不羁贤弟的爵位。唔,本王今次来,有事和你商量。”

  不容卢乘风开口,燕河洛就淡然说道:“你的封地上,有七座铁山,五个炼铁的工场。这些铁山工场,本王用东海边的五个渔场、三个珠场和四座玉矿和你交换,明天你就办理一下交接文书吧!”

  用天然的打渔场、养珠场,还有四座出产奢侈品的玉矿交换七座铁山、五个炼铁的工场?

  卢乘风还没开口呢,勿乞已经笑呵呵的插嘴道:“敢问慈王,这是为什么?”

  燕河洛抬头瞪了勿乞一眼,冷笑道:“你是什么人胆敢插嘴?来人,拖下去重打三百棍!”

  一票如狼似虎的甲士,当即冲了进来。

  ******

  同志们,给力的投票啊!周一要上班的同志们,下班回家了记得投票啊!

  票子,票子,票子!

  ;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